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17章 挽救

第一千三百十七章 挽救

齐天林跟柳子越在海面嬉戏的时候,美国本土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简单的说,就是失控。

民主联邦制的合众国,在目前的形势之下,暴露出联邦政府对各州的约束力不够,假如华国那种由中央委派省级领导的中央集权制做法也许就不会产生目前这一系列恶果。

所以说制度没有什么是十全十美的,关键就得看在某种状态下是不是适合实际情况,现在明显有点不太合适。

因为州长是各州自己民选的,他们对各州民众负责,然后各州的警察是由州政府掏钱,甚至一座城市的警察也是这座城市自己的财政负责,而不是中央。

所以虽然绝大多数州还没有宣布接管国土安全部的国内安全掌控,但地方警察已经纷纷拒绝参与封锁公路,甚至主动推倒路障,招手让平日里熟识的管辖区民众上路。

这居然成了一种流行的趋势,就好像平时美国对于某个流行歌手的崇拜传播一样,飞快的传遍整个美国警界,无论手机、短信、推特各种网络社交平台都在传播这样一种信息,不要助纣为虐的压制美国民众自由和求生的权利,警察们也隐约站到了联邦政府的对立面。

白宫原来期望利用公开国家压力,利用战争的压力,就好像当年珍珠港那样,把所有美国人挤压到一起,站到政府这边来,却低估了核战争对民众的心理承受力冲击,更没想到居然是民防计划中那个毫不起眼的封锁高速路行为,触发了一连串反应,硬生生的把联邦政府推到了民众的对立面。

现在白宫里面原本捏合在一起的两党,不可避免的开始产生想法了!

很简单,民主党的总统出现这样几乎在动摇国家根基的行为,只要事件稍微平息下来,就会启动弹劾程序,虽然按照美国法律,总统退位是副总统顶上,但这次事件特殊,没准儿可以干脆连民主党副总统一并打消,彻底把民主党从执政的优势状况掀下去,所以现在共和党已经在准备考虑,由谁来上台,那么顺其自然的就是共和党内部几个有可能登上总统宝座的议员,都要考量如何在目前波澜壮阔的局面中,让自己具有优势,是振臂一呼乘机获得最高的曝光率,表现出法西兰名画《自由引导人民》中女神般的光彩,还是暗中布局,谋划出实际上对自己最有利的局势,都是共和党需要考虑的事情,以前一贯在有什么外部问题,两党都会同仇敌忾的状况,这一次,却有点失效了。

杰奎琳只在拐角大楼里面住了一天,这姑娘最终还是选择到白宫去上班,她是保

罗准将在五角大楼的办公室秘书,也是反恐委员会主任保罗先生在白宫的联络人,更重要的是,她想陪伴在自己的姑母身边,那个现在承受最大压力的女人。

赫拉里几乎已经摇摇欲坠,行走都困难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她有些恍惚,更何况还有高强度的各种会议。

绝对忠于她的各州州长过来表态效忠,但实际上也是需要回报,民主党内部的各位大佬有质疑也有支持,现在必须要帮民主党守住阵地,虽然她更想为美国守住阵地,

外交关系协会更是走马灯似的不停穿梭于白宫、国会山还有国务院之间,是他们选择用外部压力帮助美国内部凝固的,可莱维顿大屠杀却好像一把螺丝刀,硬生生把内部结构给撬松了,他们也在试图挽救。

当然更多的利益团体,也是对白宫现在最关注的人群,他们急切希望知道自己将会在这场风暴中如何避免损失,甚至还想博取最大的利益,火中取栗,乱中取胜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著名的金融团体和家族纷纷让自己的代言人前往白宫,表达他们的意愿和态度,相比以前都是隐藏在冰山之下,现在也都浮现出来。

所以可想见,原本就纷繁复杂的白宫内部,现在有多忙乱,幸好那个以帅气和好色闻名的第一先生,这时候还坚定的站在妻子身边,端着一碟小饼干和一壶红茶进了妻子的办公室:“危机永远都存在,只是看你如何调整自己来应对,稍微放松一点点,或许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和原来他在位当总统时候潇洒帅气不同,现在也苍老许多,满头银发,但显然这样的丈夫,却让赫拉里倍感温暖。

她原本站在拱形落地窗前,靠在窗帘边,有些出神的看着外面林立的各种摄像机转播车,尽力收拾自己的思绪,扭头居然露出点笑容,放下盘碟的第一先生过来,她就张开双臂抱住自己的丈夫,似乎有点相依为命的支撑感:“他们还是想表达强硬的态度,必须让华国知难而退……”

第一先生当然理解这种心态的由来:“这样,才能保证美国的强大地位,也才能保证美元在世界的地位,以及他们各大家族的经济利益?”

已经把脸压到丈夫胸前的女总统含含糊糊了一声:“嗯……”几乎算是难得休憩的时间。

第一先生也有丰富的从政经验:“这几乎是各方一致的态度,却要你来承受民众方面最大的压力,两边矛盾交接在一起,你就成了那个死结……”

依旧是低呓的一声嗯,妻子的确不是两人刚相识的豆蔻年华最美丽阶段了,两人之间也经历过太多风风

雨雨和聚散离合,这会儿却突然有种格外相互依靠的感觉。

第一先生看着窗外抗议民众和采访转播车分庭抗争的嘈杂局势,有点下定决心:“有时候出人意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赫拉里终于抬起自己那张苍老的脸,有些惊讶:“你的意思……”

第一先生决绝:“我去!我去找到联合国秘书长,释放你愿意停火的意愿,半正式的传递这个讯号,如果能解决当前的安全危机,那当然是最好,如果不能……特别是引发一系列的金融问题的话,你可以推到我身上,说是我的个人行为。”

好多年都没流过泪水的赫拉里似乎有种眼眶发热的感觉,那个一贯以花花公子,浪漫大众情人形象示人的丈夫,身为总统在位期间却跟实习生偷情被弹劾,让自己一生一世都背负难堪的背叛者,在这个关键时刻,却愿意拿自己所有的一切去换取自己的压力。

抱着一大叠文件走到办公室门口的几名秘书和杰奎琳都停住了脚步,显然能感觉到办公室里有什么不一样的气氛,不过被后面匆匆而来的福克斯和一大群幕僚还是立刻冲淡开来:“非洲地区的卫星通讯和侦察定位都已经恢复了,我们要准备在东非狠狠的抽华国人一巴掌!这是动用我们最强军事储备的时候了,就算不用核武器,我们也能战胜华国人!”

希拉里重重的吸一口气,挤出点笑容,推开丈夫,右手却在第一先生的手肘上轻轻捏一下,第一先生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整个美国联邦政府的精英上层,都害怕示弱!

这是必然的,就好像当年苏联威胁到美国的第一地位,才造就了二战以后几十年的冷战,然后才有了韩战跟越战,直至星球大战拖垮了苏联。

日本从经济上靠近了美国,于是又被美国打破经济泡沫,一直到现在都没能恢复元气。

欧洲除了德国在经济上还能强盛一点,但也跟日本一样被遍布的美军基地压得死死,没有丝毫战争的能力。

现在他们最不愿意看见的华国,日益强盛,却不完全依赖美国,他们就越来越慌。

因为二战以后仗着世界第一,为所欲为的日子已经食髓知味,让美国人也产生了巨大的依赖感,他们心里很清楚,一旦美国不再是全球第一,那会带来什么后果。

所以就算国内各州的局面紧张到这样的地步,联邦政府背后的各种势力还是绝不松口的希望白宫一如既往的强势下去,必须要彻底把华国打倒!

就好像他们之前把苏联、日本、德国以及欧盟打倒一个道理。

赫拉里都不相信这种做法了,她已经成了之前一系列错误决定的替罪羊!

所以刚把关于日本的情报放在桌面上,杰奎琳感觉腰间的集群电话抖动一下,摸出来一看,不是自己担心的那个男人,而是姑父发来短信:“开车送我出去一趟,V1出口。”

齐天林临去日本前,是杰奎琳送他到军事基地跟重建公司的PMC们登机的,所以那辆宾利欧陆就是杰奎琳自己开回来,的确比自己那辆小福特舒服多了,就算系出名门,小杰奎琳还是也没那么多开销的。

只是她下到地下车库,刚把跑车滑到专用电梯出口,自己的姑父却没带任何保镖或者随从,空着双手,表情轻松的坐进来,还给敬礼的特勤局人员笑着回个礼。

才取过挂在胸口的墨镜戴上,淡淡的吩咐:“去纽约,到联合国大厦……”

就让他来做这个精英阶层的叛徒,只为挽救美国,挽救自己的妻子。

只是有时候,叛徒跟英雄都在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