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15章 差不多

第一千三百十五章 差不多

齐天林不过是居心叵测的提个建议,并没指望赫拉里采纳。

起身的时候,发现空军基地军官电脑上网区里,所有的官兵都在关心美国本土发生的这些事情,和以前还有不少人打游戏玩社交网络截然不同。

连PMC们在营房里都用智能手机在关注国内情形。

所以第二天齐天林跟中将司令官申请自己去北海道度假,很轻松就得到了许可,只要他确认能随时赶回来别离开日本本土就行,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齐天林干脆直接开了一架阿帕奇直升机出发!

原本这种情形是完全不可能的,军用设备无论如何不允许用于私人用途,给钱都不行,但齐天林打着去视察日本东北部各地美军基地的旗号,靠近北海道的本州岛这边青森县三泽市算是美军在日本东北部地区最大的综合基地,确实值得去看看,等离开本州岛上了北海道以后,就只有小规模的通讯站存在,完全有可能是之前类似的恐怖袭击主要对象。

于是看上去,齐天林这番行为还有点假装旅游实际上明察暗访的味道,更何况阿帕奇上面完善的坐标信号也能锁定他的位置,更让人放心。

所以一心关注国内新闻的中将阁下除了开玩笑的要保罗准将注意别被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战机给打下来,那就一路顺风了。

走之前齐天林笑着借口两边勒索的美金都已经到账,把那个受到教训的西尾少将恭送到横田基地门口释放了,这一点同样没什么美国人关注,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他们根本不在意。

当赫拉里艰苦抉择的时候,齐天林却已经跟西尾达成了口头协议,脱身的少将将在三天之内筹集到资金,齐天林负责尽快给出一个和皇太子殿下见面的机会来,并且保证齐天林将切实参与到西尾他们可能爆发的这场政变中来!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合同或者证据可言,齐天林拿自己的雇佣军信誉做担保,西尾没什么可担保。

不过日本的政变还是和小国家政变没什么区别,打内战的可能性很小,只要掌握了天皇这个制高点,基本就能让另一方臣服,没有太多死磕的情况。

那么齐天林就要帮忙撒点药了!

全副武装的阿帕奇飞翔在日本上空时候,齐天林的脸上真带着难以抑制的冷笑!

对西尾们来说,这是一次趁着美国人阵痛衰弱的机会获得全面独立的机会,而对他来说,何尝不也是一次趁着美日之间摩擦,可以狠狠给日本一记打击的机会?

关键就是看他决定打多重了。

当然从齐天林的内心来说,多重都不为过!这一点完全区别于他对其他国家作战时候对平民的尽可能避免伤亡原则,对日本人,他从来都没底线的。

沿着本州岛东南部海岸线飞行得很快,中途甚至经过了之前发生核灾难的福山地区,日本空中管制部门问询到他是一架美军军机,基本还是一声不吭的放他随意穿行,齐天林也不妨碍空中民用航线,尽量控制在500~1000米的巡航高度快速穿行,也能把下面的景色尽收眼底,花红山绿的蛮不错……

原本要是知趣,老老实实的生活,给华国提供海产资源和娱乐旅游资源,当个顺民国,倒也不错,既然想觊觎华国的富饶辽阔,那就得教教日本人什么叫本分了。

这才是齐天林现在的心态。

六百公里左右的航程,两小时就飚过去,齐天林经常在非洲大陆乱窜,娴熟得很,根据美军内部通讯抵达三泽市,这里有个远东地区都数得上号的油料基地,负责给所有美军装备加油,甚至还是美军从本土运送燃油过来的中转站,所以准将的到来,只会引起热烈的欢迎,免费加油,签个字就行!

齐天林也装模作样的在油料仓库基地,以及相邻几百米外的通讯站和重型油料码头视察一番,鼓励对目前国内局势感到担忧的美军官兵,还一起吃了顿饭以后,才在最高军衔就是一个中校的所有美军官兵列队送行中重新升空。

当将军的滋味真不错,当美国将军的滋味就太不错了,齐天林俯瞰下面的美军基地如是想。

剩下就是完全茫茫的大海,直升机穿行在上面很容易失去方位感和高度错觉,一头栽进海里也不是没发生过,但齐老板不是菜鸟了,保持恒定高度贴近海面只有三五十米的危险尺寸,却几乎不会被日方的雷达探测到,只是快接近北海道海岸线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两架F16战机,远远的搜寻一番,估计是看见了阿帕奇的踪影,转身就消失了。

齐天林没在意,日本人不可能不注意这个时候所有驻日美军动向,只是知不知道是他保罗君就未可知了。

到了冬季只能白雪皑皑的北海道,在八月底的时候,正是一年风景最美的时刻,上次齐天林偷偷发掘了海底核弹,曾经过来这边独居消散核辐射过一些日子,还算熟悉这边的情况,所以不需要向导,也能把自己的下一步安排集中在这里。

没有按照惯常一般人到北海道要么从海路在函馆登陆,也不是空中直达在札幌落地,他是从海上直奔北海道腹地,直接到达中心地段的千岁市,把直升机降落在

这里的美军通讯基地里。

照例更是得到了热烈欢迎,耐着性子视察一番,美军士兵们还热情的开始对直升机做维护保养,齐天林才取了一辆军牌民用车,驾驶着去二三十公里外的札幌机场,接自己的太太。

柳子越实在是受了前几年国内一部电影的毒,在北海道拍的外景,浪漫气息爆棚,虽然她连欧洲美洲都去了不少地方,却一直觉得这里应该跟自己的爱人一起来,这方面她和玛若有差不多的酸劲。

于是一听说齐天林要去北海道,就忙不迭的连夜过来,甚至比齐天林还先到,急不可耐的在札幌机场周围转悠好一阵了。

一看见齐天林从一辆普通到掉渣的两厢小车下来,笑得乐不可支的迎上去,哪里还有在演播室面对员工那股子总裁老板的威严劲?

齐天林也热情,一把搂住她,重重的转了一圈,才松开手牵着过去跟柳子越的亲卫们安排:“这些日子都在这个岛上自由行动,应该没什么危险,但最好你们别分开行动。”

柳子越身边都是蛮上得台面的东欧和美籍女保镖,也懂得享受生活,乐滋滋的点头算是把老板娘交给了老板。

齐天林却没拉着柳子越上自己的车,而是又在机场外租了一辆三菱越野车,把军牌车扔在了停车场,柳子越大概能理解这种谨慎了:“有秘密的活儿要干?”

齐天林点头,先到一家野营用品店购买了帐篷睡袋折叠桌椅之类的东西,柳子越也欢快的到隔壁商场购买吃喝用品,装了满满一车,才跟路上那些看着差不多的夫妻恋人一样,驾驶其实体积还是很袖珍的越野车上路。

环境非常好,甚至比自家的圣玛丽岛开发经营得都好,柳子越手里的微单相机一直都没停歇过,拍干净整洁的城市环境,丈夫乐呵呵抱着东西装车的模样,甚至齐天林开车的样子都爱不释手的一一拍摄,然后又自找麻烦的传进自己的平板电脑,上传到网路上:“家里自己搞了个网站,全都是我们家自己的照片,只能我们自己打开呢。”

于是立刻就接到了玛若和安妮气势汹汹的电话:“这么漂亮的地方!怎么就偷偷摸摸的去了?”玛若是完全不了解,安妮对远东地区这么个小岛也不清楚,等蒂雅都弱弱的打电话过来问是什么地方,越野车已经开到整座岛屿西北角的神威岬。

北海道的旅游设施做得真的挺好,环岛公路几乎到达整座岛屿的每个边缘角落,到处都有露营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露营都在草坪上,柳子越一边吃着零食看丈夫熟练的搭建帐篷,一边显摆的拍照继续上传打电话聊

天:“真的不错,下次玛若可以跟老齐到马尔代夫去,安妮么,见识得多,就别跟我们民女一般见识了,蒂雅可以去马达加斯加嘛。”

结果多方电话里面更加弱弱的传来一个声音:“其实坦桑亚尼的桑科巴尔岛也不错的,我跟他在那里呆过一个晚上。”不是萨尔玛还有谁?!

玛若和安妮都觉得给吓一跳,是不是被黑客入侵了家里的网络通话,蒂雅吃吃笑着解释:“反正她在我这边玩,一起说说话嘛。”

柳子越就不满的挂了电话,过去给齐天林屁股上两脚!

齐天林莫名其妙,却看着一脸笑意的妻子干脆一把抱过来滚帐篷里……

碧蓝的天空下,蓝绿色的海水到海边浅浅的,神威岬就好像一道薄薄的山脊伸进海洋里,最窄的地方估计就几十米,露营在这里,不是沙滩那种背靠的感觉,就在山脊上墙头草一般,三百六十度都包围在海洋中,宁静的氛围中带着不可避免的风声,清爽极了。

柳子越陶醉得不行,靠在丈夫怀里只剩低声喃喃:“对嘛……这才是我要的生活嘛,以后每年,不,每个季度或者每个月都要陪我这样来个地方游览,好不好?我说是你的大事情忙完了以后。”

齐天林其实自己也很憧憬那样的生活:“天天……争取天天都这样!”可手里却在摆弄一个刚买的民用版GPS定位仪。

柳子越终于意识点什么,压低了声音:“你……要对日本动手?”

齐天林不抬头的点点:“必须的!中山狼的野心从来不会灭绝,要让他们疼到骨子里。”

柳子越出身军人家庭,不会有哈日的情结,纯粹是出于对眼前美景的爱护:“能稍微留下点这些景色不?”

齐天林终于哈哈笑着抬头:“你以为你老公真的是推土机?要把这片岛屿全都推到海底去?”

不过也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