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51章 穿插和渗透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穿插和渗透

跟美军对战,遭受到的是从空中到地面的立体压迫,通常一瞬间就会让人产生走投无路的感觉。

但是做华国军队的对手,却会觉得掉进了一张绵软无力的网!

没有那么强势的压力,似乎周围也看不到咄咄逼人的火力点,空中更是没有压得让人抬不起头的空中支援,这让齐天林的小黑都觉得跟以往和非洲军队交火的态势没什么区别,稍加判断甄别,就鼓动武装分子们开始进攻。

怎么形容呢。

用足球场上的风格来形容,美军就是那种明显高出对手好大一截的全面实力,横蛮不讲理的压迫式打法。

而现在的战场上表现出来的就是标准防守反击!

就算己方实力超过对方,也习惯性的用防守反击套路,把先手让于人。

已经接受了初步作战训练的武装分子能三五成群的端着AK步枪半躬身做躲避状的快速奔跑在山间树林,前往那些之前已经熟悉过的营地周边战术位,通常按照齐天林的估计,这五百人抵挡政府军数百近千人的攻击是没太大问题的,他和小黑们再用狙击步枪等协助一下的话。

几乎就在一部分武装分子进入阵地,另一些还在适应调整的青黄不接阶段,齐天林甚至怀疑对方有指挥员敏锐的把握了这个绝对的时机,突然就穿插攻击。

世界上最为代表性的美军和苏军两大军事战术体系的所有战术手册中,都看不到穿插这个词,他们比较接近的概念是渗透和纡回。

只有在华国军队的教材和相关资料中,却频频提起这个词,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穿插是华国军队的特点,也是一个独创的称谓,其他国家虽然有类似的作战行动,却将其归类于其他作战行动类型,并非进一步提炼。

这一点,其实在齐天林建立小黑和廓尔喀作战相互交错的时候,就有下意识的体现,但齐天林说到底,曾经在华国军事体系里面就是最基本的老兵,半分指挥和策略能力都没有,所以他那时是能做,但不知道为什么。

而在西点军校的专业培训中,才开始接触到一些美军对华国军队的研究,特别是韩战中美军屡次在运动战遭遇包围反包围,突击乃至被全军覆灭的情况,美国人还是做了不少研究的,但出于美军技术至上的战术理论占据绝对优势,对华国的某些研究并不透彻。

齐天林就是那个时候自己开始有点理论上总结并发芽形成一套自己中西合璧的东西,在那场华国军校对抗赛的小范围较量中开始尝试崭露头角。

所以现在这种东西能清晰的被齐天林解读!

作为一个具有数千年历史文化,其实一直都处在战争中的古老民族,积累了太多军事战术的理论跟璀璨的大师,只有最近几十年真是难得的休养生息,

所以在几乎连华国人都事事学习外国的时候,却几乎忘记了战争才是华国人的老本行。

研究华国的历史,哪一段不是都在战争中辗转反侧的沉淀变化?

譬如说眼前的穿插,世界上绝大多数军队的渗透跟纡回都是,作为整体战略战术的一部分,侦察破袭,尽量掩人耳目的偷偷行动,又或者到了敌后就会分散行动,只有华国军队,动不动就会整体穿插,强行边冲边打,很少分兵,用这样的迅猛的方式取得决定性战果!

仅仅是感觉到到处都有零落的枪声搞得武装分子们疲于应对时候,一股整顿起来的政府军,突然暴起,从两个山坡的结合部冲击过来,以齐天林趴在后方高位的观察,都无法阻挡这好像黑龙一般的一两百人,没有炮火支援,没有重型火力的时候,轻武器常规战斗中,临场指挥的娴熟跟部队的执行力决定了结果。

猝不及防的散乱武装分子立刻就遭受到从后方来的袭击,这条黑龙虽然不时也能遭受反击,但是迅猛的攻击让他们始终掌握主动,黑人与生俱来的运动天赋在占据上风时候格外来劲,齐天林只能在步话机里面使劲呼叫自己的小黑就地隐蔽或者装死!

还是有两名小黑不幸被卷入到这样的纠缠中丧命!

这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一两百人的冲击,想象成在街道上的状况就明白,遇见路口不会分散,而是按照指挥选择同一方向不停游动袭击,到处都是十来个左右以分队形式的武装分子抵抗,基本都在乱枪中丢盔卸甲!

人数还占优的武装分子,却在每个局部都成为劣势的那一方,等剩下的一部分武装分子在小黑有些徒劳的纠集起来时候,看似厚重的防守线也根本无法抵抗训练有素的野战部队。

牺牲的小黑就是在这个阶段倒下的。

齐天林趴在远处的山脊上,静静的看着三五百米距离上有条不紊清洗战场的政府军,偶尔出言提醒自己剩下的那四五名小黑躲避对方大概的薄弱环节,朝着自己这边撤退,而且还是在抛掉周围武装分子吸引注意力的情况下,才能偷偷撤离战场。

这样的局面比上次的坦克伏击沙狐还让齐天林沉默,那还说得上是兵种作战类型的猫吃老鼠,而眼前就是同等状态下单兵或者成军的作战素养区别,这也是欧美军队在一战自从陷入坦克反坦克这个相生相克这个科技唯上论以后,尽量避

免的局面。

其实在人类战争的前几千年,虽然一直都不停在装备上推陈出新相生相克,但战术本身却从未也不应该被忽略。

固定在棒球帽侧面的高清运动数字摄像机也记录下齐天林看到的一切。

但不具备变焦体系的自动拍摄捕捉不到齐天林利用手中狙击步枪看见的东西,4~9倍的可变狙击瞄镜,满足了齐天林一直在运动战中寻找对方节点的努力。

个别政府军基层军官,还是有步话机的,虽然没有齐天林他们这样基本跟美军特种部队类似的ANPRC152通讯系统,但华国产的民用手持对讲机还是有的,这在美军体系里面都有使用,一两公里距离内一样能起到作用。

以前背负电台的那种还是不多见了。

就是这个细节,让齐天林孜孜不倦的在各种政府军官兵当中寻找一切那些通讯设备的人手,很明显他们的一些攻击方向和移动都在指挥中,齐天林迫切的希望找到这个指挥员,作为战地狙击手的最大作用!

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在正面战场上其实能发挥作用的最大限度也在这里,击杀几个冲杀中的战士根本不会扭转局面。

虽然是无线电通讯,但人总是会有一些下意识的动作,当一名手持步话机手里拿着手枪的军官一边通话一边朝着某个方位,总能提示那个方向的不同,就好像士兵看见将军总会下意识的举手经历一样,就算将军在前线穿上了和士兵一样的战服。

所以顺着这点滴线索,齐天林终于发现,政府军的前线指挥点居然设立在跟自己类似的一个后方高点。

和一般的前线作战,基层连营级指挥官就在军队之中不同,这一小撮指挥人员相对谨慎的躲在后面,当齐天林不得不把狙击瞄镜跳到最大倍数,在那灌木丛中,艰难的发现一名皮肤黝黑,但绝不是黑人的亚洲人混迹在四五名黑人之中的局面,一切昭然若揭!

上世纪某个华国军事顾问就是在临场指挥的时候,被西方媒体或者情报机构拍摄到照片,让华国很有点被动,所以现在都很小心了。

但按理说这样一个基层级别的剿灭反对派行动,都有华国顾问介入,目前华国对坦桑亚尼的渗透可想而知!

齐天林这时候不知道是由衷的自豪还是挠头,但用胆大妄为来形容他现在的天性不为过,关掉头上的摄像机以后摁动步话机按钮:“你们沿着三号撤退路线,开始撤离,保持卫星电话联络,必要时候可以放弃武器躲避到城镇中,寻求小夫人他们的机动接应。”

没有部下会问他要

做什么,当然更不会有去抢夺牺牲小黑遗体的行动,这就是雇佣兵的特点,始终有别于军队的特征。

原本就在他身边附近的三名亲卫立刻起身,联络上偷偷退出来的四五名小黑队长,故意制造点动静,利用远程射击调动一下政府军,不紧不慢的撤退了。

背上还背着一具反坦克导弹的齐天林已经把狙击步枪背到背后,裸眼观察政府军并未对极少数人的逃离有什么动静,也许最大限度的歼灭有生力量才是这支部队的主要任务,要想一个不漏的抓捕,说不定连现在清剿的武装分子都会一哄而散。

能做到这样抓大放小,更说明了执行力的约束存在,惯常的非洲军队可做不到这点。

所以稍微判断一下电子地图跟卫星定位,齐天林平端突击步枪,就稍微兜远一点绕过去。

浑身近百斤重的装备,还全都是枪械弹药,没有野外生存或者别的生活物资,也就他能这样健步如飞的奔跑在山林中!

好像一只猎豹偷偷接近自己的猎物,一直绕过了到处都还有枪声的战场,花费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浑身大汗淋漓的靠近那个前线指挥所。

摘下反坦克导弹跟狙击步枪放在一棵树下,还做了个GPS卫星定位,才抱着步枪静悄悄的潜行,就算是齐天林这样非人的怪物,也不得不一边行进,一边把水袋吸嘴咬住补充水分。

直到突然发现一名暗哨的脚跟,露出点黑色皮肤的手臂,他才吐掉吸嘴,摸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