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63章 你是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你是

按照萨尔玛的说法,她是当然的最佳代表,因为既有王室身份地位,又是齐天林的妻子,阿联酋更是给了她极大的经济授权,最后还拿着战锤这件奥尔塔教派的圣物。

齐天林好奇的问一句:“蒂雅给出战锤来的时候,不知道是要交到你这里?”

萨尔玛一直跪在一个锦垫上呢,齐天林叫她起来,她还说这样别人看见他们说话就不会怀疑,齐天林想想也就真只能由着她,所以萨尔玛一边慢慢给齐天林削个水果,一边斯条慢理的回答:“我自己到的黎里波见过小夫人,获得她许可才拿到圣物的,我身边跟着的侍卫也是她派的人手。”

齐天林不知为啥,立刻有种在外面偷情被老婆抓住的感觉,七情上脸,萨尔玛斜着脸看他:“我还在阿联酋见过夫人、安妮公主和总裁小姐。”玛若的确是整个绿洲名义上的总裁,但什么时候她们都见过这位卡尔塔公主了?怪不得最近一起到阿联酋游玩购物的次数有点频繁,原来是去见这位了?

齐天林有点想挠耳根:“我们……现在先不谈这个,这边的事情怎么样?”

萨尔玛没什么幽怨的申请,把削好的水果分成片,放在洁净的小盘子里双手捧给齐天林,然后继续跪坐在自己的脚跟上,把手边篮子里的小瓶打开倒出点黄色的油液在一个白色小瓷器里面,点燃一根灯芯:“这是这里盛产的丁香油,提神醒脑,我就像这根灯芯,慢慢的燃烧绽放,只要能给你带来点安宁,那就足够了……”

哎呀,说到这种情感上的比喻和暗示,齐天林这大老粗真是差了好几条街都不止,根本招架不住:“这段时间很重要,也很复杂,我们先不谈这个好么?”

萨尔玛还是淡淡的回应:“嗯,我就是表明我的态度,你也知道我在等你,对么?”说到这里,才把注视在那一豆点火光上的眼神转移到齐天林的脸上,有点俏皮又清澈的目光看着齐天林:“穆塔伊的大长老,派了两位长老跟我一起来,阿联酋的长官,也有请他的瓦哈比长老过来,他们还携带了天房的金钥匙,说也是你的东西,所以一见面,这边的教派长老就全面同意伊斯兰合作组织的安排,正在恭候你的会面,随时……”

换了一身休闲装的亨瑞趿着一双拖鞋过来,转过游泳池才突然看见这星星火光边的男女,眉毛一阵乱跳,对回头的齐天林打了个响指,显然对他随处泡妞的习性感到理解,更表达出居然敢背着安妮招蜂引蝶的胆量佩服,自己吹着口哨就晃悠到另一边的海边也躺着欣赏夜空,还经常笑眯眯的偷偷看

这边。

齐天林顿时觉得算是个不错的机会,也对亨瑞诡笑一下,伸手端起那盘水果:“那我们现在就去?”还伸手帮萨尔玛扶着起身,这姑娘顺势就靠他怀里了,还吃吃的轻笑着在盘子里拿了片自己吃:“我就喜欢你这点!”

齐天林不敢问是哪点,在亨瑞使劲竖大拇指的动作下搂着萨尔玛的肩膀出去,不需要给任何人留言,估计亨瑞都会帮他解释的。

出来却是一部类似金杯MVP面包车在外面等候,一上车虽然前后舱都是隔离开的连玻璃都没有,萨尔玛反而不挂他身上,和齐天林分坐在后排两个独立的座位上,终于摘下头上的黑色头巾,露出一头浓密的黑发,手肘放在座位扶手上倾向点齐天林这边:“这些天试过好几种这里盛产的丁香花精油,这种气味喜欢不?”口吻平静得就好像夫妻之间常见的问候。

齐天林就真嗅了一下,点头:“好闻!”他能欣赏个屁,只要是香甜味的都好闻吧,更何况那种带着女儿幽香的诱人气息,还真让他有点蠢蠢欲动想伸手揽过来。

萨尔玛满意的笑起来,干脆把手掌托住下巴,定定的看着齐天林:“我很喜欢这样,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

和杰奎琳相比,别看美国妞大大咧咧的主动得多,可这些花招真不如这骨子里都蕴藏情思的阿拉伯女子擅长,齐天林完全做不到跟杰奎琳一起时候的收放自如,只好嘿嘿嘿的笑。

所以这一路,萨尔玛都基本自得其乐的盯着他看,直到面包车停在一处清真寺门口。

齐天林正要下车,萨尔玛拉了一下他:“我换件衣服。”然后就拉开自己的黑袍,齐天林这才注意到休旅车一般的宽大后舱都挂着窗帘,不过这显然不是齐天林关注的重点,而是袍子下面炫目的娇嫩肌肤和让人怦然心动的性感内衣,当然,还是萨尔玛喜欢的紫红色,卡尔塔王室的象征颜色,齐天林就没在安妮的内衣上看见蓝黄两色的点缀,人家多爱国?

这么想,还是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虽然目光没有躲躲闪闪,但还是有点耀眼,更刺眼的当然是从萨尔玛的左肩后面有一幅更妖冶的刺青,伊斯兰教风格的那种大颗粒点阵式刺青,一行阿拉伯文的字母随着翻飞蔓延的阿拉伯民族风情蔓藤图案包裹了整个肩头,齐天林只能眨巴眨巴眼睛,第一次……貌似透过薄如蝉翼的湿透白袍似乎都没看见这个?

那当然,以他现在对阿拉伯文化的了解,自然能认出这种带有古典风格的花体文字正是恶神的全称。

阿拉伯公主没什么害羞的,轻轻把右

手指抱住自己的左肩,更是把丰盈的胸前托出深邃的沟来,不过她要展示的肯定不是这个,起码不主要是:“当我想你的时候,这就好像是你的手,一直在搂着我的肩膀,这算是你的真名吧……”声音有点低沉,如同磁性一般轻轻滑过,蕴藏的情思,是个傻子都听得出来。

齐天林真挠了一下头,他不知道要是说名字纹错,会不会给人家咬死,看见后面座位上的大纸袋:“换这件么?”

萨尔玛点头,却只看着他:“喜欢么?”

齐天林没说话,伸手拉过大纸袋,里面却是一件紫红色的长袍,得益于在家给蒂雅也穿戴过,还了解这种结构,就展开给萨尔玛披戴起来:“是个男人都会喜欢,我当然也喜欢……”手已经环过萨尔玛的肩头,浑圆的肌肤很有弹性,轻轻的抱一下就推开,帮她围好:“我说过,目前一切还没有定数,未来怎么样都很难说,我们等过了这段再说?”

萨尔玛没有投怀送抱的急切动作,却在狭窄的车厢里面仰起光滑的脖子,半眯上眼睛,动作虽然做得很冷静,但轻轻抖动的长长眼睫毛透露了她期待的情绪,齐天林终究还是个男人,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故地重游的把嘴唇印上去。

就好像突然激活了一般,双手一下就变成交缠在齐天林的脖子上,比一挺M249机枪的枪带还重重的挂在那里,热烈的回吻真的无愧于阿拉伯女人只为爱人绽放的火热情怀,齐天林的舌尖甚至都有些笨拙得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只能傻乎乎的享受同伴的骚扰,但他的手也把萨尔玛抱得不轻,好一阵才听见萨尔玛的呢喃:“我知道……我有耐心等待……”

所以说皇家女子远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齐天林扶着她下车的时候,还真觉得自己心里记挂了点什么,起码比跟杰奎琳在一起的时候感受要深一些。

当然一下车,齐天林先注意到的,这海岛国家的清真寺大门立柱上方居然立着两只巨大的白鸟塑像!

这伊斯兰教的变迁和适应能力还真强!

车已经停在门内,而一长列好几部车看见他跟萨尔玛下车,才无声的打开,几名白袍宗教人士跟着下车来,分为明显的两组,各自拱卫着一件用白色托盘端着的物件。

齐天林能认得其中有自己的僧兵,当然也知道这分别就是战锤跟克尔白金钥匙,只是没想到为了护送这两件物品居然用了这么多人,显然车上还有武装人员没下来,点点头就带着他们在几名穿着白袍的黑人引领下穿过宽阔的清真寺广场跟长廊进楼。

就跟齐天林在日落前看到的类似,整个桑

岛都体现出南部非洲、欧洲、阿拉伯甚至亚洲的一些融合特征这清真寺内部,也差不多,没有北非和中东地区那边清真寺内的狂热气氛,但庞大的规模和复杂的楼宇交错还是说明了伊斯兰教在这里的地位。

萨尔玛一直都半低着头,小碎步跟在他后面,断断没有亲昵挽手的动作,齐天林挽着她下车以后,公主就灵巧的把手滑开,变成后退半步的追随模样,桑岛上难得看见的面纱也遮住了脸,其实就是那一次跟齐天林逃离时最后持夫妻礼模样。

就以这样的姿态,站在了三名桑岛伊斯兰教最高长老面前,身着休闲T恤的亚裔男子身后,以卡尔塔王室色彩穿着长袍蒙面的妻子,露出来的左手背上刺着暗紫色诡异花纹,两名一黄一黑的僧兵捧着战锤跟克尔白金钥匙分列两侧。

齐天林这一次站在黑人伊斯兰宗教人员面前的出场真有派头!

不过对方却只看着他,其中最苍老的那位还杵着非洲拐杖,慢慢移到齐天林的面前稍微皱紧眉,认真观察他的脸……

“你是……”

似乎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