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91章 严阵以待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严阵以待

实在是五角大楼内部,已经把四个步兵师的情况,定义为被围困了。

美军在近代战争史上过万人被围困的事情,仅仅发生过一次,101突击师二战被德军围困在巴斯通,因为严寒大雪导致制空权和空中支援丧失,最后虽然在天气恢复以后重新打通关联,被巴顿将军给救出来,但还是损失惨重。

所以在国防部内部,已经把这次的被围困跟巴斯通相提并论,却没有谁敢说自己前往救援,因为实在是这一回不再因为天气原因,迄今都还看不到恢复制空权的把握,谁敢去?

唯有齐天林这个地头蛇可能敢搏一把!

开放的陆军内部讯息上,齐天林终于看见部分侦察卫星勾勒出的情形。

海港城市蒙巴萨距离首都五百公里,距离坦国边境线只有六七十公里,当时为了方便进攻坦国,建立的近海基地就选在这里,现在反而成了坦军方便攻击的劣势!

甚至不用过边境线都能用榴弹炮轰击,只是那些制导炮弹明显也来自华国。

两条挨在一块的标准军用跑道和四条等级略低的野战跑道都被炸得到处是弹坑,连越野车都没法开,更别说起降飞机,一面是海,一面是边境线,这都方便了坦军只需要守住另外两侧,就能围困美军的现实!

实在是一开始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被围困的可能性,真是兵家大忌之地啊!

不过说回来,美国近二三十年的战争中,真没顾虑过这种可能性。

往首都内毕罗是第一选择,轻步兵师还是具有相当的单兵作战能力,苦战三天,勉强派遣特战分队跟首都取得了联系,付出数百人的伤亡,却被暴风骤雨般的坦军用空地协同的方式,硬生生掐断,然后又退回蒙巴萨周围失去联络,无论弹药还是食品饮水都应该非常紧缺了。

容不得华盛顿的政客们再啰里啰嗦的争吵,也许这才是赫拉里说要放下一切争论,先决定一战的原因。

可过去的二十四小时,只是更加胶着,整个非洲北部都是空战和防空导弹,唯有东面的迪哥加亚西空军基地能做出支援,不过那个直线距离也在四千公里之上,但这仅有的一点支援,随着一艘华国潜艇在的哥加亚西基地周围被声纳发现,也变得风声鹤唳起来。

没谁规定这场游戏中,华国人会不会袭击美国海外基地,更何况这个基地还是属于英兰格的领地。

又是英兰格!

白宫和五角大楼以及中情局似乎都有一种疑神疑鬼的情绪,英兰格总是若

隐若现的出现在一系列事件的背后,难道……

有点不敢想,但又觉得不可能。

所以在肯亚尼美国人甚至没有主动向英兰格人求救,毕竟这里是英兰格人刚拿下的地方,虽然撤走了军队,但是数十年在这里的经营还是留下不少资源,虽然在战争中帮不上忙,但声援一下都没有做出。

陆军部甚至动用过无人机来试探攻击,结果据说华国人也有,这个美国曾经打算作为军队发展主要方向的技术,现在看起来华国人似乎也不落后,而且华国人那种异乎寻常的轻工业山寨能力让他们能更廉价更批量的生产这些东西,反正华国也不在乎是不是很精巧精密精确,能达到目的就成。

这一点简直就跟美国人的思维模式完全不同。

美国人开发无人机技术,是为了替代飞行员不可能连续几十小时工作的弊端,更是为了避免飞行员像越战那样在敌后被俘造成舆论压力。

华国人什么时候在乎过自己的战俘?至于连续作战,用人海战术轮轴转就是了,现在更是把无人机也用饱和战术来围攻美国的高级无人机,直接团身而上的撞毁,就算携带了导弹的无人机又能抵抗几架?

所以一万五千多名只有轻武器的美国大兵被各种装甲车辆和战斗机围困在方圆二十多公里的范围内,还说不上很密集,不至于随便开一炮就能命中的密度,但坦国除了反复加强围困,并不急于剿杀,这让国防部跟被困军队之间断断续续的通讯都觉得很费解。

齐天林却心中有点端倪,这就是个围点打援嘛,华国军队最喜欢搞这个,以前解放战争就玩得极为娴熟了,各种升级变形版本层出不穷,现在不过是在整个非洲范围内搞这一套,机动性极强的空军拖住了各种援军,导弹也防范了海上舰艇,就是要在这样的局面中慢慢消耗周围的海空军?

但他又没把握判断华国能支撑多久,毕竟现在看起来华国这种优势也不会一直持续下去,那么目的是什么呢?

他把这个疑问直接抛给了陆军参谋长,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判断:“我只是说我的看法,不影响你们判断,那我就等着你们的消息了,如果能在国会通过,我就过去安排尽可能救援接应,起码从首都的方向组织一万来人的牵制行动还是没问题的。”

可等齐天林下班把杰奎琳送回家,自己再开着宾利欧陆回到家,参观打量了各种弹孔和战斗痕迹,顶棚上已经先蒙了临时的薄膜,这次索性全部换防弹玻璃,所以定做有个时间过程,正邀请三位太太和一大群今天立功的员工准备开个派对,就接

到布伦的电话,简单明了:“你这段时间只能留在华盛顿,但你可以安排你的员工尽量去牵制营救,协助陆军步兵师突围,先别谈钱的事儿,要是美军这次行动失败了,你太太投资的几十个亿不都打水漂了?赶紧上吧。”

齐天林除了翻白眼,还能做什么?他最想借此脱身呢,也被这老狐狸牢牢的摁在了这里,只能远远的看着非洲打得热火朝天,望洋兴叹?

有点恹恹的挂了电话,笑着给员工们分发了高级雪茄,再喝了几杯香槟,整个宽阔的大堂都成舞厅,他才悠悠然的上楼,到自己那间偌大的办公室,开启各种通讯联络。

在美国本土,再加密的通讯他都觉得不安全,所以视频通话的那一边,看见迪达,就做了个隐秘的手势,画面里本来应该出现的艾卡马尔就换成了亚亚,两名黑人笑眯眯的问他应该怎么做。

齐天林强调了一下美军必须获胜对公司经营状况的重要性,所以亚亚必须安排相当数量的沙狐车队从坦肯边境西端进入坦桑亚尼,尽可能制造各种骚乱或者袭击,缓解东端海岸边被围困的压力。

亚亚就只嘿嘿嘿的笑,迪达多说几句:“其实类似的事情我们一直在做,麦克中将的特种作战指挥部比较靠近西段,我们也帮助他们撤离到了首都来,要不要请他也来跟你协商?”

齐天林表现得很有情绪:“不用,他们现在有点不太信任我,我懒得跟他们谈了,你们尽量吧,别有太多损耗,免费帮帮忙尽到心就可以了,我们现在就做看客吧,看他们两家打出个结果来。”

两黑小子点头称是。

可关上屏幕,齐天林刚靠到椅背上沉思,安妮就从靠在门框边的阴影中走出来:“故意这么说的?”

齐天林默默点头,接过安妮手中的酒杯,再接过姑娘坐在自己腿上:“表达我很不高兴的态度,反正他们肯定有窃听,这样表达情绪倒也不错。”

安妮摸他的头,好像在安抚调皮的儿子,却没说话,接着两口子就听见电话响了,在没开灯的办公室里默契的对看一眼:“这么快?”

真的快,是麦克从肯亚尼首都打电话过来:“我听说你离开后的事情了。”从叙旧开始掩盖实际的急迫。

齐天林装着是个偶然的电话:“麦克,是你把我介绍到美军体系中来的,我那之前可对美军没什么好感,也没少有摩擦,好好合作了两三年现在又不把我当合作者,那就别拉我入伙啊,耽搁时间。”

麦克苦脸:“是耽搁时间,每一小时蒙巴萨那边的营地都在伤亡……”

麦克滞了一下:“你这些非洲员工……的确是很熟悉这边的环境,我看你还是全力以赴的让他们参与,协助蒙巴萨营地撤退吧?”

齐天林不讨价还价,知道那是白费力气:“给我个明确的承诺,是不是能协助步兵师撤离,我的事儿就算收尾了,我现在很失望,不想陪着玩了,你知道这过去的二十四小时我在华盛顿已经经受了两次袭击,FBI也给不出个准确答复来,现在我还要承担五十名市政警察和FBI探员住在我楼里的费用!简直莫名其妙!”

麦克好说歹说,齐天林有点气哼哼的重新给迪达打电话,安排他们加大力度……

安妮就一直坐在阴影里欣赏未婚夫的各种演技展现,偶尔还打拍子协助齐天林调整语速和语气。

配合得真好。

于是在麦克的亲眼监督下,数千名黑人武装人员在亚亚的指挥下分成几个大队,数百辆沙狐作为交通工具,恶狠狠的扑向没多大防范的坦桑亚尼西部国境线。

本来迪达还询问美军特种部队成员要不要跟随一起的。

麦克犹豫了一下,看看整个指挥部两三百文职后勤人员,摇摇头,百余名特种士兵还是不要去冒险了,齐天林之前到坦国国内执行穿插牵制任务,就是在这边被撵得鸡飞狗跳啊。

危险度还是很高的。

只不过他不知道现在国境线那边是马嘉在严阵以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