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48章 饮品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饮品

一对颇为老旧的铁轨,似乎没有尽头的伸向远方,周围没有电线杆和其他任何标识,就是锈迹斑斑的铁轨颇为蹒跚的远去。

周围杂草丛生,看上去跟华国南方的山地地貌没什么区别,但这是在非洲,在坦桑亚尼。

山地荒野之间似乎没有人,却慢慢的伸出一只黑手,黝黑的那种,拨开繁茂的齐人高茅草露出一张警惕的脸,最后才匍匐在地面游动草间,趴到钢轨上一动不动,其实远远看过去就跟个黑壁虎在白墙壁上一样明显。

他身后几十米的茅草丛深处,赫然坐着齐天林,嘴角无聊的咬着一根青草,一身标准的PMC作战装备和枪械,头上却戴着那种华国野战军喜欢编织的伪装草环,其实在作战的时候这玩意儿很不好,反而容易暴露目标,现在齐天林戴在头上一方面是用来遮太阳,另一方面是因为旁边那欢天喜地的蒂雅编了,那还是要捧场。

既然齐天林要奉美国人之命上战场工作,这小老婆终于就能理所当然的又跟着一起出来滚帐篷,多开心的事情,只是来了坦桑亚尼快半个月,生活条件还真是比以前不一样。

因为基本没法按照以前的惯例用空投补给。

掌握制空权,这个现代战争的基本要素还真不是白给的,就因为没有拿到联合国授权设立禁飞区,更重要的是美国不想花这个钱,所以现在全靠地面。

要给原本没有一架战斗机的非洲基地配备足够数量的任务战机,还有更为复杂和人数更多的后勤保障人员,再转场到肯亚尼这边来接近坦桑亚尼,真不是一笔小数目,而海上航空母舰的战机就更不可能飞过防备森严的沿海地区来这边内地了,更何况那些航母战斗机群除了例行的升降战术训练,多一点朝着坦国内部的安排都没有。

其实坦桑亚尼一般意义上的那个海边首都虽然是第一大城市,但其实首都在内陆,据说还是华国开国总理当年的建议,别把首都放在海边这么容易受到袭击的地方,所以首都就定在了跟华国三线工厂类似的内陆山区,可实际上除了一部分政府机构在首都,连总统府都还是留在海边,黑人朋友们没那么多战略意识,海边住着可不比内陆舒服得多?

从首都定都都能看出华国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力。

所以齐天林接受了美国提出要求来坦葛尼克大陆地区作乱搞游击战的要求以后,就避开繁华热闹的沿海地区,直接顺着深入非洲大陆腹地的方向进入,其实要不是非得按照美国人的指标要搞点破坏,这还真是次不错的原生态旅游。

坦桑尼亚是个很幸福的国家,非

洲最大的三个淡水湖就散布在这个国家一半的内陆国境线上,等于一边是丰沛的湖泊淡水,一边是物产丰富的广袤大海,绝对没有自然条件的恶劣,更不会缺了吃喝,只要注意别感染痢疾之类的病就好。

跟随齐天林来这边的四十多个人,全都是僧兵加小黑,这点苦头不在话下,还要百般小心的把老板老板娘服侍好,那才是主要任务。

原本各地能找LALA时不时的补给快餐,可是山林里面的水果、动物在这些索马里小黑眼里简直就是宝库,天天在野外也没什么难过的,今天不过是专门有人去城里给老板娘搞点LALA传递过来的保养品和饮料,所以这帮人才过来。

这就是著名的坦赞铁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华国最为艰苦的年份,勒紧裤腰带也要支援非洲兄弟建设的迄今最大援外配套工程项目,援外的意思就是近乎于白送,正是用这条铁路打动了非洲国家的心思,正式获得联合国回归席位的投票战,为了达到这个政治目的,修建近两千公里的铁路,运送上万华国人过来施工,上百万吨钢材水泥,而现在呢?

齐天林看见的就是一片废墟,就好像上世纪那些三线工厂一样,带着政治目的的东西,最终留下的就是垃圾。

除了两根钢轨,到处都能看见枕木缺失,钢轨下的空当,根本就不适合列车运营,所以锈迹斑斑的铁轨也不足奇了,趴在钢轨上那个小黑专心倾听,好一会儿才跳起来挥手:“回来了!”

果然没过多一会儿,就看见远处铁轨上飘来一张……毯子!

真的是毯子,行军毯上坐着两个小黑,也是乐淘淘的模样,跳下来就展示自己去附近城市拿到的东西,还有顺便从周边部落换来的水果、木薯、打猎收获动物等等,齐天林却等不及的挥手:“赶紧出发,有消息说政府军派人来追赶我们了!”

他一声令下,七八个黑人簇拥着蒂雅就从草丛里搬出两副车轱辘,放到铁轨上,架上木架子,架子用一辆普通摩托车作为动力,铺上行军毯,俨然就成为轨道车,两张行军毯漂着就飞快的离去!

这其实是齐天林在东南亚一带流落时候见识到的交通工具,黑人们自己是不会动这种脑筋的,所以在这种废弃铁路上运行根本不会遇见撞车或者堵路的情形发生。

但效率真的非常高,几分钟就能在铁轨上组合起来,随时都能刹车搬到路边隐藏,实在是极大的提高运送能力,况且这些小黑只要把车速提高到40码左右就开始嗨了,就跟玩飙车差不多,在木架子上频繁做出各种大排量摩托赛车的移位动作来。

齐天林认真打量一下,真不觉得原本就棕色的小老婆有多大变化,更何况,这姑娘还没事儿就拉着面纱,在坦桑亚尼到处的黑人中,显得已经很白了,刚要摇头,就心中一惊,猛的一把拉过蒂雅抱在怀里,张开嘴……

其实不用他喊,几乎就在跟齐天林反应的同时,大约在六七百米外,突然绽开几朵洪亮的炮口焰!

是坦克!

齐天林不过是靠着自己那鹰隼一般的眼力,远远就看见突然树林摇摆,树枝垮塌的动静,就好像那次远远看见坦桑亚尼装甲部队伏击沙狐一样!

有时候这种部队学的就是三板斧,那么每次的招数都是一样的,就看成功率!

成为坦克炮的射击目标,和之前在旁边看,也有截然不同的感受,齐天林都觉得自己抱着蒂雅一下死死趴在木头架子上的动作太好笑了,真的被炮弹命中,这样的动作有个屁用,纯粹是下意识的躲避,心理上就觉得恐惧了。

而小黑的反应就是把摩托车油门轰到最大,可皮带传输的旋转力在轮毂上有明显的打滑,摩擦系数在高速状态下反而变得不可靠,要不是这种板子车在铁轨上还有惯性,没准儿就停下来!

蒂雅还在齐天林的怀里尽量伸手去抓过那个米色的名牌束口布袋,但齐天林已经迫不及待的抱着她高喊:“跳车!跳车!躲避!”随着声音就从几十公里时速的轨道车上翻滚下去,跟随他的都是精兵,没丝毫犹豫,抓了自己的枪械齐刷刷的也朝着远离坦克的一侧翻下去,有一个小黑还顾家的抓上刚才收获的食物, 只有前面那辆轨道车可能只是皮带张紧得好点,一下就窜出去。

就这么一瞬间,滑膛炮弹已经重重砸下来!

还好对方是突然冲出来开炮,数百米距离上的移动中开炮,有高级火控弹道计算机的第三代主战坦克才能保持一定的命中精度,这样猛冲出来就开火的老式坦克,基本就看乘员的射击经验了,所以就这么一波次,基本爆炸点都在十来米开外。

但显然对方根本就不在意命中,或者说有高人指点,不是上次那样针对轻型装甲车用穿甲弹,而是发射破片榴弹,在这样的距离爆炸以后,四处飞溅的榴弹碎片才是最要命的!

齐天林在一片震耳欲聋的炮弹啸叫声和爆炸声中尽可能高喊:“趴下!分散!趴下!”这就是听天由命的赌运气了,只要不在弹着点上,四处飞溅的弹片就看运气,自己这十多个人手分得越散越好!

齐天林自己是死死的把蒂雅压在铁轨旁的筑基隆起上,眼睛有些紧张的看左右,绝大多数下属

都学着他的动作趴在这个斜面,但几乎就好像是个慢动作,那个舍不得轨道车上东西的小黑,动作就是慢了那么一点点,跳下车来全身都还处在直立的状态,很明显身上的战术背心就那么突然绽出几朵血花,身子一歪就倒下去了!

蒂雅浑身都在颤抖,却扭着身子使劲推齐天林:“救他!救,我不要他们……”显然是想起了上次被美军轰炸时候,那些前赴后继挡在她身前的亲卫们。

齐天林的手已经摘下步枪推到蒂雅身上,有时候一件金属器皿都能挡住身体的一部分,自己却空着手就扑向那个已经浑身冒血泡的部下!

一把就抓住小黑的战术背心,使劲往这边斜坡上拽,空中还有那尖利得刺耳的炮弹掠过声音,而且地面有明显的颤动,装甲车在行进!

拽过来的动作只有一步,齐天林却一根手指钩住了战术背心肩部的一根钢丝,使劲一拉,整个战术背心就分成了几大块散落,露出里面T恤上还在不停涌血的伤口,反手在后腰的急救包里面拉出几封止血带,连扯开的空隙都没有,只能使劲的捂在伤口上,瞬间浸透染红!

可这个小黑居然脸上带着点笑,艰难的拉起手中的东西,一大袋已经被他鲜血浸泡的鲜奶……老板娘的早餐饮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