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二八章 谁

第一千三百二八章 谁

羸弱的华国,在清朝末年被掠夺了不知多少奇珍异宝到国外,而日本就是最早下手也最贪婪的那个,特别是在侵华战争期间,360万件文物珍宝被转运到日本本土!

齐天林对文物珍宝其实没有太大的兴趣,历史都是人造就的,喜欢沉溺在古物里的民族最终也只会跟英兰格那样暮气沉沉,相反美国就要好得多,一切朝前看,适当的把玩考究即可。

但是行走在日本,几乎任何一个大小博物馆甚至稍好的古神社都能看见那些被日本人得意洋洋展示出来的华国古迹,那种让人触景生情,切肤之痛的感受真的就跟当年齐天林在加大拿越南黑帮看见的墙面军盔差不多,日本人正是在用这种方式宣扬他们曾经的辉煌和无耻,让每一个稍有血性的华国人都感到无地自容!

齐天林原本是打算让这一切给日本人陪葬的!

但既然有机会捣鼓一点出来,那也未尝不可,特别是当他听说这是最顶尖的一批时候,怦然心动。

什么叫顶尖,数百万件文物中,一块明代的雕花墙砖也算一件,但价值显然不能跟南宋山水第一神作《潇湘卧游图》相提并论,这里全都是这样级别的物件,而且不仅限于掠夺华国的物品,都是世界国宝级的才能第一时间被以要参加某个皇室品鉴会名义收集运送到这里。

齐天林这丝毫不懂艺术鉴赏品的杀胚,打开仓库大门的一霎那就有一种打开阿里巴巴芝麻开门的感觉!

这是他第二次打开类似宝库的大门,而比上次到处都是金条的震撼就来自于他看见的各种著名物品,连他都知道的著名艺术品,那得多有名?

用不锈钢包角的防弹玻璃包装箱里镶嵌的是莫奈的《睡莲》,30年前就价值13亿日元,堪称开山之作;

叠放在一起的包装箱能看见露出来的一角是雷诺阿的《红磨坊舞会》,单幅现在价值1.37亿英镑,玛若一直都在自己住的房间里挂着这张画的复制品,所以齐天林认得;

一转头用钢架固定在玻璃盒子里的青铜器一看就是华国的,以齐天林的文化当然无法判断,但归放的小心程度比顶级名画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货车能开进宽敞高大的仓库里面来,面前就是一排排用铁丝网分隔开的物品间,上面标注着来自东京国立博物馆、皇宫内厅、京都地区、福田地区诸如此类的分区。

仅仅就是这么一眼看过去那些价值都在千万身价以上的著名艺术画品都整齐叠放了数百件之多!

还有数不尽的大小箱体,很

显然都是保存相当良好的珍品,根本来不及打开查看,只这么匆匆的瞥了一眼,搬吧!

可怜齐天林这大富豪,居然只能自己当搬运工,幸福的搬运工驾驶一辆叉车,把一件件用外框架和保护框装好的文物宝贝往开进仓库里的车厢里装!

因为这不过是西尾跟皇道派的一个时间差,随时可能有人意识到这里会被西尾侵入,所以齐天林的动作还不能太慢。

但面积超过两千平米的大型仓库一个个铁笼里,堆放着数以千计的珍品,不过好在这些能堪称珍品的东西,体积都不大,特别是日本人喜欢的瓷器、画作、古玩都属于短小精干的物件,搬运起来很有些繁琐。

该怎么取舍呢?

齐天林有贤内助啊,戴着耳机,一边看一边念物品名称,细致的日本人总是把物品名称标注在包装箱上,安妮在美国收听着一连串让人炫目的名称,呼吸都有些喘不过来:“梵高的《向日葵》还用说?直接拿走,就算有争议也是必须的,啊?这张也在日本?该死的日本人,你能不能多停留几天,我过来帮你全部带走?我们租一艘货轮不行么?”

齐天林嘲笑贪心的姑娘:“估计也就一两个小时,赶紧的,少拿一点都是罪过!我就一个集装箱车。”一边说手上还不停。

安妮的大脑还是有贵族高级构造,当机立断:“先拿画作,既然有包装箱平板平铺叠放,使劲的叠,尽可能把你的货箱空间利用起来,最后才搬运那些小件的器物包装填充空间缝隙,一定要填满!每一个角落都填满,尽量选择包装严密的,越严密就说明物品价值越高……”

齐天林嗤笑:“每一件都很严密……哦,这个碗不错,还贴了照片在外壳呢,蓝色挺漂亮的,拿回家给你盛饭?”

安妮终于忍不住骂人:“曜变天目茶碗!全世界第一的瓷器!你给我小心点!”然后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你怎么带回来?”

齐天林嘿嘿:“反正最后总能带回家就行了,你别担心……”

安妮傻笑着相信:“你把手机摄像头打开,给我看看现场成不?”

齐天林提醒:“我摸个手机的过程,没准儿就能少拿两件物品哦?”

公主殿下又真的发现自己变傻了:“嘿嘿,对哦,上次在那里看见珍宝时候就也这样,脑袋发蒙。”

于是就一边闲聊,一边快速的跟工人似的搬运,齐天林一点不心疼物件,大叠大叠的翻倒运送,就跟快递公司处理物品差不多,偶尔还隔远了扔,让电话里听见哐嘡声的安妮心疼不已。

还坐在叉车上的齐天林一个翻身就滚下车体,就那么靠在叉车侧面,才慢吞吞的伸手从叉车平台上抓过一把突击步枪,之前在岗哨那里收集的折叠托89式步枪,日本精锐部队装备的型号,使用和美军相同的弹匣。

缝隙拉大到一定程度就变成闪动的人影,声音突然加大:“谁!有谁在里面?”

这么问,那就好,齐天林无声的把自己身体蜷得更紧一点,低下去,从货车集装箱车轮下的空隙观看,对方有好几人快速的闪进来,还拉上了门,显然是防止进入者逃掉,原本的白光消失,又只剩下仓库里面的水银灯招摇,暗淡不少,但齐天林已经看见为首者显然是穿着西装还有西装背心的那种样式,不是军人……其他人数也脚步略显慌乱,不像训练有素的军方特种部队成员,西尾操作这一系列事件的人手可都是日本自卫队精锐。

对方动作……嗯,很轻巧,几乎都是手枪,动作还是很小心的,先查看已经装得满满的集装箱车里面,然后车头,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伙还爬上高高的驾驶室看了看,给其他人摇头,齐天林重点关注了他的表情容貌,比较白,养尊处优的感觉,不像是野外军事行动人员长期训练的模样,不是人人都有齐天林这副小白脸的天赋,训练总会留下痕迹的,难道是什么内卫部队?

再看看车头不远处的叉车,以及后方长长的通道两侧各种被翻得乱七八糟的铁丝网隔栏,那个西装领头者明显发出一声低骂,叮嘱:“小心不要伤到这些艺术品,但开枪还是可以,都有防弹玻璃保护,必须要首先保证物品安全,一定要把这个小偷抓到!”

小偷似乎听出来什么,这么了解这些东西,应该和艺术界文化部之类有关,不过他也从善如流的放下步枪,拔出后腰的手枪,但左手拿出了三个手枪弹匣攥在掌心,从叉车缝隙看见六七人逐渐离开卡车周围靠近过来。

不过在离开卡车掩体前,齐天林明显看到一个训练细节,一名枪手中领头的伸出拇指、食指、中指做三,指点方位角度以后,依次减掉中指,食指变二,一,最后单手握实,六个人猛一下就分成两队朝着叉车,通道,整个艺术品储藏区的护栏角落猛冲出来!

齐天林心中一下就笃定了,这是日本曾经送到德国去培训的警察!绝对不是军人,心中原本担心外面是大片的军警装甲车包围仓库的最恶劣情况并没有出现。

因为日本的军警绝大部分都是按照美式训练法,譬如做321启动的这种情形,一定会是把1作为启动点,唯独德国会在321数完以后才是启动点,这几乎是德军

迥异于整个欧美军事体系的一个很小细节,日本也只有东京警视厅有那么一支特警队伍曾经去德国培训过,这些资料齐天林这两天从中情局那里都了然于胸,但没有他丰富的军事知识也不可能发现这个点。

但细节说明的不过是形势,丝毫不能帮助解决目前的状况,还是要用枪!

猛然起身的齐天林左手三个弹匣就好像扇子开屏一样展开扶住右手掌缘,P226手枪在消声器的协助下,极为轻巧的降低后坐力,带来精准的射击,也许绝大多数时候手枪都只能是聊胜于无的自卫武器,但在这样十米内的枪战中,技巧还是能弥补很多东西。

撞针和枪机的往复运动甚至都比枪声小,弹壳掉在光滑的仓库地面带来清脆的声音,绝没有小马哥那种帅气的动作,就是齐天林都得保持双手握持,富含节奏的标准射击动作!

带来的就是正在弓腰疾跑的日本特警们接二连三的翻倒在地!

虽然对方全都穿着西装,但齐天林谨慎的认定对方既然是留过学的人手,防弹衣不可少,那就全集中在头部!

一个弹匣飞快清空,一闪身就退到叉车身后高举手枪在眼前,褪掉弹匣装填新的,扇子骨推进去的时间也就一秒不到,猛闪身出来从叉车另一边射击!

感谢叉车那为了平衡重量的铁疙瘩车身,除了被警察们惊慌失措的随便打了两枪冒起火花,丝毫伤不到齐天林,反而是冲离卡车的特警们成为齐天林的活靶子,在空旷的仓库卸货区毫无遮拦!

最后一个弹匣换上,齐天林已经靠近唯一的活口,吓得魂不附体的西装背心领头者靠在卡车轮毂边上抱着头,枪口抵在他的头部:“谁让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