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03章 迟疑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迟疑

依旧还是一身连体作战服外加战术背心,齐天林半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宽大的面包车,说实话,在日本其实不多见美国那种腰圆体阔的大型越野车,一来日本人个头小,二来地方也狭窄,所以紧凑型才是最常见的,而齐天林他们二十来个人离开横田基地的时候,就没有选择美国军用越野车,而是找了几辆挂美军特别牌照的民用面包车。

这种城市作战经验都很丰富了,虽然没有小黑和僧兵的亲卫跟在身边,美籍员工们还是很乐于巴结老板,帮他在腰间屁股后的收集袋里装上一块PVC衬垫,这样全副武装坐在这种民用车辆座椅上才不会觉得不舒服。

看着外面快速掠过的灯红酒绿繁华夜景,齐天林手指敲打在双腿间步枪机匣上,思索一下招呼前面副驾驶座的亨特尔:“你待会儿还是找件防弹衣穿上,我寻思这帮王八没安好心。”

亨特尔扭头不敢相信:“他们敢对你……对美国人动手?”但手上立刻就接过后面递过来的防弹衣开始朝自己的衣服里面罩。

齐天林不屑:“珍珠港他们都敢炸,得看什么时候,以防万一。”摁动PTT开关:“所有人员注意,待会儿保持随时作战状态,不光是面对可能的恐怖分子,日本军方也要小心。”

步话机里一叠声的噎死,不过比较轻松,这些特战精英服役期间大多都有到过日本的经历,给日本人做培训的不在少数,并不太在意这些个学生。

一路向西南方,十多公里距离要大半个小时才能靠近,驾驶座的员工指点:“就在前面的山上,需要设立山下接应伏击点么?”这是来日本值过勤的家伙,熟悉这些地界儿,更何况刚才所有人还研究过卫星地图跟各种通讯站内部资料。

齐天林赞许的点点头,这些大多都是军士以及尉级军官的退役精英,主观能动性和经验真不是自己那些土八路能比拟的:“按照你们的计划安排吧,最后留十个人陪我们到上面即可。”

果然一转过盘山公路,一名身着迷彩服的日本军人就挥动小旗把剩下的两辆面包车招呼到了一条岔道上,看他们在树林间下车来,自己又消失了,很有点忍者风范。

齐天林不在意,只习惯性的检查一下长短枪械都已经上膛打开保险,才揉揉鼻子拉下头套下车,一名日籍军官就站在小路边的树木旁敬礼,看过PMC出示的证件:“将军正在等你们到来……”往身后的林间小径半侧身,就带路上攀。

就是树林里的石阶小径,也许在白天会有相当幽静典雅的日式风景,

但现在就是黑黝黝的瘆人,谁也不知道那些树木一样的黑影后面是不是躲着枪口。

所以齐天林这十来人的距离拉得非常开,没有僧兵那种一定要用肉盾把老板簇拥起来的架势,这里就纯粹是专业,让人没法一口气把这十多人全吞吃了,只要留下一个活口逃到山下有人接应,回了基地就能翻脸,连齐天林他们在山下留着的接应车辆也没太掩饰。

上山都还安泰,通讯站都是二战以后就设立的,那时的技术都讲究个高点通讯覆盖更大距离范围,到现在也就延续下来了,其实就是个跟疗养院差不多的院子,日本不太可能出现那种占地广阔的大场地,能在东京都搞个标准机场就很不错了,其他美军基地都是巴掌大。

一处半山亭的地方,集中了十多个人,一盏低照度营灯放在精致的石桌上,坐在那里的西尾给齐天林指指桌边,齐天林摁住步枪防止碰撞,无声的坐下,现在的西尾也换了作战服,不过没齐天林这样,就一条武装带配手枪,这才是高级将领的范儿,不过一个少将居然来关心一个小小恐怖分子袭击案的现场,还是有点奇怪的。

齐天林来之前就主动找亨特尔要了窃听器在自己身上,所以其他人都在亭子外没跟着进来,齐天林拿起桌上的夜视望远镜,观察一下四周,一百米范围内还能看见到处隐藏的军人,两百米外的通讯站周围就什么都看不到了,通讯站倒是灯火通明,就好像在唱空城计一样。

齐天林习惯性的把头套口鼻部分掀起来点透气,看了好一会儿,旁边的西尾出声了:“保罗君……没必要完全把自己拴在美国人的船上吧?以前还是你教我们各种不同于美军战术体系的战法。”

齐天林不喜欢绕弯子:“明说吧,这两天的事情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西尾选择否认:“没有!绝对是有人在挑拨美日同盟关系……”

齐天林露出来的半张嘴讥笑:“敢做就要……”远处嘭的一声闷响,准确的说应该这么远的距离是听不到声音的,但那种应该是燃烧瓶突然爆开的火焰却带来这种心理暗示!

齐天林不出声了,拿望远镜锁定通讯站,后面接二连三的燃烧弹都从周围茂密的树林中掷出来,砸到通讯站的墙上,建筑上,外面有一台大型集束符合天线设备,都被波及,熊熊的火焰顿时让绿树白瓦的精致建筑院子成为黑夜中的焦点!

两名将军都默不作声的看着远处火光,似乎在等待燃烧出什么真相来。

但望远镜里面就能看见一些依稀的人影在火光周围晃动,远远望去周围漆黑的山体和

山下缤纷的城市楼宇夜景中,似乎有警车或者说是消防车的警灯在闪动,但要攀上这几座山头估计还需要点时间。

西尾一只手抬起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那边一定有个耳机在通报讯息,齐天林不关心,他没这种拿手摁的习惯,也能听见自己的耳塞在通报山下的消息:“已经有自卫队车辆出现封锁公路,我们的车藏在旁边的露天公园停车场里,我们已经下车躲在灌木丛中……”

没有听见枪声,不知道暗藏在那边的日本军警有没有抓住这些所谓的袭击者,齐天林只看周围人的反应,十余名PMC也散开占据各种角度,从十米到三十米距离围着这个亭子,基本都是下意识的靠在树边或者柱头之类的依托上,只有亨特尔和另一名中情局特工站在石阶上,可齐天林能瞥见石阶边就是一条深深的水沟,一样是个掩体,这俩经验也丰富。

齐天林潇洒点,自在的坐在石桌边,屁股下的PVC垫板还真的防止了石凳的冰冷,舒服得很,他就是要看西尾葫芦里卖什么药,要么就在这里翻脸敢袭击自己,要么就得拉些所谓的袭击者俘虏来。

突然清脆的几声枪响,接着通讯站里面的熊熊火焰立刻就有人在清理压制,西尾放下右手:“OK,已经控制了局面,保罗君跟我一起去看看?”

齐天林依旧还是捂着步枪无声的起来,空着的左手握拳,在身侧斜伸固定一下形成一个倒V字,再摆动,自己就跟着西尾一起并肩走下山腰小亭朝着另一个山头通讯站那边的石阶。

他的动作就是要求部下立刻按照V字队形跟随他,十余名PMC立刻闪出各自的位置,不理会那些同样起身的日本自卫队员,分成两边,把亨特尔和那名中情局特工分在两边各一,就跟着下去了,靠倒V形雁行末端的位置展得很开,早就离开了石阶宽度,穿行在黑摸摸的树林灌木丛里,实际走在石阶上的就打头的两三个人和亨特尔他们。

西尾不用回头看,齐天林的动作他也懂:“保罗君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心。”

齐天林嘿嘿一声:“小心驶得万年船。”自己也靠近西尾身侧,保证对方没法逃开。

两百米的山间小径很快就顺着低矮的地灯照明走过了,要不是能闻见刺鼻的燃料和焦臭味儿,真是个不错的修身养性好地方,路边开始闪现出不少身影来,出乎意料的多,甚至从路边到灌木丛里都有,后面跟随的PMC们不得不回到路面来,不然他们在树林中的穿行就很容易跟对方隐藏的人手擦挂碰撞甚至开火误伤,齐天林不回头的举起右手握拳慢慢下拉,十余人立刻收紧把

亨特尔两人包在其中,变成最紧密的收缩队形,保证不会被各个击破。

只要不是重火力对着他们密集射击。

靠近通讯站就能看见路边有趴着的尸体,两三具,他不靠近过去看面容,这让西尾有点意外,但继续带他走进通讯站里面,火焰已经彻底扑灭,但地上到处都是纷乱的灭火泡沫和小型灭火器。

齐天林终于有点讽刺的开口:“就没抓个活口?我当时就告诫过你们别什么都杀干净……”就为了这个才找到借口把日本人赶出非洲呢。

一名自卫队士官迎上来:“还有两名华裔特工被抓住了,看押在里面!”

齐天林意外的看西尾,西尾做个请的手势。

齐天林在头套下笑笑,迈步进屋,这是美军通讯站原本的设备楼,两层,也许是用什么原来日本的建筑改建,门还是那种很窄的日式小门,齐天林挎着枪械弹药的身材站上去,就不可能有别人并行,身后的PMC们刚刚经过通讯站的院门。

然后就在这个瞬间齐天林耳明目聪的感觉到身前一道风袭来,身后有个极其轻微的噌一声金属碰撞!

根本不用反应,头一低就团身往里一滚,右手提着的步枪,和左手抹出来的左大腿手枪就同时上手,一个朝前一个朝后!

只不过两根食指都已经在扳机上的时候,却听见身后的金属声连接一点点刺啦的电流声。

齐天林的食指就迟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