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二三章 休想

第一千三百二三章 休想

那就转转呗,既然借口来东京看情况,齐天林就乘机在市区逛了一圈,买了不少东西,其实都是献给家人做礼物,在欧洲也什么都能买到,不就是个心意嘛。

最后才装模作样的给皇太子殿下买了一盒什么点心,去觐见总得提点什么礼物,这才是东方人的传统呢。

所以第二天一早,先跟司令官中将嘀咕了一番,还是那套说辞,自己尽可能挑着日本人自己内讧,这会儿别来烦美军就行,然后才施施然的开着一辆丰田越野车出了基地。

还别说,这大白天的,齐天林顿时就发现基地外面的气氛不太一样,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日本人不少,陡然增多的路边车辆停靠也更密集,从车辆悬挂的感觉来看,车上多半都装满人或者物品。

齐天林抓起自己的电话,却发现这一带的手机信号不稳定,一拨打就是断断续续的,肯定有干扰,再看看另一部美军步话机,更是伴随尖锐的啸叫杂音。

齐天林心里有点底儿了,看来今天真的是日本方面会发动的日子,只是不知道这个发动,是针对日本内部现政府,还是美军方面,不过不管跟哪方面打起来,他都喜闻乐见,而不管跟哪边动手,日本军方防备美军都是应该的。

他没把车掉头回去,但也不会让美军没有一点准备的挨打,块头颇大的越野车驶过路口的时候伸手搭在降下玻璃的车门上敲打的手指,立刻就让拐弯处的一辆小型两厢车跟在他身后,远离美军基地,到了一处立交桥下,停了车,后面马上贴近,放下玻璃的车厢里坐着两个美籍员工:“老板?!”

齐天林骂人:“特么美军基地外面全都是探子,还有一车车的人装着你们看不出来?!”特么别人没他知道西尾要搞动作,当然没他敏感,赶紧摸电话。

齐天林再骂:“无线电讯号都受到干扰了,还没警惕性?赶紧滚回去基地报警,再联络其他弟兄,能回收的赶紧收缩,我觉得有点吃紧了!”

感激的员工使劲恭祝老板一路顺风,注意安全,自己才一溜烟的调转车头回基地去了。

齐天林却一边开车一边琢磨着下属顺口的一路顺风:“嘿嘿,好像现在老子也没什么软肋……我的安全就是最大的危险?”猛一轰油,却上了高速公路朝着市区外前进。

所以一来一去,最终他站在中央区皇宫面前的时候,就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不是惯常民众所能进入的皇宫东部入口,但齐天林还是慢悠悠的把车从那边兜了一圈,著名的皇居广场上果然

也比平时多了一些车辆,特别是厢式车,成排的停放在东皇宫门前的停车位,以日本这种狭窄的国土,就算是皇宫,也断然不会出现美国超市外面那种数百上千停车位的壮观场景,皇宫广场也就等于华国国内大兴土木的某个县政府大楼前的规模,游客非常稀少,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美国金融市场全面崩塌的影响,都回去兑换美元去了。

齐天林讪笑着绕护城河把越野车接近西北角,最后才从一大片茂密的树林公路间靠近皇宫后门,这里还有个小停车场,西尾带着三辆车一脸纠结的站在那里等待:“约了觐见皇太子,你还敢迟到?”

齐天林大大咧咧的下车,从副驾驶拿过一个手提箱和那盒点心,满不在乎:“那我每次上公主的床,是不是还要预约时间?你以为我真把皇族当成神了?”然后神秘兮兮的用手机在越野车门把手上轻轻扫一遍,让脸色不停变幻的西尾怎么都要问一下:“干嘛?”

齐天林介绍:“中情局对我的监控,车上安了设备,我也顺便加了个引爆系统,如果我走后谁敢试着在车上搞搞手脚,就会爆炸。”就这么一句,让西尾背后两名军曹脸上都有点发白。

西尾的表情更古怪:“您还真小心……走吧,等了这么久。”

齐天林客气:“你走先,对我都开了一枪的人,我实在不习惯走前面。”

西尾又提气,按捺下去,一点都没有在美军基地求齐天林给他一个再复兴日本机会时候的样子,扶了扶自己右肋挂着的军刀,走在了前面。

还别说,齐天林这才注意到西尾换上了路上自卫队将军的常服,绶带、勋章、资历略章一个都不少,在加上腰间的皮带,宽大的手枪套和战刀,光是看背影,加上下面的马靴,还是很有武将气概的,只是日本将军军服肩头的肩章比较搞笑,厚厚的蛮复杂,反正就跟华国农村过节炸的馓子差不多,所以齐天林一直脸上都挂着忍不住的笑。

他这心态是真轻松,等走到古色古香的皇城门口,西尾装着自己没来过的交上自己的战刀和手枪给对方检查时候,齐天林却摇头:“建议你们别打开,探测一下就足够了,我带给皇太子的礼物,西尾少将帮我拎着嘛。”

西尾瞟瞟齐天林勾在手指上很没诚意的那盒点心,忍忍还是解下武装带奉上,空着手走过探测器回头等着,齐天林更泰然的走过,那个手提箱被反复检查探测器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才递给了西尾,齐天林除了两部手机一部卫星电话和一台无线电对讲机之外,身上也没有任何金属物件,连手机和对讲机都被打开后盖看了看,

确认是真的,不是伪装的武器之后,还是交还给他了。

景色真的不错,到处都是小桥流水,一树一木一石头,都能成为独立的景观,和华国的园林截然不同,日本和式风格的禅意比较讲究,到处也都显得格外精致小巧,只不过齐天林欣赏不了那些含义,只一步三摇的东张西望,实在是走得有些磨蹭。

前面领路的和服侍卫跟西尾都三番五次的回头用目光警告他快点,齐天林还是不慌不忙:“很难得哦,在东京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还能保留这样一片世外桃源的……”西尾和侍卫的脸上都有骄傲的神色,结果齐天林就嘴贱:“小房子……连围墙都没有,华国的故宫去过没?高墙大院那叫一个气派,周围这些高楼大厦不都能俯瞰这一片皇宫?怪不得绿化这么好,原来密密麻麻的就是为了遮住下面的房子?”

西尾跟侍卫的脸色就很难看了,齐天林还不停歇:“平京和英兰格、苏威典的皇宫我也去看过,按说人家的高楼也不少,怎么就没法俯瞰皇宫呢,哦,地界儿太挤了,就隔条水沟就得建商业区,没办法,拉不开距离啊……”

西尾牙都要咬碎了:“保罗君……您不是存心来挑事儿的吧……”

齐天林一个劲摇头:“哪能呢……难得进来看看,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西尾就觉得他话有所指,其实是自己心虚:“您这……怎么说的……走这边……”

齐天林晃晃手里的点心盒惊讶:“咦?你还挺熟?经常来?那要我帮你引荐个什么劲儿?”

西尾更加心浮气躁,看看已经走进院子里,算是进了埋伏圈,终于忍不住了:“八嘎!闭嘴……”手中猛的一挥手:“够了!这次你的无线电讯号全部被屏蔽,而且经过大门的时候,都被复制下频率对外反应,你的死期到了!”随手就把手里齐天林的手提箱给扔一边了。

随着他的一声吼,看着清风雅静的木质庭院里突然就涌出十多个枪手,手中的冲锋枪黑洞洞的指着齐天林!

齐天林差点都以为他们要开枪了:“原来是个圈套?”

西尾志得意满的哈哈一笑:“这一次你还有什么招儿?”

齐天林摊手:“你到底要怎么样?是你们自己要找皇太子联合的,我帮你牵个线而已不打算给钱了?”

西尾看看齐天林并不惊慌的神态,略微皱眉的摆手,立刻有人扛着一台摄像机过来,旁边还有拍摄助理,带反光板和无线转播器的那种,有两名军人还过来用枪指着齐天林走位。

双手举到胸前的齐天林不反抗,存心

要看看西尾卖什么药才揭自己的底儿,所以老老实实的站到西尾的对面,看这疤脸将军站直了,再后退一步,站到日式木阁的架空外廊上,似乎符合摄像机能给他一个仰视的角度,才从军服里面取出一个本儿,拉开还是那种折叠的格式,煞有其事的站在高处:“伏惟我之所以为神州,在于万世一神天皇陛下统帅之下,得遂举国一体生成化育,终至完成八纮一宇之国体……今如不诛戮破坏国体之不义奸臣,不尽臣子股肱之道,将先于破灭沉沦之境,未免于此,同忧同志一致奋起……贡献神州赤子之微衷……行动开始……”一名站在他身边的军人面色坚毅的拿着手中电话机下达了指令!

很有仪式感!

可咬文嚼字的一股子陈腐的酸臭味,顿时让齐天林觉得比生化武器还厉害,再看看周围那些枪手和出现在木阁大门之后的一群群跪坐在榻榻米上的日本军政人士,都摇头晃脑的似乎觉得与荣有焉的模样,实在是忍不住了:“够了!你们要演戏,别拉我当演员!”

西尾正入戏呢,一派庄重肃穆的气氛中居然传来这么不和谐的声音,不由得狂怒:“现在就是要杀了你这个支那人祭旗!”那数十名军政人士也黑着脸站起身来,阴暗的木阁深处,似乎还有人影在晃动!

西尾扔了手中的折子,接过旁边奉上的一柄水波荡漾般清亮的战刀,猛一下就扑过来!

双手高高举起的下山猛虎般模样,活脱脱就是当年在金陵城玩砍头比赛的嘴脸!

还想重温那场旧梦么?!

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