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42章 道不同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道不同

齐天林自己后来也好奇的问过恩贝齐,为什么那么爽快的答应下来。

额头依旧冒着汗水的黑大个做着憨厚的模样:“为了国民!”这也是他在告全国人民书里面主要强调的环节,因为自己忽略了对偷猎者的打击,也错误的护庇了索马里叛乱分子,导致影响了国内安定,所以接受国际社会的要求引咎辞职,交给西方社会认可的现任能源部长代管政府,等国内局势稳定下来以后,重新进行在国际社会监督下的全国民选。

欧美社会立刻就对他的这种行为表示了赞同,之前一声不吭似乎忽略了肯亚尼现状的媒体集体发声,赞扬这是在民主进程中的巨大进步,整个国内的战乱几乎瞬间消融!

安妮折上报纸,却一声冷哼:“为了国民?!还不就是个权字!”

玛若最近的日子也来索马里度假,比她轻松:“什么权?”

安妮拿起刀叉对付早餐煎蛋,还要用刀背轻轻敲女儿笨拙的刀叉,指点皇家礼仪:“保罗这事儿,做得是稍微莽撞了点,他都是什么人了,怎么还能孤身犯险,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这一大家子,还有这么多跟随他的人,那么多国际关系国际投资,怎么办?太莽撞了!”

玛若就喜欢:“单枪匹马,才有唐吉坷德的气势,我就喜欢他这样,而且能文能武,有胆量又能说服人,真是不枉我没看错他!”

柳子越明白安妮说的意思:“嗯,还是他明确的把握住了人心对权欲的贪念,只有真正掌过权的人,才会明白个中滋味,现在叫我再去当个单纯的主播,估计我都会对现在掌控数千上万员工生计的权力念念不忘。”

安妮优雅的摇摇头:“政治上的掌权和你这种商业权势都是天差地别了,这跟国家或者民族无关,和一地一隅的大小也没关系,真正的一方领主,完全掌控这一方的生死大权时候,就不能称之为一个人了,他已经高于这一方所有人,这种权力的感觉很多人是至死都不会舍得放弃的。”

玛若讽刺君主立宪制:“那你们家不还是放弃了?”

安妮不生气:“形势逼人,不得不如此,是逆流而上落个身败名裂一无所有,还是妥协的保持一部分呢?这个黑大个,就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起码对外来说,都认为他保住命就很不错了。”

但这一家子,私下都知道恩贝齐还实际保留了对肯亚尼的控制权,不然就会选择更合适的总理了,就因为能源部长是恩贝齐认为最合适的人选,齐天林以软禁的名义直接用法里斯号当晚带走了恩贝齐,而他的一家子和个人财产则被随之而来的A

W101运输直升机带走。

和之前带走的那些国家元首不同,恩贝齐不但没有被掠夺这些年累积的财富,私底下还能自己掌控整个国家态势,齐天林遍布肯亚尼的武装人员也保证了这种存在,算是双方都在不发生大规模战争的前提下握手言和,大量的沙狐陈兵坦桑亚尼边境外!

一系列功能完备的野战兵营就在肯亚尼一侧沿线建立起来,可以说各种地面部队攻击的跳板已经形成了。

因为肯亚尼原本就是城镇集中在南面靠近坦桑亚尼,这边是很有几个机场的,只是“不小心”在齐天林的全国穿插中,为了防止肯亚尼那数量不多的空军升空,一些分散移动的小分队就爆破了这些机场跑道,搞得除了首都的国际机场还能起降,其他都需要修复。

所以索性就在几个兵营边修建了两条战备跑道,能起降战斗机的那种,等级低一点的野战跑道更是各个兵营都有。

绿洲战斗机先行进场,天天在边境线上转悠示威,总之就是摆出了一副大兵压境的姿态。

这些兵营和机场都在边境一侧二十公里范围内,全都是这个范围一条线,美国国防部倒是有个空军参谋注意到这个细节,却被其他人一言带走:“土其耳当时建立的叙亚利跳板营地不都是这样?保罗就在那些跳板营地呆过,估计就是按照那个标准来的。”

更有人不屑:“他在战略层面也就这个水平,野战专家遇见坦克只能用阿帕奇的水平,你还指望他懂得前沿营地要摆出前后关系和相互叠加的层次感?”

所以就当个笑话一下就带过去了,没人在意。

实际上呢?

吕将军重新被委派跟齐天林联络,因为现在已经到了战争的层面,徐清华再来叨叨,就有点外行跟内行打交道,他还要回头询问军事专家怎么回事,就耽误事情了,不如老吕来得专业:“你故意让这些营地全都在制导火箭弹的攻击范围内?现在没有美军在里面吧?”

齐天林嗯一声:“你们的培训还有多久?你们来的人是不是太多了点?”

老吕先叨叨后惊讶:“没那么容易,非得通过曾经参加过高级教导团可信的人员进行培训,还不能让政府先知道这批装备,免得露了马脚……什么?你还在监控我们?还是中情局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了?”

齐天林没得意:“我能观察到,美国人也就能注意到!”

老吕急切:“你观察到了什么?”

齐天林卖关子:“我给你几个坐标点……你们过来的不都是伪装成集装箱的火箭发射单元么,

这几个点有仓库,你们把集装箱拖一些过去,正好可以提前准备瞄准好这些营地,距离边境都在二十公里范围内,现在你们要想通过坦桑亚尼军方或者政府再把集装箱车拖到边境,很容易就暴露了。”

老吕更惊讶:“你连发射场地都准备好了?”

齐天林不解释那是LALA遍布坦桑亚尼以及周边国家的物流配送仓库:“试试吧,现在你们把上百个新到的集装箱全囤积在首都周围的华国工地,是不是太打眼了点?”

老吕不怕露怯:“这……的确是个问题,但目前我们的思路是先培训一部分技术人员,能发射和操作设备了,再把事情正式提交给坦桑亚尼政府,算是军事援助的一部分装备,然后我们立刻就把人撤走。”

齐天林又忍不住鄙视的劲儿:“你们就不能提着胆子参与一把么?生怕惹了一身骚的模样,这么远,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打到本土不引起核战不就得了?”

吕将军批评年轻人:“不光是这么一点作战,还有经济领域和国民生产领域呢?直接和美国交战,无论是外贸产品进出口,还是能源贸易都要被卡脖子!我们现在还需要避免正面一战的情况,你心里很清楚!”

但接下来吕将军倒是顺带提个事情:“因为你们在肯亚尼的武装直升机打坦克,坦桑亚尼现在向我们提出要求进口一部分武装直升机。”

齐天林敏锐:“从国内过来,还是直接把苏丹什么的运过来?驾驶人员呢?这可不是发射火箭培训几天会开车按按钮就行。”他自己都培训了多久?光是在西点军校的模拟器上都呆了上百个飞行小时。

吕将军估计也挠头:“苏丹那边的武直中队都全是华国驾驶员,坦桑亚尼周围几个国家原本也订购了几十架,肯亚尼都订了……还没来得及交货呢。”

齐天林嘿嘿两声:“老吕……我最后一次提醒你,无论在什么局面或者宗旨之下,华国总要做点万一的准备,假如美国突然进攻坦桑亚尼怎么办?现在坦国内过万华人怎么撤侨,华国在坦国数十上百亿投资怎么办?考虑过没有?有时候起码的武装保护,就算不是针对美国,针对我的雇佣军或者哗变的政府军都是应该的!”

老吕不做声的沉默好一会儿:“这不是我的这个层面考虑的问题了,目前我就是配合你把给坦国的军备援助做好,尽可能为……抵御国外国内的侵略做好准备。”停顿一下:“你说的也有道理,现在我们就是用军方人员过去以后偷偷等量更换华国人撤出来,但是难度很大,在使领馆登记的华国人只有三千多名,这全都是

国企登记在册的员工,更多的商人是不在使领馆登记的,特别是其中很多违法滞留延期的小商人,总数更是早就过万了,他们就算是非洲战乱也要留在这边赚钱,我们更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转移他们,那就太过明显战争准备,所以……我们还是总体寄望于美国人不会直接动手,只要是通过代言人分裂作乱,我们还是有把握抵御拖延的,前提是你的雇佣军承包商们不直接参与进来。”

齐天林现在真的成长为国与国之间博弈的一股力量了。

曾经在叙亚利的内战中,他还要偷偷摸摸动手,拖滞反政府武装和欧美国家的支援,切实的影响到叙亚利没有被颠覆。

而现在,他的确已经明明白白的成为坦桑亚尼局势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假若美国只是单纯动用国内反对派作乱,强有力的坦桑亚尼军队还是有能力压制的,而知晓了美国只是吓唬人空架子的华国,多半也会明里暗里支持坦桑亚尼扛下去。

除非真正最有颠覆能力的绿洲作为反政府武装的一份子加入进去,华国自己都明白,要守住很困难。

齐天林笑笑,不再多说华国的事情:“我参与与否,取决于美国政府的投入产出比,我现在只想把美国军队尽可能拖进坦桑亚尼来,我们在这个看法上就不一样了。”

难道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