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二四章 什么人啊

第一千三百二四章 什么人啊

齐天林好远就开始双手做个T字形停止的动作:“停!暂停!我是来帮助你们的,箱子!别忘了我带来的箱子,先看了我们再比武都可以!”

他这一连串日语说得是又快又急,硬生生让西尾都刹住车,狐疑的眼神在那个手提箱和齐天林之间穿梭,慢慢的放下手臂,用刀尖指指那个皮箱:“是什么?!”

齐天林举手:“我开,或者你们开,都可以但奉劝你们开的时候小心点,轻一点,你刚才那种把箱子往地下砸的动作就很不可取!”

这下狐疑变惊疑了,西尾反应过来:“叫拆弹小组过来!”

齐天林再次叫停:“不是炸弹……我体内有个感应器,血脉连通的那种,只要远离我的感应范围和血脉停止跳动,就会引爆……的,我也不想。”

西尾略显糊涂了:“不是炸弹,怎么会引爆……”

齐天林引导开放性思维:“大胆一点!想得更远大一些!还有什么不是炸弹却可以炸的……”还双手做音乐指挥家那种不要脸的陶醉状。

端着枪的那些枪手已经有点愣住,远处的军政要员们站在门廊上伸长了脖子,齐天林瞟见一个大头娃娃似的身体却在人群的中间晃了一下,一下展开的要员们又遮住了他,不是那个现任天皇,还有谁。

但西尾高喊的拆弹,让这些人集体往后撤了一大步,几名将军还刻意往前冲,试图挡住可能的危险。

挡得住么?

西尾似乎已经接近了那个答案,一下就把嘴张大了,很大那种,难以置信的呆滞!

齐天林双手前伸:“够了,知道就好,我只是带着这种东西傍身护体,你们去做你们的事情,别打搅我就好,我已经告诉过你,不要来打我的主意……”

西尾缓慢的摇头:“我……不相信,不相信……”

齐天林表情自然:“我建议你们先打开箱子看看,我告诉过你,请相信我的威胁,你已经验证过两次了,打开看看就明白了,我不想死的,所以你应该知道打开箱子是安全的。”

西尾转头看着手提箱,就跟看见魔鬼似的,突然醒悟一般抬头:“你们……先送陛下离开这里,离开东京!”

官员们有些慌乱,却没有立刻转身离开,齐天林才看见那个一贯隐藏在动植物学家身份之后的身影慢吞吞的走出来,一直走到门廊边,皱着眉头看下面一身美国军装的齐天林,眼中有难以掩饰的厌恶感,或者是根本不屑于掩饰了,这么静静的注视着齐天林:“你究竟……是华国人,

还是美国人呢?”语调其实很温和,有比较重的上唇音,可齐天林听着就觉得很不舒服。

耸耸肩回答:“我是南非人。”想想主动:“好了,我是商人,我没有蹚浑水的兴趣,原本来这里也不过是履行一个价值两亿英镑的合同,西尾,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你欠我一份报酬,我们日后再结算……”隐隐有点警告的意思,今天的事情还是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西尾居然给自己又挖了一坑!自己要不是真想这帮皇道派好好的造反作乱,早就一枪崩了这个脸都不要的家伙!

突然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一个穿着沉重防爆服的拆弹手和三四名助手,甚至还抱着拆弹机器人和遥控钳,拖着一个防爆球过来,目光四处寻找可能的炸弹,最终都集中在那个手提箱上。

皇宫肯定是常备拆弹组,可他们锁定方位刚走了一步,那个头发花白的佝偻身体却有点艰难的从门廊踩着前面的石阶走到园子中,走向那个手提箱,其他官员顿时要扑上来拉住他,可老者一转身,他们又凝固住了,还真听话!

动植物学家脸上自嘲的笑笑:“我倒是要见识一下,核弹,到底是什么样子,两枚核弹就让我们整整被侵占了七十年,我……倒要看看……”

齐天林很想说,这就是你们那个所谓海底核基地的玩意儿,别装无辜,但现在显然不是撩拨的时候:“打开箱子真的没有危险,很欢迎参观的,1986年前苏联设计制造的精品,结构巧妙威力巨大,半径五公里之内绝对没有任何痛苦,一下就过去了,杀伤力绝对干净利落。”

那双传说经常用来解剖鱼类的双手,慢慢的伸向黑色手提箱,双手微微颤动,齐天林手里却还提着那个点心盒子,现在既然已经撕破脸,就随手扔掉,居然让那个蹲下去的老者猛的回头看了一下,其他所有人都在看他,搞得齐天林还多不好意思:“密码,密码313。”

老者扭回头,这一次动作肯定了不少,直接就推动密码锁一下拨开两边的锁扣,猛的一下就倒吸一口凉气!

全防震海绵填充的塘鹅箱风格内部,镶嵌着一套用三个银光闪闪好像不锈钢一般器皿连接起来的仪器,上面别的东西就不用说了,一盏红灯轻轻的闪烁,呼吸似的,一明一暗……

齐天林显摆,七八米外快速而大声的深呼吸几口,红灯闪烁明显有加快的节奏!

拆弹组的人员在天皇的要求下靠近手提箱,打开自己的工作箱,简单的靠近测试,果然有微量核辐射,这三个容器不过是弹药壳体,还是金属探测仪无法检测到的合金,这么小

的体积也无法完全屏蔽核物质扩散自己的元素特征。

日本人都要哭了!

有些苍老的身体站起来时候,还踉跄了一下,似乎脑缺血的症状,不顾拆弹员们的搀扶,摆手:“走吧……你走吧!”

齐天林笑眯眯的过来收起手提箱,指西尾:“他送我!”

西尾手里的战刀抖起来!

天皇却阴沉着脸,看看他,点头……

西尾哐嘡一声战刀落地,想跪下去,齐天林抢上一步就扶起他来,还动手帮忙捡起那把一看就不是凡品的战刀:“送我了……刀鞘呢?”

鱼类专家都憋了一下,摆摆手,立刻有穿着和服的侍从打木阁里面捧出一副同样清亮素雅的刀鞘来,齐天林接过唰的一下抖进去,很满意的用刀鞘指指手提箱,示意西尾提着。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又多嘴问一句:“一般东洋武士刀不是都长短各一么?配套的叫什么来着?”

连天皇都有些无奈:“去把那柄胁差兼久拿过来……一并送走!”似乎再也不愿看这样的场景,背着手慢慢的踩着石阶,重新投入那阴暗的木阁中去。

周边的军政界人士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都跪伏下去。

齐天林不为所动,笑眯眯的接过又一名侍从奉上来的短刀,不再啰嗦,往胳肢窝一夹,就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西尾还得紧紧的跟上,刚才还气势恢宏的宣读《崛起宣言书》,这会儿只担心手提箱出了那个什么齐天林的血脉感应范围!

最郁闷的是,他不怕死,为了天皇为了日本马上破腹都来得及,还不需要什么介错补刀,可这该死的保罗君居然找了一枚核弹护身!

方圆……不说民众或者东京都最繁华的密集地带,就凭身后皇室一族就让他心惊胆战!

日本人终究还是对天皇充满了敬畏,就算西尾曾经自大得打算通过皇太子政变,那也是在王室的前提之下……

齐天林走在风景如画的皇居,心里也在猛转悠,他可不是来阻止日本人搞什么崛起的,他巴不得日本人只是没想到这该死的烂猪头居然暗度陈仓,一只手就把西尾的馓子给揪住拉过来,咬牙切齿的扭住他的头挟在自己另一边胳肢窝下,他可也是军装,厚重呢,加点力让西尾的气都喘不过来,却还死死的提住手提箱,唯恐落地,现在他都为自己刚才摔了一下箱子感到后怕!

看起来好像很亲热的两个军人一样,齐天林才咬牙切齿:“你在搞什么?搞什么?你特么的动不动就拿我当对手?你搞得过我

么?你想清楚!杀了我对你日本的政治经济国际地位有什么帮助?你到底打算对我做什么?上次你打我一枪,都给你记上一笔了,你还不甘心?!”

西尾语塞,齐天林猛的就是拿太刀刀鞘砸他头上:“节外生枝说的就是你!特么的乖乖付钱给我,老子马上就能返回美国处理金融风暴的事情,你特么的活生生的把我拽下来,你想干什么?今天下午必须到账,不然老子就彻底陪你们玩下去,你还想搞政变,我就跟你们抗衡,看看你的人手和我的美国PMC究竟在东京都里能打出什么名堂来!”

估计这一次,西尾是真的后悔了,不过日本人这个奇怪的民族也说不定,但现在表现得悔恨万分:“到账……一定到账!”

齐天林拉着他已经出了大门,估计是得了里面的通报,看着两人奇怪的姿态,门口的警卫都没吱声,齐天林拉着西尾走到自己的越野车旁,滴滴两声拉开尾箱车门,一个更大的箱子出现在西尾面前,齐天林重重的带着侮辱性拍两下他的脸,才嚣张的打开箱子:“看见没?老子还有更强的!”

这一次那枚从利亚比地下发掘出来的核炮弹已经改头换面变成新的组合形式装在箱子里,硕大的三菱形核标志就醒目的挂在不锈钢壳体上,其实威力远比手提箱的小,可看着吓人啊!

西尾顿时呆滞,这都什么人啊,到底是恐怖分子还是反恐专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