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11章 心甘情愿

第一千三百十一章 心甘情愿

遥远的北非。

高高的清真寺白塔楼上。

巨大的拱形门洞旁边狭小而通风的阁楼里,以前齐天林来这里都是跟大长老他们密谈的。

蒂雅正跨坐在地毯上摆个一字马练瑜伽……教练居然是萨尔玛。

伴着低沉的阿拉伯宗教音乐吟唱声,黑色纱袍依旧包裹在紧身运动衣上,相比身材细长苗条的蒂雅,稍微适中点的萨尔玛当然还是暗紫色,虽然在面容之外都只露出那么一点点脖子跟手腕脚腕的皮肤,却显得在深色运动服的映衬下格外性感夺目,但蒂雅是充满矫健的动感气息,萨尔玛就显得柔弱很多,不光是因为她长年练习瑜伽,更多还是那种在王宫里面锤炼出来的以柔克刚,就好像她在齐天林面前表现的那样。

话说卡尔塔公主现在基本找准了目标,相比柳子越和玛若这俩市井姑娘早就成熟得跟人精似的,安妮那号超级八面玲珑不就手的就更不用说了,北非穷苦小姑娘其实是最单纯的。

所以萨尔玛干脆就把自己主动给送到的黎里波大清真寺来朝圣。

估计她也真是这种心态。

都是伊斯兰教的背景,一个曲意奉承,一个懵懂大气,所以她们还真很合得来。

而且萨尔玛拥有的广博情报系统,有时候比蒂雅还能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干什么:“他……现在去了日本,昨晚他就有一个隐秘电话打到阿联酋来,阿联酋王室只告诉了我这个信息,我也不知道他在日本干什么,具体说什么,您教我别问细节的,我也没问。”

其实还小一岁的蒂雅把自己的那惊心动魄的长腿从身后翻起来,用双手拉住伸展,脸上沉稳的点头:“嗯,记住,他工作的时候千万不要打搅他,也许一个电话,就能让他陷入危险之中,虽然他不怕……这个动作做了,然后呢?”她还是有警惕心,最核心的东西不能说。

萨尔玛也装着自己不知道那些神奇之处,热情:“这样……我帮你,轻点,轻点,海娜今天要不要带回去?”

蒂雅的确还年轻,韧带比较放松:“要,他其实不喜欢孩子被从小就惯着捧着,只有那个安妮不听话,生了一对儿双胞胎就不得了?送皇宫里养着,哼哼,我看以后有什么出息。”其实在这方面,这姑娘才真是什么都一知半解,总之按照自己的理解活,也不错。

卡尔塔公主就献媚:“国民委员会还需要投资不?我最近又做了点私人投资自己赚了点,要不要都投到的黎里波来?”实在是在那个充满尔虞我诈的中东王室气氛里面培养

出来的公主,和安妮这种欧洲君主立宪制下面出来的现代货色有太大区别了。

蒂雅居然学着老气横秋的敲打人:“哦?这就不好了哦?我们家从来没偷偷私藏点什么的习惯,玛若那么贪财,其实从来是把钱作为大家的,你这种心思要调整……”

萨尔玛心惊!

但萨尔玛这点真没说错,晚上拿了西尾回去,齐天林心里就有了点谱,连夜在东京路边自动售卖机买个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阿联酋。

一架阿联酋的豪华私人商务机,几个小时以后就腾空而起,直奔日本北海道地区,沙漠王室现在经常有到寒带地区旅游的嗜好,札幌跟阿拉斯加都是不错的选择,不过这种夏季去北海道的,的确不多。

但日本跟中东之间穿梭的豪华商务机就太多了,根本都不会有人注意,更何况现在全世界的目光都在美国本土,连日本东京前夜的混乱都没有人瞩目,何况北海道那旮旯,连日本人自己都在收缩所有力量集中到东京周围,防备那接踵而来的数千名美国PMC会在日本干什么。

真的就是来吓唬人的。

齐天林舒适的靠在椅背上,指着远处降落的运输机,以及从机腹后面吐出来的员工:“美国人必须要抓住日本作为他在亚太地区的跳板,所以说这个战略意义是毋庸置疑的,你难道要美军前往驻韩基地时候,还绕过日本本土前进?可能吗?所以你就干脆死了你那条心吧。”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西尾根本就不看远处,慢吞吞的把手里文件放下:“您说过您是雇佣军,只看合同办事……这一次,我承认我确实不如老师您,对恐怖袭击和反恐战争的理解没有那么深刻,我乞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去实践您的战略。”

齐天林讥笑:“就你?你现在还有什么,你现在再回到日本政府那边去,没准儿会把你送到美军面前来砍头!”

西尾满脸的悲哀:“是啊……不杀不足以谢罪,只要能平复美国人的怒气,我就当成一个日本国的替罪羊,又何妨呢……我早就有这个必死的决心了,但我还是不甘心!我彻底想通了,我就是黑船来航时跪在船头的那些武士!就算一定要被砍头,我也要让国民明确的看到国家正在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必须要奋力一搏,才有机会冲出美国人的控制!我……我要再发起一次光辉崛起之行动!”

声音倒是越来越高昂!

齐天林拿着咖啡杯给自己喝的时候,终于遮挡住自己的嘴角,因为那里泛起一丝狡黠的笑意来!

表面上看,难道日本人付出几十

亿美金的赔偿割地,那就算完了么?

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日本人的特点就是这样,越打得他们疼,就越臣服于谁,日本政府一次次的想翻浪,却被美国打得服服帖帖,从接到日本政府要员要来协商,他跟中将司令就知道了结果,只是想尽可能的扩大收益,而齐天林在意的不是这点收入,而是要用这种极为屈辱的东西去打动某些人……

政客为了自己的利益,会不要脸的忍让,这一点千万别指望日本政府会真的当面跟美国政府雄起,那绝对是天方夜谭,他们只擅长背后偷偷摸摸干点什么,所以齐天林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军队,准确点说,就是西尾的身上。

这是他来到日本的路上就反复考量过的问题,所以尽可能跟西尾纠缠得出结果,也许有点意外的过程,但最终还是基本接近了!

首先,黑船来航就是指十九世纪日本明治维新的起点,那时候跟华国满清政府一样闭关锁国的日本正是被美国的黑船舰队打得落花流水,才痛定思痛的由明治天皇决定改革开放,可以说那才是日本成为世界强国的起点,而曾经抵抗砍杀过美国侵略者的日本武士,在炮舰驾到以后,就被日本政府交给了美国人,主动在美国人的船头跪下一一砍头!

作为谢罪!

那些武士是心甘情愿的被砍头,他们认为自己死如同樱花一般灿烂,为国家换来了富强兴旺的机会跟希望。

西尾正是要效仿这些充满武士道精神的前辈,只不过那些人当时是为了求得美国放过落后愚昧的日本,现在他是认为羽翼渐丰要摆脱美国;

当然这里其实也折射出齐天林在国际关系学深造到的一个论点,类似日本这样没什么资源的小国家,可以当顺民求发展,而满清政府也效仿了日本的洋务运动,却根本不会得到西方列强任由发展的机会,因为一个资源丰富、幅员辽阔的强大华国,从来都是外国人不愿看见的现实,无论哪个国家!

这一点跟满清政府是否腐败,真的没有直接关系,只要落后,其他国家就一定会竭尽全力的阻止华国完整的崛起,所以想到这一点,齐天林心里倒是泰然了一些,真的只有现在的华国,才是真正适合华国的道路!

其次安藤三辉曾经给齐天林提到过的崛起之光辉行动,他特别去查找过资料,才明白是日本军人在侵华战争前,为了把纯粹的经济发展派拖下马,变成军国主义的军人夺权过程,其中最顶端的三个领头者之一就是几乎每个华人都恨之入骨的冈村宁次!

而当时给这三个人打下手的就是东条英机!

就好像惨死在印尼沙滩上的安藤三辉一直在捣鼓着要让自己成为前辈那样的人物一样,西尾莫不是在把自己比作当年著名的三羽鸟之盟(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冈村宁次),那一次是在被美国压制着明治维新以后第一次全面登上世界舞台,这一次,同样是被美国强奸了几十年,终于也要翻身了!

齐天林声音有点低沉:“光辉行动?你一个人能干什么?难道你打算花钱请我们雇佣军?要非洲部的还是东南亚的?在日本搞政变?这价码儿可不便宜!”这不是他的计划,但真要疯狂一把,也未尝不可,自己搞个万把人的员工过来在日本领土上杀戮一番,估计能给这个国家最大限度的留下一串伤痕,多少年都没法恢复过来吧?

未曾想,西尾的声音比他更沙哑低沉:“您……不是认识皇太子殿下么,给我个机会,让我们能够接近他。”

哦?这倒是个很有趣也很创意的提议!

齐天林从来都不介意把事情搞大,马蜂窝要捅得越大越好,必要时候自己牺牲点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把这艘海盗船彻底击沉,他都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