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52章 赤子之心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赤子之心

齐天林依旧浑身湿透的坐在王元庆的面前,虽然王元庆被绑得跟个粽子似的,可已经不能阻碍他用能烧穿钢板的愤怒眼神盯着齐天林。

抓捕这名华国援外军事顾问的过程实在是太简单,没人敢相信在数百人取得优势的场面控制下,会有一名单兵神出鬼没的找到并直接攻击后方指挥点。

按照一般人的山野移动速度,不说那么重的装备,光是空着手驴行走走都得两三个小时,山地之间的上山下山,地形干扰,会是平坦直线距离的好几倍,更别说还在作战过程中了。

就连王元庆自己都觉得在临时指挥所再待一会儿,接着撤离到下面的营地中检查能有什么发现,自己的决定没什么错误。

可惜他对上的是齐天林,几乎就在瞬间,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黑人参谋捂着脖子倒下去,拿着望远镜的他才掉头,没等他做出那个唯一的决定,齐天林的一只大手就捂了他的胸口!

如果是个女人多半就要喊非礼了,齐天林却感受到掌心有颗鸡蛋那么大的铁疙瘩。

华国军队的传统……光荣弹!

他的父亲曾经也在胸口这样挂过,那是在南疆作战时候避免被俘受辱,而作为一名常年隐身在异国军队中的军事顾问,特别还是黄皮肤的外国人,这些华国军人很清楚自己万一被俘甚至击毙以后的尸体都会给国家造成多大的困扰,一枚手雷是最好的选择。

用匕首和带消声器的手枪干掉这里所有的黑人,齐天林打昏王元庆,找到一卷华国军用打包带,简直就是亲切而愉快的把王元庆给绑起来,扛在肩膀上就跑了,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华国人的姓名。

等取回那一堆装备,政府军甚至没发现自己的前沿指挥所已经没有一个活口,齐天林就消失在茫茫的山林中。

只是沉重的装备也就罢了,被颠簸一阵苏醒过来的王元庆也挣扎得厉害,那可也会增加不少重量,看看已经有些距离,齐天林才索性把他放下来,拔掉王元庆嘴里的军帽。

是华国最常见的07式作训服军帽,有不少农民工甚至来非洲劳工经商的华国人都穿这玩意儿,虽然挂着坦桑亚尼的帽徽,齐天林还是有点认真的观察了一番,自己当兵时候还没有这种服装,之后就没有机会戴了,只有当过兵的人,才会对这些东西有种说不出的感情。

但出乎他的意料,嘴巴获得只有的王元庆既没高声呼救,也没骂得酣畅淋漓,就是那么愤怒的看着他。

抓着军帽扇扇风,齐天林舒缓一下自己的身体,尽量拉直四肢,舒坦的发出一点呻吟,

然后才开口:“哥们儿,你如果不反抗或者动手琢磨别的,我就把打包带给你解了。”

王元庆的目光猛的收缩一下,使劲咬牙以后出声:“我认得你!”有点沪浙一带口音,虽然他的情绪已经表达得很明显了,可语气还是有点文绉绉。

齐天林正在打量周围有什么能汲取水分的植物,略微惊讶的掉头:“这样你都认得?”他戴着棒球帽和战术墨镜,脸上还有骷髅图案的围脖遮住了下半张脸,原本不是为了隐藏什么,欧美军队这么做都是为了遮挡风沙,作战的落后地区断断没有他们的欧美老家那样风和日丽空气清新,而非洲军团的属下们却是因为古来就有这样凶神恶煞的面具传统,齐天林这些围脖护脸围巾还是蒂雅挑选的呢。

几乎脸上就遮了个严严实实,还能认得出来?

王元庆平静:“你杀了我吧……我知道你是那个美国华裔外籍将军齐保罗。”

齐天林一下就乐了,翻开右胸口的一个手枪弹匣包,现在里面还有三支古巴雪茄,抽出一支打开真空包装,直接掐断两个半支都塞嘴里,用喷焰无光打火机熏烤点燃以后,蹲着蹑过去把半支塞王元庆嘴里:“齐保罗……还第一次有人这么叫我。”然后顺手就拉开打包带上的活结,不然嘴里咬着雪茄,王元庆还能咋说话?一张嘴雪茄就掉了,玛若买的高级货,两百多美金一根!

的确是,也许这就是华国国内对他的称呼?

王元庆并不壮,其实跟麻桦腾看起来是一个类型,一样的黝黑干瘦,同样显得偏老,起码四十岁左右的感觉,但和麻桦腾现在那说唱歌手似的一头麻花辫不同,有点花白的平头让王元庆看起来像个华国农间地头常见的庄稼人,现在勉强把身上的打包带挣脱,却没有起身,只是依托着找个树干靠着,慢吞吞的深吸一口雪茄,然后不太适应的拿下来看看。

齐天林和善:“好东西,名牌货……嗯,你知道我叫齐保罗了……嘿嘿,听起来咋有点好笑呢,你叫什么?”

王元庆不笑,慢慢的再深吸一口雪茄:“我知道你,你给西点军校学员队做教官指挥的时候,我就在你附近不远处看着你,我对你的印象很深。”

齐天林更是惊喜了:“还有这一出?幸会幸会!”他是真的蹲着就欠过身子伸手。

可王元庆不接招:“之前发现你那个野战伪装草环的时候,我就怀疑有华国人,但后面的战术却带着明显的美军特种作战印记,也只有你……你这个……”突然调整一下语气:“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起码的廉耻心或者身为炎黄子孙的烙印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齐天林悻悻的把手收回去,戴着围脖也的确有点气闷,拉开露出脸:“工作嘛……不是谁都像你们在体制内,各有各的活法。”

王元庆盯着他张张嘴没说话,估计是觉得哀莫大于心死,对这种卖国贼难道还能说服,所以专注抽烟,也许是自己的最后一支烟。

齐天林不这么看:“你在坦桑亚尼做军事顾问,也在世界军校对抗赛出现过,那你是属于北方那部分军事院校的了,你们在坦桑亚尼有多少人,军事顾问多少,直接能参与作战的多少?”王元庆明显是作战人员出身,就是类似华国野战军中的志愿兵或者老军士的那种,但现在已经不在巅峰期,感觉就是来发挥余热的。

王元庆警惕,摇摇头抽烟不说话,可是听到齐天林说直接能参战的,还是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眉:“不光是我,其他人也知道有美国特种兵参与今天的事件,所以一定会不死不休的追查,你曾经也是个华国人,你知道我的失踪意味着什么,假如我被作为美国人控诉华国的借口,对华国会有什么影响,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点良知或者爱国心,就杀掉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齐天林不知道怎么说明自己并不是为了美国人刺探情报,更不能解释自己跟华国高层有关联,但得不到第一手准确情报,所以他才会对遇见这样的一线人员格外珍惜。

对的,一线人员,王元庆就是个一线人员,别说跟吕将军乃至徐清华有多远的阶层距离,就是比麻桦腾,都要低不少的级别。

援外顾问并不是个什么香饽饽差事,何况还是来非洲,齐天林知道的传统,以前来非洲援建援军的,除了真的又红又专的那种,大多是被排挤的才来这边,其中不乏行家里手,业务骨干,但真在国内是没什么地位的。

而且王元庆一看就是属于那种基层军事教员老学究的类型,又臭又硬,难不成还要用迷幻剂逼供?齐天林伤脑筋的挠挠眉毛,动手之前,他可没想到这个,也许自己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

所以想想开口:“我知道华国现在在坦桑亚尼有四十二处制导火箭弹储藏发射点……”感受着王元庆目光中难以抑制的惊骇表情,调整语速:“但我并没有通知美方,我只是找你了解一点情况,接下来我会在你要求的地方放你回去,当然,如果你觉得你难以回去,跟我一起走,我能确保你还是一个问心无愧的炎黄子孙,不过我希望你能回去,因为那样起码在我们进入坦桑亚尼的华国军人,基层军人中间,你会记住一个秘密……”

真的,无

论王元庆对齐天林有多大的戒备心理,听着齐天林这样的口吻,还是不知不觉被吸引住,专注的倾听,想来也是,他最多也就是个科级或者连级职务人员,但在经历过横尸四处的前线指挥部现场,被掳走以后却毫发无损的回去,齐天林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齐天林说得很缓慢:“假如有一天,我是说假如,我们军人都必须在乎这个假如,我们所有的训练都是为了假如,假如在这片国土上发生了战争,不是坦桑亚尼国内的小打小闹,而是大国博弈的那种战争,你,我恳请你,在第一时间通知你所有能通知到的战友,保重生命,撤离现场,避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挥手阻止了王元庆似乎不成功便成仁的张嘴气势:“但是在撤离以前,请一定摁下你们所有能摁动的按钮,朝着既定的目标!”

王元庆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齐天林,也许他还没资格知道制导火箭弹的事情,就更别说导弹什么的了,齐天林毫不掩饰的用我们这个词概括了华国人,也表明了他的立场,虽然他从未为自己辩解过什么,但王元庆似乎真的看到一颗热烈跳动的心。

赤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