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二五章 复仇

第一千三百二五章 复仇

齐天林扬长而去。

但日本的所谓崛起之光辉行动,电话指令发出以后,已经全面展开了!

看上去街面上的车水马龙没有什么征兆,其实猛然行动的各个队伍朝着各自的目标官邸冲击!

8点45分,一名上尉率领的海上警备队直奔内阁官房长官邸,制服外面的警卫队员,直接冲进去,推开办公室大门,拔出手枪就是针对官房长官三枪毙命!

与此同时一个中队的兵力突然进入东京警视厅,宣布对整个警察体系的接管,要求警察必须保持旁观;

8点47分,成四路纵队的西普联突然从四个不同的地点进入了藏相(财务部长)、外务省(外交部)、运输省、法务省的官邸跟办公室,同样是制服警卫以后,直接击毙内阁长官!

最重要的防务省(国防部)和首相官邸由33普科联的精锐人手进入,因为这两处的防备也是最严密的,可由于很多军部成员已经投向皇道派,防务省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就被内应把全副武装的军人放了进去,甚至防务省长官都跪坐在那个木阁里,军人们迅速按图索骥,找到国防部里被认定属于亲美派的将领长官,不由分说的拖出来就击毙!

由于美国跟日本多年来的军事同盟关系,能在当今防卫省上位的将军可以说大多都是跟美方在日美同盟中能起到合作作用的重要人物,对防务省长官以及西尾这种极端做派不太认同,所以六位将军立刻就倒在血泊里!

换任何一个日本国以外的人都很难理解日本人政变的这种做法。

同属一个国家和一个政府,同样都效忠于天皇,只是因为政见不同,一旦由军部动手,基本都是不问青红皂白,也容不得这个时候再来投降转换阵营,大都是直接毙杀,不留后患,免得以后政府中留下更多不同的声音,他们要的就是只剩下同一种信念!

用军事崛起换得日本的复兴!

所以33普科联的人手在冲击占地颇大的首相官邸时候,受到了一些安保人员抵抗,立刻就转换为作战行为。

那位曾经高呼天皇万岁的首相,刚处理完早间第一档国事文件,就突然听见剧烈的脚步声,没等他下意识的做出什么反应,办公室大门就被撞开了,十多名面色充满亢奋的军人就冲进来,首相刚勉强站直了身体做傲然状:“你们这样是为了什么?能告诉我其中的原因么?”

一名下士军曹就很不耐烦的回答:“阁下!为了日本的崛起,请你把命赐给我们!”

“等等,有话讲

一讲不好吗?”没等首相把话说完,那位下士已经把手中的手枪抬起来,身边一名中尉却唰的一下抽出军刀:“不用了!”一下猛劈下来,刀法的确精湛,按照日式传统一刀断头却还剩一点皮肉相连,身首异处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是用来对付敌人的。

血溅五尺在首相办公室!

原因也很简单,所有军人都端着有消声器的冲锋枪,而日方军人很少用带消声器的手枪,为了避免首相府不发出枪声,首相就享受了标准的介错补刀待遇。

同样的情形,大藏省政务次官身上带着无数弹孔,肚子被军刀劈开,右臂也被砍断,露出浸着鲜血的白生生骨头,他的秘书刚扑上去哭泣,也被一连串子弹撂倒。

不同意皇道派主张的国会议长,一照面就被步枪射击,然后又是军刀砍了几十下,听着耳边的军人高呼:“天诛……”就断了气。

其实日本政府的所在地都集中在首相官邸周围的两三条街上,距离天皇寓所更是咫尺之遥。

这些行动几乎都是一锅端。

相对麻烦一点的反而是市郊,那些对政府具有强大影响力,却不在政府供职的元老们才是攻击重点。

而这些攻击也更肆无忌惮,各小队从接到指令开始,就有些疯狂的杀戮,几乎是冲进这些豪华幽静的深宅大院里面见人就杀!

这也是汲取军部上一次崛起行动的经验教训,近百年前上次的皇道派起义,正是因为放过了太多目标,最后导致皇道派在后来的政府中并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后来的战争失败也不是军部完全能掌控的结果。

总而言之,等送走恶神,颇有些丢魂落魄的西尾回到木阁的时候,那些军政大臣已经拿着自己的电话闹开了,恢复无线电禁制以后的这片地区,最终还是成为了政变的中心,不停的向静坐在昏暗木阁尽头的天皇陛下报喜:“防务省已经全面控制……”

“第一空降团已经全面控制了两座民用机场,开始限制航班离境!”

“新闻管控也完成了……”

“首相伏诛……”

没有人理睬那个园子里面的少将,几名军部大佬甚至已经直接接管了33普科联、海上警卫队和西普联、第一空降团一系列起义队伍的控制权,皇太子殿下甚至拿着天皇手谕,前往首相府直接接管被改名为皇家第一近卫团的33普科联。

原本有些阴沉着脸的天皇在确认整个国家重新回到自己手中掌控以后,才起身出来准备接下来的告全国人民书电视讲话,经过门廊时候,看见已经跪下去的疤脸将军

,扔下一句:“好好反省吧,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引责!是你一而再的要去招惹那个完全没有必要牵扯进来的支那将军,差点让我们功亏一篑!”

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跟在天皇后面小步离开的十多位眼看要在新政府担任各种政要的军政界官员也冷冷的看着这个趴伏在地面的小少将,西尾只能听见最后的隐约不屑:“就他?没有天皇陛下,他什么都不是,只要陛下振臂一呼,所有军民同心……”

一直认为自己才是那个发动这场政变的核心所在,付出最多牺牲,拥有最多追随者的西尾浑身都在颤抖,曾几何时就在几天前,他还志得意满得就好像幕府将军一般,几乎能主导天皇宝座的归属,打算拥皇太子上位,彻底变成自己的傀儡,诛杀一切敢于挡在自己面前的腐朽力量,可当形势剧变,自己茫然迷失在无数橄榄枝的包围中以后,不知不觉自己的兵权就被那些具有更深底蕴的军部大佬给掠走了,再加上老谋深算的天皇适时表明态度立场,自己最倚仗的两千多名士兵,一下就被吸引过去了!

可笑的是,这一切还是自己主动双手奉上的,回想不到一个小时前诵读《崛起宗旨书》时候自己的做派,那些跪坐在后面的大佬们一定就是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小丑!

就是个小丑!

西尾是忠于天皇的,但当年那些幕府将军也是忠于天皇的,当一个人手握重兵,能够决定一个国家的走向,甚至能决定那个以前只能仰望的神一般天皇存在的时候,难免就会产生更多的想法,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齐天林那样视国家权力为浮云,轻飘飘的放开一个又一个国家政权,做那个虚无缥缈的太上皇啊,不过西尾之前的想法是真的有点想做太上皇了。

等接下来两个侍卫过来把他架起来说是到后面一个院子静养的时候,西尾的脑容量里面几乎全剩下屈辱跟羞恼了!

他这就被软禁了……

他做了一切,付出了一切,却最终被剥夺了一切,被软禁起来了!

这时候他难免会想到齐天林,假如自己真的跟保罗君按照协议联手造反,灭杀一切元老,架空新天皇,这个国家不就成了自己的?

后悔么?肯定很后悔!

怪就怪事情变化得太快,接二连三的全球世界以及日本经济的变化还有大好局面就冲昏了头脑!

而保罗君还在等着款项,不然……

保罗君为什么能全身而退,不就是因为他拥有一枚核弹么!

已经被愤怒跟报复心理完全压倒了之前心态的西尾铁山少将,被

扔进一间漆黑的小屋,甚至还扔进来一把胁差(短刀)和一块白布的时候!

他心底的屈辱感彻底爆发了!

这是要他自裁剖腹啊!

天皇冷冷经过他面前时候,已经给他定罪为引责了!

西尾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

那个刚刚重新回到权力巅峰的天皇也在尝试着随意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要西尾用鲜血和生命来向其他追随者表达他回来了!

天皇重新回到日本政坛的巅峰了,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日子里,全世界都在关注美国经济崩溃的时间段里,借着日本经济也将会马上崩塌的关键时刻,用天皇重新掌权来重新凝聚日本人的心!

西尾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说齐天林是用来祭旗的,原来自己才是最可笑的那一个!

原来自己才是那个祭旗的可怜虫!

而不是从来都站在胜利者位置上的保罗!

齐保罗驾驶越野车不停的跟自己那些军情警卫人员联系,取出美军特有的高音警报器吸附在车顶,快速穿过狭窄的东京街道飞驰回美军基地,还打电话叮嘱中将司令,日本政坛已经发生了剧变,请各大美军基地做好收缩防御姿态,特别是在本州岛上的美军基地全面进入战备状态的时候……

西尾少将,却慢慢的用那柄雪亮的短刀割裂开白色毛巾,再把毛巾紧缚在解开军服的腰间,不过他不是准备在自己的肚皮上划个漂亮的十字口,而是作武士一般的绑紧自己的腰。

最终站起来的他,就好像在额头戴上那根白毛巾一样,已经下定了决心!

别忘了,西尾铁山才是日本特种部队几天前的最高指挥官,他本身也是一名具备强大战斗力的特种部队成员!

这时候的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那种被抛弃,被背叛的思维里了!

要复仇!

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