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90章 体面人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体面人

其实那一瞬间还是蛮惊险的。

虽然齐天林不知道这个新家隔壁的街道转角就是FBI总部大楼,可对方真有些嚣张的动用了四架直升机,猛然空投二十来人在十楼顶部,直接撞碎顶棚玻璃,绳降下落!

也许在华盛顿上空,注册以后的旅游直升机真不算少,可能不靠近白宫或者国会山也没人注意?

很专业,拇指粗的黑色登山绳带着金属头重重的砸下来,柳子越仰头的时候,看见就是这种数十根黑绳掉落的场景,更不用说那纷飞的玻璃碎块和隐约穿过洞开的天棚看见直升机旋翼的转动跟轰鸣声!

紧裹战术背心,几乎清一色手中端着MP5冲锋枪跟雷明顿霰弹枪的枪手跃身而下的时候,安妮已经拉拽柳子越和玛若往后退,好歹她不但受过严格的王室反恐训练,也上过阿汗富战场,算是标准的军人,柳子越都下意识的膝盖发软,摔到地面,还得是玛若跟安妮拉住她的双臂拖拽,从小生长在雇佣军家庭的法西兰姑娘一边对冲上来的保镖挥手,还有心思调侃:“我们要是把夫人趁乱让敌人枪杀了,保罗会不会怀疑?”

安妮咯咯咯的笑,柳子越终于觉得有了点勇气!

整栋楼是有上下之分的,下面六层是公共区域,约有三百余名重建公司和绿洲防务的专业人员跟办公室后勤分散在各办公区,但对于每层楼近万平方的区域,只分摊几十个人,还有很大的发展扩充空间,不过这些重建公司成员大多都是类似丹尼斯那样过了当打之年的退役特种部队成员,美国籍,虽然现在开始坐办公室搞行政管理,作战能力可没消退。

而上面四层,虽然下面的工作人员也可以上来,但得申请和出示证件,因为上面全都是小黑或者黑妞,僧兵外加东欧籍保镖的嫡系人员,更不用说苏威典王室安保人员,只是现在为了减轻王室负担,只派两个人来负责联络跟安排就好,但那也是苏威典的特种部队成员。

足足有近两百人的安保团队住在上面四层,随时跟随三位女士到处奔波。

但这五百余人几乎都是可以投入战斗的高手!

所以随着警报声响起,扑出来的枪手,条理分明,各司其职!

首先就是尽可能靠近三位老板娘,二三十名亲卫奋勇挡在身前形成包围圈往后退,不管现场状况,先退到室内的安全屋,锁上以后理论上来说是可以防爆炸袭击的,而其他人立刻形成各种战术小队,交错配合攻击!

不但要防备空中突降的袭击者,还要注意那些有可能从楼下

突击的重建员工!谁叫都是美国人呢?这都是有预案的,华盛顿不可能出现一栋装满外籍武装人员的建筑,所以重建公司的大多数武装人员都是美国人,其中肯定也有不少军情部门安插的探子,这方面安妮敞开让对方进入,透明得无可挑剔。

不过还好,事实证明,这些重建公司的成员才是击毙袭击者的主力军,他们更扎实和专业的作战技能在这样的楼层巷战中更突出,特别是其中多个高级特种部队退役成员的射术精湛,第一时间就把吊在绳子上的枪手就给打靶了!

估计袭击者是真的没想到这栋楼里面这么多专业高手,等小黑们冲上楼顶,发现原本的狙击观测手和哨兵被人家撩翻在地,见势不妙的直升机已经拉高逃窜,要不是苏威典安保主管拉住了他们,没准儿会拉出两支火箭筒来打直升机!

这是华盛顿!

所以整栋楼立刻就被FBI探员跟当地警察局的警员包围了,接着白宫特勤局也派人过来检查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威胁总统的可能性。

不过听说是科巴斯保罗的家和公司驻地以后,估计都有点了然。

因为今天一大早的报刊就登出了痛骂保罗是大放厥词的伪专家,试图撼动美国军人百年传统的根基,怀疑他在东非发生的特混舰队受袭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角色,总之就是极尽抹黑之能事,明显是得罪什么人了。

损失了四名安保人员,受伤六人,但击毙了十七名枪手,其他八名活口全都带伤,这也是苏威典安保主管的要求,不然就是重建公司那些退役军人都会毫不留情的杀戮一空,最后表情非常轻松的在一楼大堂,一边摆出枪械给FBI检查记录,一边笑谈今天终于重温了一把过去的岁月。

等警察们到处拍照记录以后,玛若就立刻要求自己的亲卫们转职清洁工,赶紧把四处飞溅的血渍弹孔清理干净,安排维修天棚玻璃窗,浑不把刚刚发生的枪战当回事:“保罗在战场的时候,天天都这样,多了不说以前我们在穆尼的时候,也有这样不太平的时间段,要习惯。”

好吧,气焰明显被打压下去的柳主播看安妮,安妮是泰然,吩咐秘书:“挨个起诉这些报刊杂志,诽谤捕风捉影,不遵守新闻职业道德,要谈东非么,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让美国民众都看看东非发生了什么吧。”

这种气势,的确不是一般姑娘能比拟的。

齐天林的气势还是配得上她了,就在自己办公室接待了两名CIA探员,让俩美国中年男子就挤在小沙发上问询,他还一身的将军服呢:“具体的情况就是这样

,在卡隆迈你们的同事已经问得很清楚了,还有什么细节需要特别了解挖掘的?”气定神闲的点上一支雪茄,五角大楼基本不许吸烟,但将军在自己的办公室,还是有点特权的,杰奎琳起身打开通风空调,却没离开,又坐回自己的秘书位。

结果这两位的目的不是齐天林了,反复询问亨瑞王子!

天地良心,齐天林去桑岛之前真的只是想带上丹尼斯这老相识,然后习惯性的帮朋友介绍点头面人物,而且桑岛也是旅游胜地,叫上最近的亨瑞王子纯粹放松而已,那些日子本来就不太在意这些事情。

可天晓得是哪个中情局的特工分析师,可能就觉得亨瑞出现在桑岛的时机太巧合,而且当美军被困肯亚尼的时候,亨瑞却第一时间就带着自己的人顺利撤离了。

很有疑点!难道英兰格这个美国永久性的盟友,在这次的行动中也有什么蹊跷?

再联系到齐天林受刑迷幻的阶段,对英兰格有些不一样的反应,中情局真有理由相信这一块要好好调查一下,就连齐天林的未婚妻太太不也主要呆在伦敦么?

齐天林使劲揉太阳穴:“我再说一遍,我现在还是大英帝国的勋爵,同时也是MI5的情报官,我跟亨瑞王子有很好的私交,当肯亚尼发生一系列战争行为的时候,作为战地指挥官,我完全理解他的行为,第一时间撤离保证自己的安全,我的队伍也撤走了很多人,而他选择的路线是从南苏丹到乍得再到利亚比,这是我能控制的区域,所以他们能撤离得很顺利,可美军轻步兵师是白宫要求他们尽快部署的,到现在为止,也是白宫要他们冒着危险继续前行,不轻言撤离,这跟我没关系,我第一时间给麦克中将的建议也是撤离,但是他现在还驻守在那里!”

中情局探员就只关心情报:“那您再解释一下您在桑岛的行为细节。”

齐天林真的是下意识瞟了一眼杰奎琳,才“艰难”的开始解释自己在桑岛的风流韵事,探员又问得格外仔细,相貌时间地点行为都要一一记录,让杰奎琳脸上很是精彩!

所以直到中情局人员离开以后,齐天林的上尉秘书还一脸嫌弃的鄙视他:“真没想到!你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外遇?还跟亨瑞王子一起去寻花问柳?”

齐天林不管对方信不信:“总是需要点放松吧,我也是个男人!”

杰奎琳简直觉得自己遇人不淑:“我还居然相信你寻求恋爱的味道!我呸!”

不过两人嘻嘻哈哈在办公室废话的架势,还真有点办公室暧昧的气息,直到齐天林觉得时间也磨蹭得

差不多,是不是可以下班回家了,却又接到一通电话,陆军部的参谋长:“能不能借用你的人手,帮助陷在肯亚尼的步兵师突围?”

齐天林心里拨弄一下:“这是陆军部的意思,还是白宫的看法?”

参谋长毕竟还是军人,比较直接:“困境是必须承认的,海军都遭了那么大的罪,空军损失也不少,我们这点……也不用硬扛,我们是想确认这个方式以后,正式向白宫提方案,现在再往里面送军队真的不太现实,空军迟迟不能打开局面拿到制空权,难道真要陆军穿越刚果从卡隆迈出发地面推进过去?五千多公里呢!现在运输的坦克都还在大西洋上……”

齐天林也爽快:“我没问题,您真要从卡隆迈过去,我们不是在修高铁么,虽然没完工,也能运送一部分,是德国人的技术,不是华国承包,不过我也建议从肯亚尼撤,但这话我说不出口,之前我建议狠狠打,有人怀疑我公报私仇,把个人恩怨拿到美军作战行动中来,现在就更会有人说了,所以要撤,我就只能说是尽量协助,但坦桑亚尼的装甲部队,我这边有点怵,打起来成本有点高,法西兰和德国的反坦克导弹就要大量用了。”

陆军参谋长听出点弦外之音:“你这是在谈价格?”

齐天林嘿嘿一声:“必须的,您是体面人!这个得付费……”

其实业务不在大小,关键看能把自己刨回非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