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84章 万众一心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万众一心

频频敲动的木槌甚至都不能平息安静,已经有数位议员大声咆哮着必须立刻展开对战争的听证会。

齐天林用好听点说,叫巍然不动的站在那里承受海洋冲击,难听就是个木头人,呆立在那里,接受各种美国方言口音俚语的谩骂。

可他却如同甘之若饴一般享受!

虽然他的脸上目无表情,但实际上却好像如聆仙音,能听见美国人这样气急败坏的怒吼,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目标么?

只是他从眼神到表情都得足够呆滞,才能掩盖他的内心。

不过当这些喧哗终于因为大老爷们有些累了稍微安静,他却又插上一句:“在我起飞返回华盛顿前的五小时左右,曾经有一批战斗机在空中和美国空军第33联队的F35联合攻击机群发生空战,我收听到的讯息是损失了超过三十架美国战机,对方被击落八架。”

油锅里面撒把盐,就是来形容这个场景的,重新暴怒的议员们都要掀桌子了!

这可是一百五十年前制作的上好红衫木会议桌椅!

连之前那些坐在独立区块的五角大楼将军们都跳起来,只有黑格尔阴沉着一张脸,一动不动的看着齐天林,那个说了一句话又陷入木讷的华裔。

当然,从齐天林站的角度来说,他能听得最清晰,混乱不堪的会场,他却基本能把各个方位的声音一一辨识清楚,这一方面有他听力非凡的原因,更重要的还是声场布局的合理,被咒骂得最多的却是军情部门,认为是他们隐瞒或者查探不力,刚才赫拉里不是说了一线的损毁和资料统计还在进行中么?

不管总统阁下说的是真是假,总归军情部门是应该被斥责的,强烈要求得到真实数据和真相的呼声越来越直白,也算是间接质疑总统。

布伦当然也能听见,他的面色却显得更玩味,同样只是把目光集中在齐天林脸上,直到黑格尔终于在议长的要求下起身。

现任美国防长在议员们中间,还是能平息嘈杂声,毕竟他代表着军队,也有很多人希望知道他会说什么,于是随着他走向主讲席,齐天林也退开半步,正要让出讲台,自己走下去,黑格尔却给他指了指台边,齐天林会意的站在那里。

所有人都看见了他们的举动,于是等黑格尔站到讲台背后时,全场终于安静下来,黑格尔的声音有些苍凉,但却很平静:“没错……我们遭遇了一场失败!”会场稍微**,但能立刻安静下来倾听他继续的话语:“华国人无耻的利用了我们对坦桑亚尼民主进程的干预,偷袭了我们,造成有史以来最为巨大的战损!因为在非洲部分的混乱局面,迄今为止我都还没有拿到最精确详尽的报告,这也得益于华国在非洲数十年的经营,这是我们在朝向华国非洲堡垒进攻的过程中,受到的第一次重击!”声音稍微提高。

就在议员和齐天林都以为黑格尔要慷慨激昂的使用政客们常见的演讲腔调煽动情绪,同仇敌忾的时候,黑格尔的语调却突然一转:“但是我也请各位明晰的看到这件事跟珍珠港事件有什么区别,这不是针对美国本土的袭击,而是我们在为了民主进程,以及一个能成为美国盟友的能源大国的争夺中,被华国人偷袭,这样的事件,是不会鼓动起民众对华国人的战意,他们只会反战!他们不会考虑美国能源需求和经济诉求,他们只会想不通过任何冒险的战争,就获得最舒服的福利生活!珍珠港曾经让美国民众感到国家受到攻击的风险,但华国人狡猾的避免了这种情况,我们无法激起民众的情绪来,在这样一个普遍反战的时代……”

停顿一下,几乎所有人的眼光里都透露出对一个防长却说出有些战争之外言论的诧异,才开口:“我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不管我们拥有多么强大的军事力量,现在我们却有一万五千名步兵,被留在了肯亚尼,三个小时以前,坦桑亚尼宣布对肯亚尼宣战,就因为肯亚尼帮助了我们攻击它,从军事的角度来说由于华国每个小时都在巩固苏丹和坦桑亚尼这两个据点,掌握了相当程度的制空权,导致我们现在甚至抽不出人手来前往肯亚尼,直到这一刻,我才突然发现每一年都会在议会争论不休的削减军费计划,让我们已经只剩下捉襟见肘的一线作战部队,分别驻扎在全球各地的军事基地,如果不大量动用后备役兵源,我们甚至无法保证美国本土拥有足够的防卫力量。”

政客们立刻就开始咒骂起来,似乎黑格尔在挑战他们掌控国家经济大权,削减各种开支的权威力量,最多的说法就是:“每年数千亿美元的军费开支,就得到这样的结果?”

是啊,华国每年才美国四分之一的军费,如何支撑现在突然爆发出来的上百架战斗机?

为什么花了钱,却反而落到了后面?

黑格尔却突然后退半步:“请保罗来解释这个问题?”

齐天林完全就是楞了一下,没这个台词吧?

但话都递到嘴边,他张了张嘴还是出声:“国防部正在争取转型,军队改革正在进行中,有些根本性的思路似乎需要理清。”

这话说得有些模凌两可,议员们可是说含糊话的高手,很不满,黑格尔也站在旁边捧哏:“举个具体的例子呢?”

齐天林一狠心:“美国军队崇尚的是高尖端科技领先的路子,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火箭弹稍微改装一下,这次凑个几百上千枚也能炸掉充满最新科技的航母战斗群,量变产生质变,一枚最先进的反导导弹系统接近一百二十万美元,同样也只能拦截一枚一万二千美元的火箭弹,军费就是这样花掉的。”

这下那些将军们终于忍不住加入了咒骂!陆军没吭声,但海空军全靠高科技力量才能独步全球,他这简直就是大放厥词,以前估计还遮遮掩掩的用游击战对正规战的说辞来掩饰,这个保罗现在是越来越放肆!

议员们哪里懂军事,只会看国防部研究的报告,说技术越好才能越掌控世界,现实……似乎有点偏差,只是看看那个同样是从议员转过去的防长,似乎有点理解这个国防部长为什么有点举步维艰了。

齐天林不怕骂:“美军一直崇尚技术唯上,精确致胜的理论,海空军乃至陆军被下马的FCS(未来战斗系统)都是这一思想的体现,肥了武器研发公司跟采办体系,这种深入骨髓的军事思想本来就是错误的!”

哦!哦!哦!

这下有将军要跳起来想动手打人,美国议会里哪里见过这种新马泰小国家的没风度架势,议员们很不满,有靠得近的还提问:“那应该是什么思想?你有成熟的思想体系?”

齐天林还不至于牛叉到那个地步:“现行美军认定一切战争的胜利都建立在精确和技术手段基础上,完整有效的军事体系才是终极目标,每个士兵都应该是钟表里的零件一样精确配合,但上世纪美国学者就提出了混沌理论,战争就是一个基本处于混沌状态的复杂系统,没什么是按部就班,从没有十全十美的最佳武器,可各位有空看看促使你们反复削减军费的《美军现代化转型计划指南》、《2020美军联合构想》、《网络中心战》这几本近十年来美军纲领性的文件吧,就能对比眼前的事实找到答案。”

不得不说,齐天林在西点和普林斯顿的学习还是卓有成效的,西方兵圣克劳塞维茨的论调早就传遍世界,齐天林也在西点军校系统的攻读过他的著作,但真正有所感悟的,还是比兵圣晚了两百年的混沌理论,两者之间并不冲突,还隐隐都有些联系。

整个会议现场略微安静,不是被齐天林的论调折服,齐天林甚至能从大多数议员的眼里看出茫然来,嗯,就是那种不明觉厉的状态,这些政客最擅长的是挑刺和耍心机,至于专业嘛,可能真没什么专长。

但一串掌声突然响起,就好像一个讯号一样,

更多的掌声跟着响起,不是满场热烈的感觉,而是礼节性的,很快完全安静下来,因为第一个鼓掌的是赫拉里……

她似乎从那个闭目养神的状态中醒来,几步走上台,所有的掌声似乎也是在欢迎她,龙套齐天林和黑格尔识趣的下来,但之前一左一右在齐天林两边的福克斯和杰奎琳没再站过来,而是看了看他,齐天林能看见门边居然有亨特尔的半个身影!

赫拉里已经把双手撑在讲台两侧:“各位尊敬的先生,今天我不是来跟大家争吵的,也不是来寻找问题,查找漏洞或者做民意调查的,这些以后肯定会被一一落实解决,今天我是来要一个齐心协力的结果!”语调开始铿锵起来。

“现在还有和平解决这场战争的可能性么?”

“他们挑起的战争,就应该由我们打最后一拳来结束战争!”

“我承认我们已经遭遇了很大的牺牲,但我会亲笔给牺牲家庭写信,告诉他们我也是一位母亲!他们的痛苦和悲伤,我感同身受!这些光荣为国捐躯的孩子,是国家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

“但这是战争!不允许妥协的战争!我们一如既往毫不留情的反击!”

“依赖我们一贯信仰的团结!力量和勇气!”

“因为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我们今天已经统一思想!齐心协力的决定去战斗!”

“身为一个美国人的自由民主自豪感而战斗!”

几分钟以前齐天林觉得自己的演讲技术似乎还不错,现在跟赫拉里一比,简直就是刚刚牙牙学语的儿童!

每一句,越发高昂的气势跟语气,都带动议员们起身,到最后一两句的时候,几乎全场都站起来,跟随那个姿态愈发高亢的老妇人,终于热烈鼓掌!

齐天林也在鼓掌,但他很想看看赫拉里的发言稿是不是也在旁边注明:“此处请稍停,待掌声起!”

政治无非就是蛊惑人心,不管是不是真的心甘情愿!

表面上看起来现在是万众一心了!

(哦,今天仿佛是大年除夕三十,恭祝各位春节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