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二一章 重演

第一千三百二一章 重演

核弹不是以体积论英雄的,当年扔广岛的也就一万多点当量,体重却有近半吨,那时不过是核弹发明的初期,核物质在爆炸中的利用率只有10%,现在早就把这玩意儿做得高端大气有‘精’度,号称每千克产生500到1000吨的当量威力,而某些大型核弹更是能达到每千克3000吨的威力之上,不过这样的小型核弹能压缩到如此体积地步,堪称‘精’品。

就算上世纪九十年代流入了不少前苏联核配件,这个当年在黑市的价格肯定也不便宜。

不过也就是齐天林能完成修补了,日本当年为了研究所的安全保险是拆了引爆装置的,现在却被伊琅专家重新设计恢复。

哼着小曲儿,拿出一部日本本地购买的手机,开机调成静音模式,用自己的电话,拨打一遍确认能呼叫,再确认待机时间足够,才连接到手提箱里面去,‘插’上耳机‘插’孔,心里不禁就开始胡思‘乱’想,要是这会儿手机诈骗犯打个电话来:“中级法院通知您……”自己不就报销在这里了?

所以把完全无声的箱子塞到密密麻麻的管道闸阀下面的空隙里,反复检查不会被人发现之后,赶紧闪身离开。

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理论上来说,那个耳机‘插’孔只要产生任何声响,都会‘激’发这枚核弹,就算是个欠费短信,也能导致这个八户市被夷为平地。

万吨级的核弹爆炸杀伤半径有六七公里,八户市的人口跟当年的广岛差不多,现在已经注定会受到一场洗礼,齐天林穿行在港口外的城市街道中时候,却没有丝毫的负疚感。

看似美丽的古建筑风格街道,挂着日式幡旗的居酒屋在热情的招揽客人,天空中还下着点夏日的小雨,地上都有些湿漉漉的能嗅见海洋的气息,没有太多高楼大厦,只有安详恬静的乡镇生活,似乎与世无争的模样,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成为烈火的对象。

可正是从这里集结起来的乡间子弟,从近百年前起,就踏上华国的领土,对华国人犯下了累累血案,枪尖挑着的婴儿,武士刀下的头颅,开肠破肚的‘女’人,一片废墟的城镇……九州恸哭皆愤怒,当年的债迟早是要还的,只有彻底的尝到死难的滋味才会反省自己,日本人就是因为在美国的庇护下二战后受到的惩罚太少了。

找到那个大箱子绑好,齐天林冷笑着登上自己的直升机,他估计自己的做法,还有成千上万的华国人,都梦寐以求,这一刻他不求任何道德的原谅,只求能彻底的把这个岛国海盗的民众心底那种畸形的上岸心理打得粉碎!

齐天林明了,跳下直升机就宣布:“所有重建公司的员工,凡是决定现在返回美国国内探亲的,公司承担所有费用,但留下来的双薪结算。”毕竟还在执行跟美国政fǔ有关的安保合同,而且齐天林也明白接下来的日本肯定是个多事之秋,自己也必须要有足够指挥的军事力量。

但这样爽快的决定,也不追究自己员工的合同违约,顿时让机场上一片欢呼,军人们就没有这么好运,只能羡慕的看着这些美国同胞返回国内,但尽可能的询问来自哪个州哪个城市,帮忙给看看家里的情况,现在是网上和电视里面的消息都‘混’‘乱’一片,不知道该相信什么好,特别是刚刚说和平到来,接着又经济上一片哀鸿的形势,让这些普通美军官兵更加‘混’‘乱’。

最终第一批PMC四百多人,就搭乘当晚的美军C17运输机开始返回美国本土,齐天林承诺,后面只要想回去的,都能去,去了再来,也行,纯粹就是老板我钱多,反正美军运输机经常往返美国本土到这里,大把的租用费撒下去就是了。

中将知道他赚了钱,不觉得奇怪:“这次的情形真的很糟糕?”他毕竟是军人,有些消息没有外面的人来得全面,而且作为驻日美军的最高将领,他还得保持足够的镇静稳定军心,连到处询问的权利都没有。

齐天林点头,把自己家涉及到的传媒集团和金融行业之间的状况都描述一遍:“就过去两天时间,我就损失了超过四十亿美元的金融投资!”还面不改‘色’。

一年也就几十万美金收入的中将啧啧摇头:“我的产业也是由我太太‘交’给投资公司‘操’作,今天打电话来说……我的退休养老金基本都泡汤了!”

齐天林安慰人:“还是那句话,您如果真的退休有什么难处,找我,我的公司有您一张办公桌,毕竟我们也是一同在日本……‘奶’‘奶’的,看来我们真要在日本好好捞一把才行!”

中将有原则:“你可以,我不能……”

齐天林拉人下水:“也别这么说,如果形势有变化的话,我们还是‘精’诚合作,争取利用当前的局势,在日本好好的把损失捞回来,我有这个信心!”

中将不太敢相信:“几十亿呢……但日本方面最近两天的小动作真的很多,你必须要加强注意了,这里是中情局和军情侦察部‘门’的报告,日本军方和警察的调动非常频繁,他们官员之间的言行也暴‘露’出很多‘激’进的倾向,之前我们已经压制下去那种不良势头,又在抬头,你研究一下。”

齐天林接过文件随意的翻翻,的确很详细,日本人中间也的确有很多倾向美国的,毕竟从

明治维新到现在一百多年的统治下来,影响也是根深蒂固:“我现在有点后悔当初把那个西尾少将放掉了。”这话有点假惺惺。

中将还帮他宽心:“你的做法也是符合当时情况的,我们已经解决了日本的问题……是我们自己国内出了大麻烦,日本在美国的经济损失也不小,可能真的蠢蠢‘欲’动了。”

齐天林申请:“能不能请驻韩的第八集团军调动一些步兵过来帮忙压制日本,韩国人估计没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吧?”

中将有点摇头:“韩国人是没想法,朝鲜的心劲就很高了,现在跳得很欢,摆明了美军撤走,他们就会南下突破三八线……”

齐天林只能哀叹:“大家长真是不好当啊……这样,我先带人出去熟悉环境地形,从现在开始,我必须考虑以暴制暴的反制措施了,说不定最后真的会动手。”

将军才不会有外‘交’部的那些顾虑,点头认可:“我已经重新命令所有连队规模以下军事基地都集中起来,保证起码能以连为单位形成防守体系……另外太平洋舰队的船只和航空联队还在东南亚到印度洋一带,国内当前更不可能派遣人手过来,这边的安全就靠你了。”

齐天林有些吃惊:“不是已经宣布停战了么?可以把那些人手都撤回日本来了吧?”

中将苦笑:“白宫和五角大楼都认可了,但国内还是有些鹰派不同意,现在只能暂停所有动静,其他任何一个洲,基地的暂停调动都没问题,就我们日本驻军受到这个暂停的影响最大。”

所以走出司令办公室的齐天林很有点愁眉苦脸。

但手臂还掉在绷带中的亨特尔已经带着两名中情局特工和几十名全副武装的PMC主管等在外面走廊上了:“都在等您呢。”

齐天林沉稳的点点头,其实现在还是有四五千名美籍PMC在东京,加上原本的数千名美军官兵,上万人的规模是有的,虽然美军官兵大多是后勤非战斗人员,但他的人都是高手‘精’英啊,所以要是真的有什么,只要有准备,还是能有一战的。

这一次就必须选择一个很大的机库,原本是给战略轰炸机用的,数千名PMC全都集中在这里,不少美军官兵也站在外围‘门’边看着,齐天林拿一支红外线瞄准器‘射’线在墙上当教鞭,‘波’纹钢的白‘色’金属墙面投‘射’出了东京地图:“特别行动小组们依旧按照之前的安排,前‘插’到城市的各个部分,你们从现在之后,就能脱离基地,到基地的外围去活动,按时补给和联络汇报安全即可……”这就是他之前的那数百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三两个人一组能

造成极大的伤亡,举手询问了几个权限和战斗强度的专业问题之后就表示明白了。

主要在后面到来的数千人,分为两三百人的几十个大队:“你们现在有部分要调遣到各处的军事基地去协助安全防卫,大部分会留在这里和驻日美军海军基地两处随时准备成建制的增援,具体的方案各主管和队长分清楚自己的负责范围,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保证各基地安全,不主动出击,不进攻,但假如……我是说假如,事态演变到不是我们这种轻步兵能解决防守问题的时候,撤离是第一打算,反制是第二选择……明白我说的反制是什么意思么?”

听见刚才特别行动小组那些人的任务,有些人明了了,有些人还是有些受到原来在军队的条令限制不太认同的皱眉,齐天林看见了:“一旦各位受到了袭击,那时候就是战争行为,各位都是上过战场的人,明白战争中应该怎么处理平叛、镇压行动,我知道,在我们的军事体系中,平叛和镇压民众,是最困难也最让人沮丧的军事行动,但各位应该清楚,你在日本军人面前放低枪口的后果是什么……”

“别忘了硫磺岛和中途岛之战中你们那些前辈遭遇到的疯狂日本军人……我不想悲剧再次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