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08章 憋住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憋住

防暴是个技术活儿,别以为一排警察拿着盾牌站在那当靶子就成了!

首先是用最多的人手营造出最少兵力的假象,这和当年张翼德在长板桥上做的事情恰恰相反,平暴是不能用很多人触**绪的,军警再多,都没有民众多。

接着逮捕带头的首脑,驱散人群分割成小块,分区谈判警告协商,只要拉成很多不同片不让对方纠集成一股力量就好办得多。

可这位官员啥都不懂,甚至还犯了平暴的最大一忌,包围!

平暴工作中,什么手段都能用,但最重要的就是必须给暴徒留下一条逃窜通道,让他们知难而退,才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驱散的结果。

为什么发生暴乱,不是这些平乱军警思考的问题,他们只是要在尽量少杀伤的前提下,驱散赶走这些暴乱分子,这一点和作战面对敌人是完全不同的。

但这位官员完全不懂,自以为聪明的先是展现上百名军警的武装力量,更加让民众觉得焦躁不安,接着指挥国民警卫队包围这一群看起来只有二十多人的极度歇斯底里分子。

枪声就很容易爆发了!

这二十多人只是出于激愤冲锋射击,当他们看见伤亡的时候假如有退路就不会那么坚持,当发现周围只有枪口对着自己的时候,特别是军警子弹击中了他们的车辆,自己的家人倒在了血泊中,就彻底疯狂的冲击了!

他们的脑子也是烧坏了,根本没想过投降。

美国军警都有这样一个共性,只要对他们构成威胁的枪手,一定会射击至死,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这在无数的警察案例中都体现过,所以四周开火剿杀的场面……彻底刺激了成千上万堵在这里的民众。

场面彻底失控……

凡是能找到枪械的民众都投入到枪战中,利用密密麻麻的车辆作为掩体,跟高速路口的军警射击,妇女小孩开始惊慌失措的逃窜,躲避随处乱飞的子弹!

这个专业军人对付中产阶级业余枪手的过程,就不用多描述了,几小时以后,上千名国民警卫队赶到这里,已经死伤无数!

数百上千辆汽车冲过关卡窜进空荡荡的高速公路,把莱维顿大屠杀的消息传递到全国各地!

莱维顿大屠杀这个名称,是本次事件永久载入史册的称谓,虽然也就等于阿汗富一次大型炸弹袭击的伤亡量。几乎每个月都会发生一次,但在美国,那还是史无前例的。

增援的国民警卫队只能重新封闭这个路口,抓紧时间收殓尸体和救助伤员。

有些在堵车后方的民众逃回了纽约,用手机和DV把拍摄到的一切都带回了纽约。

政府甚至都是从扩散的信息中才知道莱维顿枪战的讯息,等他们决定封锁消息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虽然新闻媒体已经彻底被处于战时管制之下,可以完全听命于美国政府,而在线网络体系由美国网电部队开始一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删除屏蔽工作,但电子邮件和口耳相传的电话管制就几乎不可能。

更糟糕的是,一贯对大多数事情都比较透明的美国政府几乎忘记了,越是管制遮掩,越是信息缺乏,只言片语的八卦传言和图片震撼更容易飞速传播各种可怕的谣言。

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惊恐万分之下什么都能编造出来,特别是对于那些躲在各种掩体里面真的在躲避核打击的美国人来说,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价值观在崩塌!

一个愿意把世界拖入核大战的政府,甚至都不如这个会对普通民众开枪的消息来得颠覆。

这还是以民主和自由著称的美利坚合众国么?

这还是那个《独立宣言》中强调的乐园么?

对美国人来说,这才是个最彻底的心理打击,从这一刻开始,所有听说莱维顿事件的民众,心底不由自主的都会把美国……不再是“我们”,而是“他们”。

政府不再是我们的了……

这种思潮的产生蔓延是潜移默化的,短短时间就扩散开来!

当然与此同时,齐天林已经坐在了驻日美军司令部宽敞明亮的要员会议厅里,就是可以用于国事访问接待的那种,毕竟有时候类似国务卿或者别的内阁级官员过来,美军基地也是个不错的过路访问洽谈地界儿,今天就借用了。

但齐天林却一身战地打扮,除了那支步枪交给了一名美籍PMC,左腿上醒目的用绷带包扎住伤口,然后自己一瘸一拐的走进去,腰间和左腿各挂着一支手枪,就那么在十余名军政要员的面前坐下,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主席的位置,那名中将司令官都沉着脸坐在他的侧面,因为作为驻日第一官员,他如果坐到第一位,那就完全没有周旋的余地了,现在他来作为齐天林的后盾,把整个事件定性为较低等级的反恐事务,由主管准将负责,更有伸缩空间。

不得不说,做到中将的美军高级将领,也具有相当的政治头脑,特别是驻外的这些。

但齐天林坐下的单人沙发左边另一侧,就赫然是日本首相!

这一点也出乎齐天林和中将的预料,在他们看来,最多派个内阁防务省大臣过来就差

不多了,就那样,规格也远远超过了驻日美军司令官的级别,那可是国防部长一级的,但现在中将对中将的其他日本将领已经不合适,少将准将就更不用说,还有个日本少将在这儿做俘虏呢。

但这深夜时分,日本政府方面居然就直接首相带队,连同防务省大臣、内阁官房长官(类似总理)、东京都知事(整个大东京地区的市长,类似省长)和一众官员坐满了一大半的洽谈席,面色极为凝重的看着这个身上还带满血迹和硝烟的男人。

齐天林当然还是把墨镜摘了的,那样坐在一国元首面前也太装逼了,但他依旧把连体战斗服的袖子卷得很高,依旧一副作战的架势,可无论他的胡须怎么凌乱跟英语腔多么溜熟,都无法掩盖他那张华裔面孔,让日本人看了,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这种情绪太复杂了!

中将友好的带着齐天林跟政要们握手以后,就面无表情的坐在侧面一声不吭,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前,坐在沙发椅上,只看着首相,这都是有点起码的外交礼貌了,不然以现在已经类似交战的场面,没也换上迷彩服更雄赳赳的来就不错了。

齐天林所以才能嚣张点:“首相阁下,非常荣幸能跟您见面,之前在非洲跟皇太子殿下见面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这一次希望有机会能觐见皇太子,见识一下著名的海上音乐会。”

哎呀,首相他们原本打算提高规格过来压人一头的伎俩,顿时就给打得找不到北!

齐天林跟安妮早就在中非接待过皇室大聚会,那一次也按捺住性子跟日本皇太子有接触,就凭齐天林现在是苏威典王室继承人他爹,好歹也算是个王室吧?

日本再怎么演变,天皇依旧是日本国无可争议的最高存在,首相虽然是国家元首,也要向天皇效忠,更何况这位有右翼倾向的首相还公开在正式场合高呼天皇万岁呢!

人家这都是跟王室一辈儿的,您这再高级也就是个奴才!

中将都噗嗤一下差点笑出声来,还好脸上绷得住,但是想暗暗的给保罗树个大拇指,他平日里跟这些弯弯绕绕特别多的日本人打交道,没少吃亏。

齐天林可是华国人,对于亚洲人的这些心思还真了解。

首相滞了一下,终于放下那个端着的架子,轻笑:“保罗将军还是真有大将风范,现在我们还是先解决了国内恐怖袭击的问题,才能讨论海上音乐会吧?”

结果齐天林回一句:“人还是要有兴趣爱好和追求的。”

差点没把首相噎住!

摆明了齐天林就是来

捣乱的,从他本身来说,他也是实际上北非多国的背后首脑,无论军权财权,样样拿得出手。

不说他自己的异于常人,就已经不怵你个什么三天两头换走马灯的首相了,更不用说现在还有美国大爷撑腰,不狐假虎威简直对不起祖宗!

东京都知事要炸刺:“你们美军!就是这次恐怖袭击的动乱之源,只要你们离开这里,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齐天林左手指在大腿上弹了两下,居然都让在场人一惊!连中将都忍不住伸手按住他的右手背!

实在是齐天林的左大腿上绑着一把杀气腾腾的手枪,又实在是他之前也是这样一言不合就拔枪射杀了日方军官!

这是政治会晤!

杀人立威已经够了!

再杀就过了,那就完全失去了政治主动权了。

中将想提醒这个。

首相和他身侧的一排政客居然都有个下意识的上半身后仰的动作,虽然强行抑制了,但那整齐划一的动作,还是彰显了人面对危险时候的条件反射?

只有防务省大臣以前做过军人,有跳起身来的动作。

结果齐天林讪笑着把手前伸一点放在米色绷带上,反而让防务大臣的动作显得格外滑稽,一个人尴尬的低头坐下去,就听见齐天林叫他:“喂!就是你,国防部长吧?别坐!你的少将开枪击中了我这里,怎么说?我们一起去剿灭恐怖分子,他却突然发起对我的袭击,六名美籍随从当场丧命,五人受伤,其中两名中情局主管重伤,给我个解释,我们再来谈恐怖袭击的动乱之源?”

日本人集体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