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54章 上弦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上弦

军演规模相当大,从华国西南部地区极为罕见的调遣了四个空军师参与其中,俄罗斯方面也很高调的派出更多数量作战飞机配合,其他几个中亚国家就纯粹是陪太子读书,象征性的各有一两个飞行中队,主要负责地勤保障。

外界对于这次稍微有些异乎寻常的军演解读很一致,俄罗斯更为主动和明显的在中亚地区秀肌肉,警告美国在这个区域的渗透,没有邀请有美国驻军基地的乌兹别克坦斯参与其中就是最明显的讯号。

华国在这次军演中看起来属于从属地位,其实也有自己的诉求,一方面正式展现出成建制的歼31战斗机,表达自己在空军建设上取得的长足进展,另一方面似乎也有隐隐示威的含义,在美国人环伺坦桑亚尼的时候心有不甘的也要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

对的,示威……

外界也就最多这样认定华国人的态度,这几乎是一贯华国最高能显示的情绪了。

四个空军师其中还各自包含地勤保障团,所以实际的作战飞机不过一百五十架左右。

对比美军三个航母编队总计两三百架各型军机的合理搭配,单一的华国战斗机空军师更多还是一张威胁牌,而没有实际用处。

更不用说坦桑亚尼外美军完备的航母和空军基地配备,更是让没有邻近起降机场的华国空军相形见绌。

美国方面甚至没有正式对这起军演表达什么看法,只是习惯性的怂恿日本跳出来大谈华国威胁论,认为华国秀肌肉极大威胁到日本这个和平国家和亚太地区的平衡。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跟以前上演的那些肥皂剧一样进行的时候,身在索马里的齐天林经过深思熟虑,几乎是艰难的咬牙向白宫跟美国国防部提交了一份报告。

可以说,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源于这份报告,所以后来对这份报告研究的人非常,对科巴斯保罗当时心态的揣摩也非常多。

当时他的家人已经全部离开了索马里的度假地,各自返回纽约、伦敦、巴黎和的黎里波,所以这个孤身一人在非洲之角的超级富翁,全球最大的雇佣军头子当时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真是没人说得清楚,是源于对华国的仇恨,还是为了煽动战争获取更多的血腥收入,又或者是别的?

也许只有齐天林自己才明白,无数个夜晚坐在辽阔的非洲旷野,仰望天空,权衡利弊,小心翼翼的如履薄冰般比较论证,最终还是走出了这关键的一步。

报告很简单,绿洲公司派遣进入坦桑亚尼的非洲裔军事侦察承包商,发现了华国运送到非洲东海岸的导弹发射装置。

平平淡淡的数百个单词组成报告,搭配十多张偷拍照片,以及四个散布在坦桑亚尼跟肯亚尼国境线上的集装箱群卫星定位精确坐标。

却如同惊雷一样炸响在美国人的耳边!

“该死的华国人!”伴随这句话,赫拉里离开自己在白宫二楼的主卧室。

发出报告仅仅十分钟,实际上就一直等待在卫星电话旁边的齐天林就接到黑格尔的电话,要求他立刻出发,采用任何一种交通工具,尽快抵达距离最近的美军基地,然后安排搭乘美国空军驻吉布提航空联队的一架F15D重型双座战斗机,经历两次欧洲跟西太平洋空军基地换同样的机型,不到十个小时就抵达白宫!

因为出差在美国西部沿海岸城市的NSA国家安全局局长搭乘民航客机,也不过是差不多跟齐天林前后脚抵达,满头细密的汗珠,可不是因为旅途劳顿。

而是刚刚坐在会议桌边,赫拉里就重重的把那份报告掷在他的面前:“多么重要的情报!如果不是非洲司令部的军方人员偶然发现了这个讯息,你能想象我们两眼一抹黑解决坦桑亚尼问题时候会遭遇的任何灾难性的问题吗?!”

西花园的三号会议厅,传统意义上经常被称为绿厅的会议室,回荡着七十岁老妇人的高昂怒叱声,同样近六十岁的NSA局长却根本不敢发出回应的响动,目光不停的在会议桌上搜索能够帮自己解围的人。

都是经常出入白宫的熟人,中央情报局局长、总统国际安全委员会顾问、非洲问题委员会主席,总统经济顾问,国防部长,以及他们的随同之外还有几名类似观察员的人物。

其中当然也包含总统反恐安全顾问科巴斯保罗,但老局长看向他却没有什么记恨的神情,假若不是保罗发现了这个情报,美国军方或者白宫由此做出什么误判,真的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果,那时候他的责任才是最重大的。

中情局在全世界名气最大,但美国政府最倚仗的情报来源却是国家侦察局和国家安全局,尤其是后者,因为国家侦察局主要负责太空卫星遥感侦察等部分的拍摄情报,而且表面上是隶属于空军部下面的一个分支,所以只有国家安全局才是全美乃至全球最大的情报探测机构,可以说齐天林所有通过加密通讯手段躲避的就是NSA,而不是中情局,中情局更大意义上像一个行动执行和调查部门,它的情报获取量只有国家安全局的六分之一。

顺便说一下,亨特尔以前就是国家侦察局的小卒子,兼带为PMRI跑腿,后来才搭上齐天林的线,荣幸的进入中情局,算

是跳升不少阶段。

而和华国的国家安全局不同,NSA偏重情报搜集,特别是窃听和拦截电子情报,一点都不涉及行动工作,所以绝大多数时间,在冷战前都是隐藏在冰山之下不为人知的。

最近比较瞩目也是因为那个棱镜门事件,才让地球人知道美国有这么个监听全球所有电话跟所有互联网络的超级部门。

其实都运行好几十年了!

所有人都有点冒汗,齐天林作为一个华裔,不太清楚这样的西方官场,自己到底是讨人厌还是招人恨,所以尽量保持不开口,端坐桌边,身后也是临时赶到机场迎接他的杰奎琳倒是用小纸条提醒他思考接下来应该提出什么相应的对策,这是很可能会问他的。

最先吱声的还是布伦,中情局毕竟也是跟NSA感同身受,而且他也一直在跟齐天林沟通,对于那边的情况比较了解,来白宫的路上也整理一些准备:“这里是过去六个月坦桑亚尼和华国以及非洲东海岸各国的货轮数量跟过去三年同期比较,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增长,如果算上华国今年对东非投资的增加,其实还下跌了一点,所以才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算是帮NSA解脱一下,总算分担点赫拉里的情绪,紧接着指墙上的大屏幕:“根据我们在香港和东亚沿线的情报部门人员反馈,向非洲出口华国商品的贸易公司,过去三个月却或多或少的收到一些交货延迟的讯息,这点我得承认,我们忽略了这个讯息跟保罗发现的那些集装箱有什么联系,现在不是几十年前古巴导弹危机的年代,当年的导弹发射装置需要地基建设,而现在一个集装箱就足够运送中远程导弹连同弹头到发射机构,而且现在的集装箱超级货轮……华国人是全球最大的集装箱生产国和使用国,的确很容易隐藏。”

赫拉里的表情非常冷漠:“我是让你来给我上一堂运输商品课程么?”

布伦不愿单独承受火力,拉黑格尔下水:“请军方先给我们上一堂导弹课?”

黑格尔不用翻资料:“从保罗提供的照片上来看,虽然看不到里面的实弹和发射机构,但尾焰冲击板说明了很大的可能性,尺寸上更接近中程导弹,不排除是华国自行研制的千公里内级别的小型中程导弹,射程正好可以覆盖坦桑亚尼全境大部分地区和海面,特别是那部分石油勘探即将开采区域,而从集装箱的新旧程度跟刚刚拿到了卫星拍摄图片比对结果,就是在两个月内部署的,假如我们一开始直接用类似肯亚尼的方式进入坦桑亚尼,估计华国还没有来得及部署,当然现在我最迫切的要求就是授权我们派遣专业人员

前往调查,这些集装箱究竟装着什么。”他这口吻嘛,淡淡的就跟念报告一样,依旧表达了自己对之前计划选择错误的耿耿于怀。

福克斯地中海的发型中间光着的地方特别亮,不知道是不是有油汗还是擦了什么护肤品,齐天林观察到他在自己的面前写写画画,没对黑格尔的说法做出什么回应。

布伦可能觉得这样说似乎不太好,纠偏:“结合坦桑亚尼国内猛然加大了对不同政见者的镇压,中情局的东非部门损失相当多人手,都说明坦国政府跟华国一起在竭力掩盖,就是在掩盖他们偷偷运输并部署导弹的这个局面,我最迫切的就是想明了华国究竟部署了多少集装箱进来。”

非洲问题顾问耸耸肩:“坦桑亚尼到处都是华国的集装箱,从几十年来都是这样,假如要每个都打开看看,估计需要请底特律工会派遣他们的钢铁工人联合体前往工作一年半载。”

赫拉里显然感觉他这个俏皮话不是时候,沉着脸看齐天林:“讲讲你的思路跟情况吧,毕竟是你发现了这个细节,当然不需要调侃什么,直接告诉在座的各位先生,你最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布伦是起身到屏幕前面指点,黑格尔和非洲问题顾问坐在原位开口,赫拉里一直都站在会议桌尽头的壁炉边,齐天林想想还是站起来……

这才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