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85章 有点烦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有点烦

其实齐天林的人手真的没有过多参与华国人的一系列作战行为。

他们一直固守在各自的国家跟岗位,肯亚尼的人手在亚亚和迪达、艾卡马尔的带领下“全力”帮助英兰格人掌控新夺下的政权,马嘉隐藏在坦桑亚尼带领廓尔喀跟其他黑人掌控LALA,他们都没有跟华国人有关联,唯一联络双方的人躲在迷雾岛上。

这一切都是华国人自己在掌控。

齐天林曾经最期望的局面,终于达成。

当世界第一第二经济体之间的战争爆发,他这个私营小老板终究不是一个重量级,所以原本打算破釜沉舟自己全面暴露的心态也有了改变。

两个巨汉之间的打斗,旁边那个少年是伸出细胳膊帮忙打,还是偷偷在背后绊脚呢?

齐天林选择后者,所以他才毅然决然的冒着一切危险前往美国,甚至有暴露自己那些神秘所在的可能性,假如他被美国人拷打或者用刑的话。

于是他传递出去的唯一讯息,当然能被天资卓绝的安妮跟蕙质兰心的柳子越解读,玛若简直就是很不满这两位后来者还抢了自己决定主意的权利,蒂雅纯粹是被指挥的份儿。

安妮最喜欢这样的局面,撕破脸皮的对砍,那是万不得已的做法,很没有贵族气质范儿,也不能体现出谋略算计的高明,未婚夫最终在东非营造出了骇人的局面,却能安然脱身不留痕迹,她巴不得抱着狠狠亲两口。

可能以前美国人还觉得保罗就是一枚随时可以拿捏的棋子,现在突然发现,当战争局面中,俨然已经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特别是还属于稀有资源的力量,在非洲真正能掌控相当大区域,能够为美军作战提供坚实基础的力量。

那么怀柔政策似乎更有必要,何况齐天林的太太团都高调来到美国,既没有屈膝求饶的懦弱,更没有逃避对抗的狂妄,就是实打实的摆开架势,你不是标榜民主跟法制么,那么就正儿八经的来辩吧!

不过从国会山出来的时候,布伦已经比较放松的对齐天林开口:“你还真敢说!”

齐天林明了这种转变,虽然他不知道太太们做了什么:“黑格尔先生逼我说的,难道不是他更想这么说?”

布伦终于点头:“我也想这么说,但你……好自为之吧,可以申请配备安保人员的,只要你这个阶段不能离开美国。”如果还是嫌疑犯或者被审查对象,显然不会有自带保镖的待遇,布伦的暗示应该是执法单位不会依法对齐天林做什么了,但是不担保别的……

没那么容易,黑格尔要求他每天到五角大楼报到,别忘了他自己还在那里有间办公室,而福克斯在返回白宫以前也提醒齐天林在白宫还有个反恐委员会主任的头衔,也要随时接受总统幕僚团队的安排,所以还是乖乖的呆在华盛顿吧。

杰奎琳站在外围等所有人跟齐天林传达过不同讯息,才最后跟他一起走到出租车站,提醒他依旧有接受所有调查的可能性以后,自己先走了,这个阶段实在是太过敏感。

就好像亨特尔和丹尼斯被要求一起召回来,就是有要求他们也要接受一系列询问调查的目的,在不能严刑逼供或者特殊手段的前提下,把保罗准将在坦桑亚尼所做的一切仔细碾碎了分析。

包括那位奇普拉少校到麦克中将等所有在前线指挥部接触过齐天林的美军官兵都会受到问询,甚至包括杰奎琳在内。

这也许就是赫拉里提到的以后落实解决的问题。

当然,赫拉里强行在议会用国家安全和声情并茂的演讲把议员们拉在一起,传达了必须战斗下去的信息,对齐天林的审查就真的是并行进展的小事情,反正他也不跑,对不对?

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出租车远去,齐天林才陡然有种难得一个人轻松下来的感觉,摸摸身上的证件卡包里好歹还有张信用卡,还是先买部电话吧。

顺便换点零钱,一边在路边的报刊亭买了一大叠美国主流报刊,随意的翻看,一边把挟在脖子上的电话拨通了柳子越:“嗯,这些天我在华盛顿上班了。”

柳主播杀伐果断:“好!我过去,玛若买了房子的,地址我发短消息给你,晚上一起吃晚饭!”挂了电话干净利落的招呼自己的人手出发,顺带还是通知了安妮跟玛若的团队。

齐天林差点笑出声来,还没啥甜言蜜语呢,撇撇嘴,再给其他姑娘打电话,都差不多,不是在开会研讨,就是召开在接待各方人士,而他自己手中的报刊上真的只字不提发生在东非的战争!

是真的不关心,还是政府封锁得力,不过时间的确也只过去不到四天,无论在互联网的发酵和流言传播都有一个过程,看现在的模样,赫拉里是打算逐渐放开,让美国民众看见这个事实?

刚刚有点习惯性的进入考量,手机上滴了一下,刚伸手指触碰显现出来一个地址,齐天林的耳中就敏锐的感觉到旁边不算很密集的车流中,轮胎急剧摩擦的声音!

在变向!

而且声音愈发激烈的朝着自己过来,根本来不及掉头看,反手把手中的大叠报刊天女散花似的撒出去,直接就一个跃身

翻滚躲避!

嘭的一声巨响,加足了马力的轿车一头撞断路边的黑色铸铁桩冲上路沿来!

华盛顿的街头跟很多新兴大城市不同,摩天大楼很少,大多都是十层以下具有厚重历史感的百年大楼,稳定的政治架构给了这个其实只有两三百年历史的城市珍贵的沉淀。

齐天林来不及欣赏这些沉淀,甚至来不及观察是谁在攻击自己,只能继续翻滚以后瞅着眼前有一扇黑色的楼门虚开,一头冲进去,身后能听见纷乱的脚步声追过来!

进了楼,那就和在开阔的街面上两码事,齐天林已经把手机揣兜里,猛吸气,然后贴身靠在墙壁,嗙一下撞开的大门宽度只容冲进来两条身影,后面还在堆积,但齐天林已经动手反击!

没有战刃战锤的他,再也不是那个刚从加拉小镇生还回来的小佣兵,这些年才是他突飞猛进的成长阶段,一记张开的手掌,直接把掌托突然从一侧伸出来击中对方鼻梁,满脸开花,另一只手已经钳住前伸的手枪用劲,大拇指就好像长了眼睛一般准确的扣在扳机后面,保证这支手枪无法射击,强硬的手腕一翻就把铁疙瘩硬生生从对方手中夺下来,很用力,因为对方双手持枪的动作规范而专业,不是庸手,但在齐天林面前,现在就是绵羊!

只要敢于对自己发动袭击,那就一定要遭受最为直接的打击!

没有消音器的手枪,只在齐天林的右手中颠翻了一下,那种对手枪的熟悉手感,就杂耍般的滑过手掌,握住击发!

这种老式北美楼房的公共空间比较宽敞,带来的枪声回音很清脆,但接连击发的手枪就好像把所有的声音练成了一串!

极少数手枪才有连发的型号,可齐天林用手指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血花绽开的次序几乎连成一气!

急冲进楼,却就在楼内阻击,一动一静的剧烈反差让后面下车冲过来的枪手猝不及防。

不用换弹匣,捡起地上另一支手枪,小心翼翼的跨过三具尸体,齐天林突然推开厚重的大门,把枪口快瞄外面的街道,没有迎来暴风骤雨般的其他射击,只有街上听见枪声抱头躲避的市民,看看那辆车头已经损毁的福特轿车,齐天林单手持枪,慢慢退回来,只有被击中面部那名枪手浑身抽搐的在地面打滚,被齐天林蹲下去用手枪底座重重的一砸:“哪一部分的?!”

伸手毫不客气的在对方身上**,果然没有任何证件,就一部能当步话机用的美式集群电话,满脸是血的伤者含含糊糊的求饶,全身弓得跟个虾子一样,看上去可怜极了!

齐天

林不怜悯,重重的一脚猛踢在对方腹部,本来就弓着的身体弹了一下,蜷得跟条蛇一样,齐天林却砰的又是一枪打在对方手上!

因为那只看起来疼得抱住头部的手伸到了后颈窝,再补上一脚踢到后脑,果然掉下一把精巧的小枪,经验不丰富的家伙说不定就会着了道!

不再追问了,问不出来结果,一枪打中对方头部,才摸出自己的电话打给布伦:“您警告我要注重安保,已经枪杀了四个,才距离国会山不到半英里,会是什么人?”正好有个楼上的老太太颤颤巍巍的下来,在楼梯口看见下面血迹斑斑的躺着几个人,干瘪的嘴叫不出声,佝偻的背都差点惊得直起来,拿着电话的齐天林居然扔了手枪到尸体上,免得砸出响声来,对老太太笑笑,吓的老太太一转身就撑着拐杖跑了!

布伦一点都不惊讶:“你触动了每年上千亿美元武器装备承包商军工联合体的蛋糕,必然会除掉你!”怪不得黑格尔自己都不说,能左右美国政坛,更能引领世界军事最顶尖水平的美国军火产业集团,才是鼓吹美军技术化尖端精确论的最核心。

这才是压制美国国内关于其他军事论调的最大黑手,让齐天林都有点耸肩:“您不过来收尸?”

布伦不客气的挂电话:“打911,我是中情局不是警察!”

齐天林还真有点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