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三二章 同时行动

第一千三百三二章 同时行动

齐天林还不知道啊,冷静的在一片惊慌咒骂声中吃完了自己的套餐,付了钱,收起自己的手机起身,之前那个春情荡漾的女招待也不见了,所有人都在慌乱的到处拨打电话。

朝向东京地区的电话都不通,无论手机还是有线电话。

核弹爆炸的一瞬间,电磁辐射刹那就击毁了东京市区中心范围内的电器跟电力设备。

就算距离爆炸现场直线距离四十公里外的美军横田空军基地……

齐天林试了一下,自己还能拨打,但根本无法连通美军基地,更不用说自己那些更靠近东京核心区的员工了。

没什么怜悯的,走出来先掰断只跟西尾联络的手机卡和手机,扔进垃圾桶,直接爬上大卡车,按照自己先前的准备掉头往回开!

什么地方最安全?

核爆以后的地方对他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电磁辐射污染只有一瞬间,其他的任何污染他都不怕,那还有什么问题?

只不过,思路是正确的,现实是残酷的,从东京市往外逃的车辆固然已经突然挤满了所有的车道,往市区里面走的也不少!

总有些人不顾一切的也要回去看自己的家庭,亲人,甚至也许有去瞻仰天皇的,总之巨大的集装箱货车很快就陷入茫茫车流中!

而且是高头大马一般在各种民用车辆之间,极为显眼。

不过齐天林不在乎,也不着急,慢一点……或许前面的核辐射还少点,对不对?所以气定神闲的跟着车流慢慢爬,不过他的卫星电话,终究还是响起来,他的爱人也会担心他啊:“感谢上帝!你还活着……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柳子越简直觉得惊心动魄,安妮装着不太惊慌,但实际上耳朵支得很高,玛若使劲皱眉,她期盼爱人能做他喜欢的事情,也是他的事业,可今天一连串的惊吓,似乎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

齐天林不惊慌:“这里是星云传媒东京都特派员齐保罗的播报,刚刚应该是发生了一次爆炸,市区大多通讯已经中断,我因为正在市郊执勤,不太清楚中心区域发生的事情,正在返回美军横田基地……哦,不好意思,我另外一个电话来了,等会儿给你打过来,代我给安妮玛若她们报平安,蒂雅就算了……”慌忙挂断电话。

因为是布伦打过来的:“感谢上帝,终于找到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齐天林分析:“我在东京西南部市郊执勤,这边靠近横须贺市的道路上防备袭击,应该有两次爆炸,第一次有明显震感,中间

间隔大约三十秒,但不知道位置,第二次爆炸我能看见东北方天空有爆闪,我怀疑是核爆。”

布伦有些抓狂:“靠近东京区的所有人手都联系不上,横须贺海军基地没有问题,但横田空军基地已经失去联络,所有高频甚高频,低频无线电通讯都断了,五角大楼那边问我,我问谁?”

齐天林沉吟一下:“我正在返回横田基地,我去看看,再联络……”

这样的情况下,布伦都只能给齐天林说:“注意……防护安全,祝你好运。”

齐天林嗯一声……

美军在东京周围最大的两个基地,和东京市中心呈等边三角形,但空军基地的确更近一些,而海军基地中间还有海面间隔,齐天林已经能感觉到车流量在减少,就连往外逃的车都少起来,因为他已经真正接近东京市区市郊范围,能感受到天边东京都市中心方向的红光冲天!

起火了,爆炸的一瞬间会把所有周边的氧气都带走,形成在大气层平流层的巨大火球,可这个火球落下来的时候,就会遍地开花,一座人口密度巨大的城市已经变成无间地狱!

日本人不是最喜欢标榜自己具有樱花瓣灿烂的瞬间,最喜欢强调燃烧生命么,那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燃烧的生命吧!

不停有车辆驶出高速公路,进入下面的区域,汽车收音机里面能搜索到市郊电台的广播,不停反复播放各种民防灾难措施,强调民众不要随意乱走动,停留在原地到空旷地带等待救援……

事后证明,这个已经深入人心,对于一般地震的防范措施才是最终造成极大伤亡的无形推手。

最终齐天林靠近横田空军基地的时候,路面上几乎已经没有了车辆,这个范围以内的车辆电子设备都已经被电磁冲击破坏无法启动,所以只有寥寥无几的几辆车在往里开,但所有能看见的空地,几乎都挤满了人,鬼影瞳瞳一般晃动的人,没有灯光,只能依靠天边的火光跟夜色,勉强看见人影,大卡车的车灯照射过去,让齐天林都有些不寒而栗!

因为那些人群看见这极少数灯光时候,没有欢呼,没有拥挤,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不敢靠近,从心理上这些人几乎已经无所适从的麻木了!

先是地震般的摇晃,接着突然停电和天边雪亮的闪光,都说明有什么灾难在发生!

稀少的汽车飞驰而过,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救援力量,习惯于服从的日本民众就那么呆呆的按照平日无数次地震演习的习惯,呆在空地上。

齐天林不知道自己的良心有没有受到拷问,但他能把方向盘

转动朝向横田空军基地,没有开进基地里,而是娴熟的停在一片基地外两个街口的货柜车停车场里面,没有任何灯光和人还停留的痕迹,停好车,还把车头跟货柜分离以后,才换成一身承包商装备往这边入口跑。

穿着一身防化服和头罩的美军士兵发现他以后,有些欢欣的立刻放行,还给他也送来一套防化装备。

穿上防化服和头套面罩,重新提上自己的枪械,迎上来的美军士兵用电筒指引并大声汇报:“维修部门正在调动配件,维护更换装甲车辆,M8防化自动报警器经过填装电池也重新启用新装备,根据防化人员反馈,发现微量气体状神经性元素在空气中散播,警报等级已经达到A级!”

真有些意外的齐天林快步回应敬礼,冲进了已经处于防核防化状态的办公大楼,在门口甚至接受了清洗喷淋,才得以摘掉头罩进入楼体内,可迎接他的是中将司令皱紧眉头的盘问:“刚才你在什么地方?谁能证明?”

齐天林做莫名其妙状:“我能在什么地方?八王子空军基地到横须贺海军基地之间往返清查,我就这么点人手,几十公里到处撒,现在我的下属都联系不上,我还想问刚才发生了什么……”说着掏出卫星手机扔到桌上:“我这里还有个能用的电话,刚才跟中情局布伦局长已经联络过,是他催促我必须返回来的,不然我早逃命去了!”接着拉紧自己的防化服,对身后的美军士兵提醒:“找个医疗兵来,我估计受到了一些局部伤害,不管是核辐射还是生化武器,帮我做个检测。”士兵看中将点点头,赶紧转身跑了,他们本来是端着枪站在齐天林身后,等待中将下一步命令的。

用自备发电机组重新局部照亮灯光的临时地下办公室里光线不算很好,中将并没有听说齐天林可能有核辐射就躲开,继续皱紧了眉头:“那你知道什么,我接到报告说你今天跟那个最后出现在电视画面上的核爆嫌犯有接触……”

齐天林更莫名其妙:“核爆嫌犯?你说那个西尾少将?我一直转悠在公路上,我是想策动这个家伙的,他是这次日本内部政变的失意者,他说自己有自己的方案,我才防备他可能对美军不利的,什么电视画面?”表情惟妙惟肖!

防化兵进来了,刚拿探测仪在齐天林身上经过就发出警报,吓一跳:“长官刚才**皮肤在外面的?”

齐天林苦笑:“我什么都不知道,天边一闪,车电子设备失控,靠边停车,就这未开机放在防弹包里的卫星电话是好的……”重新拉开的防护服内部更是警报指数更高,核粉尘和化学微量元素都超标,

齐天林刚才刻意开着车窗行车呢。

类似苦肉计的效果让中将眉头稍霁:“那你打算怎么办?”

齐天林摇头:“我的人手必须往外撤,远离东京中心区,我建议往横须贺海军基地撤,您的人手也走,根据我过来的情况,那边应该轻一些,而且布伦局长说横须贺方面已经联系上,没有问题……我去中心区看看,我就是回来见您的。”

中将表情终于变色:“那边可能是核爆!还很有可能伴随了化学武器!”

齐天林做义正言辞状:“我还有弟兄在那边!”

中将深呼吸:“你带一个防化小队一起进去?尽量保证你自己的安全……”这一刻终于相信齐天林,其实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就因为他跟嫌犯接触了一下?那调查都应该是多么复杂的事情了,哪里轮到他这个中将来实施呢,何况他的责任是保证所有美军官兵以及美籍人员的安全,齐天林没害他们吧。

齐天林想想点头:“我在英兰格MI6接受过防核防化训练,可以跟他们协同进去,这边的撤离就拜托您了。”接过医疗兵的阿托注射液,自己猛一针扎在大腿上,静脉推注,裤腿儿都不用撩起来,这个只能防化学毒剂,对核辐射都没有任何帮助。

中将按捺下可能的不解跟怀疑,有点敬重这没有逃离死难现场,返回来的准将,敬个礼:“那就尽快吧,我们两边同时行动!”