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04章 灿烂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灿烂

真的只有那么一霎那,手指划过冰冷的扳机却没有扣动,一个电击器就重重的捅到他的背上!

身前的风来自于门边两侧,两条大汉猛的扑出来,就是双手紧紧摁住齐天林的手,啥都不做,只摁手,房间内拐角处冲出来的枪手,端着一把M4步枪,神情紧张的对准齐天林,口中用日语高喊:“抓住了!好了!”

其实齐天林身上已经感觉到电击器的超高压电流正在触及灵魂,就好像在他的身体内部哞的一声有个什么东西怒吼了一下,背心的电流酥麻疼就直冲脑门,然后再返回他的心脏一个重击!

他倒是瞬间透过劲来,只感觉有些持续的抽搐,这种便携式的比中情局那台式机差远了,想配合着倒地,可两边的日本大汉紧紧的钳住他,同样神情紧张的观察他,齐天林只好翻白眼,换来他们也欣喜:“成了!”

声音其实和前面那个枪手几乎同步,枪手就放了自己的步枪过来下齐天林的枪,摘了他的头盔和头套。

身后就是一片枪声跟撞击打斗!

齐天林想装愤怒,可又觉得戏有点过,就干脆头一歪,只是心头有点舍不得亨特尔,这王八蛋就这样让日本人给宰了?自己画这么大一圈子,可不是为了让他死在这里,关键是死得不明不白!

这才是他唯一觉得遗憾的地方,不过现在的他应该是放眼世界,着眼将来了,别这么小气,只能这么给自己宽心。

枪声起得快,去得也快,没了枪械的齐天林被两人拖拽着重新掉头出门,眯着眼的齐天林甚至看见里面有两个穿着不同服装身上还有血迹的人也跟着出来,显然就是所谓的华国俘虏,今天这场袭击就是实打实的圈套!

他没预料么?

预料到了一大半,别人不知道西尾,他却料定这个老小子一定会翻脸动手,杀了自己这队人马又如何?就是恐怖分子干掉的怎么样?这就是日本人的算盘,反正美国现在无暇顾及,那就乘机搞出点结果来,而自己本来就是要两边搞得越火大越好,自然要半推半就的来上当。

只是没想到事事讲求精巧的日本人会选择进入室内动手,而不是在那开阔的山径上,不过想想也对,跟随自己在非洲作战那么多次,西尾对自己的强悍能力还是有个清醒认识的,与其说在山上给自己开阔的作战空间,伤亡颇大的才能剿灭自己,不如来这狭窄的空间之中,利用地形压制,达到最好的效果,最重要的是那声电流,说明是想生擒自己,那自己就让他们看看生擒以后什么结果,也能多付出点代价

,自己有副好身板自然就是要用到极致的!

真的是双腿在地上拖着走的,就好像被用刑过后的那种结果,还在小楼外的台阶上把双脚尖磕了一下,齐天林都很有演员修养的一动不动,呈昏迷状!

迎接他的就是一片笑声!

狂笑!

很多人都在笑!

刚才只是出现在外面山径上的日本军人,现在已经密密麻麻的挤在通讯站的院子里,进来的时候都一样拖拽着PMC,只不过他们拖着的大多都是尸体了!

骤然发起铺天盖地的射击,挤在一起的特种精英们因为也在院子门口进出位,顿时给撂倒一片!

普遍穿着防弹衣的PMC,就算有几个活口也被毫不留情的用枪托砸昏在地,十来个人干净利落的就被搞定了,现在被齐刷刷的拖到齐天林面前躺成一排,忙活几秒钟,齐天林的手上腿上就被扎满了约束带,二指宽的那种,五六根,虽然没中情局的那么严密,但是也绝对没法移动,接着一桶水才提过来猛的泼到齐天林头上,纵然这是八月底的日本,天气有点热,可冰水啊!

带着冰块直接砸到齐天林头上!

冰冷刺骨的砸在寸头上,齐天林舒坦的一哆嗦,睁开眼装迷糊,却第一眼就看见亨特尔这狗东西也被捆扎带给绑住,脸上有血,睁着眼看着自己,他身上的西装破了,也有不少血迹,却明显的露出里面的防弹背心来!

活着呢!

齐天林心情更加好!

一眼看过去,活着的PMC还是有两三个,但都没多少气儿了,日本自卫队员们还狠狠的用枪托砸他们,另一名中情局特工基本就是奄奄一息。

齐天林翻眼看西尾,这家伙已经摘了军帽,咧嘴笑着过来,搭配那张烂脸,别提多恐怖,刑讯逼供都没他这效果好:“保罗君!没想到这个结果吧?”表情当然很得意,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溢于言表。

齐天林再看见那几具“尸体”都站在士兵中,也是大汉的体型,想来要是自己过去检查尸体多半也会被缠住,皱眉:“就这样?”

西尾站在他的面前,摆摆手,两名自卫队员立刻对齐天林从头到脚摸捏了一遍,裤裆里都不放过,找出那部基于卫星电话的无线电窃听器,扔到地上一脚碾碎:“其实就算这些语音监听是实时传送到其他地方的,我也无所谓,这一次是彻底获得我大日本帝国重新崛起的机会了!”周围的日本军人脸上都很激动,还欢呼。

齐天林有点愣住,他真没想到这家伙上来第一个动作居然是做这个:“真的?”

然后就随着他这句回答,噗的一声,从山顶通讯站开阔的栏杆遥望东方的东京大都市,冒出一道闪亮的火光!

那起码在几十公里以外,紧接着又一道光芒,起码都应该是一枚强光弹的爆炸,但因为在更远的城区,看上去就是那种电线杆上变压器闪光的感觉,虽然听不到声音,但那种绽放的火花,让每个军人都了解,起码是一枚汽车炸弹或者一栋楼的爆炸规模!

还没停歇呢!

如同庆祝礼花一样,接二连三的爆炸,就东边西边到处闪亮起来!

起码有超过二十处!

就在繁华的东京市区!

肆无忌惮的爆炸开来!

立刻就有无数的消防车和警灯闪烁起来,整座城市从这里俯瞰过去,似乎某些局部突然变得黑暗,有些区块又猛的更加喧哗明亮!

开始乱了!

所有通讯站的日本军人转头看过去,惊呆了!

西尾的表情也难以置信,有些凝固的慢慢转回来,咬牙切齿:“八……嘎……这是你……做的?”

齐天林赶紧摇头:“不是我,是你,你摔碎那个监听器,就是表明我们遭到不测,所有第一阶段的爆炸袭击立刻启动,你忘了我首先是擅长恐怖袭击,然后才钻研反恐作战的,你不也是现在主修恐怖袭击,引诱美军或者我来上当么?”

西尾真的有些呆滞的看了一下那个已经摔成碎片,自己还碾了几脚的监听器,猛转头用日语吼叫:“赶紧查验损失报告,联系警视厅、防卫省全方位监控美军基地,必要的话立刻发起全面攻击!然后屏蔽这里的所有无线电讯息,只用有线电话联络!”

齐天林控制了一下表情,做茫然状,但活着的PMC中间有懂日语的,表情惊讶,西尾猛的拔出自己的手枪砰的就是一枪击中那名美籍PMC,然后还不停歇,抢上前几步,接二连三的开枪命中已经变成尸体的美国人,喉头上发出嗬嗬的压抑低吼!

然后猛转身,手中的P220手枪对准了齐天林:“保罗!你这个……”

齐天林神情轻松:“别触发第二阶段攻击,我警告你,我带了三百名员工过来,其中半数都有在伊克拉和阿汗富战场面对操作大型爆炸物的丰富经验,现在他们遍布东京市区,刚才只是低杀伤高曝光的小儿科,剩下的就是针对人流量巨大的地铁、车站、机场和商业区行动了,而这还只是针对民众的第二阶段,你知道我习惯把事情做到第五第六步的极端吧?”

西尾脸色猛然剧变,真的,从那张烂脸上都能

看出剧烈的变化来,枪口却没低下,完全是身体难以控制的朝着齐天林跑两步:“为什么!保罗!你不是美国人!你为什么……这是我们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机会!”枪口不停的抖动,不知道是为了加强语气,还是真的情绪激动导致手发抖。

齐天林想说机会是老子给你们创造的,眨巴眼睛:“拿钱办事,商业道德,当年你们给我钱,我也在非洲帮你们做得好好的……”

西尾猛吸气:“我们给你钱!大日本帝国有钱!你要多少!你开个价,我们都给……马上停止你这些所谓的恐怖行动!”

齐天林笑了:“怎么能向恐怖行动低头呢,要保持一个大国的风范嘛,更何况我先收了美国人的钱,这点起码的先来后到规矩还是要有……”

砰!

西尾就是一枪打在了齐天林的大腿上!

这疯狂的日本人!

齐天林的脸都忍不住疼得扭曲了一下,但笑容居然还能挂在嘴角:“那你是不认输了?”转头就看向璀璨的东京都市!

全球最大最繁华的大都市之一……

双手抓住他的两名壮汉手上都明显一哆嗦,又格外抓紧了他!

西尾手上的P220都又开始抖动起来,情不自禁的扭头看东边,所有日本人都扭头看,都难以想象自己会看见什么……

可除了听见隐约的警报声,似乎到处都有闪动的警灯,刚才爆发的那些火光或者爆炸之外,并没有看见什么新的反应。

整个通讯站院子里面一片寂静,所有人似乎都在玩冰冻人的游戏,一动不动的看着远处的都市,没人再笑……

好几分钟过去,西尾扭曲的脸咬牙转过来:“你……没法传递任何讯息出去!我们已经屏蔽了所有这个通讯站的讯号传递!你是不会得逞的!”

齐天林就像个大反派一样哈哈笑了两声,但是不啰嗦,免得这烂脸魔怔了又给自己两枪:“你不知道有种信号叫外放小组的基地呼叫保护程序么?”

随着他的话音,几乎同时,整座巨大的城市里,好多处地方猛然迸发出灿烂的爆炸火光!

就跟齐天林自己笑得一样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