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二九章 告别

第一千三百二九章 告别

齐天林把俘虏用死者们的皮带绑了起来,然后继续自己的搬运工作。

二十分钟后,实在是填不下了,使劲把两件青铜小圆镜包装塞进勉强关上的大门内侧,才颠颠手里沉甸甸的一个盒子,一把抓过那个西装背心,扔上宽大的卡车头:“你这身肉还真是值钱了!”

因为按照安妮的指示,是应该连车头里面都塞满物品的,大不了强行冲关出去就是了,这么大的车头空间随便装个十来件器皿都能值个一两亿英镑吧?现在抓了这个家伙,却不得不安安静静的带着他原路返回。

平静的经过门卫检查,也许这个人工填海岛太过空旷,刚才零星的两三声枪响并没引起门卫的注意,齐天林的高级通行证更让他飞快通关,迅速驶上海上大桥回到东京市区。

原定的计划要调整,货车被直接开到东京港附近的一处货车停车场,紧密的推进上百辆各种拖车之间,齐天林拽着那个西装客亲密的哼着小调儿出来了,叫上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当然那支手枪是一直顶在西装客的腰间。

下车的两人一起捧着一个盒子,就是双人抬着侧身走的感觉,其实用白色绸巾托着的金黄色箱子下面,齐天林双手紧紧握住对方,还有一支手枪在其中呢!

箱子其实不大,就跟个篮球大小,但煞有其事的作风,却让天皇皇居北偏门的警卫立刻就打开了大门,没有任何检查就放他们俩进去了,甚至连为什么气势汹汹的一串轿车出去,却一辆出租车回来。

对的,皇居,齐天林居然又一个人返回来了,几个小时前西尾刚刚从这里逃出去,他现在却又单枪匹马的回来了!

任谁都想不到吧!

往里面行走几十米,经过一处周边都是浓密树木的地段,齐天林突然就扣动扳机两枪把对面这个皇室文教员击毙在地,一把扔进背后的灌木丛里,只捧着那个箱子,一个人就窜开了!

就是借用这个难得的胆小鬼,混进来而已……

放着外面价值不知多少亿的艺术品什么都不管,却要单身返回这里,齐天林自然是有原因的。

学着那种小碎步低着头端着金黄色带锦缎包裹的箱子,快步穿越,一路上终于有时隐时现的官员侍从,只有催促,却没有查验,可见日本皇室目前在捣鼓的事情有多么紧迫慌乱!

连西尾跑掉或者换了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人手来递送物品,都没有格外的怀疑,还有人跟着齐天林一起小步跑,更让后面接近的人不怀疑。

迅速进入一间看上去古色

古香的庭院,三名侍从指着前面颇有些光影斑驳的室内台子,催促:“好!放到那个锦垫之上,你就可以退下了!”也许齐天林端着盒子的动态过于平稳,又或者东西性质严重,居然没谁提出要接过来,一直送他进庭院……

端着盒子的搬运工却突然发动,噗噗噗的几枪将几名侍卫撂倒在地,抢上两步就跳上一尘不染的门廊进入室内,带着清晰的榻榻米被压的声音,齐天林单手持枪警惕的扫视四周,两个从帷幔后面刚探头出来的侍卫,立刻也被射击倒地,钻进去一下就看见尸体旁的桌面上摆着厚厚的锦垫,上面摆放着黑乎乎的三件器物!

一剑、一玉、一铜镜!

草薙剑、八尺琼勾玉、八咫镜!

这就是号称日本天皇得天所授的神器信物!

传说中早就失传了,可实际上天皇家族不过是为了掩盖二战之后的清算,把这最关键物品给藏了起来,刚才那看着一票特警都在齐天林面前爆头身亡的礼仪文官吓得慌不择言,一下就说了!

还帮齐天林从差点没带走的艺术品中找到几乎是最有意义的一件圣物!

汉倭奴国王金印!

公元57年日本就腆着脸给那时的汉朝光武帝朝贡称臣,龙心大悦的皇帝赐了这样一枚金印给日本,堪称日本朝贡史上最珍贵的一件国宝。

但最近百年肯定不怎么愿意讨论这个地位了,就放到博物馆,但是今天,偏偏就是今天的天皇,决定要下面的人去把这枚国宝找过来,跟他的所谓三神器摆在一起,决意要在晚间召集全国民众集体祈福的仪式上,融掉这枚金印……

个中含义,不言而喻!

齐天林把那金印随手就扔卡车驾驶室手套箱里,现在凭个空盒子回来,就是要拿走日本皇室最珍贵的信物!

神器嘛,他才不怕呢!

伸手一把抓住那应该是古法合金铜剑,入手极沉,冰凉如水,黑幽幽的剑身没有一丝锈迹,下意识的一挥!

在自己手里没有丝毫反应,这也能叫神器?

齐天林嗤笑一下,毫不在乎的就把如同逗号一般的巴掌大绿玉塞裤兜里,再把另一面青铜镜胡乱塞进怀里,反正里面的衬衫都扎进了裤腰,不会掉,还是赶紧撤吧,纯粹就是打算来恶心日本人的。

可唯独就这么随眼一看,装点隆重的房间背后神龛上,居然供奉了一块小小的器物,竟然连三样神器都要放在桌面上,齐天林扑过去一把抓了就走!

掌心一枚几乎碧玉透亮温润得直沁入心脾的玉印!

一只角

破损了镶金……

其实就小得连在掌心都能握住!

入手即化一般的光滑,让齐天林都多看了一眼!

玉玺……

传说中和氏璧雕琢而成的传国玉玺,被王莽夺权时候摔了一只角镶金补上的那枚象征华国最高统治权的御玺!

自唐以后就消失的御玺!

有人说华国最为强大的朝代就在汉朝,随着这枚关乎大汉气数的御玺消失,整个华国就再也未能称霸于世,原来是被日本人给窃取了?!

日本皇族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才觉得自己有垂涎神州大地的气运?

齐天林只想哈哈大笑三声,塞进胸口的衬衣兜里,还在上面按了一下,只要掉到自己的手里,那就一定会回到祖国!

你们气运到今天也就为止了!

只不过转身刚到庭院门口就已经大喊大叫的冲进安保人员来!

齐天林进来不过就这么一分钟不到时间,本来就没打算隐蔽,快抢快走,要不是御玺耽搁,没准儿还能全身而退的出去,庭院里的几具侍从尸体已经被发现了!

那就开打吧!

他有什么可担心的,把这里全都打成稀巴烂也不心疼,不过还是拉起脖子上的工作巾蒙起了脸!

对方根本就没有手枪!

也许在皇居的安保范围内,某一范围是没有枪械的?看来天皇也怕自己身边出现类似印度元首被卫兵干掉的行为?不知道,简短揣测一下日系安保环境的齐天林毫不客气的就朝着已经摸出电击器和警哨的安保人员开枪了!

疾行奔跑射击,一头往外冲的齐天林不记得自己打倒了多少人,也不知道自己冲乱了多少皇居里面雅致清幽的小院,甚至还激起了不少女人的尖叫声,齐天林倒是没挟持人质的习惯,蒙面客气的挥挥手,洒脱的穿梭冲刺。

中间还换了一套西服,捡起一具尸体上的墨镜,堂而皇之的反插到安保外围,靠近西面的出口,才看见从疾驰而来的车上下来一大群手持突击步枪和冲锋枪的军人!

现在信得过,能调动的人手就这么点,军队要到处去夺权镇压,皇居的天皇警卫队也有些捉襟见肘,更不可能摆出人人都持枪扛炮的架势来,所以皇居一贯都没有重兵力驻守,这一点和美国总统府特勤局的做法,有天壤之别,白宫外围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枪手。

齐天林只想说,日本天皇不是喜欢装文雅扮孙子么,正好合了自己的意。

靠在灌木丛树林边,等那群军人在宫内侍从的要求下不得损毁树木文物的各种叫

喊声中从自己面前跑过去,才整整西装,摆出有点惊慌的神色靠近大门高喊:“西尾,西尾将军失踪了!”语气惊惶程度掌握得刚刚好,表情跟真的一样!

门口的武装警卫一下就有点紧张,不停的摁住自己的耳边呼叫通讯系统核实消息,白白放过齐天林安然跑过空旷的射击区,抵近门口,直到他要出门,才有警卫提问:“你呢?你是哪个组的?去哪里?”

齐天林简直就是笑眯眯的作答:“暗……杀组!”装着掏枪的动作拔出手枪就连续射击,最终连门外几辆军车的司机都没能逃脱来!

整个皇居周边已经被交通警察限制了交通,车辆极为稀少,就在路边的这番杀戮也没人看到,齐天林摁着腰间很不舒服的沉甸甸铁剑,驾驶一辆日本军用越野车离开了。

没有去看那辆价值连城的集装箱车,而是直接回到美军基地,给了神情紧张的西尾一把车钥匙:“去吧,就是那辆丰田越野车,等我离开日本以后告诉你引爆方式和密码。”核弹可不是用火烧或者一枚炸弹殉爆就能引爆的,高科技玩意儿!

西尾满脸的愤慨:“马上!我要马上就能用!”现在疤脸的所有心思都在报复了,齐天林离开的两三个小时,他独坐在黑暗的房间里,估计都全是愤怒在酝酿。

齐天林不问他这种情绪何来,装模作样:“我要保证我的安全……”

西尾居然噗通一下给他跪下来:“保罗君!请你成全我!求求你了!”

齐天林觉得自己的事儿安排得也差不多:“今晚八点,我应该会搭乘军机离开,那时给你打电话,之前你自求多福!”

打开车门把西尾塞上去,激动不已的西尾伸头看看那后备箱藏着的箱子,听齐天林讲解一番操作,想起什么似的问一句:“您……那血脉感应的核弹呢?不能一起卖给我么?”看齐天林心满意足回来的样子,他也知道这钱串子一定大捞了一笔。

齐天林就像个贩卖核武器的军火商一样谨慎:“那是我的保命关键,当然得在我的周围……”搞得西尾不停东张西望的驾车离开了。

齐天林还挥手告别,自己可以随时切开点手腕放进取出感应胶囊,还不留伤痕的事情,能随便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