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49章 草环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草环

真没想到探子们回报的政府军追踪和伏击会来得这么快!

空无一人的轨道车只在铁轨上滑行了不到二十米,就被一阵急促的机枪子弹命中!摩托车和木架子一下就炸开来!带点汽油的油箱还发生了一个小小爆炸。

引来远处的士兵们一阵欢呼!

齐天林对这种带有机步混合风格的作战模式再熟悉不过,因为在八十年代那场滇南作战中,全军轮战上场,彻底暴露出机步混合的短板,所以后来整个华国野战军,特别是南方部队,格外强调装甲车辆跟步行人员的配合。

而在获得优势的前提下,车辆乘员探出身来用车载高射机枪进行平射,压制远处可能的火力点,射程几乎可达近千米,虽然比起美式坦克机枪一千五百米的射程还有差距,但威力却轻易的能撕裂人体,所以一旦发现轨道车可能失控成为活靶子,立刻就要跳离。

这一会儿齐天林的脑海里有那么一瞬间想起肯亚尼在公路上被伏击的那支坦克装甲部队,现在自己也被伏击了!很专业的伏击,当然这次他很把握肯定没内奸,对方不过是发现了他们采用轨道车这种交通工具以后,针对性设下埋伏,虽然这种埋伏明显高出了非洲朋友的智商水平。

可眼前肯定来不及想这么多,牙根横咬着一支止痛兴奋剂,抱紧小黑,另一只手飞快的把尼龙粘合绷带在他身上包裹,不讲究纹理了,只要能把止血块固定住就好,蒂雅也摸索着爬过来伸手帮忙,齐天林却阻止其他也想过来的小黑:“往前!往前冲!撤离……”

半伸脚的部下硬生生的拔脚回去,他们没那么多诗情画意的不忍或意气用事,在齐天林身边的亲卫,无一不是对他信任有加,奉若天神,只是齐天林拽了一把蒂雅,这姑娘终归还是犹豫一下,才咬咬牙也抓了自己的枪跳起来半躬身顺着铁道路基离开,又回头,再天神,也终究是她的丈夫……

齐天林几乎能听见远处的欢呼声,脚步声和步枪机枪混合的枪声,现在唯一的掩体就是铁轨特有的路基,摘下嘴里的针剂,咬掉针头管,只有几毫米的针头稍一摸索就扎进手臂内侧的静脉血管上,猛的一下推完,已经奄奄一息的小黑都炸一下尸,白眼翻得特别利索,漆黑的脸上带来一阵诡异的肌肉扭曲,好像是在发出濒死的笑容。

齐天林来不及欣赏,平端了他就转头跑,甚至能追上蒂雅,不停驱赶:“快!迈开腿!”蒂雅的大长腿迈起来是很快,可弯腰弓身的动作的确没有齐天林那种来得行云流水,前面的几名小黑看见他也跟上来,满脸欣喜,毫不在乎可能损失了一个弟

兄。

更不在乎的是那前一辆轨道车,可能回过头才发现这边的车炸开,居然在前面稍微拐弯的地方停住了,不停的叫喊,齐天林看看那副架子最多还能站两三个人,干脆一把搂了蒂雅架在手臂上,一边一个托着跑,扔上轨道车,回头看见几乎密密麻麻的步兵已经涌下山坡,冲上铁轨,使劲推轨道车:“你们先走!到集结地做好防御准备,我们拖延!”

轨道车上的几名小黑使劲点头,转动摩托车油门,跑了,坐在最后面的蒂雅使劲挥手,嗯,那化妆品袋子还挂她肩膀上呢,真是顾家的好娘们。

不过挥手的时候,就看见她旁边的小黑不停把胸前的弹匣包里面弹匣往轨道一侧扔,这是留给齐天林他们救命的弹药,耳机里面倒是有蒂雅的叮嘱:“一定要顺利回来!”以前她都很少这样婆妈的,难道是当了而母亲的原因?

齐天林一回头头却看见路基下趴着的小黑,一手拿枪一手举着鲜奶袋子满脸殷勤的笑容:“老板!喝点不?”

后面两三百米外已经潮水般追击过来的黑人士兵,远处山坡上还在小心翼翼挪动下山坡的坦克,似乎都不能吓唬他们那颗自得其乐的心。

齐天林有战斗的心,一把拉过塑料袋,囫囵吞枣的把鲜奶袋子咬了个角吮吸,就摘下自己的步枪,含糊不清:“队形!轮次后撤!”

五名亲卫,趴在路基边检查整理枪械,然后跳起来就沿着略微拐弯的路基排开,排在齐天林的身前,每人大概间隔两三米。

齐天林已经翻开自己马萨达步枪上的增倍瞄镜,一般情况下他是不用这个的,现在不过是想稍微仔细的观察一下对手。

而小黑们的步枪上几乎都是一水儿的四倍瞄镜,能简短的标定自己的范围:“从左面开始……”那里就算是大家约定的射击起点。

亲卫已经不用齐天林做临战指挥,他的目光飞快掠过穿着迷彩军服的黑人,希望寻找肤色不同的……准确一点说是华国人,但显然还不至于招摇到这种程度。

坦克有四辆,也许是因为明了这边逃窜的老鼠都是步兵,所以有点不紧不慢的从山坡下移,应该是从坡地背后上去埋伏的,所以这边没有留下履带痕迹,也不太熟悉地形,坦克下山坡的时候远比上去要小心,沉重的车身都可能压坏自己的负重轮。

于是现在的机步脱节就是必然的,不过对上十多个步兵,坦国政府军的步兵们显然也不在意,急吼吼的就冲上来,希望抢功,特别是看见似乎有辆轨道车居然逃跑了,追得更加急切,步兵队形都乱哄哄的,尽显非

洲本色。

齐天林能听见自己的部下在低呼:“两百米……一百五十米……”

真的,两三百米的被追击距离上,虽然很多人的选择都是掉头跑,但最好还是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不然对方一定会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死死咬着不放,然后只会看见自己的同伴一个个被流弹击倒在地,就好像当年利亚比加拉小镇的逃亡之路一般。

现在的齐天林已经习惯于迎头而上,跟他的不死之身没关系,纯粹是汲取教训的本能反应。

一百米!

静静躲在铁轨枕木之间的几颗人头猛的探出来,手中的步枪立刻就开始猛烈射击!

但假若是有个人静静的站在这几个人身边观察,就会发现,开枪是按照最前面的人第一个射击,很有节奏的点射之后才是下一个人开始射击,直到齐天林最后扣动扳机。

只是因为射击频率太快,显得好像这个先后秩序没那么明显。

六支突击步枪,立刻就营造出一片弹雨!

更重要的,这种被称为地狱火的美军特种部队常用撤离射击战术,是不停顿的!

第一个人一个弹匣打完,跳起身来,朝着后面奔跑的时候换弹匣,越过齐天林以后,重新到位开始射击,第二个第三个依次离开……

始终都能保持三五支步枪在全力射击,而且是精准度极高的射击!

别看这么简单,在实弹射击中,也是要用好几箱子弹的演练才能达到这样娴熟的境地。

齐天林的亲卫,没点水平,能从僧兵和数万黑人中脱颖而出?

齐天林自己都好像是这部机器中的一个部件,反复轮转的往后撤退,虽然撤离速度不是很快,但相对安全而具有极大的杀伤力,有效迟滞了追兵的速度,就好像金轮法王那转起来就要人命的奇门兵器一般,杀伤不是最重要,那种恐惧心和让对方小心翼翼的感觉才是最要命的。

措手不及的黑人士兵当先一部分简直如同被割草机扫过一般应声倒下,假若是亚欧洲的军人,多半就原地趴下寻找掩体,非洲大陆的军人却多半是迎头而上,一方面他们习惯于遇见的枪手没那么好准头,另一个就是他们的确比较原始而彪悍,就好像奥塔尔那样。

可忙碌射击中的齐天林立刻就注意到后面一辆坦克掀开顶盖,砰砰的朝空中打出一发红色信号弹!

接着一名手持小旗的黑人装甲兵跳出来站在炮塔上,使劲挥舞两面一红一绿的旗帜。

不停挥动红色的旗语是那么清晰,齐天林再熟悉不过,甚至他都担任过

这个角色……

“停止追击!”

在以前没有把通讯设备普及到每一个士兵的华国军队,多少年的传统的都是用信号弹跟信号旗,乃至军号作为指挥讯息的传递。

那辆坦克里面会有一个华国军人么?起码齐天林不觉得这些黑叔叔能这么当机立断,而且面对寥寥几个步兵,数百人的追击队伍居然都要刹车,他相信黑叔叔们是不会做这种决定的。

但显然现在不是见老乡的时刻,齐天林只吩咐一声:“加大距离……”

射击依旧,只是频率变慢,奔跑距离变远,更加迅速的撤离,背后嗖嗖嗖变得密集的子弹飞过头顶,齐天林摘下头上的草环,快速伸头看了看,那些黑人士兵的确停下来,但射击在继续,也许是在泄愤,又可能是在重新调整。

再次把步枪架起来用瞄镜看了看那辆坦克,没有任何可用的信息,扔了手中的草环,转头撒开丫子追自己的下属而去。

对方的确没有在原地停留,只留下少部分人抢救伤亡人手,等待坦克下降到路边,稍微整顿,就由两部坦克加足马力,载满在上面的士兵,压着铁轨路基以三四十公里的时速追击,其他步兵跟在后面跑,最后两部坦克慢悠悠的在后面压阵。

这样的速度怎么也比人跑得快,既然有一辆轨道车是顺着这个方向逃跑的,那么顺着追击就肯定没问题。

只是那个草环被捡起来,恭敬的递上那辆坦克,送进去……

虽然陆续被捡起来的还有那件散开的战术背心、用过和装满子弹的5.56毫米北约子弹匣,甚至还有喝过的鲜奶袋。

但只有这个草环能透露出更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