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86章 压力很大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压力很大

当初他在MI5之类的英兰格特工部门,欧洲发生点什么枪战可是不理不睬的离开,自有人收拾擦屁股。

可现在正是清查寻找他各种把柄的时候,就没那么简单了,所以真的给911打电话报警,其实警察已经呼啸着冲过来,紧张万分的两部重装特警车和七八辆警用轿车在把大楼前后都堵住了,剧烈闪亮的警灯下用喇叭呼叫。

齐天林无奈的把自己的五角大楼证件和国际PMC证件都拿在手上,高举双手出去:“我是被袭击者……”

哦,因为动作考究,下意识的一系列击杀都保证了他身上一点血迹都没有,跨过尸体的时候连鞋底都没踩上,怎么看怎么没说服力。

不过高度警惕的警察用六七支枪对着他靠近接过证件看了以后,再搜身检查他确实没有枪械,才大出一口气。

齐天林收起自己的证件:“你们可以寻找目击证人,我步行……”说着就走到那辆撞过来的轿车边,拉点袖子包住手指打开车门,伸头观察里面有什么线索没,一名警官已经站在他旁边,娴熟:“是偷来的车。”

齐天林耸耸肩:“这是我的电话号码,随时能找到我,我能配合各种检查,当然是在我的律师陪伴下,我能走了吧。”

警察的确是认出了他是谁,没为难,但提醒他注意安全,看上去这可是专业杀手。

是得注意,齐天林站在警察圈子里四处抬头张望了一下,虽然没看见狙击手,也觉得美国本土真是处处隐藏杀机,打电话给玛若提醒,那边嘿嘿:“还用你说……我们这次过来就是高度戒备了,只是不担心你而已,赶紧回家,要不要车去接你?”

齐天林要了部警车送自己,既然是这样,那就等着瞧瞧吧,看谁敢来摸自己的老虎屁股,更何况家里还有三尊母老虎!

只不过他跟警察说了地址:“送我回家吧。”

身材肥胖的华盛顿警察表情非常吃惊,但真正为市民服务的警察还是态度很好的把他送到指定地点,当然也看见齐天林都有些吃惊。

因为不是什么华盛顿特区城外的豪华别墅,就在市内一步之遥繁华街道的一个拐角,跟刚才齐天林发生枪战都差不多历史风味的一栋楼房,但档次和气派顿时提高很多,更明显的就是一眼可见的安保人员从楼顶到街边,都有!

米黄色的大楼在闹市大道边,起码有过百米的临街宽度,拐角另一面的尺寸也相仿,如果这是一栋正方形建筑,那就是单层过万平米的大楼了,一楼原本应该是门店的

现在全都改建成黑色玻璃幕墙,上面却全都是跟沪海外滩老建筑类似的风格,那种现代时尚和百年前的摩登交错在一起,很有吸引力。

齐天林这个作战专家当然能领会为什么选择这里的原因,笑着就挥手告别已经下车来毕恭毕敬的警察,两名重建公司的员工就笑着迎上来:“欢迎老板回家。”

以家里目前的排场,当然不会是买这样楼房的一间一户,估计是整栋楼都买了,齐天林有些随意的走进去,甚至还经过了两层安检设备,才进入一楼大堂,宽阔得好像大型百货商场一般的挑空中庭,能仰头直接看到透光的顶棚,周围一圈圈上去的楼层和观光电梯与电动扶梯,都显示出这里更像是一座商厦而不是住宅。

对于他的首次到来,立刻就有几名秘书一样的女性员工跟随介绍:“是1899年建设的历史性大楼,原本是商业电报大楼,后来产业倒闭变成商厦,总裁去年年底收购了这家纸质传媒公司,华尔街交易价格是1.3亿美金,交给了设计公司跟我们的防务部门做改动,目的是投资兼您在华盛顿的发展……”

好吧,那时齐天林的确是在华盛顿帮赫拉里东奔西走,女朋友还真是有心了,就为了自己不住酒店,买这么大一栋房子?

城市反恐作战跟野外有很大的区别,这样一栋十来层楼高,每层数十个房间的大楼,真要对这里发起袭击,除非动用重型装备跟火力,光是楼道内的巷战都起码需要数百人才能保证优势,而那样,就是在向华盛顿宣战,向美国宣战了。

所以进入大楼到处都有公司员工在跟他打招呼的行为证明这里更接近一座军事要塞,安全系数直逼白宫?

没有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卫,但显然进进出出的人员都不是文弱书生,齐天林也能发现随处可见的装备室,都说明这里全员皆兵的可能性,的确是安全的最佳堡垒。

太太从纽约过来还需要时间,齐天林被带上六楼,这里两三层楼再次被挑空,形成独立格局,随从介绍:“我们在北美地区工作的员工已有近一千人,除了在纽约的传媒集团跟绿洲防务,其他人手很多都在这边,负责处理和管理我们在美国的投资业务。”

楼中楼的感觉,推开门里面又有独立中庭,通透的光线在这片住宅里面显现出欧式乡村风格,很有家庭气息,助理还特别介绍了哪边是齐天林的办公室,才笑着躬身退下,看来也受了不少雷斯特的管家培训。

拉开厚重的窗帘,两层楼高的落地玻璃窗很显然是双层防弹玻璃,能阻挡狙击步枪弹头,齐天林有点自嘲的撇嘴,

什么时候自己也沦落到了需要躲起来防备狙击的田地了?

不过容不得他想这些,视线不可避免的就一下远眺出去,华盛顿特区中心地段的建筑都不算高,这里的窗户正好就能看见右边的白宫穹顶,还有左边的华盛顿纪念碑!几乎是这一带最高的建筑了,这让齐天林的右手指都忍不住弹了一下,纯粹是狙击手的本性,这里不是能俯瞰狙击任何一次美国总统要员的公开露面?

也就他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焚琴煮鹤,华盛顿特区的景色本来就是出了名的好,包括这栋大楼的周边在内,其实都是免费公众景区,白色的总统府顶部就好像是个半球帽子,跟矗立的方碑在绿树映衬下格外醒目,就算是炎热的夏季,依旧不乏排队的游客,当然更少不了稀稀拉拉的各种示威者,这几乎都是华盛顿的街景了,不稀奇。

在家就能欣赏华盛顿的美景,这让齐天林顺手在落地窗边的小几上拿了一杯威士忌,就那么坐在一张充满休闲气息的导演椅里面,有点发呆。

直到夕阳西下,方尖碑都在草坪上拖出了长长的影子,回到楼上打开门的安妮和柳子越她们看见的,就是这样场景,自家男人难得比较文艺的坐在大块光影中,玛若还立刻叫住了要起身过来的男朋友:“拍个照!很有气质的,等等……”自己拍了以后,还拜托柳子越帮她跟齐天林合影,她俩对于构图什么的还能沟通两句,安妮一开口就是过于高瞻远瞩的口吻,不待见。

柳子越笑呵呵的拍了,完毕自己也照两张,安妮不参与,优雅的摘了自己夏季都挂在脖子上的丝巾,也给自己倒了点酒,晃悠着坐在镜头画面之外的沙发上:“讲讲整个过程吧,这里是苏威典王室派人参与装修检测,不会有窃听。”话是这么说,还是摸出一部手机打开干扰功能放在茶几上。

被控制住摆造型的齐天林就身体随便玛若摆布,还得带上表情,口述过去几天的发展,却也不提自己跟华国之间有什么约定,但端着相机的柳子越逐渐就被吸引过来,总还是觉得华国这次有点危急啊。

再不懂军事,起码也了解美国不是那么一场偷袭或者遭遇战就能拖下马的,就凭这国内的歌舞升平就根本没伤到元气:“接下来呢?”

齐天林索性把玛若抱过来,有些亲昵的放在腿上,玛若也娇柔的把头放在他的肩头,其实正好遮住了外面能看见齐天林的头,防止唇语录音:“还能怎么着?静观其变,选择关键时候下手,战场也许是不许我再回去了,美国现在冒不起这个险。”

柳子越坐得近点,脸上的焦急刚露出来一点点

,玛若就伸腿踢她,柳子越才醒觉的背转身换到另一边背对玻璃窗:“我是说华国,能支撑现在的情况么?不是一直都说华国军备能力全方位都跟美国有很大差距么?”

连安妮都明白一点:“我听说华国调动了很多战斗机出来?美国会不会乘机对华国国内搞一下?”

齐天林挠挠头:“我还没有看见什么确切的资料消息,美国方面自己都有些含糊,不知道是白宫跟五角大楼在联合掩盖呢,还是确实有些讯息不全,我没跟亚亚他们联络,更不知道真实情况,但……我想华国总还是想得比较远,总不可能只是因为我这么逼了一下就不动脑子的乱来,我只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契机。”

真的,到这个时候,不太方便跟自己下属各方联系的齐天林还没姑娘们知道的讯息多,干脆是柳子越主讲,安妮提点纲领,玛若偶尔补充,把她们收集到的战事情况跟她们这几天做的工作汇总起来。

齐天林专心倾听,只是轮到玛若说那投资六十亿买美国战胜的利好金融产品才有点调笑:“你真的舍得?”

玛若靠他肩膀上呢,轻笑一下:“长官和萨尔玛联合购买了二百七十亿美金的金融衍生品,我这六十亿其实这几天波动很大,我都没卖,就是做给政府看的,给他们打掩护,这一票他们对你很有信心!”

齐天林只能表示压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