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46章 为什么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为什么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

从PJ队和LALA里面安插的廓尔喀探子中反馈回来的信息,根据那张地图,把在坦桑亚尼国内四十二处标注的坐标点已经查明。

有类似齐天林前往查探的火箭弹集中地,也有近似人员培训一般的工地,虽然无论华国人还是黑人,都按照建筑工人的穿着打扮,工地上更是按照标准的食堂、工棚甚至还有菜地的配置,但拍回来的照片说明,这些人包括黑人在内,都是军人,真正的建筑工人已经被换回了国内。

也许因为知道是齐天林对那个32号营地的侵入,又可能是的确没法在欧美卫星监控系统下做大调整,所以除了少数几个坐标点有调整,绝大部分都在原位没动,齐天林的人甚至还要帮他们清理可能的外围监控点,所以交回来的数码照片也不少。

都是亚亚汇总给他的,现在靠近坦肯边境线的反叛军就是他在掌控,实际上是在掌控由马嘉领导的廓尔喀探子和PJ探子。

齐天林回到了索马里北部靠近亚丁湾的新城区,按照地中海风情依山构筑的泥色小土屋连成一片,其实内部蛮现代化,起码净水淡化设备就价值不菲,但不得不说日本人搞的这种专利产品,的确有特点,一次性投入比较高,但后期运营成本很低,能作为小型城市淡水供给来源。

一家人都在这边度假,齐天林不想表现得自己对坦桑亚尼有多么异乎寻常的热情,所以天马行空的带走恩贝齐来到这边以后,就摆出自己的事情已经完成的逍遥姿态,连去32号营地的行动都是偷偷潜入。

借用玛若的苹果笔记本,齐天林身上穿的都是白色麻纱休闲衣裤,尽显有钱有闲阶级的浪漫姿态,翘着脚搭在对面的导演椅上,右手逐张翻看照片,最后却停在了一张集装箱上,这是一张看上去很平常的集装箱,外侧挂了一张筛网一样的金属板,而且从前后照片观察上来看,很快就撤走了,就那么昙花一现的挂了一下,被PJ捕捉到了,这些从僧兵转到专业军士的利亚比黑人,比廓尔喀或者别的索马里小黑,文化程度还是要高点,起码能操作长焦镜头,很清晰。

因为之前齐天林请教阿联酋方面火箭专家的时候,对方就给了他一个简单的识别华国火箭弹特点,看尾焰喷射之后留下的痕迹。

无论火箭弹还是导弹,大多采用固体推进剂,而欧美系的固体推进火箭发动机的性能远超前苏联和华国一系,推进剂的性能也好很多,燃烧充分,热值高,颗粒更小,烟也很小。

有时候为了获得初始启动力,在发动机喷射后方会安装这

样的筛网来反弹一下,而眼前的这张网,有发射过的痕迹,但却比较干净,比齐天林曾经看见过的照片干净很多!

只有最近几年,大力发展军工技术的华国,才真正掌握了跟欧美国家接近的固体推进剂技术,但华国最近可不会把这种先进技术用到落后的火箭弹上,只会用在……华国层出不穷的导弹上!

齐天林心中更加凛然,华国护住坦桑亚尼的决心有多大!

这就说明华国很可能还调动了一部分导弹隐藏在火箭弹发射装置中,送到了坦桑亚尼,这个靠近海边的工地……只可能是瞄准海上,美国的航母编队或者未来想登陆坦桑亚尼的补给舰船?

这的确不再是韩战了,那个华国一穷二白,一无所有的年代,只能赊账购买前苏联武器投入战争,现在已经能全方位做出准备。

但仅仅是准备,从齐天林得到的讯息看来,华国在撤侨,同时也在陆续撤走培训军人,简单的掌控集装箱火箭发射操控系统转换方位瞄准,懂得输入坐标跟摁动按钮以后,不少的华国军人就开始撤退了。

唯独就是那些人员培训工地和这些疑似导弹集装箱的工地华国人没有调动,一来东西性质严重不敢暴露,二来也不敢随便把导弹给黑叔叔玩儿啊,这些家伙动不动就嗨起来没个完的。

要知道,华国的中程导弹还是很有点战斗力的,三五百公里左右的攻击力很可观,所以美国的反导系统也主要就是针对这一块进行防卫。就算打不中美国航母,吓吓人还是蛮有威慑力的,一两百海里上的航母舰队群想来也不会那么为所欲为了。

但显然,华国人究竟准备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也不会给齐天林知会,这才是齐天林觉得最恼火的地方,西方社会对华国的军备力量一直责怪不够透明也是有道理的,因为整体上差点,喜欢讲究出其不意的华国人就喜欢藏着掖着,现在对齐天林也是这样,估计还是不能全面信任,万一他是美国人的双面间谍呢?

所以齐天林也只能这样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减少跟华国沟通的频率,自己要是太过急切,也显得很像是个要刺探情报的。

但边境线不安静,坦桑亚尼空军在搞清楚这种低速单发引擎老式战斗机是雇佣军的财产,而不是什么欧美国家空军,就试探着让几架米格战机升空,在空中追击射杀了两架!

喷气式战机就算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产品,对上活塞战斗机还是有难以比拟的优势,更何况这些在边境线上游荡的绿洲战斗机压根儿都没装备空空武器,有几架是干脆早早的就跳伞逃离,那

两架倒霉蛋都是齐天林的员工,齐天林能说啥?

只能灰溜溜的召回自己的绿洲战斗机,不再去坦桑亚尼边境线上招惹。

没了战斗机护航,对坦国内空投的运输机都不敢随便出动了,毕竟这次对坦桑亚尼还没获得联合国授权设立禁飞区啥的,那么就意味着对坦国内的反对派物资援助也陷入停顿。

安妮随意的从阳光下的沙滩翻个身起来,蒂雅格外在意特别不喜欢暴晒太阳,她却一定要保持每天定时晒晒,也不见怎么黑,就是有点发红,随意的把手里的墨镜扔到遮阳棚下齐天林的沙滩桌上:“你下一步究竟想做什么?”这里用私家海滩来形容都小了点,家里的土屋就在山崖上,下面正好有个小水湾,周边高点都有武装廓尔喀执勤护卫,还带狙击手,就跟那些毒品大亨的院子似的,安全是肯定的,更别说窃听了。

齐天林顺手就把图片包给删除粉碎了:“我想做什么?我想看两只老虎打架,我这点小身板不可能是顶住干什么,只能是不着痕迹的制造机会,制造两边能交上手的家伙,现在的局面就好像一场拳击赛,华国既不退出比赛,又不愿意应战,老是举着双拳挡在脸前面到处躲闪!”

安妮身上可是比基尼,就凭这点就让另一边端坐着的蒂雅撇嘴,可这北欧妞还去撩拨她一下,挠挠蒂雅的下巴,才过来舒服的躺在齐天林对面的沙滩椅上,毫不避讳的把长腿搭齐天林腰上,齐天林就顺手捞过来帮她捏捏,这其实是柳子越爱做的事情,安妮原本也不屑,试过一回就觉得华国西南地区疼老婆的习俗还真不错:“既然你都把局面简单的总结出来了,你不是裁判,那就应该是个在旁边帮忙泼冰水或者喊加油的,刺激一下双方。”

玛若转回自己的笔记本,她在处理公司的工作呢,随口:“说到泼冰水,一般不是休息的时候泼么,我在穆尼看见过一次自由搏击旁边人急了,直接泼到场子里,结果没帮上忙,反而水在塑胶地板上一滑,把俩打拳都摔得可乐!”一边说,一边才自己咯咯咯的可乐。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齐天林却玩味起来:“把水泼到场子里坑人?嘿嘿……”手指不停的在桌面无意识的敲打,脸上一副怡然自得乐在其中的神情。

安妮拿脚丫子踢人:“别做出一副奸臣佞相的阴险模样来,要大气!王者之气!”

齐天林一手就抓了她的大脚丫子反唇相讥:“又不是中世纪那个小领主就能称王成侯的年代,你们卡尔玛家族我就不相信没搞什么阴谋诡计,好了……蒂雅把电话给我,六号那部。”

联络

的是艾卡马尔:“你找到迪达,让他带你使用那个加密通讯车,跟阿汗富方面联络一下,争取最近在土库曼坦斯和塔吉克坦斯华国边境一带制造点动静,但惟独避开乌兹别克坦斯。”

乌兹别克坦斯就是为美国提供了阿汗富战争北部进出口的中亚国家,属于这个区域相对亲美的,也一贯都是阿汗富极端主义者和塔利班喜欢折腾的对象。

艾卡马尔就跟亚亚马嘉他们不同,有点心痒难耐的多问几句:“为什么?我得明了大概的目的才能制定相符的计划。”他最近确实有点过于沉迷在计划跟实施的游戏中。

齐天林卖关子:“你别管,只是要此起彼伏的制造点爆炸动乱即可,不需要实质性的进攻,也不要有什么伤亡,你的人和平民都不需要。”

艾卡马尔简直是幽怨的挂上电话去执行了,让他做了却不知道在干什么,真是要命。

挂了电话转过头来的齐天林,迎上安妮的也是同样好奇:“为什么?你不是要在非洲做点什么嘛,为什么要在那边动手?”居然难得有点撒娇的口吻,只是她这高头大马的,想扮个妲己都不成,没那股子娇媚味儿啊。

倒是被柳子越好好嘲笑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