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53章 相信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相信

齐天林千方百计的寻找华国在坦桑亚尼的基层人员,就是这个目的,希望能够传递一个讯息,和华国官方的态度不太一样的讯息。

那就足够了,他不需要王元庆有什么正面回应,甚至连王元庆的名字都不知道,把他带到临近的城镇外:“告诉你的上级,是谁带走了你,他们会给你一个答复的,但也请你保密,保证我的安全。”

也许这带有点暗示的说法,让王元庆格外激动,又不敢完全相信,站在公路边有点呆呆的看齐天林全副武装的带着一身骇人的重型装备,消失在密林中,王元庆自己都是搞基层军事培训的,穷其所闻估计都没法找到一个战士能跟这样的家伙媲美,力量耐力超乎常人想象,而在指挥所那么鬼魅轻逸的几下搏杀又是另一个极端。

估计老学究王元庆这时候想的就是回去写一篇论文。

其实齐天林也没在密林穿行多远,呼叫蒂雅他们游动的车辆过来接上自己,几辆拉开距离,带着明显民用特征的越野车和皮卡车,娴熟的利用城镇LALA店铺跟仓库隐藏,加上PJ的引导,躲避政府军清查关卡跟搜寻,穿过坦桑亚尼西北部返回肯亚尼。

路上的确也遇见过几次哨卡阻拦的情况,按照齐天林的打算,放弃枪械堂而皇之的回去也行,可蒂雅怎么都不习惯在战区却手无寸铁的状况,更是舍不得那些高级枪械离手,最终还发生过两次小型冲卡战斗,被人家政府军追击一番,颇有些仓皇的逃过了边境。

直到这时,距离艾卡马尔联络塔利班都过去了二十多天,回到在肯亚尼迪达的作战指挥中心,齐天林才终于听见久违的消息:阿汗富边境相邻的几个国家,从华国到塔吉克坦斯,吉尔吉坦斯和巴基坦斯,相继发生的示威性质爆炸案,虽然没有多少人员伤亡,但阵势很大。

其中一处甚至在夜间炸塌了土库曼坦斯一个省份首府的政府办公大楼,幸好夜间没人加班,这一连串的爆炸袭击引起了这个区域政府之间同仇敌忾的紧急磋商。

虽然阿汗富极端宗教分子宣称对这些袭击负责,可所有国家都若隐若现的提到为什么唯有乌兹别克坦斯这个唯一驻有美军的中亚国家没发生袭击。

俄罗斯虽然跟阿汗富不接壤,但更加推波助澜,兴高采烈的参与其中,各种暗示其中可能有美国影子的阴谋论尘嚣直上。

华国则趁机借着最近的中亚扩张理论,重新整顿那个原本就是为中亚通道建立的上合组织,频繁联合开会磋商,商量跟阿汗富其实无关的很多东西。

似乎美国主导的国际舆论跟国际政治

形势集中在东非,却被这个事情打岔分散了注意力!

难道这就是齐天林的意图,围魏救赵的帮助华国减轻国际舆论压力么?

显然不是!

就利用迪达的加密通讯车,齐天林打电话给阿布:“最近中亚的局势,你在关注吧?”

阿布纸醉金迷一般:“那些地方跟你的非洲有什么关联?美国人不是已经降低了在那一带的影响力么?难道你有打算重新杀回阿汗富建立防务集团公司协助现政府跟塔利班纠缠?阿汗富现在可没多少钱。”

齐天林摆专家款儿:“视野要放得更开一点嘛,你是否能通过你那不为人知的渠道,提醒一下俄罗斯的实权人物,能否借着最近的恐怖袭击,在中亚这些国家,联合华国一起,搞一个联合反恐的军事演习?只是这次的主角应该是空军……”

阿布不是军事专家,也起码能挑刺:“哈哈,空军,反恐用什么空军……等等,你有别的意图?”

齐天林扮神棍:“我什么都没说,阿汗富、阿联酋、索马里、肯亚尼这些国家的空域我都能保证是开放的。”

阿布简直是心领神会:“让我想想,想想……阿汗富、巴基坦斯、阿联酋、沙特、索马里、肯亚尼然后才是坦桑亚尼,对不对?一条完整的空中走廊已经被你从地面打通了,美国的中央司令部可是在卡尔塔,正好在这条空中走廊的中心地带,那里具备足够的防空能力跟监控力量,覆盖范围能达到印度洋和地中海吧?”

齐天林没所谓:“我能在二十四小时内发动卡尔塔国内的暴乱跟政变,不管能否成功,美国中央司令部周边混乱几个小时到一天还是可以的。”

俄罗斯富商简直惊讶:“会需要这样的准备?”

齐天林平静:“我连华国都没有通知,假若走漏了消息,我可是会取你的人头。”

阿布满不在乎:“你知我知,上面怎么想都不是我们的事情了,对不对?我得赶紧,你知道有些官僚主义就算最高层发了话,都还是会拖拖拉拉的耽搁实施。”所以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齐天林说不上信得过老毛子,但是俄罗斯那颗反美的心,估计是深入骨髓,阿布这种极为特别的渠道,表面上叛出国家,实际上却跟总统总理有极深的私人关系,也许能达到别人难以达到的效果。

这可能也是齐天林和阿布两个身份地位都极为特殊的家伙之间有种莫名信任的原因吧。

不过阿布这次猜错了,俄罗斯政府反应很快!

第三天,齐天林就接到了徐清华的电话:“阿

汗富的事情有你多少影子?”

齐天林不骄傲:“就是我发起的,配合你们的中亚战略。”

徐清华难得表扬:“这就对了嘛,做这种着眼长远,建设性的工作才是我们一直以来对你的期望!”口气好像齐天林就是华国悉心培养出来的第五纵队。

齐天林没什么不满,却不顺着领导的口吻走:“但我的目的还是希望提请华国做好准备,有机会在境外布置一些战斗力,免得一旦发生任何事故变化,你们真的就会措手不及。”

徐清华不是王元庆,敏锐得很:“俄罗斯提议的军演是你撺掇出来的?你跟俄罗斯也有联系?”

齐天林很谦虚:“一点点!”

徐清华估计脑子里现在转得飞快:“我发现你真的隐瞒了很多东西?这到底算是惊喜还是惊吓呢?”

齐天林调整谈话方式:“您能不能别把跟我的交流沟通搞成上下级关系或者统战工作,就当成一个盟友,对盟友有必要的信任。”

徐清华也很无奈:“你如果是个单纯的军事或者政治势力,哪怕是一国元首也好交流得多,你现在几乎没有一个实体,没有在政治上讲究交换或者相互制约的实体,让我们很不好定位,你的爱国心是有的,但又似乎有些激进,偏向军事冒险主义,这就和华国目前的主要方针不合,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罢了,偏偏你现在又具备或明或暗的军事政治影响力,让我都有些担惊受怕,你明白么?远了不说……这个中亚地区的军演 ,显然是你又一次努力促成华国军事力量走出国门,我们也欣然接受了,这对华国综合国力跟国际影响力都是很有帮助的,但这背后有什么呢?”

齐天林坦诚一点:“这背后也许是华国可能发起军事攻击的力量积蓄,一个不起眼的发起点,不在国内也许更有突然性。”

徐清华警惕性也很高:“齐天林?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手里面有一份从东非地区传回来的报告,你最近甚至在坦桑亚尼国内活动?还试图策反我们的一名军事顾问?”

齐天林苦笑:“我不是敌人吧?”

徐清华更无奈:“对前线人员来说,你就是一名美国将军!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究竟要做什么,齐天林,如果我们还算有点私交的话,我再次以朋友的身份提醒你,慎重!对你的祖国做出任何举动都慎重,别把你颗热忱的心当成了一切做法的合理借口,这样的事情在人类历史上已经无数次悲剧的发生过!”

好心未必能办好事,这的确是千古名言。

无论当年纳粹操控下的德国还是狂热军国

主义的日本,华国近代史上的政治运动乃至文化运动,出发点都是为了国民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国家能更有尊严的存在,但在过度热情的驱使下最终扭曲变形!

齐天林有点沉默,自己这种有些执拗的狂热也许一开始只是来自于对美国的反感仇视,慢慢却经营成了一场局,把自己也缠绕进去的局,就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般,自己愈来愈庞大的结构和到处布下的机关都有一定的紧迫感,他不知道这样拖下去,会是什么局面。

但古往今来,能成大事者,也无一不是具有极强的坚定意志和决心,如果不是干下人所不能的事业,还能称之为枭雄俊杰么?

所以最后只淡淡的回应一句:“很快你们就会看到事态发展,请尽量做好应对变化的准备。”然后就挂上电话。

受到叮嘱特别关注中亚一带形势的麻桦腾,很快就把这次命名为秋风行动2017的中亚五国多方军演详细报告传送过来,他没有多问:“是我执意要求绑在你的运行轨迹上,我也是因为你在战场上的一举一动感受到你不是个鲁莽或者激进的人,所以我相信你的做法,也请你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