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二二章 人缘

第一千三百二二章 人缘

美国当年为什么在日本扔原子弹?

就是因为在硫磺岛之类的岛屿争夺战中见识了日本军人那种寸土必争,死也要拖一个人下水的疯狂做派,不敢进攻日本本土,硬生生用原子弹吓得日本天皇选择投降。

直到麦克阿瑟做了日本的太上皇,内心其实都格外防备这个由上至下都充满拧巴劲的樱花之国,加上需要日本这条走狗防备华国苏联,所以才给了日本一系列战后松绑的行为。

这方面美国军人是有世代传说的。

日本是个岛国,一个跟亚洲大多数国家都不太一样的岛国,这个国家的国民简单点说就是单独一个人时候,恭敬有礼,勤奋认真,是个非常不错的朋友,但只要汇集到一起,就会变成欲壑难填的恶魔!

他们具有极高的集体主义精神,甘愿为了集体牺牲自我,又对世代居住的小岛疆域不满,更是对地震火山频发的地质结构充满不安全感,急于扩张获得生存的权利。

再加上天神合一的天皇皇族地位,美国的民主之光怎么就没照到这里来呢?

齐天林的一番剖析调侃解释,让美国PMC们是心有戚戚焉,几名中情局特工立刻接手开始分派各个部分的细节,提供他们的详尽情报给各个防御大队使用。

总体安排完的齐天林看看身上还有绷带的亨特尔,伸出去准备拍他肩膀的手都收回来,没准儿就拍到伤口上了:“你不回家去看看母亲?”

亨特尔摇头:“于事无补……”嘴角却拉起一点嘲讽的笑容:“不过我那些亲戚倒是在这次的金融风暴里面赔了个一干二净,我和我母亲,好歹还有栋房子。”老鹰也算是名门子弟,却家道中落,他急于出人头地,未尝不是那些亲友给了他不少刺激?

齐天林笑而不语:“你就不用跟我出去了,帮我整理好情报,关键是日本天皇的动态。”

亨特尔有点不敢相信:“他不就是个象征物么?还会涉及到政治中来?”

齐天林摆手招呼其他武装人员:“你不了解东方文化,他怎么可能真的是个动物学家?走了,跟着我走可是最危险的,你们做好准备没?”

那种美式大汉的PMC笑呵呵的就过来二三十个人,自信跟强壮都写在脸上:“再危险能比在巴格达和喀布尔吓人?日本人……嘿嘿……”满脸的不屑更加清晰。

齐天林跳上过来的美军悍马军用越野车,叮嘱留下的人员:“别以为日本人就好收拾,心眼坏着呢,防守为主,跟防守驻军一起,把重武器都拉出来准备好。”员工们点头,装甲车还是有几部的,

都能用上。

可七八辆车出了基地,齐天林就抓过步话机开始分配:“1,2号车去相模原到八王子一带转悠,3,4号车到中央区港口新宿一带游动,5,6,7,8号车游动在八王子到横须贺的公路上,重点是观察有什么异动,一旦发现不对,就立刻撤回去,如果被包围,就向民居发动袭击,呼叫支援,明白了?”PMC们闷声噎死儿,后面一大串用卡车运载的PMC就跟上了5号车。

实在是美军在东京最重要的两个基地,空军横田机场在八王子市,海军在横须贺港口,相距五十多公里是最为关键的地方,那些卡车装的PMC也是到港口基地去增援的。

齐天林自己就在3号车上,两部车在高速路上脱离车队,进入繁华中央区以后,4号车再次被分到一处已经撤离人手的美军市区基地做探子,那里原本是个美军新闻图片社,其实就是个军情部门,老婆孩子都可以带到日本上班的那种办公公寓楼,现在安全起见都撤离了,3号车跟着进去逛了一圈,开走车库里的几部民用车,一起出发开始到日本市区里面转悠。

齐天林不过是采用这种方式,不着痕迹的一步步分散自己身边的人手,直到最后自己也驾驶一辆本田小轿车,单人单车。

才摸出电话来打给西尾:“怎么样?你还需要那个会面么?”

西尾简直就是狞笑,强抑情绪的急切:“当然!保罗君,我们一切都准备就绪,等待您的安排了!”

齐天林嗯一声:“那等我的电话吧……”

挂上电话的两人当然都是一副对方已然上当的奸相!

齐天林还得给未婚妻打电话:“有那个谁……上次日本那个皇太子的联系电话什么的么?”

安妮还得叫自己的侍从官:“能联系他的秘书官,你还在日本干什么?你还真打算挣那点镇压费?早点回欧洲去,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呢!”实在是站在她的角度,俨然已经看到那个强大的美国被重重的击倒在地,苏威典乃至整个欧洲都合理而合法的从美国人自己打造的金融市场上大捞一把,盛宴!

要不是知道电话多半会被监听,都使劲亲两口了!

齐天林沉稳:“嗯,玛若也亏了不少嘛,我总得找补点,日本人不是有钱么……把电话号码发给我啊,乖,挂了。”

安妮火热啊,一定要齐天林在电话里肉麻的啵几下才罢休,以前都很少这样的,看来对索菲娅公主来说,只有政治才是最好的催情剂。

等号码的时间,齐天林想想还是给布伦打个电话:“日本这边的

局势不太好,压力有点大,我想通过皇太子挑拨……”

布伦一口打断他:“你是日本非军方的最高指挥官,你决定,现在我哪里有心思管日本的事情,我在日本的所有主管跟特工情报人员,今天晚上会全部收缩到横田空军基地,你帮忙接待一下……我估计我连下个月的薪水都没法给他们发,你帮我暂管一下。”

齐天林原本只是想打预防针,免得西尾万一卖掉自己咋办,现在有点愣住:“没这么吓人吧?我的收入呢?”

布伦不耐烦:“我还不知道你?之前就捞了一笔,提醒你赶紧兑换了,你那收的几亿美元……汇率很低了,还不如在日本好好收点日元,现在联邦政府都没钱了,不跟你说了,我也得去考虑我的事情了,别死人就行,现在抚恤金都没得发,说不定过几天我都去日本捞钱了……”啪一声就挂了电话。

齐天林看着手机屏幕上已经亮起来的短信电话号码,心里有点五味杂陈,自己一直奋斗的目标,就是搞垮美帝国主义,这……真的就在眼前了么?

事情还是一步步来,拨通号码莫西莫西,齐天林一用英文腔,对方也立刻切换:“您找哪位。”

齐天林客气:“我是美国非洲陆军司令部的科巴斯保罗准将,跟太子殿下在非洲有交往,现在因为私人情谊,想来拜访一下他,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卑躬屈膝的样子,要是被柳成林看见一定一脚踹到东京湾里面去!

对方更客气,请他稍候,就转身到皇太子那里禀报,皇太子安静祥和的跪坐在那里,却问面前伏拜之人的意见:“你真的选择要除掉他?他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可是具有相当深厚的底子,你不担心他的拥戴者随之而来的报复?”

抬起头来的当然是西尾,一脸的坚毅:“他是支那人!骨子里面终究还是不能信任!他的成功最终只会成为华国的成功,现在华国在西非的成功,我都怀疑有他的成分在里面,因为只有他才是现在名副其实的非洲王!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这样一条可能帮助华国的大龙,至于他的那些拥戴者,他的身边都是非洲和欧洲的雇佣军,为了钱才凝聚在他身边,他的那些女人就更不用在意了,苏威典王室会为了一个雇佣兵头子跟我们大日本帝国翻脸么?必须要在美国不能帮他撑腰的时候,彻底根除掉!”

传说中的音乐家稍微思量一下就点头:“那就……拜托西尾君了!谢谢!”

西尾感激涕零的又趴下去:“就用这个支那人的头,来给我们的崛起祭旗吧!”

于是皇太子侍从官回到电话边,给

齐天林的回应就变得格外恭敬:“皇太子请您到皇室园林会面品茶……”还叮嘱了一番穿着跟进出门地址。

齐天林挂了电话,一边撇嘴日本人的奴才相,一边就把时间地点传递给了西尾:“你打算怎么办?总不会当着我把皇太子给杀了吧?如果要动手,我提前买好机票,事情暴露了我就赶紧回美国……”

西尾一阵义正言辞的解释跟保证,挂上电话以后,却恨恨的咬牙:“这条美国人的走狗!你将会跟其他美狗一起沉沦!”

走狗挂了电话,还自得其乐的嘿嘿笑,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东京都街头人来人往,就索性把车停在了路边停车位上,静静的看着外面,任由自己那种莫名其妙的情绪蔓延在整个狭小的车厢。

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而且自从他打开给安妮的那部手机以后,剩下的时间都在不停的响,也许保罗开机了这个消息都在他的多个圈子里面传开了。

维拉迪都要急疯了:“你在哪里?日本?!你知不知道美国经济全面崩塌!这边找你约谈,后面的事情一大把,你去日本干什么?!”

洛克沉稳一些:“日本?早点回欧洲,安妮的这份情我记在你头上,我们整个家族都感谢你,回欧洲来吧,大家聚一下,有很多可能性要商量。”

亨瑞王子、西牙班王子、法西兰内政部……

其实保罗君的人缘儿挺好的。

虽然都是用钱维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