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43章 发射口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发射口

非洲的黑夜,总是发蓝的那种,较少的工业污染和原生态环境,让这里的天空还显得足够空灵,随时抬起头,基本都能看见璀璨的星空,甚至还有流星。

而不太发达的地区,没有太多霓虹灯或者余光的结果就是,非洲的夜晚大多都比较黑,特别是在首都以外的地区。

坦桑亚尼的首都就在靠近肯亚尼边境线两三百公里的海边,顺便说一下,坦桑亚尼是个联合政府,下面还有个半独立的桑岛国,而新发现的深海油田就有相当一部分产权属于这个桑岛国,这中间到底有多少华国跟西方国家博弈的影子,就跟分为南北苏丹、两个刚果之类的事情可想而知有多复杂。

一片国泰民安只有喜讯的新闻生活中,其实暗藏了无数的激流撞击!

现在坦桑亚尼漆黑的夜空,掩藏的就是一条条黑影。

不算太多,五个人,当先一人就是个身材瘦小的黑人,要不是眼白和偶尔张嘴的白牙,真的就站在那根本就看不见,夜行服都不用穿,这让跟着他们行动的齐天林都觉得分外头痛!

他身后就是亚亚,还跟他废话:“我真不想指挥大部队,还是跟着你一起到处走走窜窜,搞点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最好玩。”

齐天林转头没好气:“现在这是偷鸡摸狗?”

亚亚嘿嘿笑:“就是这个意思嘛,我不喜欢跟迪达还有那个艾卡马尔他们打交道,费脑子!”

齐天林反手就是一巴掌打自己弟弟后脑勺:“那我去?我天天跟他们腻歪?让你去就是代表我管理军队的,我这么多事情,难道我愿意跟他们磨叽?”

亚亚勉为其难的叽叽咕咕一阵:“你要我去,我当然去了,但是真要经常带我出来玩儿,闷死了!”

齐天林伸手揽住自己弟弟的肩膀:“好了好了!人家巴不得掌这么大的权,你还满不在乎。”

亚亚只撇嘴不说话了,这动作都是跟齐天林学的。

后面俩亲卫不敢插话,放眼齐天林现在麾下数万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估计也就亚亚,但亚亚那满不在乎的心思又的确是别人都比不上的。

走不了多远,前面的小黑就停下脚步,漆黑一片的让齐天林撞他身上才反应过来:“到了?”跟着前面的向导蹲下。

小黑伸手慢慢拨开前面的杂草,露出依稀的光线来:“这里有个废弃的矿井勘探基地,要不是他们有人找LALA订快餐,数量比较大,我们也不会跟踪查到这里来,因为这边的快餐店开了有两年了,当地员工就知道这片儿没人,相互聊天时候发现蹊跷,才通知

到我们这里来,看见集装箱……不能再走了,有监控设备……”满口的骄傲,他就是齐天林的PJ队了,成片的撒在南部非洲到处转悠,一方面自己到处查探,另一方面依托LALA补给和传递信息,索马里黑人的外貌优势让他们在这一带如鱼得水的,不会被美国人和华国人甚至当地人注意到。

齐天林接过亚亚递上来的电子望远镜,慢慢的调节里面其实跟摄像头拍摄画面差不多的图像,热成像捕捉和稳像功能甚至能弥补夜晚和手持的轻微抖动,让他清晰的注意到那零星的身材动作矫健年轻人,的确应该是华国人!

放下望远镜,赞许的拍拍PJ的肩膀,回头吩咐亚亚:“你们四个给我做外围警戒,分成两队,万一我被发现了,知道怎么办?”

两名亲卫快速点头,亚亚嗯一声,PJ更是清楚:“我们会先调度吸引注意力,然后呼叫救援车辆!”

齐天林拉起头罩和脸上的黑色面罩,右手臂下的战刃轻轻挥动一下,就一头扎进浓密的非洲热带草丛里,耳机里面传来亚亚清晰的声音:“你前方十米,右边有个红外线警报发射器……对,迈过去,高点,再高点……”

已经到另外位置的亲卫也能观察:“前方三点方向有个哨兵……”

这里的特点就是集装箱,齐天林灵猫一般轻巧的在灌木草丛中躲开遍布的红外线警报仪和少数的几个暗哨以后,就一头扑进密密麻麻的集装箱之间!

看得出来这里原本就有不少集装箱,那就是那种生锈废弃的集装箱,但是一部分刚运过来,下面还挂着拖车轮的集装箱混杂其中,上面还加了欲盖弥彰的破旧帆布,都掩盖不住这突然增加的几十个集装箱的诡异。

但是在空中卫星和预警机监控之下,却不会有太多特别的发现,毕竟除了电子对比成像分析系统,最终的判读还是要人来做,对全球那么多的照片,美国国家侦察总局的人手再多,也无法完全阅读注意到这样一个废弃矿井多了些集装箱体的细节。

帆布有效的伪装了地面同色。

更何况这里进出的人手都特别小心,很少在集装箱外面停留,就好像拉胡子曾经给齐天林说过那样,过分小心的防备,其实正好说明这里有问题。

外围放开十余公里的警戒范围,有别于其他华国集装箱存放工地的特点,这才是齐天林接到报告以后,决定亲自来看看的原因。

几天前传递给老吕的四处坐标,之后的确接受了十二个集装箱和七八名沉默寡言的华国人,带着二十多个黑人躲了进去。

但是

齐天林要再询问详细的集装箱数量跟坐标,老吕就不说了。

齐天林必须要了解实际情况,就好像他曾经是为了国家被丢失的那个小兵,就好像麻桦腾他们那样都会被淡忘一样,他不愿意在自己做出什么举动以后,华国会舍弃某些还停留在这片土地上的小卒,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

眼前的集装箱稍微有点歪七扭八似乎很随意的叠放四散在废弃工地上,周围的杂草丛生都没有收拾,实际上却有着某种前后关系,形成类似围墙和仅能过人的缝隙,最终形成一个用破烂废弃集装箱为基础,搭配后来集装箱形成的院子,包住中心的四个集装箱体。

只是也许为了快速转移,所有后来的集装箱都带着下面的运输轮,所以齐天林可以趴在地面跟条蛇一般腾挪穿行,也只有他那么轻灵的非人类状态才不会引起沙沙的移动声,躲开逾到内部逾严密的监控,最终把自己轻轻的附着在集装箱体的黑暗边角上,好像一片羽毛似的沾在那里。

因为手腕上的红外线探测器已经发现了墙面箱体角上的摄像探头,再往前,估计就容易被发现了。

慢慢的探出面罩遮掩的脸,眯着眼睛的齐天林观察着中心的四个箱体,有一个是原有废弃的,另外三个靠在一起,同样很随意歪着的模样,但拖挂轮旁边的三部小梯方向,说明了这三个箱体之间经常往来的感觉。

齐天林之前在外围高点能看见有人影走动的就在这里,现在轻巧的挂在这里,二十分钟时间过去了,就有五六个年轻人进出过来,身上虽然穿着石油建筑公司的制服,但矫健如风的动作还是暴露了他们的实际职业,作为军队来说,并不是人人都有特工那样的掩盖能力,军人的痕迹有时候是一辈子都没法抹去的。

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齐天林强烈的想靠近点,自己最熟悉的华国军队气味!

可他只能偷偷的挂在这里窥探,最终把目光集中在那个挂了四个通风口的箱体上。

集装箱本来就能住人,但是只有真在这里面住过,才知道不通风是什么下场,而为了保密,这里几乎是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光亮,甚至热源都很少,那些个箱体角落的通风口都只是微微升温,在换气降温的同时,连换气口都做到了控制温度,细致程度,可想而知。

只不过只要是人,还是这么多军人躲在这里,就必然会留下痕迹。

在其他集装箱都只有一个通风口,自己挂的这个通风口能闻见的只有机油黄油气息的情况下,那个拥有四个通风口的集装箱就成为必须看看的重点。

手指也按照LALA员工们报送回来的观察报告,轻轻抚摸集装箱上沿的缝隙,果然一根手指轻轻的就摸到那根较宽的缝隙。

标准的集装箱,通常都是侧面或者两头开门,箱体上下两边多半会比较严密封死,一来方便吊装搬运,二来也是防备堆放时候的雨水防潮。

但惟独就是送到LALA下面物流仓库的集装箱,被暗藏的人手远远仔细观测一番以后,发现顶部几乎是可以揭开的盖子,显然是临时匆匆改装的这批火箭弹集装箱,几乎二指宽的顶部缝隙成了标志性的特征,也许就是为了方便在降雨量比较少的非洲东部地区随时能揭开使用。

翻下头套中的一副感光眼镜,拔下左手袖子上的不可见光频谱电筒,就手指头那么大,把电筒头凑到缝隙上才打开,假若没有眼镜根本就看不到变化的缝隙里,顿时就纤毫毕现!

一套大腿粗的液压臂上,一整列双排装圆筒平放贴在箱体盖板下,似乎只要推动集装箱下沿那个操作台上的控制杆,就能让这些脑袋大的发射口高高翘起来……

等等?

脑袋大的发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