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16章 幸好

第一千三百十六章 幸好

因为日本人几乎全被赶出了空军基地,包括后勤保障的一些日本人都给撵出去,齐天林这个说走就走的阿帕奇飞行,并没有让日本人给了解到,每天都有美军直升机频繁在几个基地之间穿行的惯例,所以登上北海道的另一帮日本军人,并没发现齐天林。

是西尾。

他被释放以后,并未返回防卫省报到,而是立刻就带了几名亲随离开本州岛,直奔北海道,驾车渡海,来到了一处位于岛东侧角落的日本军营,恰恰跟齐天林的去处,形成对角线。

在柳子越眼中风景如画,只有紫色海洋一般的薰衣草田野和连片金色向日葵的北海道起伏山脉海边,一个叫大树町的海滨小镇外,平静得似乎只有奶牛悠闲的游荡背后,却隐藏着全副武装的近千军人!

这就是被称为日本皇家禁卫军的第33普通科联队,简称33普科联!

听起来好像是个遍地都有的普通部队,其实普通科的意思就是指步兵科,联队相当于一般的团,而这个满员1100人的步兵团,就是曾经外送非洲见识杀戮和接受完整游击作战理论训练的血腥部队!

在非洲实施过好几次屠城的一支野兽部队!连齐天林都觉得这样的人手留在自己的队伍里绝对会坏事儿的一帮屠夫!回国以后就被贬到北海道来守水塘!

看见阴沉着脸,嗯,西尾那张脸基本就没好看的时候,带着几人一起走进营房里:“东京都发生的事情,各位在新闻上应该已经看见了,我们之前在市区想通过政府和外交手段施压的方式,获得国家独立自主权利的努力已经付之东流了,美国人狡猾的打压了我们所有的行动,甚至还调来了……保罗将军的雇佣军对付我们!”

下面原本密密麻麻有些群情激昂的军人们却集体安静了一下,仰望着西尾那令人望而生畏的脸,齐天林在非洲还是给他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无论是带领部队攻城掠寨,还是最后以一挡百的一个人震慑日军,把他们赶出非洲的战场,情绪是很复杂的,战略上的仰慕,战术能力上的惊为天人,民族感情上瞧不起的支那人,给真心打得有点服气的屈辱感混杂在一起,有点混乱。

西尾不希望看见这样的场面,更不愿齐天林再掺杂影响太多自己的队伍,开始酝酿已久的说法:“没有别的选择了!防务省的田村中将已经向内阁告密,我因为领导了之前针对美军基地的袭击,将会被作为替罪羊向美国人谢罪,而你们中间那些参与了为大和民族崛起奋斗,去抗争美国人,袭击美军基地的英雄战士们,却

要被当成恐怖分子交给美国人处理!”

日本军人们诡异的没有哗然一片!

这就是日本人的特点,满脸的隐忍跟愤怒,却保持最高的服从性看着自己的长官,期待他的选择:“只有这一条路了!与其让我们的生命无谓的牺牲,不如用我们的血肉去祭奠祖国!接下来,等待明天的到来,我乞求天照大神助我们成功!”重重的挥动拳头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几乎所有军人都齐刷刷的站起来,一起挥动拳头:“神助成功!”

西尾身边一个白净脸的校级军官上前一步:“我们的计划是周密的,只要我们严格按照计划行事,我们就一定能成功,而且人民是支持我们的!”

一名下面的上尉在西尾的眼神提示下,立刻高声挥臂:“不能让那些统制派的蠢驴,只会向美国人屈膝的杂碎们掌握政权,国家必须进行改革!我们必须要为国家迎来一个光辉的时代!”

“改革!光辉时代……”军人们愈发激动,特别是那种已经经历过血腥,疯狂杀戮,烧杀**掠过程的人,血管里面已经沾满暴虐的因子,一旦烧滚了,脑子基本就处于单模式状态!

西尾适时的调整冷静:“请记住!我们是效忠于日本天皇的,之前也许有波折和磨难,成功的那天才是我们高声大喊的日子!”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用一种自己也激动得有些缠斗的声音念到:“平成29年九月,一待得到最终讯号,各部立刻集合开始行动,兵力由33普科联、海上警卫队、西普联、第一空降团各部组成,一共有2100余名,袭击第一目标,为首相官邸,击杀总理大臣,兵力三百人,由栗原上尉带领,潜伏地点……”非常长的计划,详细到每支一两百人的部队由谁带领,目标是哪里,潜伏在哪里,得到什么讯号才暴起攻击,一一标明。

被点到名的人几乎都是中下层军官,而这支陆军精锐33普科联中大多数人都是军官,一旦战争开启,很容易就能扩充成旅团,再加上一直都有关联,在上次印尼惨败以后更是都划归西尾手下管理的那个安藤三辉手下残余的海上警卫队特种人员,仅余一半的海军陆战队西普联,空军特种部队第一空降团,这就几乎囊括了日本最精锐的三分之二特种部队。

一队队日本军人在自己长官的带领下气势轩昂得好像检阅一般,默默敬礼,然后对着墙上的天皇挂像再行鞠躬以后,悄无声息的离开,很多人甚至立刻换上便装,驾车,甚至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离开北海道,就好像一张密布的网,开始缠上在日本本土的每一个绳结。

这也是绝对有传统的,日本军部在侵华战争之前,正是通过一次这样类似的行动才真正把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而二战之后,由美国人和日本投降派制定的新宪法彻底压制了武家跟军部不得从政,却又为了牵制华国和前苏联,留下了大量甲级战犯军人,包括那个最大的侩子手天皇,就凭这个平成年号就能看出所谓日本君主立宪的虚伪,英兰格或者苏威典的国王们还在用自己的年号么?真是个掩人耳目的滑稽笑话。

养虎为患终于成器,农夫和蛇也真的缓过气,随着美国人从韩战到越战,一次次利用日本本土构建在亚洲作战的跳板,带动日本经济飞速发展,已经彻底把日本这条冰冻的蛇暖热了身子,而齐天林一次次撩拨日本军人到非洲、印尼大开杀戒,让这些特种部队尝到了嗜血的味道以后,他们就绝不会再愿意臣服在美国人身下做小绵羊,只要美国人这块压着的大石,稍微松动,他们一定会寻找机会翻身!

不管这些日本军人最终的目的是什么,齐天林却有信心让事情的走向在自己的引导之中。

当然从现目前的北海道看来,还是那么美丽……

他租了一条快艇,带着柳子越在近海海面上快速飞驰,因为艇身比较小,比柳子越自己买的那条游艇灵活得多,能尝试飞速滑翔跟海面滑水。

齐天林显然也是刚接触这种有闲阶级的玩意儿,试着在水面上穿着救生衣一点点滑行,可两口子不是柳子越的驾驶技术不过关,没让快艇发挥出足够的速度,就是齐天林没法适应那混乱的尾浪,不停的抓着绳索在后面翻滚落水,摔得那叫一个狼狈,看着一直都无所不能的丈夫出糗样子,把柳子越笑得不行,拍照摄影留念是必须的。

如果有人观察这两口子,都只会觉得和其他情侣没什么两样,充其量感情特别热烈点,热吻场面比较多,却未注意到两只滑水菜鸟把快艇开着越来越往深海那边去了,用高倍望远镜也不容易捕捉到什么细节,就是个小点。

这也很正常,有些情侣就喜欢稍微远点**做的事情呢?

其实齐天林却解开了亮绿色救生衣的锁扣,把滑水板的保护脚踝扳手打开挂在救生衣上,就把自己灵巧的脱身出来,柳子越按着他的叮嘱拉起快艇上的遮阳棚,停了发动机,任由快艇在海面轻轻荡漾,却不由自主的看着绳索后面漂浮的救生衣跟滑水板发呆。

但是很奇特,这样周边毫无落脚点,四处都空荡荡的海洋水面上,柳主播居然没觉得有什么胆怯或者害怕,只是心里稍微有点空落落的,想想,咬了咬嘴唇,脱了自己罩

在外面丈夫的宽大沙漠色军用T恤,露出里面丰满的手绘彩色泳装,抓起一件橘红色救生衣仔细的穿在身上,扎紧了,悄悄的坐在快艇后面的落水踏板上,抓着滑水绳索,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似乎这样离丈夫才近一点,心安一些。

不过立刻就有点后悔阳光太亮,该戴墨镜的,最后浮游几下躲到齐天林留下的救生衣里,真聪明!

却发现了下水之前丈夫一直在缠绕的那个海钓线轱辘,呼啦啦的转动,摸摸粗壮的鱼线深入海面之下,似乎就把自己和丈夫联系在一起,心里就顿时安定得很!

齐天林当然得带着鱼线潜进海底!

如同一条深水大鱼一样,只是没了战锤傍身,不得不抱着一大块铅坠压舱物,鱼线倒是绑在自己的脚踝,不算太深,毕竟整个日本都是海底火山隆起的地形,周边水下坡度比较缓,距离海岸线都几十海里了,也没超过几百米的深度。

民用GPS提供的坐标不算很精确,但误差也在可以接受的几十米范围内,打开潜水灯,都给妻子捡了好几个漂亮的扇贝,甚至连晚餐的大海蟹都抓到两只,都还是没找到自己的目标。

最大的问题还是他没有工具,从阿联酋飞过来的商务机,特别改装的机腹投放口扔下的三只装着核弹的箱子,附带定位发生器,绝不会丢失,他却没有目视找寻的设备。

只能在海底这样步行漫游!

幸好他不缺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