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14章 太残酷

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太残酷

德克萨斯州是全美第二大州,也是全美最有特点的一个州,因为它是唯一一个以独立国家身份加入美国联邦的州,所以是美国唯一有权利自行退出联邦的州,其他四十九个美国联邦州都没有这个权力,这是写进了宪法的。

虽然从南北战争前加入美国到现在,一直都有德州人在嚷嚷要脱离联邦独立,但所有人都当成是个笑话,谁都知道独立的小国家肯定没有在USA的光环下活得更好,于是也就是当成个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罢了。

其实美国航天航空NASA在德州,美国85%的汽油产自德州,那些著名的军工联合体65%的工厂在德州,自己就有大量原油在地下储备,德州仪器、戴尔、摩托罗拉、因特尔、AMD不胜枚举的大型公司总部都在这里,全美最大的十座城市这里占其三,整体实力可见一斑。

这个州最出名的还是自古以来的民风彪悍,平均到每个民众都有六支注册枪支,24小时之内就能凑出一支庞大的民兵军队来!

以大型牧场为象征的德州人典型形象就是身材高大魁伟、嗓音洪亮、性情急躁、待人友好而不拘礼节,十分随便的同时充满冲劲和粗俗鲁莽,骁勇好战。

这位卡斯伯州长就是标准的德州人,出于这种担心,首先还是马上给德州国土安全部的官员通了电话,要求他们暂停这种有些过时的愚蠢行为。

就好像齐天林所担心的那样,由联邦政府组建委派的国土安全部官员很不耐烦:“这是白宫的命令,这也是我们的职责,一切都按照指令来办事……”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这一点几乎又沿袭了美国安全部门官员那种一贯煞有其事,如临大敌的风格。

三言两语就激怒了卡斯伯,立刻咆哮着在电话里用德州脏话把对方怒骂一顿,恶狠狠的把电话砸回去之后依旧余怒难消,因为事情还没解决呢。

反复在州长办公室踱了几个圈子以后,他重新拿起电话,联络了德州国民警卫队的长官,以及自己在德州骑警队的老朋友,在电话里面快速商讨一番之后。

他做出了一个让人震惊可又让很多美国人都觉得理所当然的决定:“德克萨斯州的治安从即时起,由德克萨斯州自行管理,所有国土安全部在德州的权利都被收回,直到联邦政府能够保证德州安全为止,这个决定中包含了所有在德州的军事力量归属,特别是其中的第六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支援队!我们要求国土安全部的人员必须在24小时内离开德克萨斯,否则就会被视为企图破坏德克萨斯的安全!”

这里的国民警卫队甚至包括完整的第36步兵师,第36战斗航空旅和第71部队司令部还有多个海陆空民兵团体,总计超过七万名准军事化部队成员!

这个电视讲话在德克萨斯州立刻发布以后,马上获得全州上下欢呼雀跃,似乎之前那种恐慌一下就在自己的掌控中消失了,同样这个消息立刻从德州传遍了全国!

不少南方州的州长都打电话给卡斯伯询问事件的来龙去脉,考量自己辖区内同样已经开始纷争的国土安全部人员和平民,国民警卫队只能左右为难。

仅仅三个小时时间,就有四个州决定采取同样的行动,保证混乱的局面不要出现在自己的地盘,这就是个自救的行为,谁都知道假如不采取点什么动作,类似莱维顿大屠杀那样的事情很有可能发生,那时候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而这也就是安妮通过各种关系传递了保罗的讯息之后五六个小时的事情,日本下午时分,美国还只是凌晨。

不知道哪个环节耽搁了一下,赫拉里得到关于这个忠告的时候,事态似乎已经无法收拾了:“你有这样的经验?”

齐天林无可奈何:“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了,我实在是在负责日本的工作,没有权限越级向您谈这个看法。”他现在实在执行军方和中情局的案子,就不能越级找总统,这是军情部门的惯例,当然也有齐天林的故意。

赫拉里理解流程,但焦急于现状:“很多州都在询问这个事情,他们开始拒绝封锁高速公路推倒路障……这象征着联邦政府对各州军警失去控制了!这是在挑战联邦政府的权威!你有什么建议?”好歹齐保罗同志也是白宫顾问,还是专门负责这种乱糟糟局面的呢。

齐天林直言不讳:“我传递给您的态度就是,立刻把国土安全部当成替罪羊,由他们来顶莱维顿事件的黑锅,撤销国土安全部,恢复到以前吉奥治总统成立前的架构去。”

赫拉里敏锐:“那不就是在否定反恐战争的失败?”

齐天林摆足了顾问相:“我只是提供专业建议,具体的抉择权衡在您,其他人怎么说?譬如福克斯他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他始终觉得地中海发型的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主任才是一步步把美国带进坑里的功臣。

赫拉里有点冷笑:“他们整个都是鼓吹国土安全部成立的,我周围没有一个人愿意让国土安全部来承担责任,但死了这么多人,我难道说是艾森豪威尔的民防计划有错?!谢特!”女总统居然也有爆粗口的时候,不过西方的脏话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没什么特色。

当然美国总统的每个电话都是会被记录的,也有人在监听,但依旧压低了声音,是在躲避周围的人?齐天林脑海里面能想象出老太太坐在椭圆办公室里面避人耳目的打电话,白宫现在气氛到了这样的地步?

其实美国总统真的就是一群顾问提供各种可能性和执行方案,商议选择,所以才会出现他齐保罗也好歹能展现专业意见的机会呢,当然现在白宫的气氛肯定不正常。

有点想笑:“但不能说国土安全部一点责任都没有吧?福克斯先生他们究竟是怎么建议的呢?”

赫拉里有些悻悻:“还不是那一套,德州是共和党的大本营所在,要我把主要矛头指向两党之争,告诫德州别为了共和党的利益动摇联邦的根基……几个跟着闹腾的州都是共和党阵营的,说这些你也不在意,主要听你的专业意见,对于这种动荡的局面,我已经听多了那些纸上谈兵的教授学者建议,就听听你这个实践专家,毕竟……从一开始,似乎有些建议就应该听你的。”终于有人承认齐天林开始那些建议是正确的了!

当然齐天林感谢地中海哥的插科打诨,歪打正着的把美国带进了陷阱,但关于现在的局势,他深吸了一口气:“究其根源……还是因为东非战事,因为那该死的的莫名其妙核威胁,您现在与其说东拼西凑的做这些表面文章,不如干脆快刀斩乱麻,停火吧!”

赫拉里好像被噎住一般,艰难的从后头挤出来声音:“停火?”

齐天林点头:“不然呢?您打算攻击华国本土么?华国没有别的海外基地跟太多附属国,您也不能用美军去攻击泄愤,反而华国要对美国的这些海外基地和盟友袭击太容易了,您真的打算动用核弹么?如果真是那样,我就只有赶紧回家,带着一家老小找个核避难所躲藏起来,但那样……现在的局面就更是死结了。我说不如早早的摆出高姿态,停火,只要美国缓过这口气,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收拾华国。”

赫拉里犹豫:“那我就彻底完了!我的政治生涯彻底结束了!”

齐天林不眷恋:“不然能怎么样呢?一开始就走错了几步棋,后来的都是渐行渐远,拿出勇气来承认这次失败,还能避免美国滑向更危险的深渊,因为你现在没法镇压国内的局势,如果不用最强有力的冲击来引导舆论,今天还只是五个州表达了安全事务自治,更糟糕的局面还在后面,你难道真的要用军队去解决这个国内问题?”

赫拉里叹气:“宪法和我对这个国家的爱,都促使我不可能这么去做,我不愿意看见美国内战!”

最想看见美

国内战,却也明白不太可能的齐天林抓住这个给最高层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所以说根据我在动乱中局势的经验,主动安排停火估计是最快最好的选择,当然方式方法有很多种,最重要的就是立刻!因为时间很紧迫了,每过一分钟,也许美国国内的局势就会有改变,从我看见肯亚尼边境线突击到现在,才过去多久?十天不到,情势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您要抓紧时间抉择了,我们做顾问的只能建议……”

真说得上是苦口婆心。

赫拉里有些意兴阑珊的挂上了电话。

一年……她上台一年的时间还不到吧?

难道就要这样承认自己的失败?

那也太不甘心了吧。

几乎耗尽了她的一生,才在垂暮之年登上这样的宝座,居然要以这样的结局收场,这是一年前的赫拉里,无论如何都难以想象的现实!

也太残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