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47章 强势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强势

有点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遥控感了。

晚上马歇尔就反馈回来一个讯息:“坦桑亚尼政府在清查我的连锁店,但看看是亚洲人和黑人员工就放过了,其他商业机构也在清查,我的非洲经理反馈说其中有华人参与,没上楼,在下面车边给坦桑亚尼人出主意。”

齐天林能猜到几分,华国人估计是在帮坦桑亚尼方面清理国内隐藏的亲美分子和特务,说起来这种搞阶级斗争的事情,华国人是真擅长。

故意找个理由让亨特尔帮忙联络中情局非洲分局的人,能不能找点关于坦桑亚尼国内目前的资料消息,老鹰就很明确的反馈,坦桑亚尼被清理出来的中情局人手不算少,很多基层收买的当地人都被检举揭发出来了,现在中情局也在坦国内部很多地方都是空白区域,黑人肤色是个天然的情报人员隔绝线,西方游客被注意到的几率太大了。

情报网络从来都是以网络为关键,必须要散布各处,才能客观的捕捉到很多讯息,从海量的看似无关紧要情报中总结出来答案来,就好像LALA和PJ们 现在做的一样,被破坏了网络的CIA,就算剩下一些高层特工人员,也都是躲在高级涉外酒店和美国大使馆的聋子!

齐老板指示给大毒枭更狠一点:“叮嘱你的人手,也观察甄别周围是不是有美国人的探子,偷偷揭发举报,彻底让美国人在坦桑亚尼国内失去眼线!”

马歇尔领命而去,马嘉的廓尔喀现在混在他的员工中,需要自己直接动手都不含糊!

其实就算齐天林这边不暗自动手,美国人在坦桑亚尼国内培植的反政府派别都成不了气候。

有华国人明目张胆支持的坦桑亚尼政府,在一支战斗力尚可的政府军武力控制下,几乎能做到,有冒头的就无情镇压,好几处刚刚掀起的动乱才露出点苗头,就被雷霆万钧的军队扑过去摁灭了。

一时之间,整个局面就有点僵持住了,连叙亚利那种双方激战不断的场面都不到,就跟打地鼠游戏一样,一冒头就被清洗掉。

除了在国际社会上还能听见美国人不停的指责坦桑亚尼的人权状况和民主权利之类陈腔滥调,一开始有点气势汹汹的大兵压境居然就给糊弄住了。

华国比较难得的在联合国明确的表达支持坦国政府,不再是一贯那种不参与不干涉态度,大声疾呼应该防止一个主权国家受到肆意践踏和污蔑的行径发生。

真是很难得了,除了没直言不讳说是美国欺负人,基本就表明了态度。

俄罗斯一贯都是只要反对美国的,一定会兴

致勃勃的声援,这一次更是频频跟华国高层沟通,希望借助国际的力量消除坦桑危机。

欧洲国家大多还是站在美国这边的,这都是惯例了,但显然,以德国、法西兰、苏威典为代表的国家都是光打雷不下雨,光喊喊口号,并不付诸任何实际行动,理由很简单,鞭长莫及,北非中非一带需要这些国家操心和瓜分的地盘都还没捂热呢,美国胃口又极大的想一口吞下坦桑那个大型油田,就跟现在霸住尼日亚利的非洲第一大油区一样,与其说吃力不讨好的跟着去嚷嚷一番,不如先抓好自己眼前现实的东西。

就连英兰格,都把主要精力放在肯亚尼上。

对齐天林这一波的肯亚尼攻势非常满意,肯亚尼新总统上台伊始,英兰格方面就派遣一支一千二百人的快速反应精锐部队过来,打着肯亚尼政府正式请求英兰格方面帮助他们清剿盗猎者的旗号,英兰格议会“百般斟酌”才谨慎的派出这支部队,英兰格在日不落帝国化为泡影之后,第一次单独出兵安稳的驻扎在异国。

以前都得屁颠颠的跟在美国背后,这一次,几乎是跟美国同时对东非国家发起攻势,美国僵持的同时,英兰格人却干净利落的完成政权更迭,派驻军队维和保护英兰格利益。

伊克拉战争时期担任装甲军团少尉的亨瑞王子,阿汗富战争就是阿帕奇直升机战斗团的上尉,这一次,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亨瑞王子,再次挂着陆军中校的指挥官头衔出征,真真是光宗耀祖了!

齐天林却嘲笑老朋友的做法是跟着起哄:“你们这个时候这样搞,不是衬托出了美国人在坦桑亚尼的举步维艰?”

亨瑞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就是争这口气,国内整体民情都为之一振,其实过段时间等肯亚尼各方面安顿好,我们几乎不开一枪一炮就回去了,多好?面子里子都有了。”

齐天林要争功:“我可是出了大力气,该给我的产业利益不能含糊。”

亨瑞打马虎眼:“总统都软禁在你那里了,你还会少了好处?知足吧,明年年初的授勋仪式有你一份,我这就算是提前通知你了。”还是那套用爵位换好处的空手套白狼,这地主家还真是没余粮。

齐天林也只能谢主隆恩,虽然他确实是从恩贝齐那里收了不少伙食费,但目前肯亚尼整体国内经济的命脉还是被英兰格人拿走了。

为了能喂饱和分散美国这个头号小弟,齐天林可真是下了不少血本。

相比之下,阿汗富的奥尔马才更像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艾卡马尔把作战计划传递过去以后,齐天林就开始

等着听响动。

可他摆足了置身事外的姿态,却让美国人先找上门,黑格尔和布伦都打电话来询问肯亚尼的情况:“究竟这么顺利的拿下肯亚尼,这样的事例能不能复制在坦桑亚尼?”

齐天林还是实事求是:“有很大区别的,坦桑亚尼华国经营了好些年,无论战斗力还是政治格局都不太一样,之前我们在边境的作战和最近空军对我们的驱赶你们都看见了,肯亚尼传统上还是英兰格渗透的国家,各方面都要方便点。”

布伦在坦桑亚尼失掉了眼睛更有些着急:“从你的角度来说,有什么建议?对于目前的局势。”

齐天林其实有点犹豫,阿汗富那边还没起来呢,他那个颇有些疯狂的冒险行动就有些冒失了:“没有一开始就进行突袭,就已经失去了我所习惯的态势,那么现在要对坦桑亚尼全境进行作战貌似已经不太现实了,华国也表现出了足够的决心,你们看连华人都没有撤走多少……我倒是有个折中的方案。”

黑格尔愿闻其详,作为三军副统帅,现在调动的全都是他的人手,却不痛不痒的给吊在周围都两个多月了:“只要能尽快改变这个现状就行,我是反对掺杂这里的。”

齐天林真有点安妮说的奸臣相:“你们都肯定很熟悉坦桑亚尼的情况了,最主要的就是首都到肯亚尼边境线的坦葛这一带沿海区域是最发达的,如果让我来搞突袭,一定是先攻击这一带的,但是坦桑亚尼联合共和国不也一直是由坦葛尼克大陆区块和桑科巴尔群岛联合起来的国家么?就好像北爱跟英兰格的关系,假如,我说的是假如,我们能够退而求次,分裂坦葛尼克和桑科巴尔,海上的石油田绝大部分都在桑科巴尔的领海区域内,避开绝大部分的坦葛尼克不动,来个小外科手术协助独立桑科巴尔群岛,是不是既能满足华国那可怜的自尊心,又能让我们没那么棘手?”

另一边的布伦简直就是哈哈大笑:“是谁教你的这些东西?普林斯顿国际关系学还是你那位欧洲公主?”

黑格尔比较谨慎,调来坦桑亚尼的地图仔细打量一番:“支持桑科巴尔独立,然后就算是需要对这里进行武力动作,也不过就是一个两千平方公里小岛的登陆战?现在桑科巴尔本来就有自己的总统?”

布伦当然熟悉这些情况:“对,原本桑科巴尔就想独立,只不过这个独立是倾向伊斯兰国家的,不是亲向我们,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列入计划可能性中,现在看来这目前这个胶着的局势下,保罗提的这个方案更有操作性,只是这样一来,我们的目标也就更明显了,就是奔着这

个海上油田去的。”

黑格尔鄙夷:“现在全世界也知道我们是奔着油田去的……军方论证一下可行性,我会向总统阁下汇报的。”

布伦嘿嘿一下:“我也跟总统谈谈这个事情,顺便询问福克斯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怎么看待目前的状况,保罗,你也打电话询问一下嘛,你也是反恐安全事务委员会主任。”

黑格尔更是不掩饰自己对福克斯的不满,哼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也许真是因为阿汗富的塔利班作战执行力还是处在通讯靠吼,交通靠走的阶段,艾卡马尔的讯息传递过去好几天,齐天林等得望眼欲穿的时候,连赫拉里的电话都打过来,阿汗富周边中亚地区还是风平浪静。

总统阁下的电话内容直白明了:“保罗,我需要你在这个阶段对坦葛尼克发起适当的骚扰攻击,转移坦桑亚尼的军事力量注意力,也让华国迷惑我们的主要目的所在,中情局和国防部正在策划对桑科巴尔的行动,现在是需要你配合的时候了!”

说得好像是个很正义无畏的行动,齐天林甚至跟赫拉里讨价还价的机会都没有,那部分被送到卡隆迈美军非洲基地101空降师培训了几个月的绿洲高级员工就由美军运输机送到肯亚尼的跳板机场来,配备相应的各种装备,摆明了就必须去的架势!

美国人说起来还真是够强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