叛徒

第1240章 气息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气息

真的就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

坦桑亚尼的坦克部队跟步兵起码懂得隐蔽、建筑工事、出其不意的等沙狐暴露在射界里面才突然发难,之后的协同就不用再说了,一字横排拉开能保证最大限度的安全和作战面。

且不说本世纪初才改装的老式59坦克跟下面公路上的MK3坦克孰强孰弱,稀稀拉拉纵队排列在公路上的二三十辆坦克和挂在坦克上密密麻麻的政府军,就表现得好像是武装直升机的活靶子!

突然出现在树梢高度的一群阿帕奇直升机,不需要解释它们身上没有标注任何国徽或者名称,肯亚尼军人也知道是针对他们的大杀器!

这里还算是肯亚尼政府最后留在首都卫戌的精锐部队,在这些号称坦克杀手的死神面前,几乎是吓得屁滚尿流,立刻离开坦克车身,希望躲到旁边的水沟或者土坎上逃避打击,而笨重的坦克这个时候比他们的反应来得还要强烈!

各辆坦克上探出半个身子方便驾驶的前排驾驶员和顶部负责瞭望观察的车长乱作一团!

有些人员几乎是第一反应就跃身跳出坦克,知道只有离开这个铁棺材才是逃避武装直升机的唯一活命机会,而大多数人却下意识的选择驾驶逃避,或者掰动车顶的高平两用机枪射击直升机!

可以想象,在蜿蜒好几公里的散漫队伍乱得好像一个菜市场时候,庞大车身的坦克各自为战的移动,希望逃离公路的行为,对于上千人的军队,简直就是灾难!

不熟悉步坦协同的恶果就在这个时候体现得淋漓尽致,有人被坦克履带碾住丧命,希望越过路边水沟的坦克慌慌张张翻落其中,甚至压住下面躲藏的步兵,冲上另一边山坡的坦克又因为加大马力狂冲,更是和蚂蚁一样爬上山坡的步兵混作一气。

胡乱的步枪射击,机枪连发声就好像催命符一样更加紧张整个局面,让没有准备的低素质军队更加人仰马翻!

阿帕奇的反应却简单明了,从发现的那一刻,带着欢欣的口哨声,齐天林的法里斯号猛拉机头近乎于垂直升空,立刻往上爬升,另外八架却两两分组,朝着四个不同的方向按照长僚机编队侧翻离开现场,这其实都是在坦克队伍上千米距离外的数百米空中,老到的机动规避最大限度保证了高射机枪的子弹落空。

齐天林只在通讯系统里面确认了一句:“掐头去尾打中间!”四个长机呼呼的答应下来各奔目标!

这是在公路上针对装甲车辆最典型的攻击方式,就跟公路上堵车的长龙车队一样,只要堵住两头中间都是待宰的羔羊!

这几乎是美国军队高科技优势作战理念的标准体现,无论是超低空几乎贴着树梢高度的僚机,还是拉高点可以俯瞰攻顶的长机,都能在坦克的攻击火力射程之外发射反坦克导弹!

用优于对方的技术优势,站在绝对的高度上,狠狠的打击对方!

这就是美军一直以来思路的体现,眼前的这一幕不过就是把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伊克拉海湾战争中的死亡公路那一幕再现罢了。

这也是人类战争的生物进化论,矛与盾的不断交替演化,一战前为了抵御大兵团排列前进的人数优势攻击,发明的战壕跟机枪,一战中为了改变战壕导致双方都蹲在几百米距离内数万人据守不动的鏖战出现坦克破坚,然后数十年在二战以及二战以后,不断发展坦克的战斗力和反坦克武器的特性,直到坦克的天敌武装直升机的出现,接着又针对打武装直升机开发防空导弹。

人类的历史就是这样一种在战争中为了杀掉对方不断发展新科技,各种新科技也是先在军事上运用,然后才转向民用的格局。

就连尼龙这样的东西都是先提供给二战士兵制作降落伞,然后才变成丝袜跟裙子……

齐天林脸上几乎就是带着嘲讽的表情,冷冷的把法里斯号提升到一个指挥机的高度,俯瞰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曾几何时,他也惊惶的带着独眼奥尔马在阿汗富的山谷,紧张的看着空中力量对地面进行剿杀打击,现在斗转星移,他也翱翔在空中,注视着这一切。

按理说应该有种掌控一切的快感,可齐天林却无喜无悲的没有一点反应,听凭耳机里面那些美国阿帕奇员工得意而兴奋的命中欢呼!

这场战斗没有通知美方,但齐天林知道这些员工中间肯定会事无巨细的把所有战斗环节都汇报回去,那就够了,让美国人觉得他们的思路是正确的,他们依旧绝对的掌握着这片大陆上作战的优势!

阿帕奇两侧各挂了一组四联装地狱火反坦克导弹,还各有一组火箭发射巢,真是应了那句歌词,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在精确的雷达掌控下,加上娴熟的作战技巧,不浪费每一枚价值数十万美元的导弹,从整个坦克纵队的前后两个方向往中间逐个攻击收缩!

等到几十枚反坦克导弹发射完毕,火箭弹对着地面最为密集的步兵集中地点开始进行火力耕犁,这个被称为伊利诺农夫的战术动作,真的就好像一把用火箭弹形成的犁叉一样,狠狠的把地面梳理了一遍!

看着那些四散逃离的肯亚尼黑人士兵,远处数百辆沙狐开始缓缓的展开阵型包抄过来

,好几辆英兰格特种部队的路虎侦察车和小型侦察直升机也徐徐靠近,观摩现场并提出指点建议,齐天林突然有种厌恶,没兴趣再看这样的场面,一拉操纵杆,给迪达通知一声,让他跟英兰格和阿帕奇中队协同联络,自己就飞离了战区。

他指挥的是武装承包商,不是军队,这样的指挥官自行脱离战场,也没违反军规,其他也不觉得奇怪,大老板嘛,玩票才是正常,哪需要他亲自厮杀?

武装直升机飞快的在云端掠过,下面甚至都能看见那个逐渐靠近的首都,齐天林强抑住自己有些烦躁的情绪,推动下压操纵杆,降低点高度,比较招摇的从城市上方掠过,没有人试图朝他射击,肯亚尼真的是非洲大陆上整体秩序保持得不错的城市,并没有很多非洲国家武器泛滥到处流失的情况,能看到的更多还是那些好奇抬头打量这种俊秀又杀气腾腾高级直升机的黑人。

现在还在一两百米的高度,快速掠过的地面景物似乎在提醒齐天林自己要做的事业,目前经历的一切不过是其中的环节,不用为了这些情绪上的不快影响整个事态的发展。

带着直升机头盔的他有点自嘲的摇摇头,自己身上那种游击习气还是太重了点,已经不是一个彻底的军人,这种情绪化的态度更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大规模战略指挥者的身上。

可他真的就是个人啊!

没有安妮那种视天下为无物的傲娇,也没有赫拉里那样全球一盘棋的政治眼光,他就是一个从底层小佣兵逐渐成长起来的……充其量算是佣兵王而已,实在不是个枭雄!

不想也不愿意把自己变成那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冷血狂物,他是有自己的目标希望实现,但前提真不是拿无数无辜者的性命来填补,无论用什么样的理由。

所以当眼角突然瞥见那个无数次在战术演练和卫星情报中看见的田字形水池,齐天林鬼使神差的就把法里斯号的操纵杆再次调整,在已经掠过的情况下,阿帕奇直升机在空中一个漂亮的上扬回头,就俯冲下来,然后猛的拉起再滑降在四片淡蓝色水池前方的一个圆形喷水池边!

肯亚尼总统府的后花园!

事后齐天林都没法跟所有人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临时经过的时候,不想继续折腾这个原本还算安居乐业的国家,也不愿这个平和的城市变成一片废墟,脑子一热,就下来了!

空间上是没问题,这个后花园很有特色,全都铺满了灰色地砖,中间穿插密布点点白色装饰,那四片方正的水池更是一个特色景观,几乎给了他坐标,所以法里斯只是

右轮好像压在了一个水池边缘的石阶上,平稳落地,齐天林关掉了直升机主引擎,只留下一点冷却空转的动力,保证整个发动机组不会受损影响,自己已经一手摘掉腰间的安全带、还有各种连接插口,右手掀开直升机舱门,站起来。

也许是城外几十公里处,政府军正在激战,又或者所有的兵力都在城市各处防备,加上总统府面积也不小,再也根本想不到这单独一架的武装直升机居然敢降落。

总之当齐天林推起头盔暗色滤光片的时候,周围只有一个拿着花剪的黑人园艺工,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双手还毫无意识的慢慢剪动……

站在机舱外的脚踏上,齐天林看看自己前座的那包枪械装备,最后索性连火控员座舱都懒得打开,就这么直接跳下机体,摘下头盔递给一动不动的花农,用英语打招呼:“帮我看好直升机,有人过来提醒他们别碰坏了,很贵的!”

就跟把车钥匙递给泊车小弟一样,花农抱着头盔呆呆的慢慢点头,齐天林已经空着双手走向站满了工作人员,同样呆若木鸡般看着他的总统府邸后花园大门!

单枪匹马,赤手空拳的直奔对方老巢!

真有点奥塔尔当年的草莽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