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93章 能行么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能行么

看上去赫拉里甚至愿意牺牲掉蒙巴萨的那些陆军,用巨大的伤亡来换取民众的反弹?

就好像珍珠港或者中途岛海战那样?

但显然事情的发展不是这样的。

连齐天林自己都以为华国人会高歌猛进,彻底的在东非剪除美军的有生力量,事实证明,他在这方面还是跟华国的政治领导们相差太多。

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枪炮声忽远忽近,一直萦绕在蒙巴萨郊外这片高低不平的荒野上!

地方是美国海军工程部队选择的,施工也是工程部队主导机械设备和材料,只有极少数体力活儿是当地黑人干的,所以没有任何理由怪别人把基地扎在这里。

就一个原因,美国人从来没考虑到万一自己失去了制空权会怎么办。

也许在亚洲和欧洲,美国人拥有完备的空军支援,更没想到华国这只一贯低头的兔子会咬人,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可能就顺带把南半球的非洲也这样想了。

所以一如既往的把基地设立在开阔地带,周边没有高点能被狙击或者观察瞭望,但也就不能阻挡任何榴弹炮的远程炮击!

好几个方向明显都能听见加农炮和榴弹炮清晰的炮声,然后带着尖利的啸叫飞过来,在各种工事之间爆炸,甚至连树木的遮挡都没有,起码当年二战美军被德国人包围在巴斯通还有树林和积雪的掩护,现在什么都没有,周围光秃秃的荒野,据说就是为了防止躲藏狙击手,埃尔文中将重重的把手中通讯显示仪砸到桌面上,因为卫星通讯没有全面恢复,地面高频通讯也断断续续,所以这种能全面显示地形地貌和周边下属单位的单色显示仪完全发挥不了作用:“华盛顿有什么消息?”

他本来是设想要效仿麦克阿瑟将军,身先士卒的趟过蒙巴萨海滩那浅浅的海水,拥抱一名刚从特混舰队残骸中救起的美国士兵,所以在先头部队刚过来,作为四个步兵师的总指挥官,他也在第二批运输机当中过来了,结果一来,就遇上鹘鹰全面接管这一带的空中管辖权,接着穿梭的歼七和强五就把这里当成了演兵场,反复犁地轰炸射击,他只能躲在这样一个半地下防空指挥所里!

参谋尽量保持饱满的情绪:“他们……在评估增援的可能性!这是过去三十六小时都在重复的回应!”

埃尔文想再摔点什么:“这帮杂种等于……什么都没做?”

旁边坐得非常端正的一名少将摇摇头:“根据观察,那些隐身战机昨天开始就没有出现在空中,空军联队应该还

是跟他们在发生激烈的缠斗,内部通讯也说明了这一切,海军……海军估计不敢靠近,怕重蹈覆辙。”这是82空降师的师长,一般他也不会这么早就过来,全都因为埃尔文要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架势,四个师长都来了!

海军陆战队步兵师师长也有自己的通讯渠道:“海军正在申请用巡航导弹远程概略攻击坦桑亚尼的重点目标,威胁坦国放弃这个包围圈。”

101空降师的师长冷笑一下:“可能放弃么?我的人已经在某些地面交火地带发现了华国人的面孔,我汇报给五角大楼,他们还不相信,要我抓个活口,现在我们全都暴露在对方的重火力之下,还抓活口?只要巡航导弹一轰炸坦国,你们信不信这些漫不经心的炮火就会立刻下冰雹似的把我们的阵地全都清洗一遍,不是所有士兵都能有这样的工事躲避!”

炮兵出身的第十山地师师长认可这种说法:“现在……的零星炮击不过是在标定试射,基本每个距离,每个区域都有一两炮,我可不认为坦桑亚尼的军队有这样的耐心跟专业素养,他们不过是在等待命令,或者一个我们自己触发的关口,一旦达成就可以一个区块一个区块的饱和炮击,我们这个防御工事都经受不住高能炮弹的连续轰击,顺便说一下,我的孩子们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没吃东西了,基地里面储存的那点口粮根本就不够分。”

82师师长也耸肩:“我的越野车过来,还准备顺便带点汽油和口粮回去呢,不加油,我的车都没法回到我的驻地。”

陆战队师长不抱怨:“我们……还要持续突围么?”他的伤亡是最大的,海军陆战队似乎有这个传统,一贯都当开路先锋。

埃尔文看其他三个师长,少将们都不躲避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中将深吸一口气:“今晚集中优势兵力,K5区域突破口,再来一次!非洲特种作战司令部也会竭力在那边接应我们,另外非洲承包商也在坦桑亚尼国内进行机动牵制,空军会竭尽全力的吸引空中火力,算是最好的机会了,最后一点弹药跟口粮都在外面的帐篷,你们拿去分了吧。”

四名少将默然,起身戴上自己的头盔,除了胸前迷彩服上很不起眼的一点点将军徽标,都穿着战术背心和大腿枪套,跟士兵没什么两样,陆战队师长还背了步枪呢,使劲的相互拥抱一下,跟中将敬礼以后,鱼贯而出。

同样鱼贯而出的是廓尔喀营地。

马嘉已经明目张胆的在坦桑亚尼把LALA里的廓尔喀全都集结起来,加上同样在快餐店的小黑共有四千多人聚集在一处快餐店

大型仓库里,墙上挂着一张巨大的喷绘地图,正是美国步兵师被围困的前线基地周围,亚亚笑眯眯的蹲在旁边看热闹,这原本就是迪达派人参与建设的,当然对周边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而另一边,那个曾经被齐天林俘虏过的华国驻坦军事顾问王元庆带着一队黑人和华国军人满脸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他是被上级通知过来跟友军联络的,没想到全都是穿着LALA快餐店制服围裙的南亚人!

原来祖国早就把文章做到了这种地步?除了坦国黑人之外还有这样的亚洲军人和神秘的黑人武装力量?再联想那个惊鸿一瞥的神秘华裔高手,王元庆的心里波涛澎湃!

马嘉的廓尔喀语讲得很快,专门从华国外交部找来的廓尔喀语翻译给王元庆低声同步翻译:“他说他们有渠道,发现首都的美国特种兵上午就已经开始转移,接近这个区域,可能要接应美国陆军,说明他们有突围的意图,现在这些员工,就会开始前往这些区域,准备伏击。”

王元庆皱眉:“伏击?”他知道那些美军别看被围困,却是实打实的精锐,更别提那些接应他们的特种部队了,这些人去伏击,就算成功,伤亡也颇为厉害吧,他想起身,十来米外的亚亚却扔个果核过来,笑着给他做个噤声的动作,王元庆一直摸不清这个漆黑的北部年轻黑人身份地位,但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格外尊重,所以他这个上尉衔的华国老志愿兵也不敢吭声了。

马嘉说完,亚亚才起身,他用阿拉伯语,马嘉帮忙翻译成廓尔喀语:“老板说得很清楚,老辫子来指派我们做什么,但具体怎么办是政委和参谋长的主意,我带了五千人进来,这些人美国人在观察,所以他们不会参加战斗,他们会游走在坦桑亚尼制造一些动乱,配合美军以为坦军被调动开了,你们就按照老规矩,交叉分片,最后我们以杀伤数据结账!”

然后王元庆他们看见的就是震天的欢呼,一个个穿着快餐店厨师跟送货员服装的家伙乐成啥了,亚亚这时才指王元庆:“你来说说你们的配合。”

王元庆定定神:“我只是个联络参谋,现在知道了你们的情报和计划,马上汇报,马上……”

好吧,跟正规军打交道就是麻烦。

但不妨碍皮卡车、厢式货车、甚至摩托车带着这些店员四散而出。

美国人仅有的那点卫星观测力量都在观察亚亚的沙狐了,根本注意不到这些民用车辆,何况他们在坦国国内到边境送货运货都太熟练了,各种道路门儿清,一点都不会有大部队滚滚袭来的感觉,就如同一汪清水一般无声的泄

开。

卫星能探测的是已经存在的讯息,而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就算华国人也是一样,得到首都的美国人已经在靠近某个区域,结合空军穿插捕捉到的一点点串联情况,华国在坦桑亚尼前线指挥的这个集团军司令部里面也惊出一身冷汗,一个不留神,差点就让煮熟的鸭子飞了,感谢出生入死的那些情报战线的无名英雄!

集团军首长很严肃的带着所有人朝着西北首都方向敬了个军礼,才开始谋划接下来的行动:“这里说有一支友军会对敌军伏击,我看,搞情报他们也许很得力,但作战还是我们接管所有行为吧,空军做好所有战机升空的准备,并且应对美国海军可能对这几处机场的破坏,启动备用机场!”

华国人在坦桑亚尼曾经实验性的修建了几条高速公路,都只有一两公里长,说是为了检验在非洲建筑高速公路的工艺和材料问题,所以一直也没引起任何方面的注意,现在一直都蒙着工程塑料布和木薯杆,看上去就跟晒谷场差不多的浪费掉,现在迅速的清理开,立刻就摇身一变成为机场!

数十架鹘鹰和百来架歼七强五都陆续升空,不过其中不少是黑大叔驾驶的战斗机,摇摇晃晃很有点吓人。

所以对同样有很多黑人的友军快餐店作战部队,华国人们也充满怀疑,他们太了解这些非洲作战人员的特性了,连号称非洲第一军的坦军都那么不靠谱,这些人……能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