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64章 不解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不解

的确认得……

因为最后人家找了一张DVD出来,齐天林几乎都忘记了,那大量复制的光碟也没个封皮,看上去都有些旧了,放进一台电脑播放,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那次在非中首都的体育场,为了收买民众心思,打压当地实权人物的装神弄鬼,后来还专门制作成宣传画跟DVD到处散发,在卡隆迈和尼日亚利是起了很重要作用的。

一直只从面纱上露出一条缝的萨尔玛终于被吸引,一双睁大的眼睛不停在齐天林身上骨溜溜的转,似乎在询问:“这真是你?”虽然画得五花八门的油彩完全掩盖了齐天林的容貌,可似乎熟悉的人,深深印在脑海里面的样子就这么看看,都能联想到。

齐天林摸摸下巴:“是我……这个天神教的说法,不过是为了抵御和覆盖那些非洲原始宗教,现在非中和乍得以及利亚比地区的伊斯兰教状况,你们应该清楚吧,没什么抵触的。”当时这批DVD可是在尼日亚利激起伊斯兰教极端分子的极大愤慨,吸引到东北部地区被消灭了很大一部分,算是为美国人在尼日亚利的能源产业结构消除了极大隐患。

可这些相距几千公里之外的伊斯兰教长老们显然关注点不在这里,而是指着屏幕:“你……真能做到这些?”

齐天林原本可以解释滚油里面捞东西,香烟里面弹打火石的小把戏,可看看萨尔玛那充满崇拜和渴望的眼神,男人那点虚荣心还是小小的占了上风,刚才那一抹丰厚朱唇的触感还在自己的嘴边呢,有些泰然的点点头,伸手给右侧那名黑人僧兵,僧兵立刻把战锤奉上,齐天林轻轻一挥,那好久没在战锤上展现出来的黄芒静静浮现!

亲卫僧兵大多在穆塔伊清真寺的广场上看过这一幕,立刻就跪伏下去了,萨尔玛没见过,愣了好几秒,才噗通一声跪下去,那膝盖撞击的声音,听得齐天林心疼!

三名黑人长老倒是稳得住,慢慢悠悠靠近点看,还伸手指来碰!

齐天林放心的把东西递过去,对方一拿在手里黄芒就不见了,一名长老还抓住齐天林的手翻来覆去的看,确认没有电线啥的,再把战锤递回来握住,黄芒又生!

齐天林索性做戏做全套,给右边的僧兵打个响指,指指他的腰间匕首,僧兵放下金钥匙,双手拔出来捧上,齐天林轻轻割一刀在自己的手指,沁出来的鲜血只有一丝血珠,然后就凝固在那里,齐天林随便抹一下,明明的伤口就不见了。

三名黑人长老再次把齐天林这根手指仔细打量又端详,还也把自己

割了一刀,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齐天林大无畏的伸手过去:“试试不?”

黑人长老抬头看他,慢吞吞的摇头,松开手里的拐杖,双手奉还匕首:“天神……我们应该怎么称呼您呢?”气氛顿时就变了,没长官他们那样欣喜,也没大长老他们那样狂热,可那种凝重的气息,齐天林却很不适应。

所以说男人那点虚荣心害人啊,齐天林摇头,指指前方的座椅:“坐下来说吧……”转身伸手到萨尔玛腋下去扶,居然发现姑娘有些微的颤抖,但能顺着他的力量站起来,头更低了。

其实清真寺里面的议事厅也不宽敞,深褐色木板雕刻的天花板,白色墙面下青石板的地面,几把硬木单人三人椅上还有白色的软垫靠垫,到处都是胡桃木颜色,跟中东的伊斯兰风格的确有很大差异,齐天林自己扶着萨尔玛过去坐在三人椅上,其他几人就不敢来挤,不过连阿拉伯公主自己低着头都只坐了半边屁股。

齐天林不劝,他自己很自在的靠在椅背上,用英语开口:“这里必然有战事,虽然无法阻止,但我是希望能尽可能保得一方平安。”

一句话,就让三个黑人长老原本还处在宗教信仰的忐忑中就变得极为惊讶,最老那个都有些喘了。

齐天林不太习惯身上没个多口袋的战术背心,摸两下看自己的僧兵,跟随过他的都明白,立刻掏出雪茄奉上,低着头的萨尔玛倒是知道接过打火机,居然能低着头神奇的找到齐天林的头,还不至于把他的头发给烧了,大老爷们气定神闲的吐一口烟雾,才在不太明亮的房间里徐徐道来:“华国帮助你们找到了石油,这是大财富,华国人也许会掏钱买,美国人也想掏钱买,两边不松手,就只能大打一场,就算华国先松手,坦葛尼克也不会允许这么大一笔财富分裂出去,也许坦桑亚尼就是下一个苏丹。”

这么一比拟,就明白了,苏丹原本穷得叮当响的时候,没人管,一找到石油就开始折腾,分裂成了南北两部分,现在南苏丹给控制下来,可边境线还是不安宁。

三位黑人长老就那么定定的看着齐天林,似乎在分辩真假,就好像他们祖祖辈辈一直被骗,被奴役,对外来人充满了疑惑,唯独对真主安拉的信仰才是一种支撑。

齐天林不浪费时间:“利亚比是因为石油被灭掉,整个国家乱作一团,是我们奥塔尔教派重新清理和安定了这个国家,虽然石油现在还是卖给外国人,但整个局面控制下来,乍得现在并不是奥塔尔教派在掌控,我们只是伊斯兰的兄弟,不会伸手其他教派的生存,大家应该一致对外,

卡尔塔、阿联酋还有索马里的伊斯兰教派其实都有不同,可我们都能求同存异,保证民众信众的安宁生活才是第一位,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到非中、利亚比或者索马里去看看,我从未插手约束那些地方,只是尽可能的支援他们过得更好……”把自己说得真跟个上帝似的,低着头,一直慢慢用大拇指摩挲打火机的萨尔玛都忍不住又抬起头,目光中的情思基本消失殆尽,全都变成了狂热的崇拜!

老人家的反应真有点慢,好一阵才开口:“我们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就是期待真主的救赎,您说的都是真的?”

齐天林卖江湖把式:“口说无凭,你们安排人明天就出发前往几个国家看看吧,她来派人引导。”指指身边的公主,蒙面姑娘却没有丝毫伶俐的反应,只是凝固般的看着身边男人。

那个最年老的黑人老者,坐在单椅上,放开右手的长杖靠在扶手上,慢慢揭开身上的长袍,另两名长老有点吃惊,但不做声,密密麻麻的伤痕就布满老者那已经松弛的黑褐色皮肤上,分外醒目,看着让人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太密集了。

老者嗓音沙哑:“我是非洲最后一批奴隶,我们……我们把清真寺建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我的脚下,曾经就是淌满了奴隶鲜血的展示台,每抽打一鞭不倒下,我们的身价就会高一点,我一共挨了二十六鞭!无数的奴隶就这样从展示台一个个拖下去,拖上船装在木箱子里……我们生来就是这样的命运么?”

齐天林不做声了,现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或者种族都没有东部非洲的这些黑人苦,整整上千年的历史长河里,先是阿拉伯人陆陆续续的抓捕黑奴,而在两三百年前欧洲人疯狂的上升到几乎掠走数千万黑人!

遍布全球特别是美洲的黑人都是这一运动的后裔,而当年每活下来一个黑奴登上美洲,就会在路上失去五条黑人的性命!

这才是现实!

当落后的民族彻底被人奴役和任人宰割的时候,绝不会有人怜悯,只会把一条条黑人的性命看成金币!

这才是欧美国家的发家史,那些鼓吹欧美国家制度优越,讲人权讲民主的人不过是选择性失明,绝口不提这些让他们达到现在舒适生活环境的原始积累。

就连奴隶贩卖的灭绝,也不过是因为工业时代的来临,与其说贩卖人口,不如直接夺取原材料跟资源,才假惺惺的站在道义高度停止了这桩人类历史上最没人性的商业运动。

几乎很多非洲原住民似乎都忘记了这一点,甚至忘记当年也是他们在协助外国人抓捕同胞贩卖,现

在却指望那个肯亚尼裔的美国前总统能给他们带来点什么好处?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自己不自强,只知道腆着脸舔美国人屁股,别人连施舍的兴趣都没有!

齐天林就这样看着这个黑人长老,用手指在胸口一道道横着划拉,讲述这些几乎被人遗忘的过去,似乎在20世纪初期,的确还有一些偷偷摸摸的奴隶贩卖存在,没想到自己能看见这样一个人瑞活化石……

过百岁了吧?

在非洲这样的环境,百岁黑人真的很罕见。

老人嘛,总是有点唠叨的,齐天林安静抽着雪茄的态度,似乎也助长了对方的倾诉欲和胆量,最终敢反问:“但是我们手无寸铁,您能帮助我们什么?就向非洲大陆上那些国家那样,只会被人在背后怂恿着到处流散枪支,兵荒马乱的终究一事无成?”

雪茄都只剩一个烟蒂了,齐天林笑笑:“苦难以后才是终点,没有什么幸福得来全不费功夫,肯定要付出代价,相信我,我终究会还你们一个碧海蓝天……现在就说服桑岛总统和他的内阁,同意美国人的建议,从跟坦葛尼克分裂出去,美国人会保护你们的,就算美国人保护不了,我也会保护你们的,这一点,我在北非的口碑尽可以去打听!”

嗯?之前不是要求必须抵抗美国人的入侵么?

萨尔玛的眼神有点混乱,以她全身心的崇拜也不解,为什么要协助美国人,兵不血刃的拿下桑格巴尔?

那不是之前的功夫都白费了么?

还能怎么陷美国人于战争的泥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