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55章 似有所指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似有所指

齐天林能瞥见自己斜后方,杰奎琳一身军装,仰着的双眸里面满带鼓励和小崇拜的眼神,最让男人容易飘飘然的那种,特别是热衷权势的男人。

他自己没穿军装,现在他是以白宫反恐顾问的身份在这里,而不是将军:“防长阁下需要注意一点,我的武装承包商,已经在坦桑亚尼遭受了两次彻底的作战失败,如果我们当时强行突袭坦桑亚尼……感谢总统阁下当时的决定,不然我真的怀疑我是否还能在东非接到美国政府的什么合同。”赫拉里轻咳一声,似乎在提醒齐天林不要说俏皮话。

其实齐天林是在恭维她之前的决定才是正确的,没有让自己贸贸然的去突袭和攻打,招致事态更加麻烦,赫拉里的哼声没准也是在表达自己已经接受了马屁,赶紧说正事,黑格尔倒是眉毛扬一扬,有点意外的看看齐天林,有点笑意的合上自己的文件夹,摘下无框水晶眼镜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齐天林对赫拉里躬了躬身,算是致礼才面向官员们,特别是那些代表了对外关系协会之类的观察员,开始阐述:“根据我在前线以及坦桑亚尼国内一小段游击战经历,再加上我对华国政治的一点浅薄理解,得出如下结论……首先华国非常看重坦桑亚尼这块盟友,不光有能源需求,更有他们在非洲的政治诉求,这是面旗帜,不能倒,所以现在我们之前判断华国在大兵压境的状况下会知难而退的想法,显然是不成立的,当然没有之前的工作,也得不出这个结论。”

这点基本得到了认同,点头的大佬不少,几个之前随意坐着的还转身面向他,表示听得进去,齐天林继续:“其次我认为目前的情况有三种可能,第一,华国是设一个圈套,诱使美国对坦桑亚尼实行军事干涉,然后华国借此在全世界掀起反美浪潮,这是他们国内目前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情况下,善于做的事情,他们可能会参与协助抵抗,让美国遭受不可预知的损失。”其他人的表情很多样,有不屑,有哂然,更多的是冷笑。

“第二,用对抗迫使美国妥协,就算不能在军事武力上保住坦桑亚尼,也会在别的地方提条件,促使美国妥协别的事情,降低这里的难度,譬如在亚太地区的什么环节。”这次点头的人就很多了。

“第三,仅仅就是试探一下美国的反击能力,反正就是些设备或者少量人员,华国不在乎,但在目前华国的国内以及国际形势下,这样做却是以小博大的好伎俩。”居然有人鼓掌!齐天林看看,是外交关系协会的代表,他点头示意一下,估计他这种外交政治论的说法真是对人家的胃口。

赫拉里不

鼓掌,抱着手臂,右手竖立放在上唇边,很明显的思考状态,所以声音被右手遮住有点瓮:“不错的分析,简单描述你的对策呢?”左手却对杰奎琳这边做了个摊手的动作,杰奎琳欣喜但能控制表情的站起来,捧着一份齐天林之前在战斗机上准备的稿子,递过去。

齐天林就只能把稿子上的东西简单说:“第一,就是进攻坦桑亚尼,这几乎会立刻爆发一场不可预测的战争,我的一些试探作战已经说明了坦桑亚尼的军队在华国支援下,有不错的战斗力,这一点在伊克拉和阿汗富,可都没有得到什么直接的援助,所以别贸然划等号以为很容易。”有好几个人都欲言又止,特别是福克斯,但有开会的秩序跟风格,摊手表示不满,等待齐天林结束后发言。

齐天林自顾自:“第二是进行轰炸,无论采用哪种手段,远程精确打击,地毯式轰炸,派人进入操作都可以,只针对这些导弹装置,只要我们掌握华国向坦桑亚尼输送导弹的确凿证据,并且而破坏这些设备,就能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从分裂坦、桑两部入手,获取我们的能源目标。”黑格尔和布伦都参与小鼓掌了,他们听得出来齐天林也是倾向这种方式的。

点头致谢的齐天林说最后一种对策:“在国际社会公开华国输送导弹的证据,虽然华国可以辩称是他们的军火贸易,这些导弹也轮不上WMD(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档次,但渲染一下,也能跟化武之类的看齐,美俄两国不是都已经销毁了这个档次的中程导弹么,华国在扩散这种武器,是不人道的,走联合国途径,全面封锁坦桑亚尼的海空权,同时向华国发出照会和警告,这样的流程是大家最熟悉的,但后果是以后事态的可变性主动权在华国手里,美国完全处在防御状态,谢谢,我说完了。”恭敬的弯腰给几方示意才坐下来。

边听边看的赫拉里还飞快的翻了翻后面几页,印证一下内容,就跟着会议桌边的不少人鼓掌,杰奎琳最认真,还得注意别被人留意到,所以掌声忽重忽轻,但绝对认真的目光流露出更多的情绪。

是值得鼓掌,赫拉里已经把那份文件放到自己桌面,却拿起来做个动作,立刻有门口的幕僚进来:“复印几份,大家都看看……基本上是个概括了所有方面的建议跟看法了,很不错,你自己想的还是经过什么团队讨论?”

齐天林想站起来,赫拉里示意不用,他就坐着说了:“一直在搞这个,想过不少,过来一路上F15战机的座舱也很窄,不多想点事情,很难熬的。”

一直强调不要说俏皮话的赫拉里张了张嘴,功力深厚的

压下来:“嗯,下次你可以选择宽大点的型号……各位还有什么想法。”

黑格尔基本就是抢着话头:“我很赞成保罗说的第二种方案,我们之前已经把关于在桑科巴尔进行军事干涉和独立运动的计划比较详尽的完成,和这个方案是能契合上的。”布伦很简单的补充一句:“就是第652号文件,早就递交给白宫方面了,今天的会议相关文件里面有概论。”

有些人就翻自己手中的文件夹,赫拉里不动,环顾四周,齐天林就觉得这小老太婆自打当上美国总统,这气势,跟以前当国务卿或者议员时候气场翻倍,现在这套桃红色的套装就格外刺眼。

估计黑格尔想压住的就是福克斯表达的内容,可这位把手里的笔帽扣上,回头左右看看,很正式的开口:“防长先生,到桑科巴尔进行独立运动的引导,一般属于中情局的工作,国防部是不是太过小看自己的工作范围了?在这样一个具有明显挑衅行为的面前,美国能够忍气吞声的看着这一切都发生在我们眼皮底下,这些导弹就顺着斯坦尼斯号航母的舷边送进去了?”这话可真说得有点刻薄!

黑格尔没表情的靠回自己的椅背上,就跟他之前跟齐天林说他曾经提出辞呈一个道理,没必要跟这种人争论。

布伦不退让,不紧不慢的拿手里的笔敲敲指节:“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多招聘点人手,加大对坦桑亚尼的监控,这一次我们的确缺失了不少情报细节?”听起来很客气,不过齐天林却能觉得点反讽的味道,提醒外行别来指挥内行。

福克斯却不理会他的话,转向齐天林:“保罗表述的内容很全面……但有一个基本前提,你认为华国会有限的参与这场战争?他们有这个勇气和实力么?”

齐天林摊开手:“别忘了韩战……当时的局面比现在反差还大。”

福克斯猛的一下就挥动手臂:“你错了!当时的华国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所以才敢跟美国对抗,现在的华国不敢!”

黑格尔很刻意的甩了一下头,表达他对这种说法的不认可,布伦也似笑非笑的继续玩笔,赫拉里依旧不吭声,齐天林直面福克斯,想想点头:“上帝保佑你的想法是正确的……”

福克斯可能没想到齐天林这类似妥协的作风,多看了他一眼才扭头:“感谢保罗先生,获取了相当重要的情报线索,使整个伊特卡行动的第一阶段正式完成,反恐委员会也对整个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做出了足够的添补,现在我们促使华国人亮出他们最后的底牌,嗯,请大家注意华国最近在中亚地区和俄罗斯的军演,现在可

以解读为,华国人企图用拉拢俄罗斯人对我们示威,也就仅仅是示威,华国人还能做什么?假若他们能干点什么,就不至于还要去跟俄罗斯人混在一起搞什么军演,只能远远的看着!”

齐天林想鼓掌,不为别的,这位福克斯先生寥寥几句就反客为主的站在了高点,表明反恐委员会顾问还是他下属成员,杰奎琳可能担心他有什么军痞炸刺的反应,还递了张小纸条:“安静,倾听……”齐天林悄悄拍下她的手。

没人注意这个小动作,因为福克斯才是大动作:“高压!我们必须要给予华国人还有坦桑亚尼人施加高压,美国人不希望战争,但从不放弃战争!我们希望这些华国人明白,他们企图在美国人的蛋糕上分走奶油,就必须受到惩罚!我们必须以战争作为威胁……这一次,我们不能再谈我们实际上是不准备作战的,我怀疑华国人就是清楚我们的底线,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增加对抗筹码!”

这话……真的是似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