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83章 海洋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海洋

齐天林终于有点无奈的表情:“亲爱的总统阁下,我知道在坦桑亚尼发生了什么,却不知道在美国本土会遇见什么,我只会把我的态度传达给我的家人我的合伙人,让他们执行操作,保证我的安全,换取我得到一个公正的接受调查机会,所以我才回到了华盛顿,我不会否认当时在肯亚尼,我有绝对的机会摆脱任何人对我的控制,但我还是选择回到这里,解释清楚一切!”

赫拉里右手撑住了下巴,齐天林这才注意到老太太居然还涂了指甲油,虽然是透明的,不那么花哨,说出来的话也透明不少:“那你为什么要回来?”

齐天林义正言辞:“我相信我是无罪的!我经得起调查!最重要的是,我相信美国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赫拉里的金发没有安妮那么白,但显然跟杰奎琳如出一源,伸手稍微抹一下,似乎在借此抹掉脑海中的什么念头:“不用调查,现在就跟随我一起到国会接受质询吧!”

齐天林只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军用T恤还有多袋裤,这一路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忙得连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但用刑的特工显然不想在他身上留下什么明显的伤痕,所以没脱衣服。

那就索性不换,出得门来就看见福克斯以及杰奎琳都等在外面,都和齐天林的目光有交错,每个人都很复杂,情绪也各不相同,杰奎琳试图挤出一点笑容,齐天林比她先笑,快速的点点头,一大群人就前往国会山,虽然齐天林的身边随时都有两位膀大腰圆的总统特勤局人员左右夹击,齐天林还是觉得没什么威胁感,虽然他连战锤战刃都没有携带。

现在的战斗,已经不需要那些圣物了。

如果说总统车队一路上受到的瞩目和下车时候一拥而上的大量记者,是美国总统本来就应该有的排场,而发现科巴斯保罗也在队伍中,镜头颇有些喧宾夺主的朝着他猛闪,才说明今天这上百名各国记者真的是奔着东非战事来的,谁都知道保罗才是东非战事难以绕开的一个关键!

哦,美国人自己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吧,东非在哪里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美国,那就行了。

走进国会大厦的齐天林享受了和赫拉里总统一样的待遇,所到之处绝对的万众瞩目,虽然那两名壮汉离远了点,但是靠近的福克斯和杰奎琳依旧一边一个,让齐天林一直跟随他们的队伍安静前行。

相互之间没有丝毫的交流,眼神都没有。

站在数百名众议员目光中的齐天林挺直了胸膛,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参加会议

,也不是需要介绍身份和背景才能被人记住姓名的无名小辈,只是所有的人都在等待他将会说什么。

赫拉里站在主讲席上详细的解释了整个坦桑亚尼战事,从华国人发现巨型能源开采板块到后面威胁利诱,最终不得不实施远程打击,却最终遭遇华国人陷阱的过程,一一讲述:“鉴于华国人通过多种手段破坏了我们在东非地区的卫星系统,现在所有非洲军队处于整合状态,一线的损失和具体图像影像资料还在寻求之中……具体的情况,可以请保罗来做个叙述,他在现场,能够接触到部分第一手资料。”

很奇怪,过来的路上却没有人给齐天林指出他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按照之前国防部来国会山的听证会,连齐天林的发言都是准备好了每个环节的,起码重点或者忌讳是哪部分总要先表明吧?

是忙乱的失误,还是故意为之?

现在几乎没有任何提示,齐天林就被送上了主讲台面向所有人,包括白宫,以及黑格尔领衔的一大帮五角大楼将领,只不过军人不得干政,他们只是作为战事旁听,没有发言的机会,而布伦等一大帮军情头子就聚在另一边,更是用别样的眼神似乎要把齐天林的每一根头发都看个透彻!

如果没有四位太太之前的做派,没准就真会切开来看。

齐天林刚刚站上去,就有一名俄亥俄州的众议员站起来,展开手中的一张纸:“这是真的么?”

那是一张杂志上的印刷图片,只有十六开大小,纵然隔着几十米的会议厅空间,齐天林依旧能清晰的看见上面的图案,这和视力无关,其他转头看向这边的众议员都能看清,因为画面极为简单,一艘航母,天空背景下的航母!

再远看个轮廓都能看明白这是一幅什么样的图案。

航母从来都是以海洋为背景,就算少数仰望航母的图片那也是在码头之上或者甲板上的角度,而这一张,却是一张舰体甲板接近垂直的航母,尾部刚刚竖立,前半截已经因为进水栽进浅海滩里!

就好像泰坦尼克号沉没时候竖立起来的情形!

所有人都有些惊讶,窃窃私语声响成一片。

齐天林还请旁边的人拿过来自己摊在手里看了看,才摇头:“我没有见到这样的场景,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这件事。”

下面很多人似乎才松了一口气,那个众议员却冷笑:“这是你那个华裔夫人提交给美国电视传媒集团的图片,而这幅图片已经刊登在德国最新的《明镜》周刊封面以及中缝插页上,现在欧洲人全都看见这张照片,难道是假的?!”

嗡嗡声再起!

齐天林真没跟柳子越有过任何协同联络,皱了皱眉:“过去的近一百二十小时,我一直都在肯亚尼和坦桑亚尼边境线特种作战前线指挥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不允许进行私人联络的,而且我们的通讯手段更依赖卫星系统去而被切断了,所以我能得到周边的讯息量更少,但如果在座各位能提供一部手机或者别的通讯设备,我很乐意询问一下我的太太。”

这不难,有扩音器的电话直接就拿到他的主讲席上,齐天林稍一思索拨通了柳子越的移动电话,稍微停顿,这部柳子越登陆欧洲就开始使用的私人电话,几乎只用来跟齐天林私底下说说情话的电话就接通了:“哈罗?哪位?”柳主播清晰的嗓音,就算是用英语也一样明媚,想来看见是个美国号码,她也没用华语接听。

齐天林平静的同样用英语:“是我,保罗,我刚刚看见一张刊登在《明镜》周刊上的航母图片,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背景和来源么?”

柳子越显然从语言和丈夫自称的名字就能猜到点什么,没太多惊讶:“明镜周刊?欧洲起码有二十种主流政治杂志周刊都在用这张图片作为封面跟噱头,这是在肯亚尼蒙巴萨海滩附近四十海里处搁浅的华盛顿号航母,一名法西兰记者拍到了这张画面,同时跟他在一起拍摄的还有德国、英兰格和意利大记者,他们都是受到英兰格政府邀请去关注肯亚尼新政府民主进程的,还有更多的图片……这是最有符号性的一张,所以被大家转载。”

播音级的清晰发音咬字,把每个单词明确无误的传递到每个众议员大老爷的耳朵里,这时候的表情,才是丰富多彩的!

别以为美国人什么都知道,有时候他们对国外事情了解的兴趣,还不如一个普通华国网民,因为自己就是最好的,哪里有兴趣看下里巴人在做什么?就好像还有外国人以为华国人还拖着辫子?

齐天林沉吟了一下:“我这些日子在别的地方,简述一下,你能得到的消息?”

柳子越不需要看稿子,流利的倾泻:“根据欧洲媒体的估计和现场对个别美籍军人的零星采访,三艘航母组成的特混舰队,里根号和斯坦尼斯号沉没,华盛顿号是最后倾覆的,一共四十六艘水面战舰,记者们能看见的只有八艘,另外有七艘潜艇倒是浮出水面营救了很多船员,初步损失肯定过万,另外同样在这片海域,还有即将登陆的美国海军运输船队也遭到袭击,第一装甲师和大量的后勤保障船只,全部沉没,总计战损超过两万人,损失吨位超过四十万吨,这是欧洲军事专家的估

计,没有得到官方认可,你在哪里?”

齐天林已经看见有些议员跳起来,就匆匆挂断电话:“好的,我在美国,回头再联系你,我爱你,亲爱的。”

他的面前已经是一片咆哮声!

巨吼的咆哮!

珍珠港事件,日本人不过炸掉了四艘战列舰,炸伤十多条其他巡洋舰驱逐舰,造成三千多人的伤亡!

这几乎是美国军队建国以来遭受的最大伤害!

是谁干的?!

齐天林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些美国国内的议员,居然还会问是谁这样的白痴问题,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看赫拉里,却惊讶的发现这位他现在才发现可能在掩盖事实的总统阁下,坐在那里似乎在闭目养神一般,脸色虽然难看,却没有丝毫阻止消息散布的举动。

也许她自己也明白,这绝对是不可能隐瞒的事情,这时通过齐天林来承受第一波怒吼吧。

所以齐天林不得不听着身后议长接连敲打数下木槌,才能控制住现场的喧哗并提问:“保罗先生,对于你夫人描述的事件,你有什么补充的?”

齐天林这才接着赫拉里之前叙述整体国际形势的话头,从自己介入的角度描述:“之前的所有会议纪要都有备案,我的陈述都是真实有效,我的员工只负责了关于坦桑亚尼国内的可疑地点查验并标注巡航导弹攻击,后来关于桑岛分裂主义者和宗教团体的沟通谈判协议的过程中我个人有参与,这两个部分都是在军方监督下施行,而刚才我太太表述的结论,我在前线指挥部是没有权限知晓,我们的通讯和周边态势感知系统因为卫星损毁遭到很大破坏,我愿意接受专业而详细的调查,讨论我在这一系列行动中的专业性是否有渎职或者泄露情报,资敌行为,这里就不跟各位论述细节,其中的专业术语只会让整个过程昏昏欲睡。”

怎么可能昏昏欲睡,刚刚获知一点点美国遭受巨大损失的国会议员们,已经要把国会山变成愤怒的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