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09章 从业多年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从业多年

防务大臣打算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是谁……”

齐天林毫不客气的打断:“西尾铁山少将!他现在已经被我俘虏在手,难道你还打算要抵赖这个已经发生的事实么?”

日本人的不要脸其实是随处可见的:“他既然不幸落入你的手里,那怎么说都是你的话语权了,我依旧不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极可能是违背他意愿或者他干脆就是被恐怖分子挟持才不得已做下错事。”

美军中将都猛吸一口气,这也太无耻了吧,而且舍车保帅的态度也摆出来,大不了杀掉这个替罪羊就是了。

齐天林却不意外,笑着摇摇手指:“那我就懒得把他带出来对质了,美国中情局会出具一份详细的事件发生经过由美国国务院递交给贵方政府,承不承认是你们的事情,事情发生以后,那我就要按照我的处理原则来办事了,一切都是你们的行动触发造成的后果,包括你们现在说的话,看来你们还没有汲取西尾少将,当时的教训,我警告过他如果不立刻停止对美军的侵害,就会有更多恐怖袭击发生,他不听,结果很不幸被我言中了,你们需要我现在也来这样一句警告么?”

防务大臣估计就是来唱红脸的,反正都不要脸尴尬了,干脆来硬的:“我们日本自卫队绝对有信心奉陪到底,看看到底是你们这些无法无天的雇佣军厉害,还是我们的军队能保卫我们的祖国!”

齐天林轻笑:“我怕你承受不起……需要我现在就立刻发出个什么讯号,你们看看效果么?”作势就伸出右手,有打响指的前兆。

如果说之前那次齐天林摸腿吓得众人都有下意识的躲避,这一次更轻巧的动作却让所有人变色!

天晓得这个动作之后接连是什么行动?

目前东京市内已经造成三千多人伤亡,财产损失就根本无法衡量,整座城市都还在平复混乱的过程中,不然怎么可能大张旗鼓的这么多人过来,还是冒着对方有个喜怒无常喜欢乱开枪的准将危险过来的。

如果说第一轮是放烟花,看热闹,第二轮是针对平民的恐怖大面积尝试攻击,第三轮是对重要任务的狙杀,很难想象一步步升级的行动第四步会有多大的伤害,现在两名内阁长官和外务省自治省的十余名官员都还在ICU抢救枪伤!

真的很难想象……

然后突然发出一声哗啦的声音!

稍微解释一下,这间足有数百平方米的会谈厅就跟个酒店宴会厅差不多,空高不高,但还是很空旷的,没多余

的摆设,带着日式风格的美国大气装修,就是数十张沙发椅围成两层圈,唯一较大的缺口正对主席台,那边可以用于发布联合讲话公告什么的,也可以让双方领导握手接受媒体拍摄见证某个时刻,现在由于是临时会谈,就用了几张屏风垛在主席台前,遮挡住那上面原本是日本送给驻日美军的一幅浮世绘,意思是今天不谈交情了。

屏风其实也带东洋风格,看上去跟周围的日式也能联系上,不碍眼,日本官员们进来的时候也没在意,全看那个风尘仆仆的准将去了。

结果现在屏风一下就倒了,还连锁反应的拉倒了好几扇,露出背后一大群带着头套的枪手!

但明显不是准备动手的那种架势,就是这帮人中间谁不小心碰翻了屏风,很尴尬的把他们都暴露出来!

原本妥妥的应该是那种五百刀斧手,且听我掷杯为号的排场,现在搞得不上不下!

那些蒙面枪手的动作各异,但这一刻都有点凝固,就好像偷偷摸摸的一群田鸡在夜间突然被电筒照住一样,很滑稽!

但没有一个人笑!

日本首相和他的官员们惊呆了,这还是政治谈判么?

难道那个响指一打出来就真的会枪手冲出来动武……甚至敢杀人?

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都是什么人啊!

齐天林和中将的表情也很凝固,似乎有点尴尬,可中将脸上做戏的成分很重,一看就不是个好演员,比齐影帝这种卧底多年的演技派差远了。

齐天林的尴尬恰到好处,举起来的手也不收回来,抬起另一只手,重重的拍两下,居然让日本人吓了一跳,才听见他干巴巴的笑:“你们是那个部门的?!这么晚不回寝室休息,在这里修屏风么?!赶紧滚回去休息!”

一群蒙面田鸡,才好像幕布都没拉上匆匆退场的表演者一样,扑爬跟斗的跑下去,中途还有个家伙被同伴绊翻,手枪摔出去好远,自己讪讪的一边弯腰做不好意思的手势,一边偷偷摸摸的过去把M9手枪捡起来跟着同伴从侧门跑了!

看起来好像是个失误,却一下就让十多名日本政客背脊发凉,这个保罗真的是什么都敢做?

中将终于开始背台词,和蔼的前倾身体:“我们这位保罗准将,别看军衔不太高,但是反恐经验非常丰富,利亚比内战这么多年混乱不堪,是他带人成功帮助现政府上台,也帮助卡隆迈前政府成功推翻伪政府重新实现民主进程,非中、乍得、南苏丹就不用说了都是他帮助形成新政府,索马里这样混乱了多年的国家,也是在他

的带领下成功产生民选政府,最近又帮英兰格政府在肯亚尼协助进行民主大选……你们把反恐工作交给他来实施,我们也是很放心的,毕竟那么多美军基地也需要他们武装承包商的护卫,他的第二批人手已经从美国本土出发了。”

这哪里是在介绍反恐业绩,完全就是宣扬这是个**裸的政变专家嘛!

更是毫不留情的说出美国军政界的态度,对于美国来说,日本就是个跟那些非洲国家同样地位的国家,如果不听话,齐保罗这只麻老虎就要过来咬人了!

而且这种咬人可不是现在这样随便以杀伤为目的,那就完全是以颠覆现政府,制造傀儡政权之类的极端结局!那时候,也许没什么耐心的美国协助这些不要脸又不要命的雇佣军在日本本土肆虐的后果,就很难预料了。

语调客气,内容却极为嚣张!

这番话,齐天林自己说出来就没这么大的威力,他说到底还就是个国际承包商,无论他在非洲有多少政权,欧美市场有多少资金,终究还是个体而不是主权国家,所有现在能在日本横行霸道的资本,都来自于美国的撑腰。

而美国军政方不好做的事情,他却能不要脸的做,让日本非常坐蜡。

剩下的时间只凝固了十秒钟,日方就选择妥协!

其实根据齐天林和中将的商议,之前的日本政府每一次来跟他们谈,都是类似的结果,气势汹汹的来,只要够硬够强,日本政客多半就灰溜溜的装孙子回去,只是这一次却根本不来谈判,直接开始动手,幸好齐天林的血腥把他们又抽回去!

补签一份十二亿美元的美军基地受到冲击阵亡以后的设备赔偿人员抚恤金,八亿美元的武装承包商反恐安保费用,这两笔钱当然就由中将跟齐天林瓜分了,另外再提出增加几块武装承包商的驻地,这可是在东京!全世界地价最贵的地方!不亚于寸土寸金的地方,齐天林毫无廉耻的给自己争取到几栋楼!

一名美军少尉女秘书把打印好的协议文件送过来,首相跟自己的几名内阁成员相视苦笑,无可奈何的签署耻辱的不平等条约。

中将态度非常好,招呼齐天林跟自己一起签上字,乐呵呵的派遣准将送人,自己去给五角大楼邀功,也算是在白宫焦头烂额之际,自己遥远的献上一份厚礼,送上祝福!

所有日本人咬着牙,屈辱的往外走,甚至能看见那些带着头套的蹩脚承包商演员还在走廊头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相互嬉笑刚才的表演!

齐天林连这点遮羞布都不给人家,摆明了自己就是做戏,吓唬

你,你也没办法!

现在他一瘸一拐的走在旁边,防卫大臣终于被提醒到,低声:“西尾……什么时候能够获得自由?”

齐天林摇摇头:“看他的造化,这一枪不是白挨的,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跟你们争论,问问你们现场的官兵就明白,你们就是活该!”

防卫大臣居然能说华语:“你是个华裔!你难道就不能明白这是我们在反抗美国人的侵略么?”他居然还好意思对一个华国人说反抗侵略?难道还想把华国拉进复杂局面来?

齐天林不上当,还是用英语:“我是有职业道德的专业人员,有什么政治上的事情去跟美国人说!”

东京都知事一贯的臭嘴,也是个强硬的右翼中坚分子,终于忍不住,使劲的压低自己声音:“你……”最后还是勉强自己换成了日语:“你就是条狗!一条美国人的支那狗!八嘎……”最后这点发音几乎就是在碾磨自己的声带,那种仇恨几乎已经凝固成实质化!

齐天林其实一直在日本人面前掩藏自己算是很熟悉日语的特点,包括美国人都不清楚,他其实在MI6执行任务以前进行过全面的日语培训,所以听了这句很阿Q的泄愤之言,居然用很标准的东京腔恍然大悟:“嗦嘎(这样啊)!我不但是一条喂不饱的狗,身后还有一大群狗呢!也许你们就会为了刚才这一句话,得罪了我,改变已经决定离开日本的计划!”

一群日本人呆若木鸡!

齐天林才肆无忌惮的转过头,哈哈大笑着毫不在乎这些人的离去了,身后传来:“保罗君!”“齐先生!”“齐保罗!”各种中英文称呼,他都置若罔闻,只随意的对身后摆摆手,就走了!

当然还是瘸着的,彰显他那伟岸而坚毅的背影!

齐天林一直都是个从业多年的称职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