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10章 好办事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好办事

“啪”的一声,《美日军事基地反恐袭击赔偿协定》、《美日安保反恐合作商业承包合同》、《重建防务日本分公司暨日本反恐商业管理机构成立协议书》,厚厚的一叠,扔在了桌面上。

扔在了西尾的面前。

不是牢房,就在一间营房门外长廊上,齐天林很喜欢住这种木板结构的临时营房,无论在非洲还是乌克兰以及美军基地,都是按照美国陆军标准搭建离地三十五厘米防潮,全木板结构搭建方便快捷,都有美国西部牛仔时期的那种木制长廊跟栏杆,很符合美国人自己的居住习惯,也适合军官们坐在帆布椅上,把脚跟搭在木栏杆上,就好像回到了北美自己的家。

这样也可以让驻扎在全球各地的美国军人能有家的味道,其实美军人文和后勤方面的用心是很良苦的。

齐天林就是这个姿势,八月底的东京在清晨时分,天气还是比较凉爽的,高帮透气战靴交叠起来搭在栏杆上,自己靠在椅背上抽雪茄:“这就是昨天你干了这档子事儿,你们的首相带着内阁以及东京都知事,来跟老子和美国军方签和赔偿合约,总价值二十三亿美金,二十四小时必须到账。”东京市内的商业楼宇,直接调拨成立所谓的日本反恐商业管理机构,以后日本国内搞反恐相关的产业,都必须先经过这家机构备案许可,而重建公司是这家直属于日本内阁安保会议之下的空头机构的首席顾问,也就是把所谓的日本反恐商业运作交给重建公司,以后还能源源不断的赚取商业利益!

换句话来说,就跟当年那些华国对外签订的屈辱不平等条约没什么两样。

凭什么一个主权国家,还是一个自视甚高,全球最大经济体之一的经济强国,却要连自己国家的反恐职能都要交出去,只能赤条条的给别人充当一条赚钱的骡子?

齐天林愈发轻松和讥讽的表情跟语气,更加助长了这种情绪,西尾一字一句的缓慢翻看这些已经签上首相和其他相关长官字样的协议文件,老泪纵横!

没有哭声,只有泪水,不停的涌出来,似乎前两年他因为举事被搞得遍体鳞伤时候,都没有这样悲痛过。

双手捧住文件一直都在颤抖,泪水下的眼睛似乎看不清字样,凑得更近……

齐天林却言语轻佻:“我听说个笑话,近视眼和聋子捡了个鞭炮,近视眼看不清楚,使劲凑近点靠近烛光想看明白,引爆了鞭炮,聋子大怒,说他还没看清楚咋就撕了呢?”然后自己就哈哈哈的笑起来,自得其乐的样子。

西尾却缓缓的摇

头:“我不会撕了这种东西,我一定会深深的印在心里,连同这些耻辱的名字一起印刻在自己的心里!我更明白你的意思,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我拿到了什么!”

自打签了二十亿美元的协议,美军和中情局就对齐天林彻底放心,几乎所有东京市内的美军基地今天一早就陆续开始派美军回收清查,日本人也非常配合的派人去打扫整理,估计中午之前等银行财务部门审核以后,资金也会到账,看起来问题是初步解决了,专业猛人,手脚麻利就有这么狠,这么快,而且这么高效,所以对于那个俘虏的西尾,美国人就不怎么在乎了,更何况最贴身齐天林的中情局专员亨特尔现在在急救病房呢,只有钢铁一般的保罗准将,自己动刀在房间里撬出来弹头,自己包扎,一瘸一拐的赚了几十亿美金,连那中将司令都有点仰慕。

雇佣军嘛,这些狠人有自己的避讳不接受美军医疗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今天一早开始就没人监控西尾和齐天林,所以也才选择这么一个面对空旷巨大机场的营房长廊聊天,不用担心被窃听。

齐天林信手端起旁边的咖啡杯,航空铝锑合金制的,看起来就跟二战那些老兵用的水杯款式差不多,其实是玛若给他定制的高级货,两千多美金一个,没什么验毒之类的特别功效,就是贵!才配得上她男人,很没风度的嗞一口才说话:“名字?你难道还记恨这些政客?你认为他们还有选择?我不过就是那把锋利的刀,手起刀落帮美国人捅你们而已,来把钝一点的,或者更锋利,都能解决问题,只是方式方法和手段不同而已。”

西尾慢慢的摇头:“如同樱花一般……”

齐天林赶紧叫住:“够了够了,两个大老爷们儿说事不用那种抒情的口吻,我们说直接的,这一系列面对美军基地的袭击是你的个人行为还是政府谋划的步骤。”

西尾猛抬头,狐疑的目光在齐天林脸上扫视,刚才那些泪水居然奇迹般的不见了,齐天林扬扬手里的杯子解释:“纯粹是个人好奇询问,和美国人无关,你知道我主要的业务范围在非洲,赶紧处理完你们这档子事我还想回美国或者非洲呢,现在那边才是风起云涌的大市场,你们这……能捞多少。”俨然好像负责全球市场豪华写字楼买卖的给弄到小山村来收购山药蛋的架势。

这鄙夷的口吻,真的深深刺激了西尾:“日本!是我的祖国!我的全部所有!你随便过来乱搞一通就让我们多少年的努力和千载难逢的机会付之东流!浇灭了多少人可能跟随的热血!会让多少人恐惧和害怕,只想躲回去做个顺民!不再跟随我们

追求大日本帝国的全面崛起跟独立!”

齐天林想冷笑,但要掩饰,所以就变成悻悻的笑:“崛起?崛起之光辉么?”

西尾脸上放光:“您知道?!”

口气都变了……

安妮的口气就是淡淡的,拿手指敲敲桌面:“我和未婚夫的家族还是相信美国政府,所以我们不会走,不会在这个阶段撤离,保罗和玛若的事业根基都在这边,我们对美国政府也有信心,一定能度过这次艰难的时期,希望能尽可能从任何方面号召美国民众,相信政府,我们基金会最近将立刻召集一些著名人士,举办一系列全国巡回表演,希望能慰抚美国民众的心……”

这是星云传媒自己的演播现场,反正华盛顿大楼里面空间这么大,柳子越干脆在这边设立一个演播室,设备都是现成的,明星都是现成的,制作这种美国政府要求各媒体赶紧播放的安抚性节目,也算是帮齐天林的整个家族表态,全力支持美国。

面对水银灯和摄像镜头侃侃而谈,下来以后却对另一边监场的柳老板抱怨:“这下好了,我这种行动一定会被解读为苏威典政府支持美国,还一定能度过难关?我看我迟早要被打脸!”

现在的状况都有美籍当红主持人采访安妮公主,老板柳子越就不用亲自下场,只在旁边当个闺蜜似的看看,一起走着却表情端庄:“你就这么对他有信心?”

安妮有点冷笑:“哼哼,现在的局面……他在背后有多少黑手,你等着看吧?他不过是觉得美国人还不能完全信任他,到日本搏信任度去了,要是把他放回美国本土……没准儿他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已经走到七楼自己家门边,言语都胆大点了。

柳子越小声:“你别这么说,老齐什么时候这么诡计多端了,听了我觉得身上起鸡皮疙瘩。”

安妮嘿嘿:“我也起鸡皮疙瘩,是兴奋,我自己男人深谋远略的,我当然兴奋!新时代就要来临了!你看看刚刚新闻里说的莱维顿事件,你说这是必然发生的结局还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呢?”

柳子越很少挑衅公主了:“哟!你不是一贯都悲天悯人的对这些事情都哀伤得一塌糊涂么?”

安妮居然自恋:“啊……我就是这样一个雄心壮志和善良博爱的复杂集合体啊!”

玛若正坐在一张巨大的半圆形现代派办公桌的圆心位置,桌上八张电脑屏幕拼成一个大画面,不是没钱买大的,而是可以分别控制八块不同的讯息,上面分别标注原油、银行、基金、债券、期货、资产管理、公司运营,最后一块是网上购物

,忙里偷闲也要浪漫一下,听见安妮这不要脸的话语,不停翻白眼:“嗯?怎么公司账户莫名其妙多了一大笔钱?七亿多美金?”齐天林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把新赚钱的事情告诉家里呢。

这边俩居然都不凑上去看,袅袅的走到旁边的两张单人沙发上继续谈论眼前的局势。

玛若真有些鄙视:“坚守……不知道是谁叫我加强大楼的安保和物资储备,不知道是谁叫圣玛丽号和绿洲号都来美国待命,又把几架运输直升机都摆在楼顶,恐怕真有风吹草动,我们家绝对是华盛顿跑得最快的!”

安妮泄露机密:“哼哼,小心首都防空导弹防御系统,第一个就把你打下来……这样确实不好,我来调动一个运用,感觉我们是用来给政府服务的,那个谁,之前保罗在美国认识的那个小主播,派一架去接她来,然后我通知莎琳娜联络好莱坞明星,争取也早点过来,就在我们这里集合搞个演艺圈的大型集会,宣扬和平……反对核战争,嗯,主要是讲和平,玛若你不也跟纽约圈的明星比较熟么,夫人这边把新闻播出去,你也找找经纪人们,这会儿还开口要钱的,都给!”

有钱,还有大排场,又有档次,那就真的好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