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02章 干一把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干一把

政界人物的身份不低,齐天林虽然从未了解过日本政坛那走马灯似的大牌名人们,却能辨认出面前这个穿着晨礼服的家伙,一定是不低于内阁级别的高层人士。

这一点当然得益于安妮的培训,礼服分很多种,但全亚洲基本就只有从明治维新以后一心西化的日本才会很认真的穿,而这种上下不同色的晨礼服又只会是日本内阁成员以上才会在正式场合保留,不过老实说,日本人穿晨礼服很难看,用安妮的话来说把晨礼服穿出得体味道,是贵族或者绅士的基本门槛,齐天林当然被严训过。

所以这个把晨礼服穿得像条鲶鱼一样的土肥圆走过来时候,他就有点想笑,但还绷得住,冷冷的注视着对方,双脚自然分开,背在背后的手指开始轻松的弹动,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身后的美籍PMC们却明白老板是在放松手指,随时可能快拔手枪射击,所以他们也来不得半点怠慢,食指都轻轻的在扳机圈上滑动,应对随时可能掀起的腥风血雨。

这些美国人跟着保罗这样无法无天的家伙,来日本,一点都没有杀戮上的心理障碍。

对方却带着标准的日式礼仪,很正式的走到齐天林面前,有点机械的把手中一卷文件双手奉上,圆卷的那种,中间还打了一个漂亮的丝带结:“保罗君!我们希望能跟美国军政方面都认真的进行沟通洽谈,改变目前日本不能协助美国,承担更多国际义务的落后局面,这是顺应时代改变的变革,请……转达!”伴随最后一个词,还有个很恳切的点头,很用力的那种,齐天林都怕他把鲶鱼头给甩掉了。

单手轻巧的拿过来,看都不看:“传递文件的信使,我可以做,但我只是个陆军准将,而且是以武装承包商的身份,来反恐并保证美军基地安全的,政治和军事战略方面的事情都没有资格操心,您给我说,是真正的鸡同鸭讲。”

对方不觉得他不礼貌,抬起头来很诚恳:“保罗将军也不是第一次跟日本军方合作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大家一起好好商量一下反恐袭击的具体工作呢?”

齐天林笑了,很和蔼很市侩:“那当然好,我是带着美日同盟的美好愿望来的,当然不希望对抗,只要日方保证不再出现之前那种逾越身份跟职权的情况,我是很好合作的,这点可以问西尾少将。”目光适当的转向了烂脸君,只是说道美日同盟的时候,他真心觉得自己跟大半个世纪前那些说大东亚共荣圈的日本军官一个腔调,过瘾极了。

西尾也从散开一条道的军人中间越众而出,带着军人的铿锵步

伐走上来,先标准有力的行个军礼:“祝保罗将军武运昌隆!我们又见面了!很荣幸能再次与您合作!”

齐天林还一个潇洒的美式军礼:“我也很惊讶能跟你再度合作,更希望能看见双方政府都愿意见到的和平局面。”官话套话他现在也说得很溜了,天天在五角大楼和白宫不是白混的。

西尾嘴角**一下:“反恐形势很恶劣,我给您介绍一下具体情况?”指了指办公大楼。

齐天林却摇摇头:“这是美国政府的地盘,我受聘来为他们保证安全,就不能让情况复杂化……”

就这么一句,就让西尾和鲶鱼头的脸色剧变,特别是西尾,那股凶光几乎瞬间闪过!

齐天林在慢吞吞的补上一句:“要谈……就在外面吧,不过要中情局的人在场,我们之前的合作,就很让美国人操心了,我可是个有商业信誉的人。”

招手过来的亨特尔低眉顺眼,老实说在桑岛的事情,他作为中情局在那里职务最高的人,其实有很大的责任,但和他刚到齐天林身边还敢监视挑衅不同,他在那几天无数次审查中却一口咬定保罗绝对没有问题,因为到现在他终于明白,只有齐天林不倒,他才有最大的上升空间,果然随着齐天林被派到日本,他立刻脱离被监禁状态,带着更多中情局人员跟随而来。

他对齐天林的心态,才是一次次被鞭挞着改变,连他的潜意识都告诉他,保罗……华国仔一定没有做对美国有害的事情。

现在保罗的表现也的确是这样嘛!

所以三个曾经在索马里无数次坐在一起的华日美裔人士,终于再次坐在横田空军基地外的一辆全尺寸豪华越野车上,只不过老鹰全程不做声,当个见证人,顺便通过自己身上的窃听器把所有语音传输到别的中情局特工那里备案,这也是他主动给齐天林展示过的。

合作才是他最好的出路,起码现在他跟着齐天林从失败的非洲局小主管,不但没来得及追究责任,还变成了东亚局的主管,日本可是比苦哈哈的非洲舒服多了!

齐天林和西尾当然不会在意这些,坐在宽大的越野车后排开门见山:“美国现在无暇东顾,你们就不要节外生枝了,这让整个太平洋战略都有翻船的可能。”

西尾这样坚定的武家人士哪里舍得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之前华美之间没有开战,他都敢带人政变,更何况现在了,可是在是因为他那张脸太烂,又隐藏在车内的阴影之下神色难辨:“恐怖分子的确很猖狂,我们也没有办法,据说今天晚上会对八王子市的美军由木通讯站发动攻击,

我在此敦请保罗君能前往指导我们的反恐行动!”

齐天林注视着这个实际年龄比自己大好些岁的老家伙,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可能是什么方面的恐怖分子?日本国内右翼极端分子?”他明白西尾实际上可能是要一个单独跟自己谈话沟通的机会,而强调恢复日本军国主义的右翼极端分子算是最好的答案。

西尾却不接这个台阶:“我们判断,有可能是旅日华侨受到华国政府安排,挑拨日美关系的不法之徒!一定要予以重击!”

齐天林心里真是难以抑制的咯噔一下!

他可不愿意华国人在这个时候搀和进来,如果说东非那台绞肉机已经投入了华国军队,都算是深谋远虑的用计策来跟美国的强横实力对抗,双线作战,非把目前非洲的大好局面葬送不可!

但自己跟徐清华之间的最新协议却从来都没有包含日本,毕竟他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因为避嫌非洲给扔到这边来。

那现在……到底是真有什么华国人在袭击,还是西尾在用华人这个字眼撩拨自己呢?

在非洲的日子,难道自己对华国的情分还是被这个武家骨干揣摩出来了?

但来不及过多思考了,哼哼的冷笑两声:“华国?有这个胆子么?你打算怎么处理?”

西尾紧盯他:“预先设伏,一网打尽!”

齐天林转头看前面的亨特尔:“由木通讯站还有多少人?”

亨特尔马上打开自己袖口的PTT通话开关,低声询问那边的同事,很快回应:“全部撤回来了,只留下部分设备封存在通讯站。”的确是,这种原本就只有五六十名工作人员,还包含十来个武装警卫的小单位,最容易遭到袭击,日本反美风潮一起,驻日美军司令部就把这些人抽调回大型基地集结了,只要把保密设备的关键部分拆卸带走即可,这方面美军还是足够财大气粗的。

齐天林就摇头:“那就仰仗西尾将军的反恐力量处理这起袭击了,很期待看到你们把不法之徒捉拿归案,我很有兴趣参与审讯的。”这叫摆出高姿态,既表现自己不关心华国人,又表示完全放权给日本军方抵抗,随便你们做手脚,老子只看结果真假。

西尾却低声:“欢迎保罗君到现场指挥指导,如果有其他部门的美方专业人员一同前往,当然更好……”似乎为了表达得更清楚一点,还随手指了指已经把头转回去的亨特尔。

齐天林笑问自己难道真是自作多情,人家并不打算跟自己试下谈谈,眯着眼睛酝酿了一下,点头:“好……晚间七点,派人来基地出口

接应我们前往。”

西尾笑着点头行了一个军礼,主动先下车离开了,汇同已经等在外面的一众日军官员扬长而去。

后面才下来的齐天林理了理自己身上的枪械,再眯着眼睛透过墨镜看着离开的越野车队,问身边的亨特尔:“你有什么感想?”

亨特尔居然低头先关了西装领口下的麦克风,看看街对面已经离开的日本政客车辆,指指就往那边走,对面的特工都看着他们才煞有其事的开口:“有阴谋!”

齐天林乐了:“还要你说?这破脸王八就不是个好东西!”

老鹰现在敢有同伙的那种揶揄:“那你以前还跟他打得火热?日本妞都给你送了好多个吧?”那时齐天林可没少借着跟亨特尔谈事躲避秀子的性骚扰。

齐天林已经三两步走过日本特有的狭窄马路,做个夸张的表情:“对啊,怎么不继续对我施展美人计了?这更加说明有问题!”挥挥手:“一二级主管都过来开会,今晚有活儿!”

一群美国PMC都兴致勃勃的围过来,这一趟的价码可不低,不管白宫会给多少钱,齐天林总之一定会大洒钞票让这些精锐好好的跟自己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