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12章 心下甚喜

第一千三百十二章 心下甚喜

就好像华国和日本的闭关锁国,进取开放必须要走不同的道路。

亚洲人对于民主和权势地位的理解跟崇拜,也和欧美有很大的区别。

不是说把欧美那一套照搬到华国或者日本来,就真的能平稳运行,无论是假君主立宪的日本,还是目前的华国,其实都是符合各自国家基本特点,并得到了验证的,只是这个制度也要不断的改良跟调整,不能一条道走到黑。

原本有天皇的日本,在幕府将军的年代被夺取实权,变成了木偶摆设,正是借着黑船来航明治天皇才重新掌控全国,去除了幕府制度,而后来……表面上的君主立宪,天皇实际上从未退出日本政治舞台,甚至更甚,在日本已经达到了天神合一的地步。

齐天林这半神还没说自己是神呢!

近些年天皇的低调,不过是为了遮掩侵华战争天皇实际上的主导,用以逃避二战结束以后的惩罚,但实际上在日本国民的眼中,起码类似西尾这样的右翼军人眼中,天皇还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说到底,日本从骨子里还是跟泰国这样皇帝在背后垂帘听政,军人重点听命于国王,在首相政府背后若隐若现的架构有点类似。

所以上次西尾在日本发起过内部政变行动被挫败以后,受伤那么重,脸都烧烂了,可见局势之紧张,却最终只是轻描淡写的发配到非洲,各种复杂可见一斑。

日本的政坛永远都有皇道派和改革派,而其中极端的皇道派如果觉得天皇不够强壮,是会起异心的,这也几乎是亚洲各国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段子。

侵华战争前,正是当时20多岁的裕仁皇太子到欧洲巡游,接受了冈村宁次等三羽鸟之盟一批青年军官的效忠,回到国内才真正有资格把那些势大权重的老臣和久病在床的父亲给清洗掉,让自己23岁就登上天皇宝座,之后一系列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虽然战后所有国家都要求绞死这个日本头号战犯,美国却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保留了他,这个人,才是真正放任军国主义蔓延,坐看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

齐天林永远都忘不了自己不满十岁之前,就在一本厚厚的史书上阅读到这样一座被血洗三十万冤魂的城市,所以他后来才对日本人在非洲的血洗行为格外敏感,所以才会在心底对自己遇见的那个日本皇太子有刻骨的仇恨!

父债子还,也许就是表达的他这种情绪吧,那种一字一血泪的感觉,至今都让他不敢直视,有什么样丧失人伦的心态,才能对一整座城市都下屠手!

西尾却不敢相信他,只简短:“我有自己的人手,您是知道的,我肯定也有上面的人支持,但我们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旗帜!天皇……陛下身为军人,却从未到军营服役,所以,我们宁愿拥戴皇太子殿下!”

齐天林脑子里转得飞快,根据日本皇族身位令的传统,日本天皇理论上来说都要去军队走一遭的,就跟英兰格的亨瑞王子和安妮那样,但当今天皇年轻时候正好二战的原因,那个侩子手天皇原本已经给儿子在10岁准备了一个近卫师团少尉头衔,战后为了避嫌却没有去,就古怪的形成了有军衔但没有从军履历的诡异局面,而后这个儿子直到56岁继位天皇,现在八十多岁都专注的成为一个鱼类专家,显得相当闲云野鹤,难道就凭这个,西尾他们这些武家子弟就想逼其退位换人,有点不明所以的讪笑一下:“皇太子呢?那个提琴手?他还不是没有当过兵。”

因为根据二战后低调为人的风格,侩子手天皇带头演变成腔肠动物专家,现任天皇搞鱼类研究,皇太子就变成音乐演奏家,齐天林真有些觉得欲盖弥彰的味道,很不待见这种为了愚弄民众的宣传,所以才会在跟日本首相见面时候刺一下,没想到现在还有右翼军人选择那个矮矬子当效忠对象。

西尾言简意赅:“陛下是侮辱了我们第33近卫团,挂名却从未踏入军营半步,可殿下是因为他的限制才没能挂军职,有天壤之别。”

好吧,齐天林就理解为是个牵强附会寻找的理由了,不过日本皇族人丁凋落,估计也没得选,哪像他噼里啪啦都生了三个儿子了:“老规矩,谈价钱……简单的五千万,我把人约出来或者咋的,剩下都是你们的事情,我装不知道。”

西尾有点惊住:“这么贵?五千万美元能培养多少军人了!”

齐天林存心刺激人:“错!我是注册在英兰格的公司,这是英镑……”草!一句话就涨价百分之五十!

西尾都有点哆嗦了:“你!你这是见风涨,故意看这局势要挟!”

齐天林理所当然的耸肩膀:“无奸不商,这是我能风生水起到现在的原因,看准了机会肯定要敲竹杠,这是必须的,当年我给苏威典王室做合同不也超贵?但是最重要的,你也没安好心,把我牵连进去,你们的压力就要小很多,对不对?所以这是担惊受怕的费用。”

哎哟喂,看他那模样,真不知道哪里担惊受怕了,西尾被他的无耻给语塞了。

结果齐天林让他见识了这还不是极端:“但是复杂点来说呢,就是一口价,两亿英镑!我如果收了这个价钱,保证不

会反水,也就是任何一方找我,我都不会再来搀和你们的事情,因为你既然把我拖下水,我就要证明我的清白,只要有人愿意出高价,反戈一击还是很有可能,假如你付了这个钱,我绝对遵守合同,再不踏上日本国土,也不会让我的人来参与日本的事情,童叟无欺,绝无戏言!”

可怜的少将张大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齐天林再最后补充一句:“另外你既然已经让我知道了这个商业机会,不排除,你们假如不用我发动了整个计划,我会待价而沽的找任何一方卖个好价钱帮他们。”

西尾终于怒了,昨晚被擒的时候面对国家伤亡都没有这样愤怒:“你!简直在玷污军人这个称号,你就是在用武力和手中的枪做生意!你简直没有任何荣誉感和信誉可言!”他简直难以相信,这样的人还能被称为勇士?

齐天林拿着咖啡杯多惊讶:“你还真把我当成美国军人了?我是雇佣军,从你认识我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这样,不然我哪有钱做这么大的规模,好了……你自己想想吧,给你一部电话,自己联络安排,搞定以后通知我签合同,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白白流失这个机会,其实我也觉得是个好机会,当然我不会承认刚才跟你说的一切,你要乱说都是对我的诋毁。”

说完施施然的起身走了。

他还要回房间给老婆打电话呢,算算那边的时差正是华盛顿晚上。

不过利用准将职权,在空军基地刚打开视频电话,柳子越就铺天盖地的把一系列发生在美国的突发事件传递给他,一边电话聊天,一边把一台字幕机放在摄像头前滚动播放已经发生的新闻,真方便!

齐天林却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前思考几秒钟,叫过坐在旁边的公主:“莱维顿这事儿,国土安全部……安妮,你最好是通过什么渠道跟黑格尔或者布伦甚至赫拉里通知一声,这件事,应该马上把国土安全部推出来当顶锅的,尽快公开这件事,不然……会演变成一场噩梦!”

安妮的茶色眸子飞快的转了两下,真的流露出喜色来,眼角还跟齐天林做了个先焦虑,再探询的神色,齐天林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感谢将军级的高级视频电话,双方都捕捉到了这个画面和对话之外的细节,夫妻之间有些默契真是难以言表的,看着好像亲昵的小动作,却能传递很多讯息。

玛若还在絮絮叨叨询问新到账是什么来路,被扣了多少税之类的事情,安妮就已经滑开自己的座位摸出手机开始联络自己的关系人,希望能给美国高层传递这个讯息。

这是真的。

以齐天林这些年

在全球各地作乱的经验来看,莱维顿事件如果处理不当,很容易对美国民众造成难以估量的政府信任危机,如果这时候再遮遮掩掩,信息不对称的话,很容易让更多美国民众失去向心力,后果可想而知。

齐天林当然不是好心帮美国解决这个问题,不过是个典型的欲擒故纵把戏。

因为事态已经必然而坚定的朝着这个方向在滑行,几乎说得上是历史车轮启动以后没法停止下来的感觉,现在关键就是火候儿,更关键的是齐天林他自己究竟在这一系列事情当中还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如果说美国出现什么力挽狂澜的决定性人物,那是很有可能的,毕竟美国目前的状况总的来说还是天下第一,不过是暂时摔跤掉进坑里了,要是爬出来,那就没准儿能翻身。

所以齐天林就想尽可能的表现自己,力争把自己的参与程度推得越高越好,反正目前自己在日本已经获得了美方的认可,别因为距离就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正话反说或者借力打力都是有可能的,招儿别停才是关键。

安妮这深谙权术的,当然心下甚喜,这样的保罗,才是她最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