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30章 尖叫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尖叫

是得告别了。

齐天林当然不是告别离开日本……

坐在军官餐厅的齐天林听着美军将校们小声商谈的都是国内纷乱局势,本州岛的美军基地现在已经收缩到只有七个大型基地,除了东京的两个,青森县的燃料存储基地跟其他几个重点地区的之外,那数十个小型基地全都暂时放弃了,而美军驻日的其他重点部队全都集中在冲绳和长崎,这已经是一再压缩了,接下来驻日美军究竟应该怎么办,何去何从的议论非常多。

就齐天林自己一声不吭,能跟他坐在一张桌子上两位高级将领也保持沉默,无奈的沉默,大厦将倾的感觉让他们现在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只是晚餐过后,借着安排PMC到各处巡查安保,他再次把队伍分得非常散,最终一个人驾车上了离开东京的车道,当然是驾驶那辆集装箱货车。

一路向西,很快抵达东京都之外的城镇,原本打算停下来的齐天林思忖一下,还是决定再把车开远一点,直到看着卡车上的钟表已经显示七点五十分,才把方向盘往边上一打,驶进高速公路边一个停车场,一些集装箱车都集中在休息区,还有侍应女郎在招揽生意,看见车辆进来就使劲挥手,殷勤的招呼货车停放好,还帮齐天林开门。

穿着和服的货车女郎得到了小费,但没遭到咸湿佬的骚扰,还有点奇怪,难得看上去这个司机比其他人顺眼多了。

齐天林穿着便服走进酒馆里,准备找个地方打电话,却看见所有司机连同厨师都在仰头看电视。

挂在墙上的电视,天皇正一身传统盛装,跪坐在画面中央,悲天悯人的的宣读手中的长卷:“日本……需要一个和平发展的机会,独立发展的机会,摒弃之前那种不健康的经济模式……”齐天林摸摸下巴,问旁边一个看得专心的老司机:“这是在哪里举行的?”

老司机都不看他,满脸仰慕:“明治神宫……”嗯,如果说皇居类似紫禁城,这地方就跟天坛差不多了,齐天林下午还在皇居枪战一番,日本人居然到现在还是迫不及待的继续在宣言,不过估计也必须继续这样做,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刚把内阁灭杀,国际金融又全面崩塌,这个时候就算是天塌下来,日本皇道派估计也要硬着头皮宣布新政府的格局纲领,不然稍微错过一点,整个日本就会乱作一团了!

其他什么都是小事儿!

估计天皇知道缘由真的会后悔自己节外生枝的让侍从去找什么金印!

不过对事件的整体发生已经无关痛痒了。

接听很快,疤脸的声音立刻传来:“保罗君……等死我了!”

齐天林眼珠子转两下:“这个触发就是打开之前我告诉的三个保险开关之后,用手机拨打这个电话号码,号码是……”

西尾急切:“绝对有效么?!”

齐天林一脸奸商卖八心八箭的口吻:“绝对!效果非常好!我现在要用餐了……但是希望你更多是作为震慑,别忘了,只有永远存在的那个东西,才能形成永久的威力,我就是这样看待我的护身符的。”

西尾的心态却绝对没有这么平和了,咬牙切齿:“保罗君……过去的两年时间,承蒙您的照顾,非常感谢,曾经有个最正确的选择,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祝您以后武运昌隆!再见!”

花了一两年的时间慢慢撩拨人家的齐天林没负疚感,还架秧子:“军人的血液是最高贵和纯净的,容不得一点点污染,也祝西尾君一路顺风!”

那边还有嗨咿的一声伴随立正一般!

齐天林很想说,你这番跟遗言似的话语就不对自己家人说么?你家人知道么?

不过挂上电话,带着笑容接过女招待端过来的晚餐,可能有做兼职的女服务员还在他手上别有用心的捏了一把,暗示了什么,齐天林就欢乐的敬自己一瓶咕嘟咕嘟喝完,开始斯条慢理的享受晚餐并准备听个响了!

当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听见,但是按照这个地震国的惯例,震动是应该的吧?

一边想他还兴致颇高的找服务员再要了瓶啤酒,把喝空的那瓶反过来口对口放上面,结果又给人家摸了一下。

可刚吃了两口甜水萝卜跟牛肉,就听见酒馆里一片八嘎声暴起!

不是对他,而是对电视!

抬起头的齐天林略微惊讶的就看见半身赤膊的西尾,和服翻到腰间,头上扎着一根白布,中心红圆点,两边写着什么,背上背着一个木头架子,却赫然就是齐天林卖给他那个核弹箱!

那箱体上的三菱核弹标志触目惊心!

右手高举一个触发按钮,左手却拿着一个手机,齐天林当然明白按钮是假的,手机才是真开关,然后就堂而皇之的在几名枪手的抱夹下,迈步走进了熙熙攘攘的明治神宫大堂!

他身边还是有几个死士的!

可他们几个人周围就是一大群军警,更多的枪支朝着他们,只是看着那个吓死人的核标志,不知道该怎么办,等看清楚西尾背后的黄色图案,连摄像机镜头都剧烈摇摆了一下,才勉强继续锁定!

拍摄整个天皇宣言的摄

像机有好几台,刚才就不停切换机位,给了好几位表情坚毅的大臣观众镜头,现在完全锁定在了这台能总览神宫大院的高位摄像机,只听到处都是惊呼着躲避一片!

真是核弹,能跑个啥?

齐天林原以为顶破天,西尾会跟炸碉堡一样直接奔着首相官邸或者皇居而去的,避实就虚才是事情成功的保证,反正都要死,也死个痛快,谁知道他还要搏个名声,这么大张旗鼓的到天皇现场干?

这要是那个现场安保人员朝着他开一枪,那不就好笑了?

好的不学,学保罗君!

真以为自己也是个什么血脉感应核弹了?

那个跪坐在明治神宫大殿门口的天皇,这时候,却好像当时面对齐天林一般,站起来,全身宽大蓬起的礼服和高冠,显得他其实格外矮小,他胸前的麦克风适时发挥了作用:“西尾!你要做什么!”质问的口气非常威严,一改他以前对外示人的温和模样。

也许在他想来,西尾应该纳头便拜,可那个疤脸的少将却狞笑着上前,连他身边的那些死士都看着天皇,脚下有些停顿,西尾却独力向前:“害怕了呢?我也有核弹了……只不过我跟别人只会拿来震慑不同,我是要寻求那刹那间的灿烂光芒!日本需要重新崛起,就应该有完全崭新的世界!连秩序都要新的,你们这些腐朽的东西全都应该化为灰烬!”

也许是为了展现气势不凡,又可能天皇这样的人物是真的和凡人有点不同,天皇并没惊慌失措的闪躲,他跟西尾已经只有三五米的距离,少将的怒吼完全被胸口上的拾音器完全采集,并传播到全日本,可能近在咫尺的采编也被吓傻了,完全没有切换镜头的想法,当然,也可能是对天皇有信心,不是神授天权么,怎么也应该显一把身手吧?不然他还能怎么办?要是插播广告,不得被全日本民众吐唾沫淹死?

齐天林身边整个酒馆的人都站起来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画面,想来全日本都这样,也许那些监控日本一举一动的美国、华国专业人员,都看着眼前的一切,都会惊呆了吧!

西尾的愤怒终于得到了释放:“本来我给了你们一次机会,重新建立一个真正摆脱腐朽状态的机会,可是你们居然玩弄我……我就要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我的愤怒……”

天皇脸上的神色真是一变再变,有了齐天林那一幕在前,他可能不会怀疑西尾背着的东西不是西贝货,可眼前西尾肯定不是只为了来炫耀一番,难道……

西尾朝向了镜头,因为神宫大殿旁边有个大屏幕,本来是为了让现场数

千人都能看见天皇的一举一动,跟明星演唱会差不多的,现在他也能看见自己,他甚至有点兴奋:“我叫西尾……西尾铁山,京都人,日本航空自卫队少将西尾,全日本的民众,你们看到的不是演习,是真实的场景,你们被欺骗了,被这个虚伪的政府和皇族勾结起来欺骗了,日本在美国的所有金融投资跟外汇储备都已经蒸发一空!我们日本人辛苦几十年积攒的所有财富都跟随美国人的金融崩溃全部消失了!今天……今天早上我们日本军人发起了政变,推翻这个腐朽政府的政变,英勇的战士们已经宣布了从首相到每一个内阁大臣的死刑,他们应该为国家的现在付出性命,可是……就是这个天皇,他却企图利用这次政变,重新回到他们皇族掌权的日子!英勇的战士们,33普科联的战士们,幸存的海上警卫队、西普联和第一空降团的战士们!你们被蒙蔽了,你们的理想被玷污了!我!西尾铁山少将要为你们讨回这个公道,用灿烂的光辉指引你们走向未来的光芒!幸存下来的日本人们,请努力吧!”

然后猛的一下,就双手齐举,猛的一下!

右手似乎摁动按钮,其实左手在手机上才是真实的按下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无论现场,还是电视机前,又或者东京繁华街头正在直播画面的大屏幕前,只有一片尖叫声!

尖叫……

尖叫……

还在持续……

几乎所有东京人都在摸自己,发现还活着!

画面上的西尾凝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旁边的天皇也不动!

突然天皇仰头哈哈哈的大笑……

周围一片欢呼!

大家都好像在看个滑稽小丑一般看着**上半身的疤脸男人,西尾周边的几个死士的目光都变了,变得怀疑而惊恐……

然后警卫们正要劫后余生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时候,突然剧烈的摇摆开始了!

明治神宫的大殿都摇晃起来,镜头摇晃起来……

紧接着过了几秒钟齐天林呆着的小酒馆挂的电视机都摇摆起来!

全日本都开始尖叫!

嘴对嘴的啤酒瓶应声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