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41章 当机立断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当机立断

包括中情局和MI6,甚至徐清华之后都很好奇的询问过齐天林,这到底是计划中深谋远虑的拉出空挡乘虚而入还是临时判断形势的关键一击?

可齐天林无论怎么解释是自己的随性而为降落下去看看,都没人相信。

但事实就是这样,因为穿着连体飞行服的他摘掉头盔以后那一把已经有点混乱的络腮胡须看上去更接近阿拉伯人,总统府里面有官员敏锐的认出他就是那个在英兰格跟肯亚尼外交部以及总统特使洽谈过的科巴斯保罗,谁叫长着华国面孔,一脸胡须还驾驶阿帕奇战机的几个关键点一集合,结论就昭然若是呢?

更得益于飞行服上没有武器装备,似乎降低了周边大多数人的敌对感,少数两名总统侍卫刚迎上去,也没拔枪,齐天林就摆摆手:“我来谈事情的,不用喊打喊杀,我找恩贝齐总统……赶紧的,郊外坦克部队已经全部摧毁了。”

虽然和郊外还有一定距离,但隆隆的炮声和反坦克导弹的爆炸声,还是低沉的随着地面轻微震动传来,似乎在表达他的所言不虚。

脸上黑得冒油的总统召见了登门的不速之客,虽然一定要秉承他身为总统的架势,但无论召见的速度,还是他额头已经擦掉又禁不住的汗水反光,都表现出他情绪的剧烈波动。

十余名全副武装的安保枪手围在总统身边的架势,更是衬托得齐天林双手空空愈发单薄。

本来一米八个头儿的齐天林在欧美就不算大个儿,这能被遴选到总统卫队的黑人,无一不是身高体阔的型号,起码当个挡箭牌也遮得多啊,现在如临大敌的看着齐天林!

双手五指叉开,前伸缓缓下压:“别紧张……别紧张……不用开枪,就我一个人,我来谈谈,不用这么紧张,我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那个总统终于调整出一点勇气,有点愤怒,更有点颤抖:“那你来干什么?!你们的军队来做什么?!你们这些侩子手!雇佣军!”

齐天林点头:“对……我们就是雇佣军,你知道这点就好,我们做什么是因为背后有人雇佣我们,而现在我就是不愿意当侩子手,所以主动单独找你谈谈……能坐下来谈谈么,我没带武器,可以搜身的。”齐天林的双手是向前伸,掌心向下平压的,要他举手投降,貌似还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对方几名护卫踌躇一下,分出两人把枪递给旁边人,空着手过来检查,这也是对的,搜身者就别带枪,免得给抢了变人质,这说明还算受过点专业训练。

齐天林很泰然的让对方挨个在他身上摸了一遍,为了驾驶

方便,体型略大的战锤就藏在驾驶座下面,战刃却紧紧的贴在小臂内侧,齐天林只是平端上举的一扭手,就躲过了对方双手的按压。

果然没有枪械,对方的紧张程度才降低不少,但随之而来觉得他可以被控制的情绪自然而然占了上风。

那名卫队头头眼睛一转:“扣下他!他是保罗,让他当人质筹码!”

五六支枪朝着齐天林的局面实在是让这些黑人有点安心,总统厚厚的嘴唇张了张,没说话,默许了这样的行为,齐天林的眼睛就只盯着他,原以为他起码还是有个政治家的态度,更愿意谈谈看结果,看来非洲人的某些思维模式真和外面不太一样。

这时他的双臂已经被两名高大的黑人借着搜身扣住,就那么猛的一下!

如同千斤坠一般,齐天林猛的朝下面一跪,膝尖撞住了右侧这名黑人的膝弯,带着对方不由自主的就是跟着跪下,左边的黑人被拉扯,却发现之前抓着好像绵软无力的手臂,变成铁骨一般刚强,硬拽着他就趔趄!

不过是为了把两名黑人拉做防弹衣,就这么一瞬间,跪下的黑人疼得手刚松开,齐天林挥动右臂,轻飘飘的全身就接着左手黑人惊慌之下猛力后拽想拉回去的手,浑身忽然就跟一片羽毛似的,那个黑人手中的钢臂似乎又变成了空气,拉空的感觉真不好受,一下措手不及的摔开,就把齐天林抛出去!

就好像他帮忙把齐天林扔向了自己人,就这么三五米的距离,刚有两人来得及扣动扳机,齐天林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冲进他们中间,一手扣住卫队队长咽喉,一手拉过总统挡在身前:“我说了不用动手!”说完就把卫队队长给扔开,但已经抹下队长腰间的手枪,娴熟的单手上膛平举朝前。

这几下动作就在瞬间完成,不擅长身体运动的总统甚至觉得自己只眨了个眼睛,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被挟持了,而卫兵们的枪口就好像是打空中飞碟靶,却始终没跟上的感觉,扣动扳机的都落空,现在目瞪口呆的转头看着齐天林,枪口却朝着自己人,身体都没转过来呢。

只有卫队队长,因为跟齐天林有了身体接触,反应比较大,一手捂住喉咙荷荷荷,终于弹出声音来:“功夫!功夫!你这是华国功夫么?”

齐天林原本有点摆政治家或者说客架势的态度,就好像他当年曾经找到缅甸的幕后将军,大家坐坐谈谈多好,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可现在真有点莞尔,忍住笑故作深沉:“嗯……”

对方几名黑人都恍然大悟,一个劲点头,还树大拇指!

齐天林就觉得自己当时该

怪叫几声了,看卫队队长张开手臂挡住了部下,就干脆的把手枪扔过去:“我真是找总统阁下谈谈的,要杀人,我不知道直接用直升机在空中射击了?”

这么说,黑人朋友们算是能理解一下,齐天林左手也从臂弯扣住总统颈项变成滑下来拉住他的手,总统满头的汗更多,想摘下左胸口的丝巾擦擦,却感觉有点不听使唤,只能努嘴:“到那边坐吧……”想挪腿,更是跟灌了铅一样!

被惊吓的生理感受不是人人都能抵御的。

齐天林理解,扶他一把:“别到窗边,外面有狙击手,没准就是想取你命……这边坐吧,你们退下,有什么事情喊你们……哦,送两杯饮料来。”搞得自己跟个主人似的。

真大气!

肯亚尼是英兰格好些年的殖民地了,受到英兰格影响很大,总统府建筑也有点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略显繁琐的复古风格,窗户都是落地大窗的那种,齐天林穿着一身机师服,落落大方的挥手指挥模样,估计会给这些在场的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卫队长居然抱抱拳,给总统说一声:“我们就在门外等待?”总统点头以后就全出去了。

下午的光芒依旧在落地窗内透出了明亮的光斑,齐天林看总统已经有点颓唐的坐在雕花沙发上,自己随意的拉上窗帘,才更写意的坐在另一张沙发的扶手上:“半个小时前,坦克装甲部队已经被围剿击毁在城外的阵地,你有两个选择,继续调动你的卫兵和剩下的所有武装部队跟支持者,在首都城市内展开巷战抵抗,起码能够支撑一周到半个月的时间,如果你有准备,甚至可以拖得更久……但也只是拖,没有任何人会来救你,你不过是把首都的市民跟你一起拖进坟墓!”

五十多岁的总统有些茫然的抬头:“英兰格人不会来?”

齐天林摇头:“小国家,就要有小国家的自知之明,你是个好总统,把国家治理得不错,但一来不该插手索马里的事情,二来英兰格人估计嫌你想摆脱他们的阵营,所以几方联手就要搞掉你。”

这样的坦诚布公终于让总统找到点谈判的感觉,找回自己的职业水准:“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齐天林继续摇头:“如果就这两点,不过是我跟英兰格的事情,现在美国对坦桑亚尼有什么心思,你应该明白,相比坦桑亚尼周围的其他国家,肯亚尼是最接近西方的。”

总统悲凉:“我最靠近,还拿我开刀?”

齐天林笑了:“正因为你靠近,那就选择肯亚尼是最合适的,而你这个时候不听话或者乘机要挟,那就很烦了,

所以干净利落的拿下你,才是最符合美国乃至英兰格和我几方的选择。”

总统有点出神的看着透过窗帘穿透进来的几条光柱,在有些幽暗的空间里似乎能看见光线中的灰尘,好一会儿才开口:“还有一个选择是什么?”

门口有敲门声,齐天林过去端过来两杯饮料,估计同时给他和总统,也没法下毒,自己随口喝点递过去一杯:“你下台,马上挑选你信得过的人上台,全面投向英兰格,我带走你,但帮助你实际遥控你的人手,你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也可以等也许这档子事过去以后,重新回到这里!”

恩贝齐总统猛的抬头,他那肥胖得有些起褶子的后颈窝好像都发出了声音:“就这样?!”这几乎是个完全意想不到的结果吧?

有这么简单?

齐天林滋滋的用吸管再喝两口:“就这样,利亚比、乍得、卡隆迈包括非中,我都尽量保证政局稳定,国民能够安居乐业,现在的南苏丹和索马里实际上比之前都要好,这点我想你也应该明了,我也没有对这些国家的政治指手画脚,反而是帮他们挡住了欧美国家的政治影响,你可以思考一下,加入这个联盟,给国民带来更多投资和更好的生活……”

恩贝齐毕竟是总统,当机立断:“我还有多少时间?!”

齐天林装腔作势的看看手腕上的表,哦,不是安妮买的那块手工豪华表,还是电子表:“半小时?越快越好,也许你越早发出对外宣言,要求放弃抵抗,你的士兵就少伤亡一个人。”

“好!”恩贝齐重重的把手中饮料杯顿在桌面!

估计杯酒释兵权,也就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