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50章 气味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气味

这次被伏击,准确的说,算是齐天林自己有点轻敌。

既然在敌后当游击队,就应该更加隐秘点,多考虑到对方捕捉自己踪迹以后的反应,当然原本他们过来的目的就是造声势,真偷偷摸摸做个山大王也不会接这种国际化的业务了。

但齐天林是真有点没想到华国在坦桑亚尼的军方决心这么大,抓住点苗头就雷霆万钧的来掐掉,可见坦国内现在那些反对派武装被一一剿灭真是不冤枉。

现在听着身后传来的隆隆履带轰鸣声,齐天林更加明了对方的决心,观察手臂上跟个古代武师铜纽扣护腕一样的柔性地图,分析一下地形,咬咬牙指着铁轨左侧的山坡:“上山!不然我们迟早被坦克追上。”

假若他只是为了躲避坦克追击,安安静静的藏匿在草丛中躲在山坡上就足够了,可爬上一截山坡,挥手让下属继续攀登,自己却拔出弹匣包侧面固定的消声器,装在马萨达步枪的枪口。

之前进入坦国的行动,比较少用这玩意儿,因为很容易显得是西方特种部队的装备,也不符合造势的目的,而现在,说不得真要用一下。

就在山坡上找个树根角落趴下来,身体都在土坎的背后,只探出半个头手,弹出步枪护木下的简易支架,拉长枪托,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就把重枪管步枪临时转变成一支勉强的狙击步枪,马格西姆调校的玩意儿,说不定比有些流水线狙击步枪还精确点。

最多十分钟时间,两辆59改式坦克就出现在铁路上,自从上次在肯亚尼边境见识过这种坦克,回头美国人给了齐天林一份详细的资料,华国自己曾经装备了近万辆这种坦克的数十种型号,遍布从坦克到装甲运兵车能各种同底盘的型号,坦桑亚尼这种是被称为59最新改型的21世纪产品,比所谓的99大改都还新款点,其实就是把华国自己淘汰的59坦克换汤不换药,加了不少吸引眼球的部件和外观,废物利用的送到非洲来。

但针对步兵,依旧是大杀器啊,齐天林都稍微吸了一口气定定神,才从瞄镜里面捕捉到一名站在坦克炮塔后面的黑人军官,轻轻扣动扳机,精密消声器几乎没发出过多的噪音,还降低了后坐力,近似于悄无声息的飞出去,对方应声倒下,哦,是突然无声的倒下,毫无征兆。

两部坦克上外挂的数十名士兵立刻就跳下车,紧张的四处戒备,但没有胡乱开枪,说明战斗力已经很有素养了。

齐天林不动,静静的观察有人仰头对着第二辆坦克炮塔上的黑人乘员说什么,那边又低头对炮塔内说话。

齐天林在部队

还是参观过59式坦克的,毕竟华国几乎所有装甲兵车手都是拿这种坦克当教练车,知道这种坦克里面是没有多余空间给什么别的人,再补一枪,撂倒传话的那名士兵,整个局面更加混乱,因为很多视线都是注视在这个士兵和坦克这里,很轻易的就能判断射击来自山坡,这次终于难以控制黑人士兵们朝着山坡胡乱射击起来!

不用躲避,假如这都被流弹射中,就可以去买彩票了,齐天林依旧耐心的观察着,用步话机联络小黑:“随便打两枪。”

更高位置接近山脊的地方,突然就传来两声清晰的枪响,这才是应声倒下。

黑人士兵只能到处闪躲,隐藏到坦克背后跟山脚的射击死角,齐天林冷酷:“游动……继续射击……”

枪声回荡在这一片的旷野山地!

这就是有效利用地形,针对装甲车做出的挠痒痒,坦克也有点无可奈何,齐天林看见第一辆坦克甚至转过了炮塔,上下抬动了炮口,最后都还是悻悻的没开炮。

直到后面的步兵陆续到达,才开始散开队形往山上搜索前进。

齐天林等到这时都没看见自己想要的结果,也只好悻悻的收起步枪,就在原地趴着后退,慢慢的离开射击位,开始翻越山脊,只是最后回望的时候,看见两部后面的坦克依旧是停在第二辆坦克旁边高声询问什么,齐天林记住了这辆坦克炮塔上喷涂的编号027。

拥有高频野外通讯器的六人能相互掩护和牵制的拉开距离,遥相呼应,偶尔打两枪的射杀和引诱追兵,相互之间的距离却越拉越大,让后面的追兵也有点无所适从,两三百人也就充其量是一个营,还是不满员的那种,而这样的战斗人员规模,把守两三个山头,还可以勉强做到,但想要在一大片山林之间,搜寻几个黑人,真如同痴人说梦。

更何况,齐天林他们还有卫星电话,能够不停跟另外一边蒂雅他们,取得联络,所以这片山林,其实就是在铁路转弯山区的地形上,抄了一条近路而已,最近活动在这个区域的齐天林他们已经能比较熟悉的掌控周边地形。

郁郁葱葱的山林之间,比阿富汗那种一览无遗荒山头,隐蔽性强得多,不过这段地图上看起来,只有十来公里的铁路距离,在丛山野林之间,却花费了将近五六个小时,齐天林才在一个高处勉强收听到,另一部分小黑在步话机里面呼叫他的声音,随着齐天林他们跟远处大树顶端躲藏的暗哨做着手势,再拨开一片浓密的树林灌木丛,就能赫然看见,密密麻麻的一大群黑人武装人员,正集结在林间空地上!

迎上来的蒂雅轻声:“伤员已经送走……”眼睛看齐天林身上,除了在树林野地沾了不少污土,没什么损伤,纤细的手还指了一个方向,身上已经尽量按照作战状态在战术背心外面挂满装备,背上也有一个3D包携带自己的日常用品,看来是做好了迎战准备,齐天林点点头,阻止了小黑准备展开的战斗队形,给自己的一名亲卫使了一个眼色:“你们带着小夫人,走这边,我来指挥阻击。”

几名亲卫会意的背上齐天林的专用武器包,跟在齐天林背后,招呼一大群坦桑尼亚反政府武装分子跟着老板走,其他小黑开出藏匿在树丛中的越野车和皮卡车,朝着伤员离开的方向撤离。

齐天林接过亲卫递上来的一套反坦克导弹斜背到背上,指着另外几套苏威典产品:“听我的命令使用,不许随便发射。”小黑们点头散开,指挥反政府武装分子,这是齐天林进入坦国以后就跟自己的员工们安排好的撤退方式,和那些从肯亚尼送过来的投诚部队去当炮灰类似,只是为了证明坦国政府军战斗力尚可不同,齐天林怎么会帮助反政府分子获得优势?那样美国军队还有什么介入的必要?

而眼前这五百多人,说好听一点是反政府武装分子,实际上大多都是周围城镇的地痞流氓,社会最底层的失意者,少部分才是从首都跟各大城市接受中情局安排过来投奔的青年学生跟有政治野心的家伙,这些受欧美自所谓民主自由思潮影响的城市人,无非是想在推翻现政府过程中,获得个人利益或者视线那些所谓的人生理想,其实不过都是被利用的工具罢了,齐天林现在作为政变专家,最清楚的就是小国无政权,只要陷入大国的旋涡中就必定成为砧板上肉,任人宰割,只有尽可能保证民众的平安生活,才是最大的幸福。

兴奋的武装分子们在据说是来自美国雇佣的专家协助下培训了好一段时间,也曾经到周边城镇做过攻陷掠夺演练,只是齐天林为了不被人直接包了饺子,没有在那个上千人的小镇多停留,也避免了镇上的大屠杀,就又把所有人带回营地来。

现在跃跃欲试的黑人们急不可耐想冲出去作战,根本没注意到那些离开的车辆和人员,齐天林也不招摇,自己蹲在旁边笑眯眯的观看,几名亲卫煞有其事的挨个整兵,安排登上各种车辆,分配作战目标,大多数人还是步行,慢慢的散开到预定的伏击地点守候。

这原本就是齐天林设计的结果,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盯上,但更没想到的是这数百人刚刚拉出去,就立刻遭到了迎头痛击!

选择这里扎营的目的就是除了一个方

向有简易公路可以把车开出去,其他方位都是比较破碎高低不同的复杂地形,能最大限度防止装甲车辆进攻,能让这些经过野战训练的武装分子尽量发挥作用,齐天林明白其中肯定也有中情局培养的探子,自己的戏份要做够。

但坦桑亚尼政府军的野战能力在没有坦克掩护的情况,依旧给了齐天林一个下马威,当他们在山林间寻找几个人时候可能有点吃力,但数百名武装人员刚一交火,立刻就被游刃有余的穿插切割开!

齐天林隐约记得,坦桑亚尼送到华国培训的作战人员曾经在华国外培的各国军方人员之间大比武,据说把南方的某个华国野战军侦察部队都撩翻在地!

就好像他现在一下就嗅到那种清晰的华国军队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