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59章 举报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举报

齐天林诡异的提交坐标举报,让原本有些胶着的局面顿时就变得尖利起来!

而奇普拉他们实地验证,拍摄照片的回传,更是让原本无所事事的各大情报特供机构疯狂运转。

齐天林回到肯亚尼边境一边的时候,看见从美军各军种调集的特种作战渗透人员已经集结在肯亚尼的前进营地,其中甚至还有他的老熟人丹尼斯!

这个曾经跟齐天林一起潜入叙亚利,绑架国防部长贾拉尔的美国海军第五特种作战群高手很兴奋:“我跟他们说我认识你,他们还不相信!”

齐天林也有点热烈的跟这个美国大个子拥抱一下:“洛克呢?他怎么样?”当时也是三个美国特种兵跟他一起出战,死了一个布鲁克斯徐,长官洛克重伤,那会儿的齐天林可是全凭生死血战才能得到美国人的认可,现在只需要他的名声一出,奇普拉等人也要唯他马首是瞻。

丹尼斯使劲搂他肩膀:“他早就升职做少校……不过估计也就那样,还是你最棒!我正在琢磨要不要退役到重建公司去应聘呢!”纵然在欧美军队,这点还是很残酷,军官无论在服役还是退役以后,大多都能有光明前景,士兵么,就算是最顶级的特种作战士兵,有时候还真不如一个敷衍几年服兵役的普通士兵容易回到社会重新生活,伯恩就是个典型例子,丹尼斯这种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高手,回到美国国内,如果不能适应那种平淡的生活,很容易心态失衡,去高级PMC公司真是最好的选择。

齐天林算算时间,丹尼斯估计也三十多,的确接近退役的时间,豪爽:“你来,怎么都有个主管或者经理的职务!”

丹尼斯大喜:“我可是知道重建公司里面特种作战背景的人一大把……这次我来就是做指导的,基本不会去前线了。”那倒是,他一个白种人,现在进入坦桑亚尼,简直就是被围观的份儿。

有丹尼斯这么一个桥梁,原本有些距离感的美军特种兵们不自而然的都靠上来,齐天林再不是那个曾经被洛克和布鲁克斯徐他们视为累赘的外籍承包商,现在是美国炙手可热的外籍将军加行业明星,在一贯特种作战人员都比较低调的业内,他这样的明星人物,真的很难得,特别是齐天林在伯恩以及一系列的退伍军人事件上的好口碑,更是让军人对他有种特别的亲近。

百余人的特种渗透分队试着从各个口岸往坦桑亚尼境内深入,据说不光是肯亚尼这一条线,海上,周边其他几个国家,都有类似人员进入,只不过肯亚尼是唯一公开被列为跳板的区域,就

好像当年叙亚利相邻土其耳的状况一般。

但坏消息也接踵而至……

就跟齐天林他们四个进入时候,磕磕碰碰差不多,陆续的这些美国特种渗透分队被发现乃至交火的情况很多,刚进入了七八支三四人的小队,几乎无一例外都发生了枪战!

此起彼伏的求救信号,让美国空军立刻从迪戈加西亚基地调遣了一支十余人的PJ战斗队,甚至要要求齐天林的PJ黑人队也补充了几十人进去,借助同期抵达的黑鹰救援直升机和海军提供的几架海王直升机,频繁出动。

接到消息的齐天林正在营房跟丹尼斯他们聊天,这些日子,他几乎是主动寸步不离的和这些美国特种兵厮混在一起,亨特尔他们这些情报人员都和军中高手们没这么熟络,只能羡慕的围观。

刚开始接到类似求救讯号的时候,大家还只是紧张,齐天林也尽可能调动自己的PMC队伍做地面牵制或者突入协同,但随着接二连三的求救讯息传来,大家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无论在伊克拉还是阿汗富战场上,包括后来的利亚比跟叙亚利,美国都非常娴熟的使用这种特种兵突入,利用超强个人单兵能力掩盖行踪,寻找各种军事目标和进行战前勘察。

几乎都能比较完美的完成任务,丢失人员的情况虽然时有发生,但绝对没有这样大面积水泼难进的地步!

这绝对不存在什么泄露情报的可能性,各战术小队的前往目标都是大概划定,自行前往,行踪不定的这些高手也许只有空中的卫星始终能捕捉到他们的坐标,这纯粹就是坦桑亚尼方面防范得力,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坦国军方自己是没有这样能力的。

甚至连躲藏在坦国寥寥无几的情报人员都百思不得其解:“根据我们在军营附近的酒店观察,只知道军方能收到什么讯息,相当准确的出击围捕,似乎总能找到目标。”

三四名特种高手拒捕的阵势也相当大,所以开始还有几起渗透分队能在距离边境线不远的地方被营救回来,坦国方面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后面每次围捕渗透分队的行动都是以营为单位,这些高手再强,以一当百或者三四个人面对坦克加机械化步兵的围捕,终究还是险象环生!

美方已经紧急叫停了这一系列的渗透行动,但还是有十八人遇难,被俘六人!

齐天林不知道以前的战争有多大的战损,总之这次看见特种兵们聚在一起,都有点唉声叹气。

丹尼斯个头接近一米九,五指张开的捏着一个绿色军用口杯过来,里面是热腾腾的咖啡,放

在木头栏杆上,跟齐天林一起看着远处有些纷乱的担架接应,和一大帮特种兵围过去看是谁被救回来:“模式有问题,坦桑亚尼很警惕我们的特种兵渗透,看来在某些国家的帮助下,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必须要调整模式了。”他这样的老兵,眼光还是比较毒辣的。

齐天林就蹲在营房台阶上,皱眉:“这种战术层面的事情,白宫是不会管的,他们只要结果。”

丹尼斯仰慕:“现在你都站在战略上考虑问题了。”

齐天林正要说什么,就看见电瓶车装着担架飞快驶过,跳起来:“是奇普拉!我去看看……”

真的是那个刚认识不久的特种兵少校,也算是带头进入坦国的分队之一,齐天林就不用跟着去冒险了,第一次是为了表现自己找的情报,算是有个归属的问题,他可以适当的跟着一起看看,后面大面积的渗透行动可跟他这个非洲司令部的外籍将军有点距离,他不接受特种作战司令部的管辖,人家也不需要他搀和。

没死,看到小跑着跟在旁边的齐天林,奇普拉一脸的苦笑:“死了……凯文和梅特拉都死了,来营救我们的人……你的员工也死了两个。”

真的,齐天林的人手跟着参与各种营救,从美方随机的摄像记录仪中就能看见他们频繁的身影,无论是跟着直升机还是地面车队,甚至还有绿洲战斗机的牵制吸引战斗机对救援直升机的威胁,齐天林这些员工也付出了伤亡。

都只能说,现在这样用特种兵进入的法子完全失灵了。

这些美方花费重金培养,转战各地都取得了丰硕战果的特战骄子们居然有点一筹莫展!

麦克作为非洲司令部很有可能担任特种作战司令部的二级司令,带着一大帮子参谋幕僚急匆匆的赶到了肯亚尼,召开扩大会议。

外面绿色,内部银白色的大帐篷里面挤满了美方特战人员,齐天林几乎是唯一一个外人,可能他只算半个外人吧。

因为身处气温较为闷热的肯亚尼热带地区,所有人都穿着美军T恤,只是根据所属兵种不同,颜色也不同,譬如陆军是绿色,海军陆战队是浅咖色,海军和空军的蓝色深度不一,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抱着手臂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

很有美军开会的特色,麦克跟一众高官是坐在两三排折叠工作台中间的,台上放满了各种军用电脑和呼叫通讯设备,官兵们围在周围,齐天林贵为准将,终于也分了一把椅子,坐在工作台角落上,看靠在转椅里面的麦克对着周围皱眉:“谁来告诉我这些该死的非洲军队是怎么把

我们当成围猎对象的?”

气氛的确很民主,进入过坦国国内的官兵轮流举手发言,基本都是在还算顺利的经过了国境线,到了后面的行动以后,只要进入城镇,就很容易被警惕颇高的民众或者军警发现,目前坦国国内到处都相当戒备的局势确实加大了渗透的难度。

白发中将是一件黑色T恤,但左胸有美国白头鹰标,墨镜虽然跟个游客似的架在头顶,但T恤下面的MC全地形迷彩裤还是很有军人范儿,摇晃着转椅思索:“在野外就不会被发现?不可能总是在野外打转吧?我们的人员究竟是怎么被甄别的?有没有出现华国人的身影?”他还是倾向于相信有华国军情人员在背后支招。

可回应就跟开了锅:“到处都有!野外都有,开垦林场农场,建筑工地,水利基建工程,开店办厂,到处都能看见华国人,华国不是很远么,搞得就跟美国南部看见墨哥西人一样常见。”这一点显然让美国大兵们有点匪夷所思,根据他们超越大多数美国民众的认知,华国的经济水平比坦桑亚尼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美国人也会到全球各地做生意或者旅游,但是这样扎堆儿到一个穷哈哈的地方开店做小买卖这是什么精神?

麦克显然也对华国人的这种独特国情有点吃不透,转头问齐天林:“保罗能给大家普及一下这种民情常识么?”

齐天林直眨巴眼睛,普及什么?要他来说是自己安排LALA和散在各处的小黑PJ们不停发现举报美国特种兵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