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92章 参天大树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参天大树

齐天林有睡觉的时间,可华盛顿却太多人不能休息,废寝忘食是形容他们最好的写照,东非战事如火如荼,更重要的是还得花大量时间压制平息国内舆论压力,估计是觉得心里有点不平衡,半夜十二点多还是把齐保罗将军提溜起来,叫他到白宫履行反恐事务委员会主任职责。

反正也就街头到街尾的距离,齐天林本来打算车都不开,穿身运动服跑步过去,让安妮给从**砸了个枕头,最后端端正正的换上西装,笔挺的经过特勤局严密检查防范进入。

杰奎琳都不在,齐天林有点撇嘴,这不是折腾人么,接到通知的一名反恐委员会事务官过来:“这边,亚瑟.弗莱德曼先生要与您进行一场电视对话。”

齐天林别说有多惊讶了:“谁?跟我电视对话?剧本呢?我要说什么?”这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啊,就跟当时在国会回答议员的那些东西一样。

事务官很恭敬:“您就按照您的作战策略以及政治理念说就是了,内容不重要,现在我们采取的是模糊策略,降低整个东非战事的敏感度,需要大量的军事政治节目传递不同消息。”

原来就是放烟雾弹呢,齐天林想翻白眼:“这位是谁?”

别人真的看了看他,有点奇怪:“国防部首席战略专家,海军战略战术权威,您在五角大楼工作没听说过?”

齐天林很想说自己都跟秘书玩儿呢,谁有闲工夫打听什么专家了:“捣鼓什么的?我是问他的主要战略理论是什么?”

反恐事务官也是搞军事理论的,一口就解答了:“网络中心战。”

齐天林心里就忽闪一下,跟拉开幕布似的敞亮:“来了嘿!”脸上有点神秘莫测的笑意,看着经过的几间大办公室里面坐满了密密麻麻的工作人员和高低三层叠架的显示器!

事务官给他介绍一下:“正在进行网络管制呢,这里主要是进行检查和汇总的,主要工作还是硅谷的一系列的民用公司进行战时动员以后进行操作,难度……不算太大,配合电视跟纸面媒体的效果,还是不错。”目前美国国内基本还没有闹将起来,看来就是这里的功劳,实际上的时间也才过去不到一周嘛。

别以为网络就真的是虚拟而完全没有限制的,所有网络上的讯息最终都要归结到一台台硬件服务器上,作为建立了网络标准跟秩序的美国,很多根服务器以及顶级管理权限都在这里,而后走进一间已经摆上摄像机和反光幕布的采访间,事务官介绍这边几人时候,唯一一位身着军装的女性,海军

少将葛瑞琴更说明了这点,她的头衔就是美国海军网电部队指挥官!

理论上来说,网电部队就是所谓黑客反黑客之类的部门,用于作战跟自我系统保护,可现在,用于封锁国内的消息倒也不错?

女将军应该有五十岁了,栗子色的短发还是带着白人女性的干练与知性,对当红炸子鸡准将也不傲慢,笑着点头伸手过来,齐天林还回军礼呢。

其他随从也都是海军和五角大楼别兵种的网电专家,只有坐在反光幕布旁边的一个白人老头斯条慢理的喝咖啡,眼皮都没抬一下,齐天林和军人们相互敬礼握手以后,看看只有那个老头旁边的座位是空的,就当仁不让的过去坐下,还顺手把人家放在咖啡杯旁边的几块饼干,一叠就掐起来收了塞嘴里,鼓鼓囊囊的给事务官打个响指,做个喝水的动作,他说不出话来了!

在家不是跟安妮刚折腾小半宿,饿了。

老头的手指悬在碟子上面楞了,然后慢慢收回去拍两下,掸掉其实不存在的饼干屑:“保罗你很擅长抢食啊?”

齐天林咽得很艰难,做了好几个手势,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才缓过来:“战场上,有吃就赶紧吃,免得打起来饿肚子可没人疼你。”

老头脸上有点讥讽的笑了笑,伸手:“弗莱德曼,你在五角大楼听证会关于游击战理论的演讲,我都在现场听了,你对陆军的误导不是一般般啊!这次四个师都陷在蒙巴萨了!全都是轻装,不继续打游击了?”

齐天林放下杯子,也过去碰一下手掌算握手:“那你误导的是什么?海军?三个航母战斗群,两万多人,那个运输舰队是不是也算你的?你们的战术态势图怎么没捕捉到敌方可能存在的攻击危险?陆军这次可是顺带都被你害苦了,整整一个装甲师!”

语调轻描淡写,却让对方有种要吐血的节奏!

六十多岁的白发老头胖乎乎的,一看身材就不是军人,但打着小领结的模样有身居高位的气质,顿时气结,瞪大了眼睛:“这是无耻的袭击!”

齐天林重新喝水,斯条慢理的喝,就跟对方之前喝咖啡那样:“甭管怎么说,就是被袭击了,战争还要先通知你?别把你们那套狗屁不通的精确战,网络中心战拿来糊弄人,我是一线作战人员,最烦你们这种卖嘴皮子的,你说你们花了那么多钱捣鼓什么高科技设备,最后害得海军损失巨大。”

老头在猛吸气,猛喘,想张嘴,齐天林多年轻,说话多快:“别这样,听个不同意见就气得直哼哼,我就一个态度,战争不是演习,更不是拍电影,什么都

精确到一切按照你的意愿来进行,就跟我们之间的谈话这样,为了精确你要花费巨资,但却只能照顾针尖那么大个地方,我偏不顺着这个方向来,打你的针侧面,你不就输了?战争是模糊的,混沌的,不可预知和随时可变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都会影响华盛顿的天气,难道对方稍作调整,你就又要增加一套系统应对?你累不累?”

其他军人一动不动的坐在自己座位上,屏息凝神的看着首席跟准将的交锋,反恐委员会的可能觉得是自己的主管在辩论,居然有点仰慕的站了三四个工作人员在门边伸脖子看,只有那个事务官从一开始,就偷偷给摄像师做了个手势,齐天林能瞥见那个红点亮起,在拍摄了。

老人家也许思维还很敏捷,但说话真没年轻人利落:“你……你这是在诡辩!”

齐天林点头:“关于网络中心战的理论,虽然不知道您,但我也起码拜读过相关书籍,我真的很好奇,2000年的千年挑战演习中,海军陆战队里佩尔中将就用摩托车通信跟原始作战理论击溃了你们所谓的高级侦察系统,你们居然还能厚着脸皮继续推广这些东西,甚至逼得里佩尔中将退役?怎么?现在也要逼我退役?”

说到专业,弗莱德曼也许终于快捷点:“他在钻空子!他的整个体系就是缓慢的,假如当时的侦察系统没有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电子拦截上,就凭借电子讯息的速度优势,就能击败他!”

齐天林笑起来:“这位中将在作战之前还要先告诉你,我这次不用电子设备,你们请防备非电子类作战?战争就是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先营造诸多假象,让你们以为他要采用常规电子作战手法,却最终通过人力通信手段破除你们的电子拦截,这就是战争!就好像二战中盟军竭尽全力让德军相信他们要在加莱海滩而不是诺曼底登陆一样!这叫暗度陈仓!懂不懂?要不要我先给你解释一下孙子兵法里面这一招?哦,要不要再解释什么叫孙子兵法?”

哎哟喂,这老人家给气得浑身直抖抖!

齐天林放缓一点语气:“每一次,你们在类似的军演或者推演中失败,都归咎于是设备不够强大,参与环节人的因素配合不够默契,老天,战争每一次都能让你们找借口?这一次就足够告诉你,你们错了!错得很离谱!然后你们就厚着脸皮投入更多的钱去采购设备?一年八千亿美金的军费就是这样捣鼓出来的?别跟我说国防工业的发展带动了整体美国科技经济的进步,现在经济危机呢……”

真该让安妮来看看,那姑娘一定会得意的畅饮两杯,不过也差不多了,杰

奎琳刚刚赶到,站在门边,无声的看着聚光灯下那个穿着定制西服的男人坐在十九世纪洛可可风格靠背椅上侃侃而谈的样子,那本《网络中心战联合构想》还是自己推荐给他的书目,曾几何时,自己只是跟风随大流的阅读这些时髦的军事理论书籍,他却完全吃透并形成自己的理论,还能予以犀利的反击?

这哪里还是那个刚进入西点时候,连美国自由主义的精髓都没搞明白的愣头青?

已经真正的成长为一棵拥有独立体系的参天大树了。

齐天林连珠炮一般的倾泻火力到老头的阵地,真炸得对方还不了口,原本就真有五角大楼的实战派将领挑战过这些玄妙理论,而且还取得了一系列实际成绩,却最终被迫退役或者离开军界,这才叫黑幕……

而在白宫的另一间办公室,嗯,著名的椭圆形办公室里面,赫拉里和福克斯等人坐在椅子上通过一台监视器,也颇为吃惊的看着另一边的表演,七八个人表情各异。

最后还是赫拉里发话:“就……按照这样,播放出去!”

福克斯的地中海头皮依旧很亮,抬起头来看总统,眼镜片下面有些狡黠:“一个华裔如此咄咄逼人的口吻,容易让民众产生一种心理暗示?对华国引起的这场战争激发对华恐惧?假如蒙巴萨的全军覆没才能激起民众的反弹?”

赫拉里苦笑不语:“不然还能怎么引导舆论呢,压制已经到了极限了,让这瞎争论分散注意力,就……让损失来得更惨烈一些吧!”

这才是政客!不计较一城一池,海量的伤亡也不过是一枚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