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二七章 苦恼万分

第一千三百二七章 苦恼万分

齐天林在美军横田空军基地接到哨兵通报,西尾来找他的时候,也差点笑得滚到地上去。

他还正在寻思自己该干嘛呢!

这一波日方的行动干净利落,不愧是他的学生。

最重要的是,一点都没有来招惹美国人。

无论美军基地,美国大使馆,美国商务机构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甚至连日本东京都市民的基本生活都没有被影响到。

真正是符合特种作战手术刀一般精确的特征。

只剜除病灶,对其他的部分一点都不伤害。

齐天林跟中将司令还有一大票美军军官参谋坐在军情会议室都讨论斟酌了大半天了,日本这一场由上而下的变革,没准儿还真的能悄无声息的成功!

内阁政府现在看来基本被连根拔起,所有现任部长级全都格杀了,有些连带周边的亲随也都杀了,这是零零星星逃到美军基地来寻求外交庇护的日方官员讲述。

然后迅速的换上忠于天皇,态度强硬的官员政客军人上台,现在已经在酝酿内阁大会了,而且跟着天皇走的少数几个活下来的内阁部长除了国防部长,还有一个自治省长官,其实就是主管地方各县政府的,已经在飞快的收拢各地效忠的态度,看上去新的日本政府就要上台了。

和美军将领们态度还是比较乐观不同,齐天林表达了适时的担忧,这些日本军队的确是美国军方能够压制的,但日本自卫队假如对美军基地发起一系列恐怖袭击,那还是够呛。

美方人员显然认为他有点耸人听闻了,或者说他们现在注意力都不在日本,想回国了。

因为日本是被美国严格控制了军事发展水平的,强海空军,而弱陆军,不允许有海军陆战队,所以海上警卫队才是偷偷的朝着陆战队发展。

而且日军绝大多数装备都是美式,且不说美国人有没有给留下后门,日本人自己就不具备完全生产这些大型现代化军事装备的能力,起码马上就开始建造还有个过程,所以唯军事技术论的美军将领们还是不太在意这点,况且在东非战场打得美军吃瘪的导弹体系,也是日本的短板,所以无论怎么说他们只需要防备日本人攻打美军基地就好,日本人还是翻不出美国人的手掌心的,起码现在的美国军队还是能吃定日本。

所以齐天林居心叵测说两句,就打算撤了,他明白日本人肯定会对美军基地动手,也许自己走就是个明确的讯号,自己的威胁甚至比其他美军设备都大,与其这样自己留在这里碍眼,不如早点离

开给这两家打架腾地方?

只是没想到他正要提出来,西尾就来了,不管这老小子是来搞自杀袭击还是又来给自己送支票的,还真够百折不挠!

齐天林一直在想方设法的羞辱这个家伙,就跟他撩拨日本军人的血腥味一样,他只期望能撩拨出点麻烦来!

所以在警惕性颇高的武装PMC把西尾检查一番,没有任何有威胁的东西才放进来以后,重新披挂变成一身武装的齐天林才摇晃着出去见面:“怎么?钱送来了没?”

西尾摇头:“没有,我是来找你买东西的。”身上已经换成了极为平常的修理工服装,真不知道他这一路逃出来,有多艰难,六十多公里呢。

齐天林心中顿时有点谱儿,装傻:“买什么?”

西尾的目光在找那辆越野车:“核弹,我买你那颗在车上的核弹,手提箱的也行!”估计他是真不知道手提箱的威力是车上那颗的数十倍!

齐天林乐了:“卖给你来炸美军基地?你觉得可能么?”

西尾不跟他解释自己拿去做什么:“我付出足够的代价,你反正随时都可以走,一枚核弹既炸不掉美国,也炸不完华国,更是拿你的非洲大陆无可奈何,黑市上都能买卖,你也可以卖给我。”看来在商言商的保罗钱串子形象已经深入西尾的心。

齐天林继续扮演商人:“你能出什么价?”补充一句:“我不要美元,你还差我两亿英镑。”

西尾石破惊天:“东京都收集起来的馆藏国宝级珍品,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你随便拿,三五件就能值这个价!王羲之的《丧乱帖》都是一般的。”

不得不说齐天林的心里都猛动了一下,跟安妮还是出席过一些拍卖会,就算是为了去看看欧洲的珠宝行情估量一下纳粹金库的价值,可齐天林还是有一颗想把华国国宝们搞回祖国的心思,或多或少看了看流落在外的顶级国宝,这本被誉为可能是王羲之唯一传世真品的书法,早就把兰亭序什么的打落马下了,更不用说华国从清朝以后流失在外的国宝有三分之一都在日本,实在是心头大恨,但表情依旧阴测测:“你已经约我上当两次,你认为我还会再上当么?”

西尾光棍像:“我现在就这一条命了,我要洗清一切的罪孽,推翻日本民众头顶的特权阶级,你信也罢不信也行,反正我给你详细的珍宝集中地指引,你去了能得到好处,再回来给我核弹,就把我押在这里当人质都可以!”

齐天林鄙视:“你?你又不值钱,何况万一你是牺牲自己,骗我过去上当呢?”

西尾自

顾自的从自己怀里取出一本证件和钥匙卡:“因为即将发动崛起……今天上午你看见的那些人中间有几个是负责文教省的,担心战火销毁这些国宝级文物,天皇也格外看重那些东西,提前安排把东西都集中到这里,藏在东京港一处海关仓库里,是我的人亲自搬运的,但现在全都被他们接手了,现在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天皇身上,那里并没有多少防备,你可以去带走你想要的宝物,只要给我一枚核弹!”

真的,不能怪齐天林贪心,他完全是不由自主的伸手接过了这两件物品,他太明白这些东西的价值了!也许就是因为这几个小时对于日本太过翻天覆地,可能才会稍微放松对这些宝物的看护,但起码在动乱以前就全部收集起来,就足以说明这些东西的珍贵,齐天林是绝对要去走一遭的,无论真假!

其实他什么时候担心过自己的生死了?第一次去跟西尾剿灭“恐怖袭击”他就奔着挑拨美日之间作乱去的,第二次去皇宫更是出人意料的打算让矛盾升级,只是原本以为可以利用日本的内部矛盾,却被天皇的招揽给化解了,那么现在美国和日本之间已经必定有一斗,自己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顺手牵羊也要把这件事儿给做了!

仅仅一个半小时以后,齐天林就驾车出现在了东京港港口外围。

现在他的身上换成了连体工作服,一顶棒球帽和娴熟标准的东京口音,让他进入海关保税港区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特别是他那本级别甚高的专用通行证,武装警察只稍微看了一下车体就放行了。

齐天林开了一部加长集装箱车!

谁叫布伦把中情局的部门临时交给他帮忙带一下呢?在日本经营了几十年,中情局的人手早就准备了这些东西,齐天林找亨特尔去一问,就有现成的准备好!

通体白色的集装箱大车呼啦啦就七拐八转,在偌大个海关仓库区转来转去,这里算是东京港湾的填海区域,齐天林自打来了日本,好久都没有这么开敞的空地开车了,按照西尾画的指示图,把货车停在了外围一大片集装箱中间遮挡,只在后腰别了一支带消音器的手枪就泰泰然的下了车,穿过几乎没有人迹的货场,到达一片仓库的侧面。

很不起眼,周围都是高高的集装箱叠放,隔着二三十米是白色机库一般的巨型仓库,光是大门就二三十米高十来米宽的架势,哪里是一个人能干的,所以看着这一带静悄悄的,也不容易被人靠近袭击。

而齐天林却没有贸然的走到大门边,而是娴熟的开始攀爬那些对面叠起来的集装箱,这一叠是七

层,就算没有战刃在手,齐天林还是能利用集装箱外面的拉环把手迅速上升,站在六层上面集装箱之间的错层平台上,从腰间拔出手枪,才无声无息的背靠集装箱体接近这个标有特定编号的集装箱侧门,目光警惕的环顾四周,判断是不是个陷阱和狙击手的存在。

就算已经听见箱体内传来低低的人声,依旧不敢放松的接近,从门缝里观察到真的有人在里面观察视频跟趴在狙击步枪前,才无声的用消音器把门拨开,有些干涩的集装箱门还是发出了一点声音,顿时让里面的身影一惊!

但来不及了,枪口火光非常小的闪动几下,齐天林就解决掉这几名日本军人,贴近了检查箱体里面的执勤记录和他们的轮换睡袋之类,都印证了西尾没说假话,特别是他还认出这几人都是之前去过非洲的精英分子,算是明白西尾终于对自己说了次真话。

防备不可谓不严,暗哨一共三处,涵盖了仓库周围各个角度,数千个集装箱也没谁能找到哪些里面有藏人,所以看上去清风雅静的仓库其实严密得很,还不会引起注意。

但恰恰就是安排这一切的人,反水了,把三个坐标都提供给了齐天林。

最后还有那张插上门边就能驱动电动门的钥匙卡……

心中大定的齐天林杀完所有哨兵以后,是开着卡车过来开门的,

但里面还是让他苦恼万分……

到底要装什么走呢?

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