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60章 旋涡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旋涡

办法其实很简单,遍布各处的快餐店,基本就是面朝各个城镇的繁华路口,能看见所有往来的人流,大城市也就罢了,非洲小城小镇的人数都很少,几千人都是大地方了,很多人还是散居在自己的部落跟在城镇周边,所以来几个陌生人,不难被分辩。

齐天林给了他们一个很简单的标准,看脖子。

良好的膳食营养跟后期高强度的军事训练,让这些美国大兵几乎个个都是体状如牛的类型,难得有些身材灵巧的又是亚裔,所以只要看脖子后方那被胸锁乳突肌和斜方肌拉伸起来的粗壮模块,十有八九就不会错!

亚非拉地区的穷苦人民,就算是锻炼,都练不出脖子几乎跟头一样粗的结果来。

再加上已经被要求躲到后台厨房的廓尔喀再出来瞄一眼,一贯都在英兰格军队里面培训养成的他们,对欧美军队那些系统化的特征气息比齐天林还熟悉。

这就是十个手指抓田螺,跑不掉了!

至于举报,就更简单,异地不同的LALA员工随便找张手机卡打了电话就扔,就连坦桑亚尼政府都不知道哪里有这样的活雷锋,哦,是友好人士。

而且三番五次以后,连坦桑亚尼政府和所有民众都知道有美国奸细在朝着国内渗透,那股子全民皆兵防范的劲头起来以后,就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华国搞阶级斗争一样的氛围,到处都在发动民众关注不一样的黑人奸细,连带一些之前的情报人员都被挖出来了。

齐天林当然不能说,他现在稍微有点意外,原本以为美国人如获至宝的把华国在坦桑亚尼有提供部署重型武器的消息会拿到国际社会炒作,可现在等他回到非洲以后,居然鸦雀无声,无论是联合国还是国际舆论媒体,都没有发出一丝一毫跟这件事相关的信息。

有点奇怪……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用给麻桦腾坦承这件事,让华国提前做好去留决定了。

难道美国方面自己到酝酿什么大动作?按说不会瞒着他吧,还不好问。

所以现在只能继续挖坑,学着麦克把自己斜躺在转椅上的齐天林很舒适的玩着手指,笑着解惑:“华国是个多民族多习俗的国家,就跟这些非洲人在这片领土上生活了上千年一样,有很多根深蒂固的习俗和美国是不同的,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华国东南部有些省份的民众就是喜欢往外跑,现在美国唐人街那些人的前辈就跟这些来非洲的人是同宗的,他们刚到旧金山那会儿,美国西部可也什么都不是。”

这么一说,大家就明白

了,也感觉不出来齐天林这话里面有什么味道,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麦克也顺便:“那你说有什么解决办法没?”

齐天林还是笑眯眯:“相比以前伊克拉前政府的独裁统治,阿汗富塔利班的残暴极端,民众跟美军合作的态度还是比较好,能发展一些友好人士协助渗透,对不对?就算利亚比也有反对派帮忙,说到底,还是在坦桑亚尼国内没有支撑点,美籍非裔特种人员进入,嗯,根据我的观察,你们的体型气质跟标准的非洲人还是有区别的,比较明显?”在美国基本不用黑人这个词,避免有种族歧视的嫌疑,用非裔来形容是最得体的,譬如那位非裔前总统。

说得一大帮黑人特种兵面面相觑的相互观察,他们都有很强的战斗力跟综合情报能力,多顺着这条思路想想,就大概有点端倪了,齐天林看麦克还在转着头看周围的士兵,就索性拿起旁边工作台上的电话,呼叫自己的亲卫:“让第三小队来几个人送点饮料喝水果到会议帐篷。”

亲卫第三队那就全部是索马里小黑,最嫡系的亚亚部落的小黑,没过几分钟就捧着饮料水果进来了,一进来美国军人们就全明白,个别人想笑,但大多数人就有点难受,早知道就不会损失那么些弟兄了,比如包扎着坐在外围帐篷墙角的奇普拉少校。

莫名其妙的小黑们搔耳挠腮,就跟几只手不停脚不住的猴子一样,没个正形的歪歪扭扭进来把东西放下,肆无忌惮的打量周围一番,还没出门就做鬼脸相互交头接耳的出去,连麦克都使劲拉长脸:“没有内线掩护的情况下……保罗你还真是说到点子上了,怪不得你一直都在进行外籍员工应用作战,看来我们有些思路真的要调整一下。”

然后没等齐天林挖出自己准备的那一锹坑底土,就听见麦克身边一个白人参谋矜持的开口:“既然非裔渗透比较吃力,用亚裔呢?现在这么多华国人……”美军的亚裔也不少,华语更是个热门学科。

麦克看齐天林,齐天林耸肩:“刚才我不过是马后炮,毕竟之前我也跟非裔人员一同进入过,好像当时没什么问题,有些东西必须要实验一下才行,结合这次的经验教训,我们第一个组别进出坦国以后,还是应该再小规模有目的的先试验一下进出潜伏渗透,确定模式以后,才能大规模投入,这一次,稍微心急了点。”远处的丹尼斯立刻捧场的树大拇指赞扬这种说法,他指导的海军第五特种作战群这次也丢失了三个人,心疼着呢。

麦克拍板:“那就试试亚裔,各非裔编成小队也别撤离,这段时间协同……参谋和大家再沟通一下细节,保罗

,我们谈谈。”

所有人起立恭送将军出门。

刚出来前还满面春风的麦克就皱眉:“太特么邪门了!特种作战司令部里面私底下闹翻天,陆军和海军陆战队都已经接到命令调拨军队到非洲基地集中,你知不知道?”

齐天林摇头:“这十多天我一直忙着渗透的事情,根本就来不及和公司西部的人员联系,你来坐镇这里?那就好,我也能去前线。”

麦克赞许的点头:“你是这里军衔最高的,就不要一个劲往前面挪了,将军就要有个将军的样子,不过你也是太年轻了,我起码也是打不动了才开始往管理层发展,在集中营好好的体会一把转变,你还早得很呢。”其实随着非洲司令部的建立,他的官途也长得很了,之前基本上少将到头,坐等退休的,挪来挪去显然如果在非洲战略上有更多贡献,还有更高的职位在等着他,将军嘛,天天在华府坐办公室永远都没有来前线搏军功升得快。

齐天林谢谢他的点拨:“地面军队调遣过来,就是真要动手?”

麦克耸肩:“这方面我甚至不如你,起码我还没参加过有总统在的会议,也没见过那位福克斯顾问,我们现在得到的讯息全都是做好可能一战的准备,按照B级战备标准来。”齐天林是把几次会议的细节都原原本本传递给了麦克,算是大家哥俩好,信息共享。

齐天林的确是觉得没按照自己的剧本走:“全部勘察清楚下一步怎么办?先地面部队还是空军海军轰炸?我协同一些工作还行,叫我的人打主力或者当先锋,我绝对不会干的,我的老本都会给打干了。”

麦克算是齐天林在美军的领路人了,嘿嘿笑两声:“现在……你在坦桑亚尼失败了两次,老实给我说,是不是故意的,就是怕把你的人支上去打前锋。”

齐天林跟他不隐瞒:“我不会承认这种说法的,关键是合同,关于坦桑亚尼一直不跟我签订什么合理的大合同,我是不会全面参与的。”

麦克理解他的钱串子思维:“你也要养队伍嘛,不过非洲基地那边可以投入比较多的人手参与基建了,这个我可以提供合同给你,大量的驻军进入,后勤承包合同很多的,算是弥补一下东非的支出。”

齐天林勉为其难的接受这个挖东墙补西墙的方案,美军预算真是比较严,特别是最近几年都在削减,非洲基地的费用都是几大军种削减份额凑出来的,东非这边还真的没什么特别预算,所以现在他做的事情都算是赊在账上。

麦克还给他提供了一个思路:“把你的人手参与到桑科巴尔的内

部独立工作中去,那边是CIA在负责,有自己独立的经费通道,布伦估计能给你这个机会。”

齐天林就是要表现出在坦桑亚尼整个事态上,只为钱投入精力的态度,点点头认可这个做法,一回头就跟布伦联系去了。

布伦却一口拒绝:“不需要,我这边正在派遣人跟桑科巴尔政府私底下谈判,希望他们尽快掀起一场公投的局面,国际社会会支持他们这种民主行为……”

虽然两个人都明白,这个国际社会所包含的就只有一个美国,但齐天林还是疑惑:“桑科巴尔已经沟通好了?”

布伦有点含含糊糊:“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挂了电话的齐天林简直有点冷笑,怎么可能?

招过一名僧兵,口述给他一段可兰经上的先知论述,当晚这名僧兵就搭乘到索马里的公司运输机消失了。

一个百分之九十九民众都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群岛,和坦国的分歧更多都是因为宗教原因,现在更是趋向于回归阿拉伯世界,谁和他们沟通来得更直接容易呢?

齐天林当时推荐给美国人分裂坦、桑两部的方案,可不是什么好心肠……

一个看上去平静而坚定旋转的旋涡,正在慢慢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