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44章 撩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撩

华国生产的制导火箭弹,通常是122毫米口径,这也是原苏系阵营火箭弹的标准口径,射程通常在40公里左右。

也就是把手岔开一巴掌就能基本盖住的发射口,而眼前这口径扩大了不少的尺寸,说明华国还真对自己藏了一手儿!

自打知道华国打算偷运一部分制导火箭弹进坦国,齐天林也找阿联酋方面了解过,说起来,最重视火箭弹的除了前苏联和华国,接下来就应该是阿联酋了,迄今最大的火箭弹发射车都是阿联酋的产品,所以很快有专家给他做了个言简意赅的介绍。

华国的制导火箭弹有两种型号,除了之前给自己说的122口径,眼前显然就是另一种220口径,这增加的可不光是口径或者威力,两者可以说有本质区别。

220毫米口径的火箭弹不但是能达到70公里射程,更重要的是,制导方式都完全不同,这可是采用了很多巡航导弹普遍采用的激光制导,也就是只要派人到前方扔下激光制导光束,这玩意儿就能自行寻导完成最后几公里的定位,精确度高很多,122毫米火箭弹采用华国自己的北斗系统加GPS复合制导,也就跟汽车导航似的输入一个坐标,火箭弹就直愣愣的飞过去,精度只有25米范围,而220毫米火箭弹能稳定在3米范围内!

虽然跟美国人的要求巡航导弹精确度在0.5米范围内还有差距,但齐天林不认为三米内爆炸和半米有多大区别,更何况这种大口径火箭弹携带的爆炸量也更大……

这说明什么?

不光是说明华国人保护坦国的决心不小,更说明有导弹操控培训人员之外的军事人员也来到了坦国!

就好像齐天林扑杀的那第一只海豹,这些需要精确制导的导弹,都要有制导激光束发射器引导最后的精确坐标,美国从来都是派遣最精英的特种作战小队前往伊克拉、阿汗富和利亚比完成这个最关键的任务。

也许有人觉得用GPS定位不是多简单的事情么,非要派遣价格高昂的顶级战士去面临敌占区安全存活和通信联络的问题。

这是技术手段的特点问题,卫星导航信号就算是军事级,也存在可能10米以上误差,而简单惯性导航和地磁导航都不属于非常精确的制导方式,要把精度降低到几米内,就只能采用激光半主动制导,这几乎是全世界导弹行业都公认的,也可以用战斗机武装直升机在空中给出激光制导讯号定位某个点,但飞行员在瞬息之间做出非常精确的决定,显然不如一个鬼魅的特种兵对一个暗堡工事或者重点目标琢磨半天弱点所在,慎重放

下激光发射器来得效率高。

要知道一枚巡航导弹也通常是百万美元的价格,足够培养一个海豹了,性价比算算就明白了,人命高于一切,那都是狗屁,说给老百姓听的而已。

所以眼前的这种220口径火箭弹,假如没有前方激光发射器引导,威力和精确度甚至还不如122毫米弹种,华国人会昏了头拿错型号么?

这个偶然的细节,和细节背后隐藏的可能性,让齐天林的心一下就热起来!

华国人终究还是舍不得在非洲大陆的惨败,经营了数十年以后的惨败,估计这一届华国政府都会被钉在耻辱柱上,在他们的手中彻底失去了多少代人为之奋斗流血才形成的非洲局面?

原本只是想来了解一下这些集装箱可能分布区域的齐天林,趴在那个集装箱上部,静静的沉思,目光继续从边缘看到中央那几只集装箱……

耳机里面已经有警告的声音:“老板,您的身体已经有升温的趋势!”那就是从热成像仪里面能看出点跟周遭的变化,虽然还不明显,但也就只有十来分钟时间就会变成红彤彤的显眼目标了!

毕竟物理性降温服是没法持续供应低温的,齐天林看着身边附近寥寥无几游动的哨兵,和几只叠起来集装箱顶部的瞭望哨,又不能跟其他潜入作战那样肆无忌惮的杀伤,还真有点挠头,但时间不能耽搁,咬咬牙:“外围的民用车辆,取掉武器,误闯这里,制造混乱!注意安全,别靠太近……”

亚亚好咧一声,就领命而去,估计他很乐于自己干。

果然没几分钟时间,就有一对儿忽闪的车灯光穿透这一带的黑暗,摇晃着,带着震耳欲聋的当地非洲土著音乐从破烂音响出来的声音,让齐天林顿时感到面前到处都冒出来动静!

没有出箱子,完全就是躲在箱体里面的那些人员收到了警报突然反应起来的感觉,甚至连身下的集装箱都有动静!

齐天林自己都给惊讶住,要不是非洲的天空足够黑,要不是自己鬼使神差的用了一支不可见光电筒,原本只是怕触动什么光敏警报器,现在才知道里面居然也躲了人,或者那些任劳任怨的华国军人就干脆跟自己的武器睡在一起?

齐天林觉得自己当年也干得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能再耽误了,不敢赌那个高点瞭望哨有没有热感应仪,齐天林慢慢的顺着箱体上部那些凹凸不平的集装箱表面沟槽挪动,靠近集装箱包围圈的内侧……

没有电筒光,也没有任何叫喊声,就那么仅仅十来秒钟,还有点混乱的震动立刻就变成了

比较整齐谨慎的举动,极轻微的枪械触碰声以后,又安静下来!

齐天林原以为起码也要有点人员出来到处跑动什么的反应,压根儿就没有,华国军人在整体服从性和纪律性上,真不是白给的名声!

只能再咬牙的让声音从牙缝挤出去:“冲近点!看见人就掉头跑!”

呼啦一下猛的轮胎在废弃山路上摩擦过的声音,抖动的大灯灯光都几乎要把齐天林给暴露出来,就在几十百来米外了!

齐天林这一次终于感觉到那些起身甚至手里都攥着枪械的军人开始移动了,耳机里面已经有人在报送:“出来人手,您四点方位……”右手轻轻打开那只不可见光手电筒,其实就是在一般野战电筒口加个滤光罩,手掌扣住发光口,挪到箱体边,往外小心的一扔!

一般情况下,齐天林干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不喜欢戴夜视仪,谁用谁知道,那玩意儿总是有好大一坨,就算是单目的也比香烟盒子大,更别提那个著名的海豹四眼天神型号了,就跟头上随时戴了个摩托车头盔似的不利落。

所以现在小心的把头探出去一点,首先是观察到没有人拾起或者关注这个丢在荒草地上的电筒,接着那暗绿色的灯光中立刻就有人影晃过,利用这个办法,简单的解决了夜视问题,一个翻滚就把自己轻飘飘的从集装箱上部滚下去,正好一把压住一名从身下跑过的军人!

一个劈掌打在对方后颈项,扒了对方的外套穿上,顺手撕下自己最近都是粘贴的络腮大胡子,带上工程安全帽就赶紧起身,大摇大摆的朝着中心那四个通气口的集装箱跑过去。

借着电筒的余光,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起码能看见十余个人出来,其中两人戴着夜视仪正在警惕的查看,甚至从齐天林的脸上快速扫过。

夜视仪和热成像仪的原理又不同,热成像仪在乎的是温度,夜视仪则是通过天光或者一点点其他光线,强行提高凝聚光线,所以更多看见的也是基本轮廓而不是细节,齐天林的面容一般超过十来米就不清晰了,是个东方面孔就对……

齐天林不跟对方对视,也不偷偷摸摸的遮掩自己脸,现在就是赌一把,他关注的是自己脚步,还有不到十步,他就要站在集装箱的小梯子前了。

怎么办?

他可不认为自己敲门会是个很好的借口……

八步……五步……参加过华国任何一级军训的人都会明白华国军人那种特有的端手跑步动作,齐天林就是这么跑的,所以才让对方一点没有怀疑,可眼下双手虚握拳头已经摆臂跑到集装箱前,显

然已经有好几个人的目光都转向他这边……

所幸余光能看见有几个集装箱已经偷偷打开箱门,伸出手拉起折叠小梯,这是要做好一切战斗准备,齐天林瞟着这个收梯的动作,三步并作两步,也站在小梯前半跪开始收叠,另外几人似乎被提醒到,也跟过来对其他集装箱收折梯子。

就在这么一瞬间,齐天林面前的集装箱门打开了,有那么一丝丝光线闪了一下,厚厚的帘子就遮住了里面外透的灯光,也许就是比较急的一个动作,一个魁梧的华国男人站在了门口,因为集装箱板车轮的高度,半跪收梯的齐天林几乎工程头盔帽就平在对方的脚尖,听见一把鲁东口音的普通话:“返回战斗岗位,准备……作战!”声音不大,应该就是说给齐天林听。

齐天林微微抬头,带着透光镜的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孔,深吸一口气,就猛的起身做个立正的姿势,略微含糊的带着点北方卷舌音,上前仰头略微含糊:“是!”右手却轻轻的搭在了收起来的折叠梯旁边,对方再看看外面漆黑一片和似乎莫名其妙又远去的车灯,转身关门,应该是先关门,才能撩开里面的帘子避光。

齐天林就是这一下猛的蹿升,就在集装箱侧门关闭到一半的时候,从下方缝隙一下就窜上去!

把已经皱眉,转头正要撩开帘子的林正生一头撩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