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13章 压力

第一千三百十三章 压力

不光是向赫拉里献媚讨好,分担压力,而且齐天林是没安好心的。

国土安全部可是911事件以后才成立的新部门,把原来的海岸警卫队、移民归化局还有海关总署啥的都划过去,专职严查死守国境线,防止外来恐怖袭击行为进入美国,说严重一点,就是专门防范齐天林他们这种游击作战模式。

军队来袭那是国防部的事情,零零星星的恐怖分子武装人员都是国土安全部的职责,搭配FBI联邦调查局和CIA中央情报局,一个国内一个国外情报支援,相互重叠职责范围,让恐怖分子无处遁形啊。

想得很美好,不过这恰恰是那个跟中东有关联的吉奥治总统搞出911以后,他的下一个政绩,正式把美国带上了反恐之路,让美国从此有了任何国家都无法抵御的世界警察理由。

齐天林想这一次,试着能不能在美国内部削弱一下已经俨然有点一手遮天的国土安全部,这其实也是国防部和中情局乃至联邦调查局都愿意看见的事情,以前海岸警卫队还属于过国防部呢,国土安全部的架构全都是从各大部门抽调过去捏合的,抢预算是必须的。

在目前美国已经有些混乱的局面,再添上一把火才好。

不过正在和妻子聊天,讨论干脆趁着日本事情已了,让柳子越过来陪他到北海道玩玩情调,那可是主播姑娘一直比较期望的事情,一名空军军士就过来敬礼:“有伤员想见见您,长官!”

是亨特尔。

胸部挨了三枪,都被战术背心承担了,步枪子弹虽然因为太近,旋转力量还没起来,可还是如同三记大锤重重的砸在心口,肋骨断了四根,加上腿部被流弹击中,还是因为他算文职,当时被一群PMC围在中间,别人帮他挡了子弹,现在才能幸存下来,浑身抱着绷带,头上倒还干净,很轻微的说话,尽量不拉动胸腔呼吸:“谢谢你……保罗,谢谢你没放弃我。”当时齐天林公报私仇的话,完全可以不管老鹰的。

齐天林靠在单人病房的门边:“你帮我取的这个名字,算是报答你一下,两清了!”

亨特尔不生气:“我知道你还恨我……你现在已经不是小人物了,就当我是条可怜虫,放过我吧?我现在也彻底的相信你才是我的领路人,我不会有什么异心的。”

齐天林冷漠:“美国呢?你不是很热爱你的祖国么?”

亨特尔想苦笑,但估计有点疼,表情就只到一半:“美国?从他们选择派我到你身边,就没打算让我活着回去,我就是个测谎仪,活

着,就表明你还顺从,死了可能就是你要造反,他们什么时候在乎过我的死活?”

齐天林沉默了一下:“我把你送回费城?”那是亨特尔母亲的家。

老鹰居然摇了摇头:“那我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我还是跟着你吧,你也挨了一枪,都能走路,我也能下地,我还能帮你做事。”

齐天林凝视着这个促使自己天翻地覆的叛徒那毫不掩饰的屈膝求饶,点点头,走了。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布伦对他的执行力大加赞赏:“没想到!的确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摁平了日本局势,果然铁血无情!你说华国有没有可能也这样去依样画葫芦?”好像就是随口一说。

齐天林心里咯噔了一下却哈哈的笑起来:“带着一大帮美国人?你不知道在华国街头的外国人都会被围观么?”

布伦却觉得似乎真的可行:“我们有华裔嘛,还不少,不光是华裔特工跟军人都不少,完全可以组织起来,在这个关键时刻到华国国内去执行颠覆破坏任务,就算这些人全都折在华国了,也算是有效的牵制了华国,也能制造不少的机会出来对不对?”

齐天林不置可否:“从感情上,我肯定赞成你这么做,但实际操作上,嘿嘿,我是去不了的,华国对我重点防范,你估计不明白人民战争海洋这个词什么含义,华国对外来者很敏感的。”

布伦又习惯性的怀疑:“你不会还是对华国有感情,不愿回华国去折腾吧?”

齐天林懒得跟他废话,他现在有这个底气:“你还是琢磨一下国土安全部的事情吧,这是要出大乱子的,说不定会牵连到你,他们现在无法控制国内的核打击恐慌心态,就无法保证美国国内的民心,国内都乱作一团,你中央情报局在国外还有什么作为?”

布伦承认:“国内真的很艰难,但我们CIA是负责国际事务,真的插不上手,所以我才想尽可能的把注意力转向华国。”

齐天林冷哼一声:“华国现在是跟美国处在核威胁的状态下,你还打算去华国摸老虎屁股?就算美国是条大老虎,这个时候也不合适吧?”

布伦正要说什么,齐天林听见他那边有滴滴声,中情局长只犹豫了一下就坦言:“出事了……德克萨斯州,我不跟你说了,日本你盯紧点,这段时间就别回来,太平洋陆军司令部的人也在找你,我的人手会尽可能协助你在日本的工作,起码十五天的平稳期要保证,美国本土现在太不安定了!”然后匆匆挂了电话。

齐天林打电话给玛若她们都不知道德州出了什么

事情,而柳子越已经迫不及待的搭乘运输直升机转圣玛丽号飞北海道了,齐天林知道自己跟家里的这些军方视频电话通讯肯定都监听录音,这样的做法也不奇怪,所以挂了电话就到军队的网上去查查讯息,好歹他也是个陆军准将,也有自己的权限。

是国民警卫队出了问题。

几乎没人注意到这部分军队,居然才是美国国内一系列混乱的开始。

因为国民警卫队本来就是个有点混乱的角色。

名义上国民警卫队是属于各州的内卫队伍,类似华国的武警,这部分财政军费是各州自己承担的,领导者也是所在州专管国民警卫队事务的副州长,并不对联邦政府负责。

但在真有战争发生时候,国民警卫队就归属国防部跟各州州长管理,维护美国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安全利益,维持社会稳定和参加抢险救灾之类的活儿,也有被征召进现役军队的义务。

这是好多年以来就维持的局面,譬如1992年洛杉矶大骚乱的时候,就是海军陆战队和国民警卫队一起进入市区戒严宵禁。

可最近这些年,由于军费开支不停缩减,很多国民警卫队就不停被征召服役,前往阿汗富和伊克拉等地执勤,还造成了大量的战损伤亡,因为美军不是强调高科技高战斗力么,每个美军士兵都是精兵,那总要有人做站岗放哨的低能力活吧,国民警卫队就几乎遍布全球各地的美军基地站岗,干类似当年皇协军的工作,比正规军低一点强度,低一点能力,也低一点装备,什么都低点。

到后来干脆发展成某些美军编制直接和国民警卫队重叠,形成作战时候就用美军装备上战场,平时当成国民警卫队执勤休整,也就是华国常说的一套班子两块牌子。

可当年美国宪法里面强调军队不能参与国内政治之类的强硬条款,就被这样慢慢的模糊掉。

也就是部分强大的军队实际管辖权在各州手里,这些军队相当的军费支出是各州的财政支持,而不是联邦政府。

这让军人们也有点混乱,今天告诉他们必须听国防部和总统的,明天就得听州长的。

当两者的利益是一致的时候,也许还不会出什么事,可一旦有了冲突,那就让军人们无所适从了!

特别是各州州长还是各州选民自己选出来的,他们代表的是各州利益,要对自己的选民负责,而不是联邦政府。

德克萨斯州州长在莱维顿事件发生以后的这几个小时里面,几乎是办公室电话一直没有停歇过。

任何给州长选举投票的选民都有资

格打电话来询问事情的真相,民选州长也得态度恭敬的回应选民,切不能有什么官僚主义口吻,质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德州的这些高速路口也出现了国民警卫队和国土安全部的官员,难道德州已经变成不安全的地方,联邦政府是不是在封锁什么内幕消息。

美国政府不是一直喜欢把自己塑造成为被阴谋和邪恶迫害的正义乐土么,这一刻,民众都认为邪恶势力是不是已经开始侵害美国利益,而政府还在如同多少部电影和电视剧里面描绘的那样,在遮遮掩掩内情,好比东非特混舰队那样的事情,已经让民众无法相信联邦政府了!

如果说东非战事最终的真相结果就是让美国国内民众彻底对政府丧失了信任;

那么莱维顿大屠杀摧毁的是各州州长官员对联邦政府的向心力;

因为他们也要保证自己的各州安全。

特别是在这位德州卡斯伯州长,打电话给新泽西莱维顿的一位政界朋友详细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后,他立刻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几乎人人有枪,民风彪悍的德克萨斯,绝对会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大战!

作为这个州的最高执行长官,他有必要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德州国民警卫队就不能执行这个联邦民防计划的封锁令,反而应该全面封锁德州跟外界的交流,保证德州不受到牵连……

联邦制共和国的民主特性表现无遗,以前不过是没有遇见足够的压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